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健的豔遇

 

這天早晨,天朗氣清,子健如常乘搭巴士到學校去。下車後,步行經過一座公園,就是他的學校了。
清晨的空氣份外清新,子健背著書包,步履輕盈地沿著公園小徑向前行,眼睛卻不斷望著前後左右與他同時間返學的女生,三五成群地嬉笑前進。她們美麗的容貌,甜甜的笑靨,苗條的身材,婀娜多姿的步伐,都是令他眼睛吃著冰淇淋,覺得享受無比的。                                                                                  
子健是一個唸中七的男生,快將要進大學的了,修讀的是文科,將來志願做個律師,寫作人,或投身政府,做個政務官員也說不定。                                                                    
由於快要畢業的緣故,學校方面正忙著訓練同學們在畢業典禮中擔任表演。有唱歌,有話劇,也有舞蹈,而子健的班主任許老師負責選拔有表演潛質的畢業同學擔任話劇演出,同時負責選拔畢業生代表致辭。子健的班主任選了子健作為畢業學生代表致答詞。子健受寵若驚,向來低調的他竟被許老師選中。他歡喜也來不及。                                                                                 
子健的班主任許詩禮老師,是子健的夢中情人。許老師來子健的學校工作已差不多一年了,但對這裡的一切一切還未完全熟識。她是教子健中國語文的。                                                   
許老師三十來歲,但看起來只有廿六、七歲,結了婚,但尚未有孩子。她樣貌娟好,身材窈窕,有一張白裡透紅的臉蛋,高雅脫俗的氣質,兼有一雙攝魄勾魂的媚眼,桃紅色的嘴唇,胸前兩個豐滿的乳峰高高聳起,又尖又挺,彈力十足,走起路來上下顫動著,跌蕩有緻,渾圓的屁股又挺又翹,還有一雙雪白修長的大腿,真是一個美人胚子的模樣。她每次上課時都會令子健一班色迷迷的男生看得垂涎三尺,暗暗地打量她穿著的衣服鞋襪。許老師不但風情萬種,而且她對服飾也很講究,能夠盡量把她成熟美好的身材顯露無遺。                                                              
子健邊走邊又想著有一天許老師上課時,穿了一襲她常常穿著的黑色的緊身短裙,襯托著她僅得廿五、六吋可愛的纖腰,和顏色勝雪的肌膚。                                                           
每當風吹過裙裾,裙的下擺飄起時,就引起子健一班男生猜她內褲的款式和顏色的遐思。她的外衣領口開成低低的V字,從高處望,隱約看見她深深的乳溝,聯想到她又挺又圓的一對大乳房,簡直令人血氣沸騰。當配戴著鑲有明珠的耳環,塗上鮮紅色的指甲的許老師,從人身邊經過的時候,一陣女性迷人的香風傳來,中人欲醉。女人就像謎一樣的神秘,也像夢境一樣的無蹤無跡。有人喜愛年輕的少女,喜歡她們似詩的情懷,子健卻沉迷於那些像醇酒一樣的成熟女人,他喜歡她們女人味十足,善解人意,最懂風情。許老師就是子健最心儀的對象。                                                
子健正傻傻想著的時候,冷不防給人在背後叫了一聲:「李子健,早啊!」
一把好熟悉而又甜美的聲音,是許老師的聲音,李子健急忙回轉頭:「許老師,早。」
「咦,你一大清早便獃頭獃腦的?」
「啊,沒什麼,還不是想著老師要我寫的演辭呢?」
「原來如此,你寫好後給我看看,全班文采最好的是你啦,不要令我失望呀!」
「不會,不會……」                                                                               
李子健想也想不到今早會遇上許老師,並肩一起走到校門。那種愉悅的心情對他來說簡直難以形容。
「Miss 許……早……」
「許老師,早……」                                                                                 
來到校門,同學跟老師打招呼的聲此起彼落。李子健也向自己的課室走去。
子健進了課室,看見其他的同學差不多己經到齊,他匆忙走到自己的座位。這時上課聲響起了。大家從書包裡拿出課本,與此同時,許老師來到課室,當全體同學和老師敬禮後,老師便開始授課了。                                                                                              
子健每天都看看許老師的服飾打扮,看著她講解課文時的一言一笑,那美麗迷人的動態,都使子健入痴入迷。
他的腦海中常常有這樣的一個幻想。                                                                  
一天,許老師全裸地走進課室來,她站在講台中間,雙手放在背後,雪白的乳房、修長的雙腿,毛茸的陰戶,全身赤裸無遺地讓全班同學看得徹底。
許老師櫻桃一樣紅潤的小嘴開始在講課。她那雙水靈靈的媚眼,神色自若的看著課本,她一絲不掛的身軀在課室內走來走去。                                                                       
她那對筍尖一樣的堅挺的乳房,圓圓的乳暈上兩粒嬌艷欲滴的奶頭,長在柔滑有緻的小腹上的小巧圓潤的肚臍,那嫩滑豐滿的大腿,襯托著修長筆直的小腿,高跟的涼鞋和塗紅的趾甲更突顯出許老師一雙飽滿圓潤的腳掌,大家看得如痴如醉。                                                           
講課時,許老師輕移蓮步,一轉身,一扭腰,都表現出她婀娜美麗的裸體。她的一顰一笑之中,盡顯出一位成熟少婦醇酒春風的韻味。
許老師又在有意無意之間,把腿兒略略擘開,把她最美麗,最神秘的地方也暴露了出來。                           
許老師的陰毛,烏黑柔滑,卷曲著朝著各自「喜愛」的方向生長,的確是很可愛的。在她陰戶附近一帶皮膚白裡透紅,恰好和啡黑色的大小陰唇,茂密幽黑的陰毛色澤相映成趣。
許老師大方地讓全班同學把她的身體每一吋肌膚完全看過飽。                                            
有時許老師又走到同學身近,俯身回答同學的提問,於是她的雙乳便在同學面前愰動,而後面的同學便飽灠許老師高圓的臀部和若隱若現的陰戶。
許老師又會喚一些同學走到課室前面黑板處寫字,讓他們有機會和她近距離接觸,細看她裸露的嫩滑肌膚。                                                                                                               
更甚的是,同學的表現如令許老師滿意,許老師就會讓同學輕輕摸摸她美麗的乳房,作為同學專心上課的獎勵,情景簡直香艷極了。                                                                    
「李子健!」一把聲音把子健從幻夢拉回現實。
「呀……」子健立時清醒的望向發聲之處。                                                                
「子健,你是全班文采最好的一個,畢業表演的話劇劇本就交由你負責。你怎麼樣?」原來是許老師叫他。
「好……好的……」子健不想自己上課的幻想被老師識破,唯唯諾諾便答應了。
「那好了,子健,你今天放學後來找我,我給你一些資料。」
「知道!」子健心想,嘩,早上上學遇見許老師,放學又可以明正言順找許老師,今天是我李子健什麼的好日子啊。
「待子健的劇本寫好,負責演出的同學就要排練,以後我們會定個時間,放學後排練。」
「知道,老師!」一眾同學應著。                                                                      
這時下課的鐘聲響起來了。許老師和同學回禮後便離開課室,臨離開課室時她叫了又健幫她把一疊學生習作拿到教員室給她。
子健趕忙拿著那疊習作部,他看見不少同學對他的羨慕眼光,他扮了一個鬼臉,便尾隨著許老師步出課室。                                                                                        
沿著梯級一路走到教員室那裡,子健從後面飽覽許老師走路的美姿。她穿的窄身裙,剛剛包裹著好她健美豐腴的臀部,下樓梯時一扭一扭地,顯露出一種令所有男生都怦然心動的美態。偶爾見她回頭看看子健,子健見她面頰微紅,更覺得她的梨渦淺笑,如嬌花一般地嬌美,夢一般的迷人。                     
子健把習作放下,便退出敎員室。
詩禮望著子健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這個學生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由於李子健從國內來港入讀時的年齡己較同期同學年長,故到了預科,也快20了。再加上他的寫作課又特別好,文辭優雅,跟一般的學生水平不一樣,漸漸對他產生了異樣的感覺,她知道這是不好的,可能是受了以前那事的影響吧。


那年是詩禮結婚約兩三年左右的事了。
她丈夫(偉文)和她行房越來越不熱衷,她感到好奇怪,在慢慢傾談之下,偉文不諱言告訴她,他有一種僻好,就是幻想自己的太太和另外的男人做愛,而他也一起和那個男人幹自己的太太。
詩禮聽了丈夫的說話,簡直不能忍受,不但罵他變態,甚至不再理會他。                                        
過了好幾天,詩禮發覺丈夫的無奈,他也對她說自己的不對,希望她會原諒他
詩禮也想過,長此以往也不是辦法,她想了好幾天,勉強地對丈夫說可以成全他的幻想,但自己始終也怕羞,也害怕遇上壞人,或不潔的男人,造成樂極生悲的結局。                                          
偉文保証找一個完全沒有性經驗的年青小伙子來和她作對手戲。
最終詩禮答應了丈夫的要求。
在一個周末的晚上,詩禮和偉文到尖沙嘴東部酒店玩一晚。
在酒店低座的餐廳里,偉文突然介紹了一個十九歲的年青小伙子給詩禮認識,說是他的朋友,準備一起租房到上面玩。                                                                                 
詩禮覺得十分奇怪,不知丈夫在搞甚麼鬼。
偉文才說是約好的性伴侶。
詩禮吃了一驚,大力的扭了偉文的手臂一把,她自己則羞得滿面通紅。但她細看那少年高高的身材和一臉純品的樣子,想著不久後不知如何與這小子玩時,陰戶又不自主的濕了一大片。                          
偉文悄悄的告訴詩禮,說他是在一間語言中心遇到這個男孩子,大家閒談之後,便交了個朋友。他們已來往了一段時間後,知他為人純品,又沒有性經驗,閒談中知道他對異性十分好奇,很渴望看看女人的陰戶到底是甚麼樣子的,才提議讓他和她試一試,讓他開開眼界,同時也好滿足他的慾望。                                                                                              
偉文和詩禮及那小子到了他們所租的房間後,偉文全不理會那個小伙子在場,就急不及待的擁抱著詩禮,把手伸到她衣服里面撫模著她的乳房。
那小伙子祗是很怕羞的坐在一旁。                                                                     
接著偉文脫去了詩禮的上衣,解下了她的胸圍,把詩禮轉過身,面對著那小伙子。
詩禮的一對雪白豐滿的大奶子完全裸露在那小伙子眼前,偉文是特意讓那小伙子能夠清楚地看到自己老婆的一對大奶子。                                                                                    
這是詩禮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雙乳,她滿臉羞紅。
這時偉文吻著詩禮的頸脖,雙手從後面伸到前來不停地來回地撫摸著詩禮的奶子,接著又揉捏又吮含著她的乳頭,雙手磨摸著詩禮的腰間和大腿,然後伸手入她的裙子內,輕輕的玩弄著她的陰戶。
接著偉文脫去詩禮的裙子,半透明的底褲透現出一片黑麻麻的陰毛,看得那小伙子眼突突。                      
那小伙子己看得下邊拱起了。
詩禮含羞地扭動著身體時,偉文已脫下她的內褲。
詩禮便是一絲不掛的站在一個年青小伙子面前。
她的兩個雪白的乳房,修長的雙腿,和黑茸茸的陰毛給他看得一清二楚。                                   
詩禮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子面前脫得清光,她羞得臉更紅。
跟著偉文抱起詩禮放到牀上,他把詩禮的下體張開對著那小伙子的眼前,讓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老婆毛茸茸的陰戶和半開的陰唇。
詩禮第一次讓自己女性最秘密的地方給老公以外的男子看得那麼清楚,她感到極羞愧,但又感到全身亢奮。                                                                                         
這時偉文跪在地上,扒開詩禮的大腿,用嘴舔著她的陰戶。
偉文舔了一會兒,就叫那小伙子過來,仔細看清楚他老婆濃密陰毛的陰戶。
那小伙子手震震的摸著詩禮的陰戶,他輕輕的,撫摸得愛不釋手。
忽然,他跪在地上說:「阿姨,可不可以給我吻一下妳的美麗的陰戶呢?」
詩禮還來不及答他,偉文已搶著說:「可以的,隨便吧!」
他一聽到,便急不及待的,一口就吻著詩禮的陰戶。                                                     
由於這是詩禮第一次給老公以外的男人吻下體,很不好意思,但她慾火急升,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那小伙子的陽具,輕輕的摸捏著。
偉文就在這時脫光自己的衣服,他把他的陽具放在詩禮的口中,叫她含著,由於偉文已經十分興奮了,所以叫那小伙子先起身去脫衣服,而他則急不及待的把他的陽具放入詩禮的陰道內,大力的抽插著。                                                   
不過,當詩禮還沒有來高潮的時候,偉文就射精了,弄得詩禮到喉不到肺,而她心中的慾火則更加狂燒著。                                                                                                                    
此時那小伙子已經脫光衣服了,他的陽具又長又粗、又堅硬。此時的詩禮已顧不得害羞了,向著他指一指自己的下體,他馬上震騰騰的爬到詩禮的身上,盲頭鳥蠅般的亂撞,卻不得其門而入。
詩禮見此,唯有拿著他的陽具,對準自己的陰道口,一下子就塞進去。                                           
他一進入,就情不自禁大力擁抱著詩禮,盡量挺入,像是要插穿她的子宮般的,但可惜的很,由於這是他的第一次,祗是出入了兩三下,就射出來了,射得詩禮子宮一陣麻痹,一般暖洋洋的精液,充滿了她的陰戶。                                                                                    
但詩禮還是沒有來高潮,又未到欲仙欲死的境地。情急之下,詩禮一反身,拿著他的陽具放入她自己口中,用唇舌上下左右的舔啜。
由於他年輕力壯,不到五分鐘,他又堅挺了,這次詩禮叫他不用緊張,慢慢的弄。
在詩禮和偉文的指導下,他第二次足足抽插了詩禮半個鐘頭,他又不斷的揑摸詩禮的一對大奶子,弄得詩禮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現。                                                                    
這時詩禮已經顧不得自己丈夫就在身邊,緊緊摟住那小伙子,把自己的陰戶朝他迎湊,直到他又一次在自己陰道裏噴射。
偉文見到這種他最想看的場面,他的陽具空前地膨漲,當那小伙子退出來之後,偉文便緊接著把他粗硬的大陽具塞入自己老婆的陰道裏狂抽猛插。
詩禮己好久沒見過偉文這麼勇猛,他簡直把詩禮推到至高無上的顛峰。                                          
那一夜,他們三人足足玩了六次,偉文兩次,那小伙子四次,都在詩禮的陰道裏射精,弄得她的陰戶全都是他倆的精液。
詩禮在老公的鼓勵及安排下第一次嘗試第二個男人的陽具,事後有點兒後悔,覺得不該這麼做,像個淫婦般的。但那種刺激,又令她心思思的,但無論如何,她心中都好感激自己的丈夫,這般的愛自己,令自己享受到其他一些女人一生也不能嘗試到的性刺激生活。                                        
以後偉文和詩禮跟與那年青小伙子都玩過了好幾次,後來那年青小伙子要到澳洲升學。臨離港前,他們和他玩了最後的一次。
那次他緊緊的摟抱著詩禮赤裸的身軀,摸遍和吻遍她全身。
詩禮那次任由那小伙子肆意淫玩她的肉體,他捏她的乳房、吮她的奶頭、搓她的臀部、揉她的大腿、舐她的陰戶,他又瘋狂的抽插,前插後插側插,搞得詩禮欲仙欲死,詩禮完全放浪地和他性交。              
詩禮事後回想起,自己也覺得臉紅,自己竟那麼淫蕩。
偉文則很十分喜歡詩禮的淫蕩,他十分興奮。
由於並不容易找到可靠的小伙子,詩禮和偉文也沒有這樣再玩了。
而偉文因有這樣的經歷,和詩禮的性愛又回復了正常。
但最近詩禮發現自己丈夫似乎又有點異樣了。


一陣紛沓嘈雜的聲音把詩禮從沉思中喚過來,原來是小息了,教員室內老師的閒談聲夾雜著及一些學生的腳步聲。詩禮又要抖擻精神應付一天的工作。                                                         
放學時,子健來到找許老師,他的心情又興奮又緊張。
他把他的演辭交給許老師,許老師把一些寫劇本的資料交給他,又教導他如何掌握資料演繹成劇本對白的技巧,今次是透過話劇把同學在學校日常的生活笑料表達出來。                                           
子健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挨近自己的夢中情人,許老師的笑臉,以及她秀髮乳香,使子健幾乎忘記了許老師的說話。
「子健,你有沒有聽我的?什麼好像傻傻的?」
「沒什麼,我專心的聽老師的。」
「還有,我想你寫的這個話劇參加校際話劇創作比賽。」
「那……老師……我可以嗎?」
「傻小子,怕什麼呢?横豎都寫了個話劇,不去參賽,浪費了你的才華,而且,如果得獎,對你的大學入學也有幫助嘛。」
「如果我有不明白的地方下筆,怎算好?」
「哪你來問我啦!用心寫吧,如果真的得獎,我送你一個獎勵!」詩禮為了鼓勵子健,開出了承諾。                                                                                                    
「真的?但要我想的啊!」
「好,好,如果你得獎,到時告訴我想要什麼!」
「唔,我一定會寫好它的!」子健堅定的口吻說。
「還有沒有問題?」
「唔……」
「什麼?有問題嗎?」
「不是……是……」
「你搞什麼,語無論次的?」                                                                             
「是這樣的,今個周末是頴詩的生日,我們幾個同學,都是我們一班給老師選了排話劇的幾個啦,我們和她唱K慶祝,他們想邀請老師,叫我來問問老師!」
「那沒有問題,再過兩三個月,你們都畢業了,好吧,我去吧!」
「好啊,我趕快告訴他們。」子健高興得幾乎跳起來。                                                                             
子健離去了,詩禮望著他的背影,叫自己不要再多想了。
那個周末,詩禮出席了學生的生日派對。由於這幾個學生都是班中較活躍的學生,詩禮都喜愛他們的,故平日待他們也不太怎樣嚴肅的。在歡樂的氣氛下,師生的隔膜很快便打破了。                                                          
這時一個男生Jimmy提議喝酒,認為生日不喝酒太沒氣氛了。
其他的人都不反對,而且大家都過了十八歲啦。
大家都望著詩禮,無論怎樣,好歹她都是老師嘛。
詩禮見大家都這麼高興,也就由他們。
「只許喝啤酒。」詩禮一臉正經的說。
「遵命!MISS!」大家都一哄大笑起來。


於是,大夥兒叫了jar啤酒。
啤酒來了,子健心想許老師會喝嗎?
出乎意外,許老師說她不會掃興,她也喝。
結果在大家你勸我一杯,我勸你一杯之下,共喝了兩jar啤酒,大家都有點醉意。                                                 
其實詩禮的酒量很淺的,就算是啤酒,喝上一杯已是不可了,現在她比她的學生更糟。她人雖仍是清醒的,但酒力難勝,走起路來已是腳步浮浮,醉兮兮,步履蹣跚的。
於是壽星女頴詩、Jimmy和子健負責送許老師回家。
顈詩其實也不見得好到那裏,但總算可以扶著許老師,子健從旁幫著。                                                            
照顧一個心儀已久的美人,子健簡直樂得什麼醉意也沒有了。在幫忙許老師上車時,子健當然沒有趁機會向她毛手毛腳,抽點油水,只是在這麼親近摻扶之際,子健可宜接接觸著許老師的身體,那種感覺直使子健的心卜卜跳。                                                                                                      
許老師的丈夫因事出差,不在香港。這是子健第一次到許老師的家。按門鈴後,有個菲僱應門。門開啟後,子健他們進內,先把許老師扶到沙發上。
這時顈詩感到頭脹,很辛苦,子健便叫Jimmy快送頴詩回家,Jimmy真是求之不得,立即扶著頴詩先行離去。                                                                                              
子健便和菲傭摻扶詩禮到她的臥室去,把她放躺在床上。
子健叫菲傭替她脫去了鞋子,解鬆衣領扣子,又替她蓋被。
子健又叫菲傭預備熱毛巾,替許老師敷面以解去酒氣。                                                       
在菲傭正在照顧著許老師時,子健坐在廳中等候。他順手把小几上放著的相簿拿來翻看。大多是許老師和她丈夫的合照。有在家裡拍攝的,也有在郊外拍攝的。有本港拍的,也有在外國攝影的,拍得都很好,角度很美,神情的捕捉也是恰到好處。                                                         
子健又看到一本粉紅色封面的相簿,他好奇的拿來,一翻開,他整個人呆了,原來這是許老師拍的寫真照片,好多還是全裸的,啊!很美,很美!子健以前靠幻想所「見」許老師的裸體,只是他一廂情願下的產物。他深信許老師的胴體是完美的,但眼前他看見的照片,卻是真真正正許老師的艷照。                                                                                                
有一幀照片的背景就是許老師的家,是坐著拍攝的。許老師雖然一絲不掛,但手腳把她重要的部分都遮閉起來。面帶誘人的笑容,雙腳合併著,斜斜地擺放在身體的右側,兩個膝頭巧妙地把乳頭都遮擋了,但下面卻露出了誘人的髀罅和臀部,美麗的雙手都戴上了繩狀的飾物,一隻放在右膝,另一隻按在地上,姿態十分美妙,尤其是許老師那美麗撩人的陰部若隱若現地在雙腿後面時,只覺她美態撩人,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間尤物。這時藏在子健褲子內的肉棒也不禁住搭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來了。                                                                                        
也有一張照片是許老師站立拍攝的,這張艷照把許老師的整個身體都拍攝下來。她的長髮,在和風吹動下,把她動人的一面襯托得淋漓盡緻。比美麗還更要美麗。她的一雙勾魂妙眼,顛倒了不少眾生。站起來時波濤洶湧,兩夥紅紅的乳頭像在互相鬥麗爭妍,纖腰扭擺,望下去就是大小適中的盛臀。兩條白晢修長的美腿,中間突出地顯示出整齊濃密的陰毛,子健想象許老師的身體,一定芳香撲鼻,若非身在老師的家,他一定慾火焚身,控制不來,不能自己的了。                                     
再翻下去,有更多許老師的裸照,乳房陰毛,纖毫畢現,許老師各種不同的姿態,不淫不色,只完全表現出許老師動人撩惹的身段,豐腴飽滿的乳房,修脩條長的美腿。子健正陶醉之際,突然聽到菲傭出來的聲音,他急忙合上相簿,放回原處,這時菲傭告訴子健許老師已睡著了,於是子健也告辭離去了。                                                                                      
回到家,子健腦海全是許老師誘人的胴體,他在迷糊中和許老師做愛,大家赤裸相擁著。
經過這次的無意看到許老師的寫真照片,每當子健看見許老師,他的腦海中便出現許老師一絲不掛的裸體。每當他有機會接近許老師的時候,他都會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希望把許老師的胴體看過透徹。他知道他越來越想昏了頭。


今天,詩禮一回到學校,校工興姐便告訴她校長要見她。
「恭喜你,Miss許,校際話劇創作比賽不但獲得優異獎,話劇演出比賽也囊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劇本三個獎,實在可喜可賀,我校從未有過如此殊榮,Miss許,非常多謝你的功勞。」
「校長過獎啦,都是學生肯花時間排練,特別是李子健,他花了許時間去寫,都是學生的榮譽。」
「Miss許真是太謙了,所謂名師出高徒,一會兒我在週會上宣佈,讓大家同沾光彩。」
「多謝校長!」
詩禮從校長室出來,返回教員室。                                                                            
「Miss許,你真厲害,真是人靚獎多,連奪四獎!今次咱們中文科吐氣揚眉了!」中文科科主席張sir說。
「是了,Miss許,你上次借了我的小樂器,現在得獎啦,我都有些少功勞啦!怎樣報答我呢?」音樂科的胡sir喜皮笑臉的說。
「啊,那我呢?上次Miss許央我幫她做了一些美術設計,我的功勞才大啊!」視覺科的彭sir插嘴說。
「我說呢,Miss許要以身相許才可以了!」體育科的陸sir說。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拱著詩禮,弄得詩禮臉紅紅的不知所措。
「走開,走開,你班嘩鬼,不要搞著Miss許!你們不恭喜人,還要說便宜話!」都是英文科的Miss黃來解圍。「Miss許,不要理他們,我尚要向你請教話劇的秘訣,好等我們英文科也拿獎啊!」
「不要客氣!」詩禮臉紅紅的說。                                                                     
這時上課鐘聲响了,大家都收拾用品各自上課去了。
放學後,子健和一班話劇的同學圍著詩禮。
「好開心,Miss許,我們可以慶祝一下嗎?」
「是啊,Miss許,請我們吃自助餐啊!」
「嘩,你呀,死鬼Jimmy,想開胃了!」
「甚麼?是Miss許應承我們的,說如果我們得獎請我們吃一頓的。」
「我認為今次子健功勞最大,他連得兩個大獎,由他說吧。」                                                                  
「啊,你們人人功勞都大,話劇是團體的,不過,子健的劇本真的寫很好,能讓大家發揮。子健,你什麼不出聲的?」詩禮說。
「我……我…」子健口吃得不知說什麼好。
「我看子健開心得連話也不懂說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亂作一團。                                                                           
「這樣吧,今個周末周日,我先生一位朋友剛巧在長洲有渡假屋期,周末我請你們吃自助午餐,下午我們到長洲,可以在東灣游泳,晚上燒烤,星期天才回市區,你們說怎樣?」                                 
「好啊!Miss許萬歲!」
「Miss許你會不會游泳啊?」
「是啊,Miss許會不會穿比堅尼啊?」
「嘩,Miss人又漂亮,身材又標緻,穿起比堅尼,香港小姐也比下去。」
「喂,你這樣說話,目無師長,……」
「哎,你們男生只會想這些?不如燒烤工作由你們男生負責,我們女生只是吃!」
「好呀!只要你們女生全部穿比堅尼,我們男生就負責全部工作。」
其他幾個男生都讚成。                                                                                     
「Miss許……他們男生……」
「但我不知可以不可以留宿啊?」頴詩突然說。
「這樣吧,你們先回去問准父母,看誰可以到長洲度宿,如不度宿的也可以去游泳的,但傍晚要自行乘船回市區,或者只是跟我們吃自助餐。明天答覆我。」                                                    
「好吧。」大夥兒說。
「那麼你們回家吧!」
「再見,Miss許!」
「子健,你等一等,我有話跟你說。」
「再見!」詩禮和其他們學生揮手。
「你得了兩個獎,心情怎樣?」                                                                                         
「許老師,我是不是會有兩份獎勵啊?」
「啊,好呀,你喜歡的話,我無所謂,那你想要什麼?只要我可以的,你儘管說出來。」
「我現在不說,但我說了老師要做到啊!老師不會欺騙學生呵!」
「傻的,我怎會欺騙你呢!好吧,你說出來,老師便做到。」
「真的?」
「真的!」                                                                                                    
「好啊,那再見了,老師,我回去了。」子健向詩禮揮揮手,眼中像看見詩禮全裸的在他眼前,他期望著一天可以親自看到詩禮美麗的裸體。
「再見!」詩禮看著子健的背影在夕陽下消失,她的內心又牽起了一絲絲的漣漪。


那天周六,詩禮和一行學生在酒店的coffee shop用過自助午餐後,一大行人又乘船到長洲去。他們先到詩禮朋友的渡假屋放下東西,換上泳衣,女生就披上沙灘袍,一夥兒來到東灣暢泳。                      
由於上次說好如果女生全部穿比堅尼的話,所有工作由男生負責。因此女生都穿上比堅尼,男生都看得傻了眼,當詩禮脫下沙灘袍時,男生女生都望著詩禮,一則他們全沒見過詩禮穿上比堅尼,二則詩禮的身材比青春的女生還標緻,看得男生們眼也不眨一下。                                               
「幹嘛,你們還站著?去游水呵!」詩禮也給她的學生看得不好意思,便叫大夥下水去。
一眾人聽了便到水裏玩樂。正是少年嬉戲意帶輕狂,水中潛藏,追逐浪花有如雪中滑翔,大家都玩得非常高興。                                                                                      
倦了,大夥兒在沙灘上休息,子健、Jimmy和Paul去買雪糕給大吃。
「你看Miss許的身材,真棒了,上課已迷死了,今天之後,唉……」Jimmy說。
「是啊,你說如果能看到Miss許比堅尼裏的Miss許,你說多棒啊!」Paul說。
「你想壞腦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真的又不錯啊!怎麼子健你不作聲的?」Jimmy說。
「我說子健看到Miss許穿比堅尼,魂魄不見了!他最迷Miss許的。」Paul說。
子健看到穿比堅尼的詩禮,腦海中不斷浮現出詩禮的裸體,再經Jimmy和Paul的言談,激發起他一個念頭。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一窺Miss許比堅尼下的身體,但你們要合作,也要有膽量,玩不玩?」子健對他們說。
「好,只要能一一窺Miss許比堅尼下的身體,要我們怎樣做都可以。」他們齊聲說。
「今晚在渡假屋過夜的,女生只有頴詩、美英和瑞怡,男生只有我們三個,是不是?」
「你快說啊!」
「Jimmy你是不是喜歡頴詩?Paul你又是不是喜歡瑞怡?」
「喂,子健,你不要賣關子好不好?唉,我倆就是二仔底,死跟啦!」
「好,今晚燒烤後,我會提議玩遊戲,遊戲是………怎麼樣?你們有沒有膽量啊?」
「好,我們捨命陪君子!」Jimmy和Paul二人互望一眼之後便說。
「好,一言為定,到時你們要挺我啊!」
「一定!」                                                                                                               
於是三人買了雪糕回去。傍晚了,不渡宿的同學便乘船回去。詩禮和三個女生先回渡假屋,子健等人則買東西回去燒烤。

子健等三人買好東西回來,詩禮及三位女生已沖過身,換了一身T恤短褲。於是大夥在屋外進行燒烤。                                                                                               
「Miss及三位女生,妳們只需坐著,讓我們男生來侍候女王。」子健邊說著邊在爐邊做著工夫。
Jimmy和Paul在生火,子健在爐上架起鐵網,手拿夾鉗,左翻右翻,便把食物弄好。
「子健你的手勢很熟練啊!」詩禮稱讚著子健。
「我以前在鄉下慣了!」子健很專注爐火。
「我們有子健做大廚,不愁沒吃啦,你兩個真沒用!」其他女生都笑Jimmy和Paul。
「哎呀,我們在當侍應啊,三位大小姐!」Jimmy和Paul說。
「好啦,好啦,他們男生都辛苦啦,我們在享福呀!」詩禮說。
「都是Miss好人!Miss,這個是妳的……」Jimmy說。
「啊,那我呢……」頴詩撒嬌說。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談笑笑,氣氛十分愉快。
燒烤完了,大家返回屋內,三位男生去沖身,詩禮和三位女生在廳中邊看電視邊傾談著。
三位女生十分羨慕詩禮的肌膚白滑,都向她查詢養顏之道。當三位男生沖過身之後,他們也都換了一身T恤短褲。                                                                                    
大家都坐在廳中聊著。
「我們玩撲克牌。」子健提議。
Jimmy和Paul立即贊成。
「但要玩得激一點,大膽一點,不知女生們有沒有膽量?」子健說。「Miss也玩的,我們男對女,有無異議?」                                                                                     
子健望望詩禮,詩禮笑笑點頭。事前子健已向詩禮說一會兒玩遊戲,無論什麼規矩,她都要遵守,算是給他的禮物。詩禮想子健不過想在同學面前呈呈英雄,也就答應了他。
「來啊,怕你呀!怎麼激啊?」頴詩向來最不受激的,美英已拉拉她的手肘。
「是啊!怎麼大膽呀?」瑞怡也按捺不住說。
「輸了的要脫衣,算不算激,算不算大膽?」Jimmy說。
「怕你們還未玩先認輸吧!」Paul說。                                                                         
「怎麼!你們……好,輸了的,脫就脫,不准抵賴呀!」瑞怡向來最大膽的。
「反正不一定是我們輸的嘛,看來要你們輸得脫個清光不罷休。」顈詩被激得氣上心了。
「我們連Miss共四個人,你們只得三個,怕你呀!」向來少出聲的美英也不甘示弱。
「夠豪氣,是這樣玩的,我們每組取三張牌,看誰的牌有JQKA便贏,輸的一方每輸一張牌便要脫一件衣服,脫衣由外至內,由上至下,不准抵賴。」子健說。                                                      
「我現在洗牌,由上而下取牌,至無牌可取為止。」子健把撲克牌洗好放在枱上。
瑞怡先取三張,Paul取三張,結果瑞怡得9 7 5,Paul得K 5 2,結果女生要脫一件衣服。
「玩得就不怕!」瑞怡亳不猶豫脫下T恤。
接著女生得8 4 3,男生得A K 10,女生要脫三件衣服。                                                                      
「噢!」詩禮叫了一聲。
瑞怡說:「好,我就不信那麼邪!我脫!」
頴詩說:「不好,我和美英脫一件T恤啦。」
於是瑞怡要脫去短褲,只穿著胸圍內褲:「就當穿泳衣,no big deal!」
再來女生得8 9 4,男生得Q 3 3,女生都要脫一件衣服。
這次頴詩脫去短褲,和瑞怡一樣,只穿著胸圍內褲,學著瑞怡的說話:「當穿泳衣,no big deal!」                                                                                            
再來女生得Q 8 7,男生得J 4 2。
「你們要脫三件了,哈哈…」穎詩和瑞怡高興的說。
於是三位男生各人都脫去T恤。                                                                      
再來女生得10 8 7,男生得J 7 3,女生要脫一件衣服。
於是美英把短褲脫去,身上只穿著胸圍內褲。                                                          
再來女生得Q J 6,男生得A K J。
「嘩!」詩禮及三女生一起叫起來。
女生要脫兩件衣服,誰呢?現在除了詩禮外,三位女生只穿著胸罩內褲,再脫的話,就要暴露乳房陰戶了。三位女生面面相觀,她們始終是女孩子,雖然玩得認真,但也有些靦腆。                                     
「這次讓我來吧……」詩禮說。
「不好的,Miss,……」三位女生齊聲說。
詩禮燒烤後換了一件長睡袍,現在她站起來,用手把長袍由裙擺提起,露出了她的小內褲,當詩禮把長袍提過頭頂,從頭頂脫下來,所有人都不曉發聲,因為詩禮沒有穿胸罩,一對雪白的大乳房完全裸露出來,
那兩顆乳房飽滿而挺立,雪白細致,富有彈性,兩粒奶頭突出,似乎有個小凹洞在向你微笑。接著詩禮用手把內褲拉下,褪到腳踝,再用腳甩開小褲褲,詩禮一絲不挂,光溜溜的全身任由自己的學生觀賞著。                                                                                      
詩的身材當然不錯,皮膚雪白細膩,雙腿條長,陰毛黑密有緻,與她白晳的肌膚成強烈映襯。
大夥兒看得目瞪口呆,三位男生下面的那根肉棒已挺立了許久了。
詩禮低下頭,一語不發,像女神般站立著,全身任由大家觀賞著。                                                    
子健真正親身看見詩禮雪白細膩的皮膚,真是美得無話可說,在客廳燈光照射下,更顯得雪白無暇,晶瑩亮麗的外表更相得益彰!                                                                     
兩個男生固然猛盯猛瞧,狠狠的張大眼睛,把詩禮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兩雙眼睛視奸著她,貪婪的目光在那她的身上來回掃瞄著,從到尾徹底看個飽。
子健也窺視著詩禮全身上下,把她瀏覽個夠,含情的眼光在那詩禮的身上徹頭徹尾掃瞄著,從頭到尾一覽無遺看個飽。                 
就連女生都看得入神。                                                                            
詩禮從沒有在自己學生面前裸露過,這次內心都有點羞澀,但都玩了,也就讓他們盡量看個夠吧!
詩禮坐下來,說:「今晚的事大家不要張揚出去,算是我們的秘密!」
大家都答應了。                                                                                 
「還繼續不繼續呢?」詩禮大方的沒有遮掩,任由大家把她看個夠。
「繼續,要男生也脫清光!」三位女生齊聲說。
「不知是誰要脫清光呢?」Jimmy和Paul說。
「還有兩圈,牌便取完了。」子健說。                                                               
「這樣吧,子健你們開個條件出來,如果女生再輸的話不用再脫吧!」詩禮心想自己有露出慾,脫光給人看光了不打緊,三位女生脫光就不太好,便替她們說話。
「好的,Miss話事,如果女生輸了,不用脫了,但Miss則在學校內脫光衣服走一遍。」子健把握著機會希望能一償心願,就是要詩禮在學校裸露。
「嘩,不好的,Miss,我們不一定輸給他們的。」三位女生對詩禮說。                                          
「好吧!我答應!」詩禮心想裸露對她來說不當是一回什麼事,不過在學校內裸露,又真是十分刺激,就算給學校發現也不要緊,下學年她不想再教中學了。
「Miss……」三位女生都十分感動。
今次女生得A Q 9,男生得10 5 2。男生要脫兩件衣服。
女生們拍手:「脫,脫,脫…」
於是Jimmy和Paul脫去短褲,身上只穿著內褲。                                                               
最後一圈。大家都很緊張。
開牌的結果:女生得6 5 2,男生得A K 6。
三位女生一起發出「噢」的一聲。
「好,願賭服輸,我不會食言的。現在夜了,大家去睡吧。」
詩禮說完也穿回睡袍,大家回房去睡了。
子健一整晚都睡不著,腦中全是剛才美妙的時光回憶,詩禮美麗的銅體像一幅幅裸體女神一樣浮在子健的腦海中。





相關閱讀
   
線上a片直播王,偷拍短裙細跟美女視頻,日本免費視訊美女,85st,hilive影片,啪啪免費視頻在線觀看,玫瑰情人網同城聊天室,免費女主播聊天室,85小說網,性痴女成人小說
性感美腿美女誘惑視頻,免費視頻在線觀看,休閒小棧論壇,hibeauty視訊,國產視頻偷拍在線福利,成人貼圖,大中華視訊網免費點數,視訊影音,eney伊莉論壇首頁網址,杜雷斯免費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