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妻俱樂部

 

信就擺在那裡,是俱樂部寄來的,為什麼是我?

「啊﹍好熱﹍請別再玩弄我的肛門了啊﹍」

手顫抖著伸出去,汗滴在桌沿。

「江美阿姨﹍裡面好厲害了﹍簡直像鯉魚的小嘴﹍」

我簡直沒有想到俱樂部會再寄信給我。

「不要﹍唔﹍不可以在裡面﹍唔﹍好燙」

事情敗露了麼?

「沒想到江美阿姨真的背叛了先生,在這種俱樂部作見不得人的勾當。」

信封裡附了一卷小小的錄影帶,但不必看也知道內容是什麼。信上說,希望我最遲一周,本週末再次光臨俱樂部,俱樂部將提供最高級的服務。正式入會的話,還可以更進一步。
看著那卷錄影帶,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拒絕的權利。

事情發生在兩個月之前。

我是一名上班族,偶然放假賦閒在家,卻被樓上的打罵聲驚醒。摔鍋子,摔盤子,含渾不清的怒罵混雜著打碎玻璃以及壓抑驚怯的女子哭泣聲。是隔壁的美人江美。

急促的皮鞋聲踩著滿屋的碎片離去,女子的哭泣聲起先壓抑,後來漸漸勢不可當的大了起來,後來又靜了下去,只有掃帚輕輕碰響玻璃碎片的音響。

江美的丈夫也是個上班族。順利的時候是個好好先生,平常朝九晚舞,如果中午回家的時候就會摔東西毆打江美,罵她怎麼不出去賺錢,再去酒吧。那家的女兒香織今年剛十六歲,乳房微微的發脹,可能爸爸這樣,從小就很懂事,功課在學校聽說是一等一,人也很有禮貌,不過身材跟她媽媽比起來差得多了。

江美的膚色雖然很慘白,皮膚微微的鬆弛,畢竟是上了年紀。大約是因為家裡窮吧,她的衣服總是很樸素,寬寬大大的舊衣服一穿再穿,未滿35歲已經生了白髮,經常挽起一窩柔細的絲在頸肩,偶爾流過纖細的頸和鎖骨,流進寬大的領口之中。

江美的胸部一直是左鄰右舍的話題之一,沒有束胸的她,出門總是微微的窘迫不敢與男人說太多的話,因為害怕那些眼光。

江美是個粗心的太太,有一次我們在樓梯遇見,我讓開一條路從她身邊擦過,卻聽見她的驚呼,仔細一看,果菜已經撒了一地。

兩個人慌忙不叠互相道歉,我彎下腰幫她拾起,回頭發現她蹲在地上,絲質蕾絲內褲的印子透了出來,渾圓美滿的線條因為蹲下,裹在純白裙中,我一時看得呆了。

好圓潤的美臀!

或許因為汗,而白色的裙子有一點透光。

我捧著水果站在那裡,褲襠悄悄地覺得角度窘迫,口乾舌燥。直到江美轉過頭來,微微汗濕的額頭貼著亂髮,她稍微拂到腦後,雲鬢將散未散凝著一窩頭髮,自我手中拿走水果,我才和她揮別了。

當晚我聽見江美夫婦行房,陰莖翹得老高。他們總是叫得力竭,丈夫愛扯她的頭髮。

本來這樣戲劇的聲響一周總要上演兩三次,只是最近越來越安寧了。江美開始打工晚歸,付給丈夫酒錢也供他賭博,女兒本來就乖,房子也就越來越靜。

第一次來這種俱樂部,我簡直不敢相信。不過是沿著單車後照鏡上所貼的一片黃紙,搭乘電車來到城市的另一端。被如此的苦悶所驅策的我,實在是幼稚得驚人,不過自從那天略見江美的臀形,就一直有種爆裂的情慾在我心中流淌,以致於看到那個廣告,我竟毫不考慮地跟著心魔走了。

「媚熱妻俱樂部」

上面寫著,以及另一個完美臀形的照片。

我有些不安地跟著女服務生向前走。她一邊向我解釋,俱樂部新開張,第一次只收取低廉的費用,免費開放服務,到第二次再來才需要加入會員。走在女服務生身後,我幾乎可以肯定廣告上的照片就是她的臀部。緊實、渾圓、挺立而脂肪豐潤得一跳一跳,雖說是少女而稍欠江美那種爛熟桃子的風味。

江美﹍

我舔了舔嘴唇,嘴裡有種口乾造成的苦澀。

直到明亮的廣間,我吃驚看著眼前的景色,一列女人赤裸裸背對我露出豐美的尻臀。我可以看見她們全都蒙著眼睛,眼罩的繫帶結在腦後。空調的冷風吹過,她們全都微微發顫起來。

女服務生交給我名冊並且說,請自己隨意試試撫摸起來的手感。

我吞了一口口水。

「真的﹍可以嗎?」我不敢置信地問,女服務生嘉許地點頭,大腿微微張合。我將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她驚叫一聲,但是沒有反抗。「請客人享用﹍」她嬌羞地吐出囈語。

絲襪光滑地,中間最熱烈的點,似乎有一點滑膩膩的濕潤感覺透了出來,我抽出了手,女服務生鬆了口氣,有些踉蹌,臉色跟先前相比火紅到了極點。

「請問您﹍還需要一點時間決定嗎?」她問。

相信了俱樂部的服務之後,我轉向那一列女人。隨意大手一抓,十指沈進一具爛熟的屁股之中。女子發出微微的呻吟。我驚歎於熱烈的溫度,手指輕輕往兩腿中間一挖,有些微微的汗。她豐腴的肉丘在我掌中變形,我發出衷心的讚歎,幾乎難以拔出手指。看到微笑的女服務生卻讓我警醒過來,暗歎自己實在不該沈溺眼前的風景,忘了旁邊一整座森林。

眼前因為過度的炫目,幾乎使我眼花,我嗅著手上香甜的體液。

房間都是性臭。

我來回掃視著這排屁股,突然,一把細腰擄獲我的視線。

我把手輕輕貼上那清瘦的腰,皮膚不特別彈性但很柔軟,我注意到她的白髮。右手離不開她的腰,我抽出手來撫摸她的臀部。女子好像特別敏感,激烈地顫抖。略為鬆弛但爛熟的臀部幾乎完美,裹在裙子之中一定更好看吧。然而開始挑逗她的時候,那情不自禁的聲音幾乎是極品。

我想起了江美,手指仍不停止在肉片之間挖動,地上濕淋淋了一地。

屁股的主人嬌喘著,幾乎站不穩了。

嗅著嬌甜的體香,我的陰莖也硬得隱隱發痛忍不住了。

「小姐!我要她!」

她微笑著遞給我一份文件。

「那麼,請客人在這裡寫下您的個人資料。」

我關上包廂的門,將聲音都關在外面,心跳不禁大了起來。

今晚,我已經找到一個臀部最神似江美的女人,而且是一個人妻。

我玩弄她柔弱的頸子,她發出細細的呻吟。

太美了。

昏黃的燈光,美體上的水澤卻看得一清二楚。包廂之中沒有床,只有一張大沙發,畸形遷就的姿勢,反而烘托情慾到極限。我大膽地吻上她脆弱的唇瓣,在高溫濕潤的口腔中追逐她的香舌。熟婦的性香脹滿我的呼吸。

「太太﹍這裡也十分驚人了啊﹍」

她的乳頭勃起到誇張的程度。

我輕輕一觸,她的香體就震了一震。

擁有豐滿淡香的乳房,這點也和江美極其相似。我盡情淩辱眼前女子的乳房,只聽見她連連嬌喘,細腰不安地向上聳動。我吸啜她一側的乳頭,細嫩到難以想像的程度,讓我不禁用牙齒輕輕咬嚙著,她發出愉悅而難堪的鼻音。

「可以叫你﹍阿姨嗎﹍?」我吸吮她的乳房,含糊地問。

「叫我什麼﹍都可以啊﹍」她捧著我的頭,我把鼻尖埋向她肥嫩乳房的海中。

「背著丈夫來這種地方上班,丈夫不知道吧﹍像太太這樣下流的身體﹍」

我說出色情小說中的下流話,儘管還未插入,刺激感卻攀爬到瀕臨高潮。

「不﹍主人他不知道﹍」眼罩底下,她的臉頰火紅,沾滿細小的汗水。我貪婪地湊上嘴去吸吮她的唾液,她毫無抵抗地承受,離開的時候拉出一道細長的銀絲,將斷未斷。

我深吸一口氣,她驚呼一聲,我已將她的大腿撐開到極限。

濕淋淋的性器在那裡,將要打開的樣子,已經煥發酸甜的氣息。

我從褲襠中掏出自己的陰莖,接觸到冷空氣的時候,顯然是意識到即將的插入,它又變得更加巨大,龜頭撐開包皮,我將粉紅的龜頭抵在濕潤的花瓣上肆意摩擦。分泌出來的透明液體沾濕整根凶器,她的身體也浮泛出一種可愛的玫瑰顏色。

儘管還沒有完全濕潤,我已經頂開了她的門戶,準備最後的佔領。

「阿姨﹍躲在眼罩底下太狡猾了﹍」我一手撩撥她腫大的陰蒂,她嬌聲不絕地扭弄著細腰,像是要從這樣的命運之中逃開。我迅速伸出手,掀去她的眼罩!

髮絲飛散,她瞪大她的眼睛,我則驚詫於眼前的成熟女子的似曾相識。

沒錯﹍除了江美﹍還會是誰呢?

今天的第一位的客人竟是隔壁的鄰居,江美怕羞地遮著暴露的乳房,大腿緊緊的夾起,不再歡迎我的進入。我卻不肯放過這樣的良機。

眼前可是左鄰右舍夢寐以求的乳房和屁股啊。

這兩個小時之內都不會有人來的,我是規矩的客人。

意思是,我一定會幹到眼前嬌嫩多水的人妻。

我靠近她的耳邊。

「沒想到江美阿姨真的背叛了先生,在這種俱樂部作見不得人的勾當。」

這一切都有如惡魔的耳語。我一邊捉著她的乳房,欣賞她恥辱的淚水。

「我已經是大人了,江美阿姨應該很瞭解我的意思。」我不留情地進逼。

「只要一次,我保證不告訴江美阿姨的先生,相反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放開她的乳房,退開一步

就賭這一把了。

江美迷惘地跪在我面前。

「現在,先來舔舔看,知道怎麼舔吧。」我把陰莖伸到江美失去血色的俏臉旁邊。她因為濃郁的味道而微微皺眉,別過頭去。

時間一分一秒,好像有螞蟻在爬。我裝作遺憾地別過頭去。

那一刻,江美撲了上來,乞憐地望我,甚至忘記了遮掩自己裸露的乳房。

我笑了。

「對﹍就是這樣﹍用舌頭去繞﹍」我指示著江美。眼前的人妻只想讓我快點解決,奮力地服務著,靈活的舌頭圈著我的龜頭還一邊用飽滿的乳溝來壓擠,哀怨的眼神令我嫉妒起江美的丈夫。

「能每天享用阿姨的肉體﹍那個人還真是幸福啊﹍」我悶哼了一下,剛剛那一波無預警的吸吮在我的敏感帶上,差點令我射了出來。

可不能就這樣結束,我令江美轉過身去,再次審視那天在樓梯間令我窒息的色情臀部。不過這次可就不一樣了,不但可以在至近距離狎玩欣賞,夢中的人妻嬌羞地在我面前彷彿要逃脫般的扭動臀部,更是催生出極限的興奮。

我掰開兩瓣雙股,看見她的性器與粉紅色的可愛肛門,有生命般一收一縮。

「那裡﹍不行﹍髒啊﹍」江美求饒般地以可憐的音調吐出字句。

我饒有興致地用手指沾了一些透明的汁水,玩弄著她的肛門,馬上就引來她劇烈的顫抖。

「原來阿姨的敏感帶居然在這麼下流的地方,」我毫不留情將手指戳進她柔軟的肛門,那裡簡直像是個無底深淵,驚人的發燙緊緊夾著手指不放。她的頭高高仰起。性器大量的分泌,一瞬間就沾濕了腿。

「啊﹍好熱﹍請別再玩弄我的肛門了啊﹍」

發出好像快要哭泣的聲音,她的肛門瘋狂地吞吐著我的手指,好像快要將它們夾斷一樣。我將她的頭扳了過來,放肆地吸吮著她的口水,在接吻的距離,我愉悅地看著她巨大屈辱的眼光。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