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史

 

這是本人真實的經歷,至今仍難以忘懷。猶豫再三,還是寫出來與大家分享。內中人物當然都是假名,但內容卻是千真萬確的。但願各位朋友也像我一樣珍惜自己遇到的每一次機會,享受人生。

我叫曉東,今年32歲,在一家雜誌社的編輯部工作(雜誌的名字就不好告訴你們了)。我有一個漂亮可人的妻子,由於主角不是她,所以就不在這裡向大家介紹了。

說來慚愧,我雖然長得很精神,很多女孩說我帥,給人一種深沉和多情的感覺。但實際上我與女孩的性體驗卻並不早。記不得是小學幾年級時我開始了手淫。班裡有一個清純亮麗的女孩,能歌善舞。就是因為有一次聯歡會上我們兩個合唱了一首歌,一些搗蛋的同學就整天把我們倆視為一對兒,編了許多順口溜。我當時心裡美滋滋的,但表面上卻是一付生氣的樣子。

本來我們兩個平常放學一塊兒回家,手拉手挺親熱的,可誰知當她知道傳言後,竟大哭了一場,對我也愛搭不理的了。現在想來,那時思想和環境的確很保守,讓人知道兩個男女同學很要好是一件丟臉的事。其實這女孩子很喜歡我,只是讓人戳破覺得生氣而已,這當然是後來長大後她親口告訴我的。不過這事對我的影響很大,從此我對與女孩子接觸總是慎之又慎,許多慾望只好埋藏心裡,晚上用手淫解脫。

總之,手淫是我小學時最大的秘密,幾乎每天都要進行,否則會很難睡著。至於幻想的對象則不確定,有時是女同學,有時是女老師,或者電影明星。

還記得小學的一位年過三十的語文老師,許多人都說她是『破鞋』,與別人亂搞。不過她對學生很好,特別是對我,也許因為我的作文總是被當做範文來讀。我有時暗暗想,她為什么不找我搞呢。

不過甚麼是亂搞我也真的不知道。

小學畢業後我到外地寄宿中學讀書,臨行前的晚上,我背著家人跑出來,與那個和我唱歌的女孩約會。

我們兩個都緊張得不得了,連說話都喘氣。那天我第一次親吻女孩,她羞得不敢看我,兩手全是汗,小鳥依人地偎在我懷裡。我僵硬地抱著她細小的腰身,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她開始發育的胸和臀。晚上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熱熱的呼吸卻吹得我臉和耳朵養養的,不由得抱得更緊。

不過也僅此而已,再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此後兩人回憶這段往事,都說後悔沒有再進一步動作,不過也的確不知道該怎麼做。

初中時我是全校矚目的優等生,又是學生會的主席,因而接觸女同學的機會就多多了。許多被男同學背後評為校花的女孩都有意無意地找我搭話,不用說,那含情脈脈的眼神透出的內容是任何一個情竇初開的男孩都讀得懂的。不過老師盯得也緊,往往剛有女孩子和我搭幾句話,第二天就有老師叫我進辦公室,詳細詢問都談了甚麼,似乎總有人暗中跟蹤我監視我。

不過雖然這些女孩都正值青春無敵的年華,但因我性知識貧乏,膽子又小,生怕破壞自己在老師同學眼中的形象,即使有機會也多錯過了。她們單獨和我在一起時,也只知道擁抱接吻甚麼的,其它也比我強不到哪去。

一次集體郊遊在外面過夜,一個比我高一年級的女孩和我約會,在一片綠樹蔭蔭的小溪旁,我大著膽子從她運動褲上面把手伸進去,去撫摸她的私隱處,發覺那地方布滿細軟的毛,溫暖濕潤。她興奮地喘著氣,嗲聲嗲氣地說「你好壞」。

--------------------------------------------------------------------------------

上次說到當我將手伸進女孩的運動褲撫摸她的私隱處時,她嬌聲說「你真壞」

我一下子慌了神兒,趕忙縮手,因為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說自己壞。誰知她卻馬上用手按住我的手腕,然後雙臂摟住我的脖子,挺起屁股將我的胳膊緊緊夾在我們兩個中間。

她看著我吃吃地笑,說:「你可真是個好學生呀,這麼老實,人家是說反話的嘛。」

我還是緊張得不得了,因為這畢竟是我第一次摸女孩的私隱處。當我心情慢慢平靜一點時,開始感覺到女孩子那地方的溫暖和柔滑。

在一小片軟軟的細茸毛中,我的手指驀然感觸到一條細細的卻溫熱的肉縫,而女孩卻突然低低地嬌哼了一聲。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輕聲問「怎麼了﹖你沒事兒吧﹖」

她不回答,卻摟緊了我的脖子,再次挺起屁股將那肉縫緊緊帖住我的手指,然後全身上下聳動,帶動肉縫摩擦著我的手指。時間不長,我就感覺到手指週圍濕津津得沾了許多液體。女孩子的臉緊貼著我的臉,很燙,連她粗重短促的呼吸也是熱的,噴在我的臉和耳朵上養養的。

這一會兒我們倆誰也不說話,我只感覺到女孩上下聳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急促的呼吸開始變成輕輕的哼聲,「好哥哥,頂緊點兒﹗對﹗往上點兒﹗再往上點兒﹗」我有點兒不知所措,只好機械地按她說的做,已經感覺到那肉縫的上端有一個黃豆粒兒大小的肉疙瘩。

頓時,她的哼聲轉成了拉長的呻吟,我抬頭一看,她頭高高地抬起,臉沖著天,嘴張得大大的,眼睛卻瞇成了一條縫。一陣全身痙攣後,她慢慢平靜了下來,睜開眼睛,衝著我又開始吃吃地樂,扭捏著身子在我耳邊說﹕「哥哥弄得真舒服﹗」

要不是這天晚上的經歷,我還真不知道女孩子也手淫。我正在發愣,這女孩抬頭盯著我的臉,又用柔軟的小手摸了摸我的下巴,突然問我﹕「喂,你們男同學,我是說你,也這樣弄自己的嗎﹖」

這問題一下子碰到了我幾年來最大的秘密,出於維護自己的形象和自尊,我趕緊搖搖頭。誰知她鬼頭鬼腦地斜了我一眼,突然伸手摸向我的下身,觸到我早已堅挺的陰莖,頓時壞笑起來,「哈哈,你騙不了我,你的雞巴真硬﹗」我被這突然襲擊搞得頭『嗡』地懵了。

正當她急不可待地去拉我的褲鏈時,我才似乎猛然清醒過來,二話不說,我推開她,立起身就往回跑,那帶點兒淫蕩的吃吃的笑聲就被我拋在了身後。

回到宿營地時,同學們都在忙著準備晚上的聯歡會,也沒注意我的慌張神態。

聯歡會開始了快一半的時候,那女孩子才悄悄回來。我一直不敢與她那火辣辣的目光對接。月光下,那紅紅的篝火將她那圓圓的細嫩的臉龐映得通紅,那濕潤的厚厚的嘴唇上卻閃著亮亮的光。許多男孩子請她跳舞,她都拒絕了,坐在角落裡不動。每當我眼角掃過她時,都能感覺到她其實一直在盯著我。

在以後的一年多裡,我們倆再也沒有約會。這不光是因為我被她的大膽所嚇,也是因為大家都住在寄宿學校,除了極少數郊遊外,幾乎再也沒有機會約會。不過我們倒是可以經常在學校的食堂或是下課時見面,雖然不能公開交談,但她那雙亮亮的眼睛卻總是在我身上打轉。而我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儘量不去看她。

我們的交往也就劃上了句號。後來她的大膽還是出了事,在與一位校外小痞子偷偷摸摸好了一陣後,終於懷了孕,讓學校知道後開除了,此後再無她的消息,現在,我連她的名字都記不起來了。

初中二年級的那件事雖然並不算甚麼真正的情史,但畢竟對我性心理的發育產生了難以忽視的影響。我的手淫更頻繁了,手淫時腦子裡的想像更具體化了。那溫軟濕潤的肉縫像一直貼在我的手上,揮之不去。我很後悔當時沒有敢用眼睛看一看,那個神秘的地方究竟是甚麼樣子。

學校開了生理課,書上僅有一幅女性性器的畫,偷偷研究了很長時間,還是無法與那真實生動的實物聯係起來。我開始用另一種眼光去看週圍的女孩,想像她們是否與那位女孩一樣,是否也偷偷自己或與男孩進行我遇到的活動。越是這樣,我的心越煩躁。上課也不太專心了,那些平時對我擠眉弄眼的女孩成了我腦海裡的小蕩婦。

我的個子高,在班裡座位排在最後面,這為我在課堂上偷空手淫提供了條件。每當大家都聚精會神聽老師講課時,我卻難忍下身勃起後的衝動,隔著褲子攥緊自己的陰莖一陣捏弄,下課後又趕緊到廁所擦洗射出的精液。

終於有一天,我的這種行為引發了我16歲上第一次浪漫的情史。

剛上高一,我們學校來了四個剛從師範大學畢業的年輕老師。在一次全校大會上,他們都上了主席台挨個兒和大家見面。一個名叫林肖依的女老師馬上吸引了我的目光。當她從主席台上站起來向台下的我們點頭致意時,我眼前一亮,心跳猛然加快,感覺就像以前見過面似的。

如果各位非要我描述她的相貌,我恐怕用文字難以講清楚,不如說出一個也許大家能夠有所比照的人,她簡直就像影星朱茵的孿生姐妹。

我能感覺到我週圍的竊竊私語馬上沉靜下來,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都瞪大眼睛看著她。我的下身早已硬了起來,我偷偷用眼角掃了一下週圍,挪動一下屁股,雙手護住褲襠,以免被人發現。

以後有一個多月,這些新來的老師進行了一系列的課堂實習後開始分別到各班上課了,我知道林老師是教英文的,但可惜我們已經有了英文老師,因此從未奢望她能教我們,只希望每天能看到她就滿足了。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們慈祥的英文老教師突然因肝病住院了,作為英文課代表,我剛剛帶領幾個同學到醫院看望他,一回到教室,班主任也隨後進來,大聲對我們說﹕「同學們,張老師不幸住院了,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位新的英文老師,大家歡迎﹗」。

話音未落,一個嬌小的身影閃了進來,定睛一看,哇,竟是林老師﹗

全班頓時一片寂靜,隨後就是一片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那一時刻,我有了一種預感,我的一生註定要與她有些甚麼了。

其實,喜歡林老師的可遠不止我一個,除了其他人不說,就是在我們班內,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概莫能外。因為,只要是上英文課,平常調皮搗蛋的男孩們都出奇地安靜,女孩們的穿著則明顯變得漂亮了。

而我卻相反,變得更加六神無主,注意力怎麼也集中不起來。

林老師其實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她那時也不過22歲),總是一臉甜得讓人心醉的笑臉。她個子嬌小,但凹凸有致,穿甚麼都好看。她雖然是老師,但畢竟與我們年齡差別不太大,所以和所有同學都很和得來,課間休息時不斷地一塊兒說笑。幾乎人人都願意湊過去,哪怕就近看一眼。

我卻不然。我總是站得遠遠的,保持著慣有的虛假的矜持。但我發現,每當我眼光投向被同學纏繞的她時,偶爾也能與她若無其事地掃過來的目光對接上,她對我友善地一笑,又轉頭與她的『崇拜者』們談笑。

我們所有同學都住在學校,除了週末是不許回家的。我們每天早晨要集體跑步做早操,然後上早自習,下午最後一節課是活動玩耍時間。自林老師來後,每天上早自習時,都能從教室的窗口看到外面的操場上林老師穿著鮮紅的運動衣跑步,漂亮的腿,鼓鼓的屁股和上下聳動的雙乳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們兩個第一次單獨在一起說話也是在操場上。那是她到班裡上課後的第二個禮拜三下午,我們幾個男同學正在操場上打籃球,我跑到操場邊去撿球,她笑瞇瞇走過來,用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叫住我﹕「曉東,你來一下好嗎﹖」

我答應著把球扔回去,然後和她一起走上操場邊小河旁邊的林蔭小路上。她想聽聽同學們對她講課的意見。

我其實根本沒心思談這些,只是不斷乘她不注意盯著她的小山丘似的雙乳看,不想她突然回頭,捉住了我的眼神,她臉騰一下紅了起來,不自然地去扯自己運動衣的下擺。

我被她發現,更是慌得要命,話也說不成句了。

尷尬了一會兒,還是林老師開了腔,她聲音有點變樣﹕「你,你的屬相是甚麼﹖」

「龍」,我隨口回答。

「那你才16歲呀」,我知道她是明知故問,我們高一的同學,差不多肯定都是16歲。

「我發現班裡好幾個女孩子對你有點兒那個呢。」

她恢復了活潑的語調,我紅著臉看她一眼,「我才不稀罕呢。」

她瞪大了雙眼,「呦,這麼大口氣,眼光很高嗎。」

我心裡說「老師,我看上的就是你」,可是嘴上說出來的卻是﹕「我還是個中學生,怎麼會交女朋友呢﹖」

她說了一句「可是」就停住了,沒有再說下去。這時我發現她故意走得比我靠後一點,水靈靈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身體。我知道許多女孩喜歡我不僅因為我學習好,還因為我有一付好身材,顯得早熟。

這場談話以敷衍了事告終,但此後我發現老師看我的次數明顯增多了,眼光裡似乎還有別的甚麼內容。

那大概是9月底的一天,我們上英文課。林老師回身去寫板書,胳膊抬起,露出水蛇般的腰身和翹起的圓臀,我實在又忍不住,開始在課桌下面手淫。誰知正要到高潮的時候,我寞然發現老師緊緊盯著我看,我因興奮而張開的嘴來不及合上,僵在了那﹗

「曉東,你把課文後半部份口譯出來。」

我慌慌張張站起來,翻開課本,結結巴巴開始翻譯。一會兒,老師踱步走過來,站在我身邊。當我剛翻譯完放下課本時,才發現老師的嘴巴也張了起來,眼睛卻向下盯著我的下身。我趕緊一看,天那﹗我的褲子前方呈帳篷狀,由於緊張,我絲毫沒注意我挺起的陰莖一直沒有軟下去﹗

我沒等老師說話就騰地一聲趕緊坐下去,用課桌去遮擋下身。抬頭再看老師,她已經低頭走向講臺。直到這堂課結束,我再也沒敢看老師一眼,而老師講課的聲音聽著也有點變調,干澀而生硬。

晚自習的時候,大家都聚精會神地做作業,林老師悄悄走到我身邊,用蚊子一樣的聲音對我說﹕「你,你出來一下好嗎﹖」

整個小樹林裡除了旁邊小河的潺潺流水和偶爾幾個蟈蟈的叫聲外,幾乎聽不到別的動靜,從這裡越過操場可以清楚地看到對面一排排教室裡射出的燈光。

我和林肖依幾乎同時感覺燈光都照在我們的身上,於是一起離開林蔭小路向樹林深處挪動。我因要調整姿勢就準備將伸到她私處的手撤回來,可她像打墜似的抱緊我的脖子,兩腿叉開夾住我的腰,繼續著她的喘息。

我只好費勁地用左手抱住她的腰,一點一點地往裡挪。剛站穩,她突然一改被動,伸手使勁將我的T恤衫從褲子裡拉出來往上卷,露出我的胸膛,然後又將自己雪白的小上衣向上卷起來,白色的胸罩包著搖搖欲墜的雙乳映入我的眼帘。

她噘起小嘴,斜著眼沖我一笑,又低頭看一眼自己的乳房,引導我去解開那乳罩,我手忙腳亂一陣,實在不知從哪下手,性急之下使勁一扯,『啪』的一聲,乳罩被扯了下來,肖依隨之也驚叫一聲。一對堅挺的乳房顫抖著呈現在我面前,光滑、雪白,那高峰的頂端一對嬌嫩欲滴的乳頭隨著肖依的喘息上下起伏。

我不禁讚嘆一聲就去摸,肖依羞得趕緊又抱住我,那溫暖、挺拔的乳峰就肉挨肉地抵住了我的胸膛。這種令人銷魂的肌膚之親讓我陶醉,我再次推開她的胳膊,用手去撫摸那乳峰,肖依這次沒有躲閃,卻羞怯地把頭偎在我肩膀上,悄聲說﹕「東,你輕點兒。」

我小心翼翼地去觸碰,她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震,發起抖來。

我連忙問﹕「老師,你沒事兒吧﹖」

她不回答我,卻用柔軟的嘴唇去吻的耳朵、我的臉和我的嘴。

不知過了多久,肖依開始拉開我撫摸她乳房的手,引導我再次伸到她的兩腿之間那片草叢,然後將她的手觸碰我早已高高隆起的褲襠,輕輕捏攥了一會兒,她的手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去拉我的褲鏈,纖細的小手靈巧地向下拉下我的內褲,我的陰莖於是赤條條彈射出來。

肖依矇矓的雙眼向下望去,又咬著嘴唇斜眼看著我﹕「好大呀﹗你...你每天都那樣嗎﹖」

我嘿嘿笑了笑,故意問﹕「哪樣啊﹖」

她吃吃一笑,用小手使勁一捏我的陰莖「你說哪樣呀﹖」

我有些受不了了,說「老師,你給我弄吧﹗我給老師弄﹗」

於是,我們兩個一人伸一只手在對方的褲襠裡,相互手淫起來。

我喜歡老師那溫濕的肉縫,手指在肉縫的一端到另一端來回游走,老師嬌喘著搖動著屁股,似乎在尋找著甚麼,然後像以前那個女孩一樣,一個勁兒說﹕「往上一點兒,再往上一點兒」我只好『順流而上』,終於在頂端觸碰到一個突起的肉豆,老師身子一抖,輕呼了一聲,連連說﹕「對﹗對﹗別動了,就是那﹗」

我不敢再動,她的屁股卻做著圓週運動,讓那肉豆頂著我的手指摩擦。

這邊,她捏握我陰莖的手也加快了節奏。與我自己做不同,她在前後套弄的同時,還不停地捏攥,一緊一松,似乎很有經驗。

我第一次體驗女孩柔嫩的小手為我手淫,那種激動就不用說了,加上老師的喘息一個勁兒向我脖子和臉上噴熱氣,我不一會兒就感覺要射了。我開始哼哼,抱老師的左手開始用力。

老師加快了喘息,急急地說﹕「東...東...你...你要射了嗎﹖」

我「嗯」了一聲算回答,她套弄我的手開始加速,當我張開嘴巴拉長聲音哼叫時,她身子向旁邊一躲,一股白色的噴泉從我陰莖裡射出來,噴向兩米開外,一陣全身抽搐後,我喘息著慢慢平靜下來。

而老師卻反身重新抱緊我,兩腿夾緊我的右手,兩個乳房貼在我胸口上,使勁蠕動。她的肉縫好像在淌水,那肉豆則滑滑得按不住了。

老師的喘息又開始出聲,剛剛「啊」了一聲,馬上又壓低聲,變成了哼嘰,我知道她是怕有人聽見,忙說﹕「老師,這附近沒人,你別怕。」

她咬著牙使勁搖搖頭,加快了動作,一會兒,她全身也開始抽搐,呻吟和哽咽混在一起,她的嘴卻張開死死咬住我的肩膀,我疼得要命,卻也不敢喊出來。

激情過後是靜靜的沉默。我幫肖依老師整理一下衣服,將裙子的腰帶重新系好。而我的陰莖她卻不讓它縮回去,軟軟地搭拉在褲子外面,她的手一直捏著它。我抬起她的下巴,想看看她美麗的臉旁,卻意外地發現她眼角裡含著晶瑩的淚花,我慌了﹕「老師,你怎麼了﹖都是我不好,我學壞。」

她露出燦爛的笑容,搖搖頭,輕聲說,「東,我喜歡你,喜歡這樣,我愛你﹗」

啊,「我愛你」﹗諸位,當你只有16歲,正是充滿浪漫和幻想的花季時,聽到一個你景仰的美麗女孩這樣深情地對你說出這幾個字,該是甚麼心情﹗

我激動不已,摟緊了老師,連連說﹕「老師,我也愛你﹗我會永遠愛你﹗」

老師深情地吻了我一下,撒嬌地說﹕「可我比你大6歲呢﹗」

「我不管﹗」我發誓似地提高了聲音。
肖依老師手裡捏弄著我的陰莖,小聲說﹕「其實自打來這個班的頭一天起老師早就喜歡上你了,看你那勾人的眼睛,實在不像才16歲。還有你瞧這個醜東西,又黑又粗,跟你的臉哪般配呀﹗」

隨後她又接著問﹕「哎,你的這個軟下來也這樣大呀﹖」

我有點不好意思。大家知道,凡是長期手淫的人,由於陰莖不斷充血,血管和擴約肌就不容易收縮,造成即使軟下來,體積仍然較大,龜頭也像個蘑菇一樣出奇地大,我就是這個樣子。

誰知老師後頭的話卻讓我吃驚﹕「怪不得那麼多女孩老是往你這個位置看。」

我還真不知道女孩會盯我這個地方看。忽然我醒過味來﹕「老師,你說實話,你是不是也看過我這﹖」

老師羞得把頭又埋在我的肩膀上,吃吃地笑個不停﹕「誰讓你穿著衣服還那麼鼓鼓的嘛﹗」

我又興奮起來,抓住老師的手讓她套弄我的陰莖。

這時,遠處教室的燈光在相繼熄滅,晚自習要結束了。老師回頭一看,趕忙說﹕「今天不弄了。」

我拉住她不同意,她抬手沖我的陰莖打了一巴掌﹕「小壞蛋﹗快收回去﹗」

然後攏一攏黑亮的頭髮,說﹕「太晚了,快回去吧,你想讓別人都看見呀﹗」

我只好不情願地整理好衣褲,摟住她往回走。走過河上的小橋,她掙脫開我﹕「東,你先走,過一會兒我再走。」

我知道她是怕讓別人看見,我說﹕「還是你先回去吧,這裡黑咕隆咚,你會害怕的。」

她感激地看我一眼,吻一下我的嘴,返身先走了。

這一夜我失眠了,翻來復去睡不著,腦海裡全是老師的影子,我真的戀愛了。

第二天英文課時,老師看上去也是一臉疲憊,只是那雙眼睛卻依然明亮,甚至比以前更有神彩。我們的眼光不時對接在一起,但都迅速地移開。我有時恨不得在教室裡對同學們大聲宣佈﹕這美麗的老師是我的戀人﹗每想到這裡,臉就漲得通紅。

我們開始了日益頻繁的約會,有時是以公開的理由,像甚麼她找我了解同學學習情況啦,我找她交作業啦﹔有時是秘密進行,上課時乘同學不注意,她或我塞給對方一張紙條,注明時間和地點。

這種『地下工作』的方式讓我們兩個興奮不已。

這種第一次戀愛就碰上的畸戀對我以後的性心理和性行為產生的影響可說是深刻和長遠的。

一個月後,我們兩個已經不能滿足於相互摸摸摳摳、摟摟抱抱的了。她顯然有過性經驗,但又堅決否認談過戀愛,只堅持說以前的事不想再談。直到十幾年後的今天,我仍然不知道她的這個秘密,我猜測,她是受過傷害-一種她不情願的傷害。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時節。

白天,老師上課時走到教室後面,塞給我一個紙條,上寫﹕「晚上7點,我宿舍。小心﹗愛你的依。」

我知道,今天晚上學校在大禮堂放電影,幾乎所有人都會去看,正是我們歡會的好機會。晚上在食堂草草吃完飯,就焦急地等著7點鐘的到來。

電影也是7點開始,在此之前大家都陸陸續續去搶座位去了。

我避開去禮堂的大路,穿過草坪,繞道來到老師的集體宿舍樓。她住在三樓的最裡面的一個單元。樓道裡靜悄悄的,我的心卻吊得高高的,因為以前來總是要交同學們的作業甚麼的,這次被人看見,就沒有甚麼好表白的理由了。我走到門口要敲門,發現門有道縫,門是開著的﹗我興奮地推門閃身而進,老師正眼睛矇矓地站在我面前﹗

我沖到肖依老師的面前,將她攔腰抱起,在屋子內掄了一圈。老師嬌嬌地低聲嚷著﹕「哎呀﹗你把人家弄疼了﹗快放下我﹗」

我用嘴將她的小嘴蓋住,不讓她說話。哇,今天老師好像剛化了粧,一身香氣讓人迷魂。嘴唇塗得顯然是一種無色的口紅,顯得濕潤而光亮。

她身上穿了一條黑白碎花連衣裙,顯得嫵媚悄麗。她湊近我脖子聞了聞,用命令的口氣說﹕「去,趕緊去洗個澡﹗」

我嘿嘿笑著跑進她房間的洗手間,站在浴缸裡洗淋浴,10分鐘後,老師從門外遞進她自己的一件半大睡衣,叫我穿上。

絲質的睡衣貼在身上,像挨著老師的肉體一樣,光滑、舒適。我一出來,馬上就與老師相擁在沙發上,接吻、擁抱。

我愛撫把弄肖依老師的技巧已經越來越成熟。我把老師放在我的腿上,她結實的屁股就壓在我的陰莖上,然後去吻她的半張開的濕潤的小嘴唇,舌頭直直地插進去,分開兩排雪白的牙齒,在她的口腔裡攪拌。她開始有反應,不斷咽著口水,挺挺的胸脯上下起伏。

我現在才發現她沒有戴乳罩﹗那瓷碗形狀的雙峰上兩顆乳頭將衣服高高頂起,我禁不住低頭用嘴唇咬住其中的一個。

「哎呀﹗你又使勁了﹗」老師張開緊閉的雙眼,嬌滴滴地說。

我先看看窗子早已拉上了窗帘,於是二話不說將手繞到她後背,熟練地拉開連衣裙的拉鏈,從上向下退她的裙子。「呀﹗不行﹗快把燈關了﹗」老師著急地喊。

我沖她壞笑﹕「我的美人兒,就一盞台燈,關甚麼關﹗再說,我們總是晚上親熱,今天說甚麼也得看你個仔細﹗」

她不再出聲,當裙子向下退去時,她羞得捂住自己的雙眼。我從她細巧的脖子開始慢慢掃視她的全身,兩個鮮紅的乳頭鑲嵌在雪白的雙峰上,就在我的鼻子底下晃動,我用手輕輕觸碰,老師哼了一聲就把頭扭向一邊。

掠過平滑的小腹,我看到了自己在黑夜裡摸過了十幾遍的陰毛,它們濃、黑、亮,捲曲成一片。

老師發現我盯著那看,趕緊又抬起上身用手去遮擋。我拉開她的手,堅決地將手伸到她的雙腿間,「啊...啊...」老師揚起頭開始呻吟,我手指分開陰毛,找到兩片厚厚的大陰唇,慢慢往裡陷進去,就觸到了那顆肉豆。老師一陣抽搐,呻吟粗重了起來。

我的陰莖早已硬硬地挺起,分開睡衣前擺,就頂在了老師的屁股溝裡。老師慌張坐了起來,伸手握住,忙說﹕「先別﹗」

掉轉身來,趴在我身上去套弄我的陰莖,那白白的屁股溝就擺在了我面前。我從她的後面扒開兩扇屁股,就看到了她被陰毛半遮半掩的陰戶,這是除了教科書上的圖畫外我第一次近距離觀看女孩的私處,令我激動不已。

我用手指沿著那粉紅的陰戶內側滑動,在肉豆的另一端,我看到一個四週多皺折的小洞口,還沒等去撫弄,就發現從裡面寖出些許液體。

「老師濕了﹗」我回頭對老師說。老師停止撫弄我的陰莖,回頭盯著我,臉是紅紅的,眼睛放出光芒﹕「老師要給你﹗」她像下了決心似得說。

「你來﹗」老師起身拉著我的手,走進她的臥室,仰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兩腿分開,拉在在她腿中間站好。

我的直挺的陰莖就指向她的頭。

她直勾勾看了它一眼,抬頭對我說﹕「東...想要老師嗎﹖」

我激動地點頭。「那麼,來吧﹗」她向後躺倒,順勢拉我趴在她身上。

我緊張得很,根本不知下一步該幹甚麼。她攥著我的陰莖,拉向她的陰戶,先是上下摩擦濕濕的陰唇,然後對准那個小洞﹕「你往前頂吧﹗」她提示我。

我使勁,不行,再使勁,粗大的龜頭擠了進去,老師長長地哼了一聲﹕「你的太粗了,再用力﹗」

我遵命猛地一挺屁股,『噗嗤』一聲,陰莖插入了一大半。

「啊﹗你真行﹗快來呀﹗」老師把住我的屁股,使勁往自己身上拉,等我的陰莖全部沒入時,她又讓我往外拔。

「來回抽動,知道嗎﹖」我點點頭,開始前後聳動。陰莖在老師小洞裡的感覺真好﹗緊緊的、熱熱的、濕濕的、麻麻的。

我因為長期手淫,所以並不像一般的處男那樣容易早泄。抽送了一會兒後,老師小洞口傳來嘖嘖的水聲,我趕緊低頭看,老師抓住我的頭髮不讓看,卻摟住我的後背讓我壓在她鼓漲漲有些發紅的乳房上。

老師緊閉雙眼,發抖的嘴唇漫無邊際地吻著我,然後在我耳邊悄悄說﹕「我愛死你了﹗」

我也喘著回答﹕「老師,我也一樣﹗」

「別叫我老師,叫我心肝寶貝﹗」

我就開始叫「心肝寶貝,我愛你﹗」

老師的手在我的後背從上到下撫摸著。

一會兒,她悄悄在我耳邊問﹕「舒服嗎﹖」

我點頭。

她又問﹕「你說,我們現在是在做甚麼﹖」

我愣一愣,搖頭表示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那東西叫甚麼嗎﹖」老師的聲音有些淫蕩了。

我又搖頭。

「叫雞巴﹗」

噢,我記起初中時那次和女孩在一起,她就是這麼叫的﹗

「那你的這東西叫甚麼呢﹖」我反問。

老師吃吃地蕩笑﹕「叫騷屄,我們現在幹的叫大雞巴操小騷屄﹗」

天那﹗我可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淫蕩的話,更不能想像是從肖依老師這樣美麗的女孩的口中說出來的。

我興奮地在老師的陰道,不,是騷屄裡胡亂抽插,不停地問﹕「老師怎麼會知道這個﹖」

老師答非所問﹕「跟你在一起,我甚麼都敢說。快,來呀﹗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我吧﹗啊...啊...哎喲...」

她的騷樣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覺得雞巴頭越來越發酸發麻,忍不住加快節奏,哼出聲來。

「...啊...嗯...嗯...哼...哼...啊...東...東...你要...要射了嗎﹖」

我嗯了一聲,開始最後的沖刺,但老師卻突然推開我,用手握住我濕淋淋的雞巴,繼續用手套弄,幾乎與此同時,我開始急速地射出白漿,打在床鋪上發出『噗、噗』的響聲。

我不停地「啊」了好幾聲,才停下來。老師繼續呻吟著說﹕「我今天是危險期,不能射在裡頭的﹗」

一陣手忙腳亂地擦試之後,我感覺渾身通泰,也有一點累。老師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害羞,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似的一直是想笑但又使勁忍著的表情,更顯得嬌媚可愛。

我們兩個赤條條摟抱在床上。她的臉觸碰到床上一片濕濕的地方,那是剛纔我射出的一大灘精液,雖然已用毛巾擦掉了,但那濃濃的味道卻使老師皺起了眉頭。

她又湊上去聞了聞,回頭斜眼看著我﹕「你可真討厭﹗這怎麼辦﹖」

「放洗衣機裡不就得了嘛。」我不以為然。

「放屁﹗」老師眼瞪得圓圓的,「男人那東西能洗掉嗎﹗洗完了也有黃黃的斑點。」

我驚訝於老師經驗的豐富,想想也難怪,這麼漂亮的女孩,沒有男朋友反而奇怪了。可是她為甚麼對這件事閉口不談呢﹖

我心裡這樣問完自己。又一轉念﹕「唉,我能擁有現在的她已是幸運了,何必管那麼多﹖」

「想甚麼呢﹖」老師緊緊鑽在我懷裡,小鳥依人地慢慢撫摸著我的大腿。

「我在想我一定要娶你做我的妻子。」

老師吻吻我的胸脯,說﹕「現在先別唱這麼好聽,誰知道你將來能不能看上我,那麼多女孩子喜歡你,等我老了,你就不這麼說了﹗」

我趕忙說﹕「不會的﹗我永遠愛你﹗」

老師的眼睛亮了一下,但馬上又恢復了矇矓的樣子。

她的手已經滑到我的雖然已軟,但並未明顯變小的雞巴上。

「東,你的這個真棒﹗嘻嘻,就是醜了點兒,跟你的臉正好相反。」

「那甚麼樣的算漂亮呢﹖」我急急地問。

「哈哈,著急啦﹖我開玩笑的。老師最喜歡它了。女孩子都喜歡醜陋的雞巴﹗」

這漸漸淫蕩的聲音配上她嬌美的臉,真是令人銷魂的組合﹗我的雞巴又硬了﹗
我迫不及待地翻身往她身上扑去,分開她兩條大腿,挺起大雞巴就往肉縫裡插。老師閉上眼睛,任憑我弄。

誰知剛剛插了半截兒,老師猛地睜眼,抬手看看還戴在手腕上的表,急急地就推我﹕「東...東,快﹗電影快完了,你快走吧﹗」

我實在捨不得馬上就罷手,因為老師的小肉洞正緊緊包著我的粗硬的雞巴。不過,我還是膽子小,一想到老師同學馬上要回宿舍了,就開始緊張。

老師趁我猶豫,推翻我爬起來,跑到客廳把我的衣服抱過來,匆匆幫我穿衣。

拉上拉鏈前,老師伸手捏了捏我的雞巴,自言自語地說﹕「小弟弟,今天委屈你了,改日再來吧﹗」

我也不知道她是對我說的還是對我的『小弟弟』說的,反正我激動地擁抱她,她也軟軟地倒在我懷裡,任憑我上下撫摸她的身子。

我依依不舍地離開老師的宿舍,一路上精神恍惚,兩腿走路輕飄飄的,眼前浮現的一直是老師嬌嫩、雪白、凹凸有致的裸體,她甜美的俏臉在我眼前晃動,她動聽而淫蕩的喘息和浪語在我耳邊響著......

我們開始陷入瘋狂的熱戀中。只要週圍沒別人,我只叫她依,她只叫我東。如果是在性愛中,我叫她姐,她稱我弟。

她有事沒事到我們教室來一會兒,就為了看我一眼,我也巴不得她天天來。同學們都說林老師對同學最關心,當然,無論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都希望經常見到她,她太美了。

上課時,我成了一塊兒磁石,引得肖依老師的目光不時投向我,而我則幾乎是不眨眼地盯著她,盯她的俏臉,盯她鼓胸,盯她圓滾滾的屁股,盯她那我的雞巴進出過的地方。

肖依的臉總是精神煥發,眼睛神采飛揚,鮮紅的嘴唇變得更濕潤,走路的姿勢也變了,細腰下撅起的屁股扭得更厲害,像踩在沙發床上走路,我知道這一切變化都是因為我操了她。在以後玩弄女人的情史中,觀察女人的面相和走路姿勢成了我的一大愛好和成功的手段。

一天英文課上了一半的時候,同學們低頭做練習,我實在忍不住,就用眼睛失意老師過來。老師柳腰輕擺著踱步到我旁邊。我示意她看我的下身,她一低頭,眼睛猛然圓睜,輕輕「啊」一聲又趕緊用手捂住。

原來,我已經將褲子拉鏈拉開,將勃起的黑黑的大雞巴挺在外面,由於特別興奮,那龜頭一抖一抖放出猙獰的亮光,上面的小孔裡溢出透明的黏液。

她慌得四週看,然後狠狠瞪我,示意我弄回去。我不理會,反而拉她手去摸。她拗不過我,小手顫抖著攥住我的大龜頭,我咬牙不讓自己哼出來,伸出右手就插進了老師的短皮裙裡。

她渾身一震,鬆開攥我雞巴的手,轉身急急走開。我看到她走回講臺,喘息了一會兒,然後說﹕「同學們把習題做好後交給課代表,下課後送到我房間去。」

然後夾起講義,匆匆低頭走了出去。

晚上當同學們陸陸續續到教室時,我悄悄溜進了老師的宿舍。

門沒鎖,我一進去,老師身穿半透明的奶色睡衣,從臥室衝了出來,撲進我的懷裡,兩只小拳捶打我的胸膛,低聲嚷著﹕「你要死呀﹗教室裡你都敢那樣,弄得人家...都...都...水兒都出來了﹗」

我的手從抱她的後背向下移到她的屁股,揉捏幾下後將兩個屁股蛋兒往兩邊掰,伸手就往屁股溝裡摸,她趕緊往前一挺,平坦柔軟的小腹就緊緊頂在我的挺起的大雞巴上。

她長出氣似的「啊」了一聲,摟住我就喘息起來﹕「大雞巴弟弟,姐姐不行了﹗」

我一面忙著撫摸,一面回答﹕「小騷屄姐姐,弟弟早就想操你了﹗」

我彎腰將她的睡衣從下往上一扒,從她頭上脫下來,一個白嫩的淫蕩嬌娃就擺在我的面前。我三下五除二脫光衣服,抱起老師就進了臥室,將她扔在床上。

肖依四腳朝天躺在床上,半個俏臉被幾縷黑發折住,頭歪在一邊,眼睛瞇成一條縫盯著我挺起的雞巴,嘴微張,嘴角溢出些許口水,鼓漲的兩個乳峰上兩顆紅嫩的乳頭早已挺起,像是含苞欲放的花蕾,正隨著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

她的小腹雖然平坦,但因興奮而不規則地抽搐。再往下,一片濃黑的陰毛向兩腿間的三角地帶延伸,輕輕蠕動的兩片大陰唇一開一合,裡面粉紅的肉縫就隱約顯露出來,因為濕潤,已經在燈光下反射出點點亮光。我急促吼了一聲,再也忍不住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