小瑜的自慰

 

小瑜今年18歲,身高180公分,三圍是34D、26、35。自從小瑜
在朋友家中看完一部偷窺別人在賓館做愛的A片後,就開始了她的偷窺生涯。

  其實小瑜要進行偷窺,是有很好的條件。恐怕誰也想不到,一個長得像小瑜
這麼可愛、身材又不錯的女孩子,竟然會是一個偷窺狂。

  雖然小瑜不是同性戀,不過她偶爾也會看看一些女孩換衫,當然不是就在更
衣室看,那樣對小瑜來說就沒有了剌激感。至於偷看男性換衫,小瑜自問沒慘到
那個地步。

  這個世界是有因果定律的,報應未至,只因時候未到,但小瑜的報應卻來得
很快。

  話說小瑜今天如常的在公園一棵小樹上,拿著一個貴價的望遠鏡看著二十米
外的一對小情侶(約莫十六歲)辦那事兒。

  那邊的兩人已是接近快要高潮,小瑜在樹上也是看得興奮,卻沒想到她一下
失了重心,竟從樹上掉了下來,砸了一個小坑。

  這麼大的動靜自然瞞不過那對小情侶,那女的立時把衣服蓋著身子,而那男
的則一面驚恐,卻又有點怒氣的往小瑜倚著大樹走來。

  「靠!是個女的!」當那男子看到昏過去的小瑜,還有她手上的望遠鏡後,
不禁大聲的和他女友道。

  那女的聞言便穿了衣服過來,這一男一女長得十分斯文,而且衣冠楚楚,看
來不是些不良份子,倒像是世家公子的模樣。

  「雲哥,這女的看到我們……怎辦好?」

  那叫雲哥的面上早就退去了驚恐的神色,只留下一臉自信。雲哥笑了笑道:
「無妨,本以為是家族中的人或是記者,既然是個女孩,哼!那能用的手段就多
著了!魚愉妹子,去把她的衣服都脫下來吧!」

  魚愉聞言面上一紅,不依道:「雲哥,你要對她做些什麼?」

  雲哥見狀輕笑一聲,捏了捏魚愉的小臉蛋,然後道:「傻瓜,有了妳,天下
的女人在我眼中早就失色了,我只不過要拍她幾張裸照,讓她不敢把今天的事情
說出去而己。」

  魚愉「啊」的一聲,然後道:「對不起!雲哥,我還以為你要……嗯,我這
就去脫她的衣服。」

  魚愉七手八腳的便把小瑜脫了個清光。雲哥在一旁看著,咽著口水,心道:
『靠,這比魚愉還要正太多了!這奶子,這小腰,這豐臀,還有這張臉……嘿,
把照片弄到手,以後還怕沒機會幹上這賤貨?先把魚愉這丫頭穩住才是重點,不
然跟施家的婚約就懸了。』

  雲哥回過神,便見魚愉剛剛轉過身子。雲哥對魚愉說:「妳等我一下子。」
接著輕快的爬上了樹上,果如他所料,樹上還有小瑜的袋子。

  雲哥把袋子拿下來,找了一會,便找到一部數碼相機,試了一會,雲哥道:
「不錯,是最新款的,想不到這變態女孩身上的裝備還滿不錯的。」

  雲哥手上那部數碼相機,是小瑜儲了大半年工讀的薪金,剛剛買了不足三天
的新相機,要是小瑜知道了自己辛苦買下來的相機,反而成了別人用來威脅自己
的工具,又會作何感想?

  雲哥先叫魚愉把小瑜弄幾個姿勢,然後又把小瑜的全身和私密處局部的影了
好多張,一邊照相,雲哥心中一邊暗讚:『嗯,美,美極了!這對奶子一看就知
道很彈手,乳頭和小穴還是嫩嫩的粉紅色,小穴上一根毛也沒有,看起來好可愛
啊!真可惜,現在不能把玩……』

  「嗯……」突然從小瑜口中發出一聲呻吟,把正在替她擺姿勢的魚愉嚇了一
跳。雲哥見狀,立時叫魚愉到自己身後躲著。

  小瑜揉了揉額頭,眨了眨眼睛,慢慢的從地上伸起身子,很快小瑜就發現了
兩人,看見他們手中的相機,小瑜立時低下頭,尖叫一聲的掩著前胸,口中連連
道:「你……你們……」

  魚愉鄙夷的哼了一聲,在雲哥身後道:「一個變態偷窺狂,裝什麼清純!」

  小瑜聞言腦子立時清醒了些,道:「你們是剛剛野合那對小情侶?!」

  雲哥沉聲道:「妳好大的狗膽,竟敢偷看我和魚愉……哼!今天妳不付出代
價,可就別想要走!」

  「什……什麼代價?」

  雲哥心道:『給我幹……』不過口中卻說:「妳剛剛看得很興奮是吧?就在
我們眼前自慰吧!」

  「不……不要……」

  雲哥面色一沉,冷然道:「那我報警好了。」

  「別……我……我照做就是了。」小瑜滿眼淚水的道。

  小瑜依著雲哥的指示,倚著身後的大樹坐在地上,兩腿大大的張開,小穴在
兩人面前表露無遺。

  看著小穴泛光的淫水,小瑜道:「真是個變態,不但是個偷窺狂,還是個暴
露狂!不知道妳還有沒有什麼獸交啊,SM啊,正太啊,亂倫之類的癖好?」

  「沒。」

  「就這些?」

  小瑜屈辱的點了點頭,道:「嗯……」

  只是魚愉卻不滿意她的回答,打開了數碼相機的錄影功能,道:「來啊,跟
大家說說妳的名字,年齡,身材,妳有什麼癖好,和妳會為大家作一些怎麼樣的
表演?」

  小瑜絕望地看著雲哥在手中把玩著的手提電話,「999」三個數字就在屏
幕上,只要他手指一按……

  小瑜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著那數碼相機,幽幽的說道:「我叫小瑜,全名
林恩瑜,今年18歲,身高180公分,三圍是34D、26、35。我喜歡偷
窺別人做愛,而且我本身也有暴露癖好。我……我接下來會為大家表演一場自慰
秀……」說到這,小瑜的淚水終於都流了出來。

  魚愉見狀,心中卻開始有了點點不忍,同為女性,她也知道這樣的屈辱有多
難受,只是為了不讓這件事情外傳,他們務必要有足夠讓這叫小瑜的女人不把這
事情透露出去的把柄在手。

  雲哥看出了魚愉的不忍,心下不以為然,對小瑜輕聲道:「開始吧!」

  小瑜輕咬著下唇,一雙小手在自己的下體處摸索,當觸碰到自己粉嫩的陰唇
時,一陣遠比平常更為強烈的感覺衝擊著小瑜。

  『難道我真的有暴露癖好?為什麼被人看著我會這麼舒服?他們的視線讓我
好害羞,可是小穴傳來的感覺讓我好想去愛撫它……嗯……它在呼喚我……』

  小瑜本來一臉不願,可是當撫了一會後,在思想改變後,小瑜完全忘記了自
己是被逼自慰,反而放開了似的,比平常自己在家自慰時更是用心地去愛撫自己
的小穴和乳房。

  『好舒服啊……這男孩炙熱的視線,還有那個女孩同情中帶著點點不屑的眼
神,好棒……這種屈辱的快感……我好喜歡……』

  雲哥看著小瑜忘形地自慰,身下早就搭起了帳篷,要不是顧忌身後的魚愉,
他早就撲上去把這個大奶妹就地正法了。看著這個叫小瑜的淫娃,一手揉奶,一
手挖穴,還要一臉享受的表情,雲哥感到自己快要射出來了。

  而魚愉本來同情的感覺,在小瑜那享受的表情下也慢慢的消散了,心中只留
下對小瑜這淫蕩的表現的不屑,聽著她那連自己聽在耳裡也是感到身體發熱的呻
吟聲,魚愉愈發的不滿。

  她並不是個笨蛋,她就早看出了雲哥對這騷貨的興趣遠比對她來得更大,可
是她也有她的顧慮,而且她也是真的對雲哥動了真情。作為一個世家子弟,她很
清楚,男人逢場作戲是理所當然的事,最少在富家中是很平常的,可是當他的對
象是一個身材、樣貌都在自己之上的女人時,那感覺就很不爽,而且也隱隱有危
機感。

  「這個婊子!我一定要教訓教訓她!不過先待雲哥嚐過了她的肉體吧!不然
雲哥一定會對我產生不滿。」

  『啊……我要去了……在大家面前高潮……啊……好舒服……我愛死這種感
覺了……』小瑜高潮過後,便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雲哥半晌才回過神來,把數碼相機收好,然後冷然道:「要是今天的事情妳
透露了一星半點,那這段錄像和那些淫照,我敢肯定,一定會比艷照門的相片還
要火熱得多!知道沒?」

  小瑜喘著大氣,斷續的答道:「知……知道了……」

  雲哥聞言,便拖著魚愉的小手離去了,只留下還在回味這次與別不同的自慰
的小瑜在地上喘氣。

  三天後,小瑜的心情早已平復了下來。

  對於那些被握在那對年輕情侶手中的把柄,小瑜知道這是一定得銷毀掉它們
的,小瑜雖然不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子,可是A片看多了,鬼作那種拿些尿尿啊
換衣服啊的照片,強迫女孩子任由他淫弄的情節也是知道的。何況小瑜那些照片
和錄像,比起艷照門那些還要激烈幾分,雖然沒有男主角,可是那淫蕩的自白,
要是給傳到網絡上,一定會給廣大的人民傳得火熱。

  小瑜想了想,或許報警會比較好,一時的羞辱,總勝過以後的人生被人操控
在手,成為別人的性奴,甚至更慘。

  小瑜用微微抖著的手拿起了話筒,下定了決心的她卻忽然發現了電視畫面上
出現了令她難以忘記的兩張臉孔——雲哥和魚愉!

  小瑜放下了話筒,靜靜地看著電視報導他們的一切:雲哥,全名周淡雲,世
代經商。周淡雲不但人長得俊,內裡也不是塞著草的,不但琴棋書畫樣樣精,而
且在外名聲頗高,有相當健康的形象,被喻為新一代青年中的模範者。

  魚愉,全名施魚愉,為武家傳人,其父母皆是軍中高官,手握軍權,位高權
重,在國內可是跺一下腳地就震一下的人物。而施魚愉更是格鬥高手,曾有以一
女子之身,赤手空拳擊破一個二十多人的小幫會。和周淡雲自小便有了婚約,青
梅竹馬,是國內都稱頌的神仙俠侶。

  小瑜看到這裡,心就冷下來了。這能告嗎?能,只是告不入,告了也用想保
身了,要到大官家中拿些相片證據?不用一會這些東西就銷毀了……一個是軍中
高官掌上明珠,一個是企業世家子弟,家財萬貫,還是十青級的人物,告他們?
只怕會被傳成求愛不成,然後憤而毀謗吧?兩行清淚默默地流下。

  「我到底做了什麼?我不過是好奇和貪玩,所以偷窺而已……要是被拿去坐
牢,我認,可是要我這樣生不如死,進退兩難,這……嗚……」

  小瑜雙眼無神,四處的飄盪著,忽然瞄到了上次出門忘了放回位置的一把水
果刀。

  「死吧……死吧,一切都解脫了……我不用擔心成為性奴,也不會被誣告,
說不定還能重生成為一個富家女,或是大羅金仙?切下去……美好的來生等著我
啊!」

  「砰」的一下,房門在轟然的響聲下打開了。闖進來的是小瑜的弟弟——林
恩賜,今年11歲,比她姐笨一點,難聽的說法……是個弱智。

  「姐……今天的午茶呢?我都找不到呢!媽媽跑哪了?」

  小瑜一愣,看著這個傻傻的弟弟,又想起了死去的父親和患了重症的媽媽。
一死容易,可是家人又當如何?

  自己往往取笑那些自殺的人是懦夫、是逃避者,為什麼自己又會這樣做?

  「不能這樣下去,我要堅強點!假如官商大家是無法對抗的怒海,那我就當
一朵浮萍,不求力挽狂瀾,但求在茫茫怒海之中求一席生存之地,養活母親和弟
弟……」

  「姐姐?」

  看著弟弟傻傻的樣子,小瑜「噗」的笑了出來。

  林恩賜看著又哭又笑的姐姐,笑著道:「姐姐妳的樣子好傻啊!」

  無知,有時的確是一種幸福。

  很快小瑜就接到了周淡雲的電話,就在自殺未遂後的第三天。

  「嗯哼,我想妳應該很清楚我是為了什麼而找妳的……我稍微的查了一下妳
的資料,看來妳比我想像中的聰明,既然這樣,給回那些相片和錄像妳並不是問
題,我想妳並不會癡呆到為了妳的貞操而找我的麻煩,對吧?」

  聽著那近乎調侃的語調,小瑜卻沒有憤怒,只是用近乎麻木的聲音道:「全
部的相片和錄像?」

  「有著妳面部的相片和錄像,我都會給妳,那些沒有妳面部或是明顯特徵的
相片,我會留作紀念。放心,我會用每張相片一千的價錢跟妳買下,妳破處時我
也會拍一張相片,那張十萬吧!妳母親的病需要錢吧?就當我給伯母的見面禮好
了。」

  小瑜很想說:我不是妓女!可是現實面前只能低頭,母親的病早讓她欠下親
友好些債務,周淡雲給那些名為相片費,實則是封口費的錢財,小瑜只能屈羞的
收下。

  周淡雲似乎相當信任小瑜,連著破處的那張,合共十一萬二千全數入了小瑜
的戶口之中。

  星期天,小瑜站在了某處,等待著周淡雲的迎接。

  來的是一輛高級名車--霸王系列三型烏錐,國產中的極品(杜撰而己,筆
者不懂車),全球限量八部。司機位置是一個國字型的中年大叔,而周淡雲卻不
見蹤影。

  「他呢?」小瑜試探的問道。

  司機冷冷的瞄了小瑜一眼,道:「淡雲少爺有些不舒服,不想出門,吩咐我
來接妳到家中,好好服侍他。」

  小瑜聽到「服侍」這兩個字,就立時滿面通紅,飛快的進了車中。

  到達周家,小瑜沒有感嘆周家的富貴,等著被強姦的她哪有這心情,跟著那
司機轉了N個彎後,終於在一道宏大的木門前停下。

  司機指了指門,示意小瑜進去後,便立時離開了。

  小瑜敲了敲門,便推門進去,房內很黑,小瑜什麼都看不到,突然「砰」的
一下,背後的門關上了,小瑜又推又拉的也動不了木門半分。

  接著房間的燈光一處處的亮起,最後,小瑜發現了一個背向自己的男人。

  「周淡雲?」小瑜輕輕的喚了一聲。

  男人轉過身子,笑道:「可惜,差一點兒。」這個男人長得十分俊俏,比周
淡雲還要帥上三分,卻也多了幾分成熟的氣味。

  小瑜一驚,道:「你是誰?!」

  「周輕風,淡雲的父親。」

  小瑜立時慌亂起來,這是怎麼了?

  「別慌,其實事情很簡單。三天前,我發現了淡雲這小子動用了家族的探子
去調查一個女孩子,那天我很閒,便打算關心一下兒子,沒想到,卻發現了妳和
這小子的事情,盜聽你們那次通話後,我便想像到整件事情的大概。於是便和淡
雲談了談,過一會,我便會退出這房間,讓淡雲和妳……

  林小姐,妳放心,關於妳的那些相片,我已經讓這小子全部都銷毀了,連帶
他跟妳買下來那些。那些東西留著,對妳對他都不是一件好事。妳一會好好地服
侍淡雲,事後,妳就忘了這件事吧!我會給妳一筆足以治好妳母親的封口費,或
許還會有剩餘……對了,這事以後,施家那小丫頭可能會對妳……放心,我不會
讓她太過份的,妳就乖乖受下吧!」說罷,周輕風留下一張三百萬的支票,便轉
身離開了。

  過了一兩分鐘後,房門慢慢的被推開,周淡雲終於在讀者的千呼萬喚下出來
了。在他手中還拿著一套學生服,眼尖的小瑜肯定那是自己學校的校服,不知道
周淡雲在哪找來一件。

  「人算不如天算,薑果然還是老的夠勁啊!恭喜妳,妳只需要和我幹一次,
就能拿回三百多萬和妳的尊嚴了。換上它吧!我會很溫柔的。」周淡雲有點惋惜
的道。

  小瑜拿起校服,便往WC走去,周淡雲也沒有阻止。

  三分鐘,小瑜緩緩的走出,小了一至兩號的校服,把小瑜的身材完全凸顯出
來,那本來就很短的校裙,有了小瑜那雙長腰的對比後,更讓它平空似是又短了
幾分。

  周淡雲滿意的點了點頭,比他想像中的效果更棒。在周淡雲的指示下,小瑜
坐到了軟軟的水床之上。

  周淡雲咽了一口口水,右手抬起小瑜的下巴,細細地端詳著小瑜那帶點不甘
和害羞的神情:「真可愛!」

  繞到了小瑜的身後,周淡雲的兩手從後按著她的一雙胸脯。周淡雲只覺一陣
柔軟入手,似有還無,輕輕一按,卻又微微的有著彈力,雖然胸圍防礙了手感,
可是周淡雲還是相當的滿意。

  周淡雲一邊用手揉捏小瑜的胸脯,一邊在她的耳朵處輕吻。

  雖然看過了A片,可是小瑜終究還是個未嚐人事的女孩,這個時候的她完全
不懂反應,只能在周淡雲的撫摸下不時震動著身子,表示著她身體的敏感程度。

  當周淡雲聽到了小瑜微微的呻吟聲,便知道小瑜開始動情了。對於小瑜這種
處女,周淡雲從來不會下狠心猛幹,他不自覺是個好人,卻也未自認是個辣手摧
花的人。

  「有感覺了嗎?」周淡雲在小瑜的耳邊吹著氣問道。

  熱氣讓小瑜的耳朵癢癢的,一陣奇異的感覺從身體冒起。那個拿相片威脅自
己、強逼自己獻出處女的男人,正在自己耳邊溫柔地在問及自己的感受,那是一
種令小瑜有種莫名其妙的興奮的感覺。

  小瑜稍為的往後望,周淡雲英俊的面孔是如此的接近著自己。那溫柔的神情
和正在自己胸脯上輕柔愛撫著的雙手,令小瑜感到自己就在王子的懷抱中,只要
自己一點頭,那公主就會和王子結合了。

  就在周淡雲正鬱悶著小瑜怎麼毫無反應的時候,小瑜忽地點了點頭,輕輕的
道:「嗯……」那是如蚊蚋般的聲音,但和小瑜那麼接近的周淡雲,自然聽得清
楚,看著小瑜面上那紅暈和興奮的表情,周淡雲感到心中似有什麼撩起了一般。

  說起來,這還是小瑜的初吻。

  周淡雲感到這好像自己和施魚愉那小丫頭第一次接吻的時候一樣,有種幸福
的感覺。可是當時間過去,做過的事情多了,那種感覺就沒再有出現過了。

  這令周淡雲也失神了一會,可卻也只是一會。作為周家的繼承人,周淡雲的
意志力還是勝於常人的,只是他對著小瑜,感覺卻已經不同了。

  本來只是純粹出於色慾而對小瑜進行要脅,在被父親發現後,雖然父親並沒
有責難自己,可是卻限制了只能一次,這令他心中有些不忿,可是和小瑜產生了
那種感覺後,周淡雲的心情又飛揚了起來。

  不滿地做愛和興奮地做愛時那種感覺完全不同,似是圍繞著兩人的氣氛也變
得更有味道。

  周淡雲快速而熟練地解開了小瑜的上衣和胸罩,那34D、白白的肥乳便被
他捏在了手中,各種形狀在他的手中演變出來。小瑜看著自己的奶子被周淡雲肆
意地玩弄著,看他捏著自己的乳頭拉起、放手彈回,那震動著的乳房就像被小孩
子戳玩著的布丁。

  「小瑜,妳的奶子真棒,不但大,而且又挺又彈手,摸上去滑滑的害我手也
差點捏不住。我果然沒看錯……妳是極品。」

  小瑜聽著周淡雲在自己耳邊點評著自己那對正被他在手中把玩不停的肥乳,
害羞不己,卻沒半點嬲怒神態,反而雙眼似有一陣蕩意在流轉著,周淡雲和她的
目光相撞,便感到自己那話兒已經硬得快要把輩子頂破。

  「真是撩人的神態,妳真是個小蕩女,這雙勾引男人的眼睛,平時不露山不
顯水的,沒想到一動情就來勁。」周淡雲這也保持不住風輕雲淡的表情,一把拉
下自己的褲頭和內褲,把雞巴頂在了小瑜的小嘴之前。

  早己清洗過的雞巴並沒有難聞的腥味,反而有淡淡的奇香,小瑜嗅入那味道
後,便感到本已高漲的慾火更是如星星之火燎原一般,小嘴一張,便把整個小頭
含進了口中。

  看著小瑜劣拙的口交技巧,周淡雲並沒半點不耐煩,處女就是這樣才有玩味
的地方,同時心中暗讚朋友介紹的情慾香水效果一流。

  小瑜慢慢地掌握了口交中吞吐吸舔吮等的技巧,雖然深喉讓她有點不舒服,
只是其它的技巧卻讓小瑜感到很新奇,看著周淡雲面上頗為滿意的表情,小瑜感
到很滿足。

  突地周淡雲制止了正吸個不亦樂乎的小瑜,周淡雲今天晚上還有一場酒會要
參加,他不打算和小瑜來幾發,他只是要破小瑜的處,再在她的小穴頂處射上一
泡濃精罷了。

  命令小瑜像條母狗的趴在床上,周淡雲把小瑜的裙子和內褲脫下,小瑜此時
身無寸縷,雪白的身軀在燈光照射下顯得特別亮眼。

  周淡雲先用手指探路,食中二指掰開那條緊閉著的小縫,雖然那不少的淫汁
讓小瑜的陰部頗為濕滑,不過周淡雲的兩指卻未有不穩。

  「嘖嘖嘖!小瑜妳的穴真是粉嫩得很啊!我當初替我女友開苞時,她的小穴
也沒有妳的那麼可愛,那時她才十五歲……」

  周淡雲的中指慢慢地插入了小瑜的小穴之中,一小一小部份的慢慢進入,當
擴展得差不多後,他便開始有規律的抽、插、抽、插……當小瑜開始「嗯嗯、啊
啊」的呻吟起來時,周淡雲的手指早就伸進了兩根,而且那速度,簡直就像抽風
無影手似的。

  小瑜這時身子微微仰上,周淡雲熟練的手技顯然讓小瑜嚐到有別於自慰的抽
插快感,這也更讓她開始有點期待,到底做愛的感覺會是怎樣的了。

  周淡雲也沒讓小瑜等太久,當小瑜人生中第一次潮吹後,周淡雲便抱起小瑜
軟弱無力的身體,把她平放在床上,兩手推開小瑜的雙腳形成M字腿,周淡雲左
手扶著自己的雞巴,慢慢地進入小瑜那片處女地。

  「呼……真窄!」

  「嗯……」小瑜感覺到周淡雲的小頭已經進入了自己的小穴之中,由於剛剛
經過了高潮,小瑜的淫穴非常的濕滑,周淡雲完全不費絲毫工夫就插了進小半。

  小瑜忽地感到小穴中有些什麼被周淡雲的雞巴頂到了,她猜,那大概是處女
膜吧?

  「放輕鬆,我會很溫柔的。」周淡雲俯著身子笑道。

  被周淡雲那輕鬆溫柔的語調影響,小瑜緊繃的身子放鬆,接著一緊,兩手捏
著周淡雲的肩頭。周淡雲心中呼痛,像小瑜這樣一聲不哼,卻把全副力量都用來
捏痛自己的女孩還是第一次看到。

  只見小瑜眼角帶點淚花,看著周淡雲咬牙切齒的樣子,「噗」的一聲笑了出
來。「哈哈!」小瑜笑了笑,道:「我痛的時候都會大力地捏別人,看到別人痛
苦,我自己就沒那麼難受了。」

  周淡雲無語,然後又想:『這也好,這小瑜的想法也不是那些純真無邪的小
女孩,我也不會有啥罪惡感或是負疚。』

  其實兩人的想法也差不多,人總是自私的,對嗎?

  「妳這丫頭,看來哥哥我得好好的教訓一下妳了。」周淡雲兩手按在小瑜肩
上的位置,然後把抽了大半出來,沾上些許鮮血的雞巴再度插回。

  「啊……」

  沒感到小瑜捏著自己,周淡雲便開始發力,先是一下接一下的抽插,接著漸
漸地快了起來,當看小瑜面上露出快要高潮的表情時,周淡雲便換了個姿勢,狗
趴式,當然趴著的是小瑜。

  周淡雲兩手按著小瑜可愛的小屁股,然後用九淺一深的規律抽插她的小穴。
「唧唧唧……」的唧水聲和「啪啪啪……」的撞擊聲在房間中如同天籟般響起,
最少在已經爽得快要忘了自己是誰的小瑜耳中是這樣的。

  「啊……啊……啊……雲哥哥……好舒服啊……別……別停下來……我還想
要……啊……」小瑜的面上滿佈紅暈,口中已是只懂「啊啊啊」的在呻吟著。

  「呼……呼……第一次幹處女幹得這麼爽,媽的!我以後一定要找機會再把
妳幹上!呼……要要射了,射死妳這個淫蕩的偷窺淫貨!」

  「嗯啊……」小瑜雙眼反白,連續的叫了幾聲,便微微的昏了過去。而周淡
雲仍在抖著身子,看來他的存貨十分之充足。

  過了半晌,周淡雲才抽出牽著一絲精液的雞巴從小瑜的淫穴之中拔出,他從
大床旁邊的抽屜中拿出一部數碼相機,然後在小瑜正在流出精液和少量殘餘血液
的小穴拍了一張,然後在乳房處再拍了一張,周淡雲看了看小瑜的臉孔,最終還
是沒有拍下她的臉。

  隨便的梳洗了一下,周淡雲便從房間之中離去。

  當小瑜醒來後,已是黃昏了,小瑜感到下體隱隱有著痛感,當自己站起身子
時,大量的精液從小穴之中流出。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