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淫美女淫行記

 

「你真是個不要臉的騷貨!」這是我從姐姐家奪門而出,在門被關上的剎那
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我笑了。是的,我承認,我是個騷貨,我承認我親愛的雙胞胎姐姐說得對,
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不過,僅僅因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用小嘴吸吮她老
公的雞巴,就得出我是個騷貨這個結論,未免太早了些。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在她的新婚之夜,她親愛的丈夫因「肚
子不舒服」去廁所的兩個小時,其實是在客房裡,跟他的兩個伴郎一起瘋狂地搞
我,不知會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他們訂婚後的每一個約會的夜晚,她的發誓與她不離不棄的未婚
夫都會在半夜趁她睡著,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間,把精液一次又一次地注入我的小
穴、肛門、小嘴……會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個男人,在上她之前都已經被我上過了,會作何
感想?

  是的,每一個!她的每一個男友,都曾經插過我!有的男的甚至並不知道插
錯人了(別忘了,我們可是雙胞胎),他們只是奇怪平素端莊文雅,連牽個手都
不願意的女友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放蕩,眼神迷離,身體滾燙。不過,誰在乎呢,
他們可是男人,遇上放蕩的女人,他們喜歡還來不及,哪裡會想那麼多。

  當然,還有聰明的男人,他們知道我不是他們的交往對象,他們知道我是他
們女友的妹妹。不過,這更增加了他們的慾望,想想看,約著姐姐,幹著妹妹,
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所以,當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沒有一次是不成功的,
只是姐姐不知道罷了。

  她當然不知道,她從來就不瞭解我,也不屑於瞭解我,她以我為恥,她認為
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她居然說我是騷貨,我的親姐姐說我是騷貨!可是,她知
道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嗎?她想過這背後的事情嗎?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
秒,也就是說這一生到目前為止,比我多呼吸了一秒,但是她卻比我多那麼多的
東西。她搶走了本該屬於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搶回來,從男人開始……

  說實話,這些男人中,的確有幾個讓我很爽,應該是有四個吧,如果我沒記
錯的話。其實我當然不會記錯,因為,上個星期,我還把他們四個一起約到了家
中,瘋狂了三天三夜……那三天真的好淫亂,我身上除了絲襪,什麼都沒穿;我
嘴裡除了精液,什麼都沒吃,整夜的呻吟,香汗、男人的肉棒、小穴、淫水……
呻吟……高潮……

  哦,不能再想下去了,別忘了,我剛被姐姐趕出來呢,現在正站在空曠的大
街上。必須停止這些念頭,不然我要當街自慰了。我並非沒有當街自慰過,只是
今天晚上有點冷,而我慌忙出門,只順手從門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所以我現在
渾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著的絲襪,而這絲襪並不保暖。

  見鬼,一陣冷風吹過,我不禁打了個寒戰。現在該去哪呢?不能回自己的宿
舍了,一是時間晚了,二是明天我在這附近還有「重要」的事呢!該死的姐姐,
早不回晚不回,氣死我了,早回來點,或許我和姐夫還沒開始,也就不會被她抓
到並且趕出門來;晚回來點,我已經爽完了,也不會這麼憋屈。

  我不該舔那麼久雞巴的,姐夫早就說要插進來了,都是我說不急,說先讓他
爽爽……

  「嗶~~嗶~~」這聲音突然把我從沉思中打斷,我抬起頭來,「小姐,打
的嗎?」我聽到他特意強調了「小姐」這兩個字。

  「不用,謝謝。」我沒好氣地回答,即使我比小姐還浪,即使我本質上其實
是不收錢的小姐,但是聽到別人這麼叫我,還是讓我覺得不爽。

  我現在需要的不是計程車,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或者是間溫暖的房子,或
者一根大雞巴……等等,這車裡有空調,這車裡還有一個男人,而這男人一定長
著……我傻了嗎?這就是我需要的呀!


               第一章:緣始

  我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車裡空調開得很大,很舒服,我這才意識到自己
是沒穿鞋的。不穿內褲和奶罩對我而言是家常便飯,但是不穿鞋卻讓我覺得很不
習慣。

  「小姐去哪?」司機問道。

  「隨便……嗯,我想想,去天堂吧!」我一語雙關的說道。「天堂」是這一
帶最大的夜總會,那裡的小姐又白又嫩,那裡的服務刺激過癮,最重要的是,那
裡不定期舉行各種活動,比如明天我要參加的「最淫美女」選拔大會。

  看清楚哦,是「最淫美女」選拔,不是選美比賽哦,是選淫比賽。去的都已
經是美女了,勝出的關鍵是夠不夠淫蕩。嘻嘻!

  我看到他的褲襠漲了起來,明顯的,我說的「天堂」,讓他想起了男人的天
堂,讓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確切點說,讓他想到了我的蜜穴。我開始叉開腿坐
著,我的小穴透過後視鏡暴露在他的面前,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我心裡暗笑著,把修長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並且順手解開了身上的姐夫的
外套的扣子,我那柔軟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來。

  「你還等什麼?」我嬌笑道:「難道你是柳下惠嗎?」

  我的舌頭輕輕的滑過自己的嘴唇,並且作出饑渴難耐的表情;我用手輕輕的
拂過自己的乳頭,另一隻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哦……」我長長的舒服的歎息
了一聲。

  「你要不來,我可就自己來啦!」我半開玩笑的說道,手繼續撫摸自己的奶
子。

  他居然不理我!天哪,怎麼會這樣?見鬼了嗎?還是我變成了老太婆?我下
意識的往後視鏡照去,卻發現我們已經開下了公路,開進一家停車場,我恍悟,
原來他只是不想在馬路上搞我,他想在不被人打攪的地方盡情地搞我。

  「盡情地搞我」,想到這五個字,我突然渾身一陣痙攣,小穴中有液體噴薄
而出。幾乎與此同時,他的嘴巴貼在了我的穴上,「哦……」我呻吟了一聲。天
吶!好舒服,他好會舔。

  他的嘴巴舔著我的浪穴,手還不安份的向上抓來,我知道他的企圖,我喜歡
他這樣!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陣劇烈的搓揉,很粗魯的搓揉。跟他溫柔
的口舌相比,我更陶醉在這種粗魯的冒犯中,我喜歡男人粗魯地對我,我喜歡他
們不說一句話的把我按倒就操,我喜歡他們撕開我的衣服,撕破我的絲襪,我喜
歡他們咬我的乳頭,我喜歡他們把我捆起來像對待奴隸一樣的蹂躪我,我渴望被
人蹂躪。

  「爽嗎?小浪貨。」他問。

  我知道男人喜歡講也喜歡聽這種下流話,而且,事實上我也喜歡說,因為這
讓我覺得刺激。

  「爽啊……啊……爽死了,你把浪貨……你把浪貨舔得爽死了……」我呻吟
著說。

  「是嗎?浪貨哪裡爽?浪貨還想不想更爽呢?」他繼續刺激我。

  「嗯……是……是穴穴爽……」

  「不對,要說騷穴,浪穴。」

  「好,是騷穴爽,是我的小騷穴爽,我的騷穴爽死了,我的浪屄爽死了,求
求你,讓我更爽點吧!」講下流話真的很容易進入狀態,我開始只是半真半假的
說,漸漸地上來感覺了,就開始不由自主地喊起來。

  他似乎對我的表現很滿意,捏了下我的乳頭,說:「怎麼樣才能更爽呢?」

  「插……插我……插我我才能更爽,求求哥哥了……插我吧,插死我吧……
我的屄好癢喔,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我的浪屄都是你的,你可以隨便
插……」

  司機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車門打開,將我一把推出門外,然後把我按在車上
背對著他,順勢把我的腳抬起來並且把自己的雞巴插了進去。他做這一連串的動
作竟如只是一個動作般的迅速。

  「啊……」我大聲的呻吟了一聲,他的肉棒好大,雖然有好多淫水潤滑,我
仍然覺得有點受不了。

  他不住地抽插,居然不用什麼九淺一深的技巧,而是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
我的奶子在半空中晃著,時不時的碰到車的外殼,冰冷的刺激讓我感覺到前所未
有的過癮。

  「好哥哥,你好會……好會插穴啊……插得妹妹的……哦……浪屄好舒服,
好過癮……啊……啊……」我的小穴一陣收縮,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說這些
話讓我高潮了。與此同時,我感覺到司機哥哥的雞巴也是一陣膨脹,精液噴薄而
出,盡數射到了我的陰道深處,好燙!

  我媚笑著看了司機一眼,蹲下身去,想把他的肉棒舔乾淨,「啪啪啪……」
嚇死我了,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然後,我就看到三個身影從不遠處的貨車向
這邊走來。中間一個比較高大,儼然是帶頭大哥。

  「精彩啊精彩!哥們你真好福氣,」帶頭大哥指著我對司機說道:「找了個
這麼浪的馬子。怎麼樣,有福同享吧?」

  他居然以為這個豬頭司機是我老公,他眼睛瞎了吧?我怎麼會找個這樣的老
公,除了肉棒大點,幾乎一無是處。哦!肉棒大,大肉棒,想到這裡,我的心裡
又是一陣瘙癢,不知道這三個人的肉棒大不大呢?一會就曉得了。我知道他們一
定會幹我的,他們會「輪姦」我。

  我喜歡「輪姦」這個詞。想一想吧,夜半三更,密室,微弱的燈火,被剝光
衣服的女人,假定這個女人是我,故作驚恐的喊叫、求饒,十幾雙大手一起撫摸
我的身體,射在臉上的精液,三個洞一起被插,歇斯底里的喊叫、呻吟,排隊等
著幹我的壯男……

  想著想著,我的手不禁又開始撫摸自己的奶子了,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
我就是這麼騷!

  我是主動要他們操我呢,還是假裝害怕被輪姦的命運裝純情呢?

  這時司機說話了:「操,這是誰的馬子呢,分明是個雞,我路上撿來的。」
司機似乎很不忿。切,說我是他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樣,我怒。

  帶頭大哥似乎一愣:「什麼,是個雞?」他轉頭問我:「你是雞?」

  我心裡暗暗好笑,哪有這樣問別人是不是雞的。這人雖然看上去兇,其實蠻
可愛的,我喜歡這樣的男人。我回答他:「你看我像雞嗎?」

  他又仔細看了看我,然後看看那司機,突然沖他罵道:「雞你媽的屄,這麼
漂亮這麼嫩的雞你能上得起?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賺多少錢,還嫖雞,回家嫖你
自己免費的老婆雞去吧!滾!」

  司機爽到了,早就不想再惹麻煩,何況這三個人看起來很兇狠,所以二話沒
說,轉頭就坐上車走了。

  現在偌大一個停車場,只剩下我們四個人了,不,確切點說,是三隻狼和一
隻羊。他們向我一步步走過來,我的臉開始越來越燒、心跳越來越快,我清楚的
看到我的乳頭在逐漸挺立,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換句話說,我又作好了被
操的準備了。

  他們邊走邊開始脫衣服,隨手就丟在了地上,他們身上的衣服逐漸減少,他
們離我越來越近,我開始看到他們結實的胸肌,看到他們內褲下膨脹的一團,然
後,呼~~似乎突然之間,三根肉棒就來到了我的嘴邊,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
硬得跟鐵一樣!

  我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住了帶頭大哥的肉棒,兩隻手握住了另外兩個人的。我
用兩手托著帶頭大哥的那根雞巴,像是捧著失而復得的寶貝,我用崇拜的眼神看
著他的寶貝,開始吸吮起來,同時嘴裡也開始有意無意的呻吟、歎息。

  或許是他們很久沒碰女人了,或許是我真的太淫蕩了,吸了幾分鐘而已,帶
頭大哥就衝刺著把精液射在我的小嘴裡,我沒有躲開,我讓他在我嘴裡爆發完,
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乾淨。我知道經歷了這次預熱,他下次插我就可以插得很
持久了。

  我溫柔妖媚的微張開嘴,讓精液順著嘴角流出,而後又用舌頭將它們舔舐回
去,並且故意誇張的「咕咚」一聲吞掉了。我感到手裡另外兩個人的肉棒一陣顫
抖,我知道他們太興奮了,我知道他們從來沒見過我這麼騷的淫娃,我知道我該
服務他們兩個了,於是緩緩地把兩顆龜頭都拉到自己嘴邊……

  天吶!我可以感覺到兩根雞巴在我的口腔裡摩擦、碰撞……我的舌頭被夾在
兩顆龜頭中間,還好我的舌頭比較小,夾雜著一點唾液使它很潤滑很靈活,我只
要將舌頭尖稍微向側一偏,就可以舔舐到一顆粗壯的龜頭,於是我用舌頭小範圍
地舔來舔去……不一會兒,兩股精液同時射進了我的口腔,我也盡數吞了下去。

  現在,我想要他們來插我了,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我知道他們需要一點氣
氛,於是在場地中央躺下,用兩根食指撥開陰唇,盡可能地使它張得大些,再大
些……不斷有淫水從裡面流出,我大腿的內側已經完全濕透了,很黏稠。

  我用嘶啞的聲音說道:「操我,快點來操死我,我要你們三個一起操我!」

  他們三個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並不急著插我的屄。帶頭大哥率先過來,
把我那有如玉蔥般的腳趾放進嘴裡吸吮;另一個人則連問都不問就直接撲到我身
上,抓著奶子就開始吸吮、揉搓。第三個人則直接把頭埋在我的胯間,開始舔我
的小嫩屄。天吶!剛剛司機的精液還在我的屄裡面呢,他不介意嗎?

  一種超乎淫亂的感覺讓我開始止不住的大叫起來:「好哥哥別舔……髒……
髒死了……哦……不要停……好爽……使勁揉我的奶子……啊……還有咬我的小
腳……你們三個太會玩女人了,你們要玩死我了……」

  「騷貨,我們哥三個今天就玩死你!」他們更加賣力地為我服務起來。那種
感覺既舒服又難受,因為全身的敏感帶都在被刺激,所以非常舒服,但是因為小
穴一直遲遲得不到褻玩,所以感覺好難受。

  「對,對,就是這樣……我……我好難受……對,舔我大腿的內壁我會舒服
一點……對……啊……啊……」我就這麼淫蕩地叫著。

  他們並不答話,只是更加賣力地玩弄我的身體,我開始不自禁的求他們了:
「好哥哥,快點來讓妹子爽吧,妹子要你們插我啊!隨便誰的肉棒,插進來吧,
插死我……我是個浪貨,我是個賤婊子,我要你們插我啊……啊……啊……」我
雙腿一緊,淫水再一次噴出,我再次高潮了。

  他們終於忍不住了,「哦……好爽!」帶頭大哥的肉棒一插進我的小穴,我
就忍不住的低低歎息了一聲,剛想再說點什麼,第二根肉棒也已經插到了我的嘴
裡,一邊插還一邊說話。

  「好下賤的女人,自己摸奶子求我們操,大哥你說是不是啊?」

  「嗯,確實很騷,要不是咱們哥幾個有血案在身,不能在此地久留,真想好
好姦淫這浪妹幾天。」

  他們的動作都是粗魯的,但是他越粗魯,我就表現得越淫蕩。

  『姦淫我吧!盡情地姦淫我吧!』我在心裡想,可惜嘴裡只能發出「嗚嗚」
的響聲。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當時的姿勢限制,他沒法操人家的屁眼),只
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腳丫緊緊地夾住他的雞巴,然後盡情抽送起來。

  我喜歡男人一邊操我,一邊用言語侮辱我,我喜歡聽他們講「賤婊子,插死
你,操爛你的騷屄」這種話。可是這三個男人明顯是「實幹型」的,他們只知道
埋頭苦幹,嘴裡最多發出很爽很過癮的低喘聲。

  我決定要引導他們,於是把嘴裡的雞巴先吐出來,媚笑了一下,然後問道:
「好哥哥們,幹人家幹得爽不爽?」

  「爽,爽死了,太爽了,你真是個小妖精。」

  「以前操過妹妹這樣的騷包沒?」

  「操過騷的,但沒操過妹子你這麼騷的。」

  「喜歡妹妹這樣騷嗎?喜歡妹子的肉穴嗎?妹妹的肉穴緊不緊,滑不滑,嫩
不嫩?」

  「喜歡,喜歡死了,我要插爛你的浪屄,嫩屄,賤屄……」帶頭大哥一邊吼
著,一邊更迅速的插我的屄。

  剛才插我嘴巴的男人等得不耐煩了,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姦淫起
來。我媚笑著看了他一眼,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來,問他:「好哥哥,這麼性
急,難道還怕賤妹妹一會不讓你插了?」頓了一會,我開始用嘴巴舔他的肉棒,
細細的舔舐起來,我知道有的男人覺得舔比吸更爽,這個男人就是,我看到他舒
服的閉起了眼睛。

  「喜歡妹妹的小嘴嗎?喜歡姦淫妹妹的小嘴嗎?喜歡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
肉棒嗎?」

  「嗯嗯,喜歡,喜歡姦淫你的嘴……啊……喜歡插你的洞,我要插死你,一
會要插你的浪屄……你個賤貨,浪貨,插死你!」他咆哮著把肉棒一插到底。

  「嗚……嗚……」他的雞巴太長了,一直插到我的喉嚨裡,我的眼淚瞬間就
流下來了。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姐夫也最喜歡深喉,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
嚨深處,然後看我憋得滿臉通紅,眼淚直流。哦,這個變態的傢伙。

  他還老是跟我講自己的性幻想,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他老是說:「想
一下吧,你們姐妹兩個,一個淫蕩,一個清純,要是能同時趴到床上,掰開肉洞
求我操,該有多爽啊!」一邊說,一邊還揉捏人家的乳頭。

  「舒服……啊……啊……什麼一個淫蕩一個清純,姐姐很清純嗎?就好像她
沒被人操過一樣,姐夫你沒操過她還是怎麼的?」

  「我當然操過她,不過說實話,操她跟操充氣娃娃差不多。你姐姐這個人,
她在床上既不主動也不配合,完全像是在……那個詞該怎麼說來著?嗯,對,在
服從。你知道不,服從!她從來不叫床,從來不求我操她,要是她能像你一樣該
多好啊!哎,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

  我心中冷笑:『別裝了,當初你有機會選擇的,你自己選擇的她,還不就是
看上了她的「清純」,你怕娶了我,我天天給你戴綠帽。』不過我並不說破。

  「難道她屄裡面從來都不濕嗎?」

  「那倒不是,我一摸她就就濕了,甚至我都覺得她比你濕的還快。插的過程
中也有好多水,有時候床單都濕了一半的。」

  『好個裝逼清純女。』我心裡想著,說道:「那就是你的問題了,那麼浪的
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幹出聲。嘻嘻!」

  「是嗎?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幹出聲。」他一邊作勢抓我,一邊調笑道。

  我根本不反抗,任由他摸我、舔我、插我。不過我心裡卻想,找個機會給姐
姐下點藥,滿足下姐夫這個可憐鬼好了。不就是3P嘛,男人這麼單純的一個願
望都不滿足他,姐姐太過份了。你看,我現在不就跟三個男人4P嘛……

  對了,胡思亂想些什麼,我正在4P呢!三個猛男正在操我呢!還不好好享
受。我一邊提醒自己,一邊瘋狂地吸吮嘴裡的肉棒。

  「啊啊……舒服……浪妹子好爽……用力……」我被插得胡言亂語的亂叫起
來。

  「幹,大哥,這騷貨好會吸,好用力……喔……」插我嘴的雞巴一陣抖動。

  「嗯,她的小穴好緊、好熱,夾得我太舒服了。」帶頭大哥也說著,邊繼續
抽插。

  「還有她的小嫩腳,也弄得我好爽。」

  「是嗎?三位猛男哥哥,妹子讓你們爽嗎?妹子就喜歡讓你們爽,妹子的肉
洞就是為了你們生的,你們可以隨便操,隨便插。」說這種話讓我更加興奮。

  「啊啊……三位哥哥太猛了……妹妹……啊……不行了……啊……再下去會
瘋掉的……啊……又來了……啊啊啊……」說完,我再次洩出。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氣的將妹妹的雙腿扛起,讓自己的肉棒能盡興的在我的
美穴裡馳騁。

  「啊……啊……好粗……好長……啊……頂到底了……啊啊……再來……不
要停……太猛了……啊啊……肏死妹妹了……」

  「啊……好舒服……太會幹了……頂到了……子宮被頂得……太爽了……好
酥……好麻……啊……」我簡直媚浪騷淫到了極點,我用雙手使勁地揉搓著自己
的兩顆大奶子,希冀能夠釋放出舒爽的感覺。

  「不要了……夠了……求求你……夠了,不要再插了……我快不行了……我
的嫩穴受不了了,好難受,好熱……」

  「啊……不要停,繼續插,插死我吧!不要停……啊……好舒服……」

  我不知道是想讓他們更大力還是想讓他們停止了,快感在慾火中燃燒得越來
越旺。

  「啊……好爽……浪妹子的浪……浪屄好舒服啊……」我近乎尖叫起來,同
時再次一股淫水噴出。

  插我屄的那根雞巴被我的淫水一燙,也開始堅持不住了。沒辦法,誰讓人家
的小穴這麼緊呢!

  曾經有個男人跟我說過,他操別的女人能操一個半小時,操我的時候只能堅
持半小時。哦,他的嘴好甜,好會說話的男人。就因為他那一句話,我躺在他床
上任由他姦淫了三天,我們試了各種各樣的花樣……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那時我還在上大學,那時我的屄一定比現在更緊吧?

  「哦……哦……哦……」插我屄的男人邊用力衝刺,邊開始射精,他在我的
小穴深處開始射精了!他射了足足半分鐘,我覺得有些惋惜,因為我有點餓了,
因為我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因為我是個蕩婦淫娃。

  但是我是不會浪費一點一滴的精華的,我媚笑著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邊:
「你操得妹子好舒爽,妹子要回報你了,讓我把你的精液清理乾淨吧!」我邊說
邊直接把這根沾滿精液的大雞巴含在口中。嗯,好腥的精液,好濃的味道,好好
吃啊!我慢慢地甜食著他這根寶貝上的美味,不放過哪怕一點一滴,我把他的蛋
蛋上的幾絲精液也舔乾淨,然後誘惑的瞇起眼睛吞了下去。

  「啊……」我尖叫一聲,原來是在我臉邊的那根肉棒受不了了,可能是因為
太香豔了,太刺激了,他直接開始射精了。他的精液就這樣噴在我的臉上,我慌
忙張開嘴巴,可惜有點晚了,只有一小部份射進了嘴裡,大部份都全部順著臉頰
流到了身體上,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軀體上,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

  我同樣清理乾淨他的肉棒,然後媚笑著向操我腳丫的男人望去:「現在我三
個洞都閒著了哦,哥哥你隨便挑一個來插吧!」

  他二話不說的就插進了人家的屄裡面來:「操,你個浪屄!老子今天要先操
你這賤屄,你那浪嘴馬上也會幹的!」

  「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點插,插死妹妹吧!
用力……啊……妹妹的浪穴好舒服……舒服……啊……啊……一會射給我吃好不
好?不要浪費了,浪費了好可惜的,射到人家嘴裡,人家要吃哥哥的精華……」

  「啊……哦……哦……用力,再用力一點……妹妹要來了,要高潮了……啊
啊……啊……啊……」

  終於,動作越來越猛、越來越快,哦,天啊!一陣陣酸酸麻麻的快感襲來,
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陣收縮。已經記不清是今天的第幾次高潮了,我的淫水再次噴
出。

  「好浪穴,夾死老子的雞巴了,老子也要受不了了……啊……張開嘴……」

  我趕忙把嘴張開,他的雞巴立刻塞了進來,我馬上含住開始賣力地吸吮,邊
在喉頭發出「哼哼……嗯……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肉棒開始一陣抖動,
我更用力地吞吐,我的小手摸著他外面的蛋蛋,輕柔的撫弄著,我的嘴巴吸得越
來越快。他開始主動地抽插了,啊,天啊!他插得好快,他一定把我的小嘴當成
小屄那樣在插了。

  「啊……啊……爽死了……這浪貨的小嘴太嫩了……太會吸了……好爽……
我……我插死你……啊……啊……」他的雞巴一陣抖動,精液噴薄而出。哦,好
鮮美的精湯啊!我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他被我吸得爽死了,身體一陣抖動,
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鐘。

  我細心的把他的龜頭舔乾淨,然後抬起頭來:「怎麼樣,三位哥哥,妹妹伺
候得你們的寶貝舒服嗎?」

  「舒服!」、「太舒服了!」、「爽!」三個人競相回答。

  我媚笑了一下,繼續說:「那你們想不想更爽啊?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
去房間,妹妹可以讓你們更爽的。」

  他們三個互相看了看,為難的說道:「我們現在正被通緝呢,不可能去酒店
的。」

  「是嗎?哦,那……那算了……」我失望的說。

  「不過,」帶頭大哥話鋒一轉:「在這裡我們可以再爽一次啊!反正天亮還
早,我們也不急著趕路。」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懷裡。

  「哎呀!」我嬌笑了一聲:「哥哥你壞死了,就喜歡在這種地方幹人家,人
家的小屄不依啦,這裡太冷了。」

  「那麼,我們去那輛卡車裡面吧!」帶頭大哥朝那邊一指:「裡面應該能暖
和一點。」

  「好吧!」我點了點頭:「那你們要保證爽死妹妹哦,不然人家不陪你們玩
了。」

  「嗯,一定的。」、「當然要爽死你了。」、「你的屄那麼緊,要你爽還不
容易。」、「插死你,你就等著爽吧!」他們幾個爭先恐後的說著。聽了這些下
流的話,我的小穴又是一陣悸動。

  他們把車窗玻璃敲碎,打開車門,擁著我進去車裡。車裡暖和多了,開心。

  「哦,你們現在想怎麼搞人家呢?」我用言語挑逗他們。

  「當然是你想怎樣就怎樣了。」帶頭大哥笑著說:「你希望我們怎麼姦淫你
呢?」他故意突出「姦淫」這兩個字的重音。

  「哎呀,你好壞啦!」我不依的撒嬌起來:「我喜歡你們一起來插我,插我
的三個洞洞。」我又開始渾身發熱了:「來吧,三位哥哥,來盡情地插人家吧!
人家的小穴好熱,好濕了。」我摸了一把小穴,露出一手的淫水,同時呻吟著說
道。

  「好,插死你,我們插死你個浪貨……」他們一起向我撲來。

  ……

  我記不清當時的具體情況了,只知道後來當查閱這座停車場的監控資料時,
錄音設備裡傳出了一聲聲女人淫浪的呼喊。

  「哦……好爽……好大……」

  「好哥哥……你好會操屄哦……操死人家了……」

  「不行了……啊……哦……人家不行了……」

  「哦……天……啊……我要……要丟了……丟了……哦……哦……哦……」

  「射出來吧……射到哪裡都行……射到人家的小穴裡……射到我的臉上……
射到嘴裡……頭髮上……腿上……射到我的浪屄裡吧!哦……天吶……好燙……
啊……哦……」

  據說聽完這段錄音,幾個男警察都藉口去了廁所,我想他們一定想當時在現
場該多好,當時若在現場,就可以盡情地操我這個騷貨了。

  離開這座停車場,我開始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轉著,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
件外套,至於絲襪,哈,早被他們扯爛了。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男人那麼喜歡絲
襪,不就是一些尼龍嘛!不過誰在乎,你喜歡看,我就喜歡穿,你喜歡摸,我就
穿給你摸!凌晨到日出這段時間是最冷的,而且,哦,見鬼,起霧了。

  突然感覺有點餓,不,應該說是非常餓,昨天晚飯吃得少,本來打算跟姐夫
搞完後再吃點夜宵的,可是……掃興的姐姐,唉!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頂飽,跟豆漿一樣。

  說起豆漿,我記起來我的某一任前男友,每天都一大早去給我買早飯,而且
每次必買豆漿。通常都是他買完早飯回來,洗臉刷牙完畢,我才起床。

  我一直感激他對我這麼體貼,甚至破天荒的,跟他交往的那段時間,我沒有
主動勾引其他男人。那段日子可憋死我了,每天都只讓他一個人插,好單調,好
無聊,好煩!好在這日子沒持續多久,因為有一天,我發現了他的秘密。

  那天他出去買早餐後,我換上前一天偷偷買的性感內衣躲在廁所裡,打算在
他回來後給他個驚喜。然後,正如你們想的,我透過門縫看到了他在廁所的隔間
裡面把精液射在了熱熱的豆漿裡。

  我很生氣!我說過,我喜歡精液的味道,但我不能容忍他這樣偷偷的搞鬼,
把精液混進豆漿裡面給我喝。太不像個男人了!不是嗎?你就不能痛痛快快地把
肉棒塞進我的嘴裡射給我嗎?

  說起像不像男人這個,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現。兩個字:溫柔。不要以
為這是褒義詞,溫柔的意思就是沒用!想想看,舌吻了半天,搞得我慾火焚身,
小穴濕答答的了,他居然問,可不可以脫我的褲子……有什麼好問的!直接插進
來!操我!狠狠地操死我!

  還有,每次前戲完了,我準備好被插了,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櫃的找套套。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放在床頭嗎?或者不戴也行啊!我都不介意了,你介
意什麼?最可恨的是,每次他抽插我,我正爽著的時候,他都要突然停下來問一
句:「你累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天吶!我累嗎?我真想說,我一晚上被十個人姦淫都不會覺得累,你說我現
在累嗎?但是我說不出口,因為我以為我喜歡他。所以我只是笑笑,並且回答:
「不累,親愛的,一點都不累。」想一想,我覺得自己忍他忍得太多了,也太久
了,現在不能再忍了。

  所以我在他射完後就走出了洗手間,他顯然被我嚇了一大跳,有點語無倫次
的說:「啊……你醒啦……早餐……剛買回來……你看還有豆漿……熱的……」

  我看到他驚恐的樣子,突然有點憐惜起來,我決定不說破他。好吧,讓我們
多做一天的鴛鴦好了。

  「哇哦!又有好喝的豆漿,我最喜歡了,最喜歡新鮮的豆漿了。」我假裝很
高興,特意強調「新鮮」這兩個字。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然後咽了一口口水,明顯的,我的話讓他覺得興奮不
已:「是啊,剛買回來的,剛做好的……應該是……剛做好的,你趁熱喝吧!」
他更加語無倫次了,我心中暗暗覺得好笑。

  我拿起裝豆漿的杯子,放在鼻子邊聞了聞,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緊張,似乎
怕我發現有異味。

  「哦,好香,今天的豆漿好像格外香哦!」我誇張的說道:「親愛的,你要
不要先來一點?」我故意逗他。

  「哦,不,不用,你喝就好了……我……我不喝。」

  「開玩笑的,這麼有營養的東西我才不捨得給你喝呢!」我舔了舔嘴唇。

  「是……是嗎?呵呵!」他作賊心虛的假笑著。

  「當然啦,還有什麼比豆漿更好喝呢!」我把重音放在了「豆漿」上,聽起
來,似乎我說的並不是豆漿一樣,當然,事實上,我確實說的不是豆漿。

  「我愛死豆漿了。」我邊說話邊輕輕的啜了一口杯子裡的液體,輕輕的砸吧
了幾口,然後發出深深的滿足的歎息,那歎息聽起來像是我被幹到高潮後,餘韻
未歇時發出來的聲音,是那麼的誘惑,那麼的銷魂,我看到他的褲襠一下子高出
了許多。

  我繼續挑逗他:「我最喜歡喝老公買的豆漿了,老公的豆漿比所有其他人的
都好喝。」我有意無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話裡面的「買」字:「我要天天喝老公
的豆漿……」

  我想他這時一定很想立即撲過來把我壓在身子底下,撕掉我身上的衣服,然
後盡情地姦淫我、操我、插我……我又何嘗不想被插、被操、被姦淫呢!但是,
他忍住了,這讓我有點失望,但是又激起了我好玩的野心,我決定繼續挑逗他,
我就不信他不屈服。

  「老公,我在想,我可以一整天喝這玩意兒。」我乾脆不再提「豆漿」兩個
字,我相信「這玩意」更加具有挑逗的意味:「有的人喜歡喝茶,有的人喜歡喝
咖啡,而我,喜歡喝這個。」我端起杯子,「咕咚」喝了一大口,然後舔了舔舌
頭。

  「好香!」我說道:「不過不夠濃。」我頓了頓繼續說:「我喜歡喝濃一點
的豆漿,越濃越好。當然,還要新鮮,新鮮是最關鍵的,我希望能喝到……嗯,
現做的豆漿。」

  我又喝了一小口:「老公,你願意每天幫我現做新鮮的豆漿嗎?」

  他的理智明顯要崩潰了:「啊……什麼……現做的……豆漿啊……好……好
啊……明天我們去買個……豆漿機……」

  我心裡暗暗笑他:「是哦,還要買豆漿機,好麻煩,要是有簡單的辦法就好
了。要是有什麼辦法又簡單,又實惠,又新鮮就好了。」

  我幾乎聽到他心底的吶喊:『我有辦法,讓我的雞巴為你做豆漿就好了,讓
我天天把熱熱的新鮮的豆漿射到你的嘴裡,你想喝多少我就射多少給你。』

  不過讓人鬱悶的是,他居然還是沒有向我撲過來!他是柏拉圖嗎?他是柳下
惠嗎?他是死太監嗎?!

  我後悔挑逗他了,挑逗了半天,他好好的,而我已經忍不住要開始自慰了。
我的小穴好癢,又好濕哦!我渴望肉棒,我渴望又大又硬又粗的肉棒,我渴望他
的肉棒。我必須想點什麼辦法,不然我要崩潰的!

  好吧,讓我再試試挑逗你一次,不信還不行。不過這次,不是語言上的挑逗
了!

  我拿起杯子,又含了一口豆漿在嘴裡,然後假裝不小心嘴巴張開了一下,使
乳白色的豆漿順著嘴角開始往下流。我看過他的電腦上的A片,我看到在他喜歡
的A片裡面有很多是在女優的臉上射精的,我確信精液射在女優臉上時的樣子跟
我嘴角的豆漿的樣子是完全相同的,甚至表情都是完全一樣的,慌亂、嫵媚,而
又煽情、誘惑。

  豆漿順著我的嘴角一直流到了我的衣服上。我前面說過,我躲在廁所裡本來
是為了衝出來給他展示新買的性感內衣的。也就是說,多餘的豆漿統統流到了我
胸前穿著的小肚兜上,半透明的粉紅色肚兜上,一下子沾了幾滴乳白色的液體。

  而我因為興奮的關係,乳頭早就挺立了,隔著半透明的衣服,可以看到我的
大奶子,它們就在那裡,它們在那裡等待著被人侵犯。被液體沾濕的地方由半透
明變為全透明,可以看到我的一點點乳暈……一點點乳溝……和一點點的白花花
的乳肉。哦,好迷亂的氣氛,我自己都被陶醉了,我情不自禁的微閉上眼睛……

  我的舌頭在舔著我的嘴唇,我的呼吸急促,我的胸脯不斷地起伏,奶子隨之
上下微微晃動。我的一隻手情不自禁地輕撫著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則向面前的
男人伸去……

  他的嗓子裡低低的吼了一聲,然後一把抱住我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廁所裡。
他甚至沒耐心脫掉我的褲襪,他性急的從中間撕開,是的,撕了一個通往小穴的
洞,對他來說,這就是通往天堂的入場券!

  交往以來,這是他第一次不戴套幹我!

  這是他第一次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幹我!

  也是第一次沒有中途停下來問我「累不累」。

  天吶!看樣子他真的憋得夠嗆了,要是不讓他立刻幹我,估計他會衝到大街
上隨便強姦誰的!

  「哦……好舒服……」我有點保守的呻吟著。跟這個男人的交往過程中,我
一直裝得相對保守一點的,因為我怕嚇跑了他。叫床的時候頂多說「爽」、「舒
服」、「繼續」、「別停」,不過,這幾個詞已經可以讓他為我發狂了。

  「爽嗎?我也好爽啊!你的……你的那個……好緊。」他居然破天荒的第一
次Dirty Talk。

  我有心讓他繼續,除了被插到高潮外,沒有什麼比看著一個男人為我發瘋更
讓我滿足的了,「我的……我的什麼……好緊?」我問他。

  「……哦……哦……你的……你的陰戶啊……陰戶好緊……」

  寒死!我的陰戶!你是誰,大學生理課教授嗎?

  「陰戶?什麼是陰戶啊?我不懂哎,它有沒有別名的?」我要逼他說出那個
下流的詞。

  「陰戶,陰戶就是……就是……就是小穴啊,你的小穴好緊……」

  「啊……啊……哦……好過癮……我……我忍不住了……」伴隨著他說出這
個淫穢的詞語,我也到達了第一次高潮。

  髒話一開始說,就再也收不住了:「我愛死你的小穴了,你的小穴又緊……
又滑……又嫩……」

  「喜歡嗎?喜歡就使勁插吧!我的小穴就是欠插……一天不被插就癢……好
癢啊……」

  「這麼說,你是個……小騷妹了?我……我插死你個小騷妹!」我能感覺到
他鼓起勇氣才說出「插」這個詞。

  我愛死這個詞了,因為我喜歡被插,因為我是個欠插的浪貨,因為我渴望天
天被人排隊插……哦……天吶!插死我吧!

  「插死我吧……好哥哥,好老公……好……好雞巴……插我吧,插死我吧,
我喜歡你的……啊……啊……大肉棒……啊……」我的呻吟越來越大聲。

  「好乖乖,騷妹妹,浪妹妹,我愛死你了,來,自己摸奶子給哥哥看。」

  我聽話的立刻兩手開始揉搓自己的大奶子,還時不時的捏一下挺立的乳頭。
自己摸自己的奶子讓我感覺自己很下賤,像是在拍A片,這種淫亂的氣氛讓我著
迷。

  「說……你的奶子……為什麼這麼……大……是不是自己摸大的?」

  「是啊……啊……是我自己摸大的……我十二歲就開始自摸了,我最喜歡邊
摸自己的奶子邊摳自己的小穴……小屄了……我喜歡自己的小屄被人……插……
啊……啊……啊……沒人插我時,我就自己插……」

  「以後不會沒人插你了……我會天天插你的……我要插……插死你……插死
你個浪貨……你個小賤貨……欠人插的騷貨……我……我插死你……」

  「嗯……好哥哥……你插死……插死我吧……好爽……好美……美啊……美
死了……」

  「好哥哥……我……我知道……簡易的豆漿……製造方法了。」我喘息著,
把話題往這上面引,我確信這能夠讓他更興奮。

  果然,我感覺到他在操我小屄的肉棒一陣顫抖,要不是幾十分鐘前他剛剛射
過一次到豆漿裡,我相信他剛才一定會射出來。

  「啊……你是說……你要吃……吃……我……我的豆漿?」

  「嗯呀……浪妹子要吃你的豆漿……我要你把豆漿射到人家的嘴裡……」

  「好,好……我射,我射……我以後天天射給你吃……」

  「嗯,好哥哥……你天天……天天射給我……射死人家……射到人家的小嘴
裡……人家要吃你的豆漿嘛!」我用撒嬌的語氣跟他說,就好似我在懇求他給我
買下店裡最大的毛絨玩具一般,語氣既清純又做作。

  在淫蕩的場合裡,越是清純的東西,越能勾起淫蕩的慾望。這也就是為什麼
妓女一般不會遭到強姦,被強姦次數最多的女人,必定是平時看上去最清純的女
人。

  「啊……你的浪屄……爽得好緊……我……我……要射了……你個騷貨……
趕緊……張開嘴……我插……插死你……我要射給你吃……我的豆漿……」他開
始語無倫次的做最後衝刺。

  「來吧,來吧,人家等得好心焦了呢!求求哥哥射……射給小淫娃吃……」

  他快速的又抽插幾十下,然後匆忙拔出,我看到他的肉棒已經開始射精了。
他的精液噴到了我的絲襪大腿上,噴到了我的小腹上,噴到了我的奶子上,噴到
了我的臉上……終於在全部射完以前,他成功的把肉棒插到了人家的小嘴裡。

  「嗚……好多……好燙……腥……」我邊享受著他的精華噴薄而出,邊含混
不清的喘息著喊叫。我確信把他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吞下去,又細心的舔乾淨了他
肉棒上殘留的精華。

  他閉著眼睛享受著,心裡似乎在想:『我好幸運,找到一個讓我這麼爽的女
朋友。以後的時間,我要慢慢地享受她的肉體,她的後門一定比小穴要緊吧?還
有,奶子可以乳交,絲襪小腳可以給我腳交,即便她來月事了,也可以讓我姦淫
她的嘴巴,哦……我天天都可以這麼爽了,感謝上天!』

  基於這些,當我提出跟他分手時,他顯然大吃一驚。當然,還有個原因——
我是在舔乾淨他的肉棒,並用力吞下最後一滴精液後立即提出分手的。確實很少
有人選這樣的時間分手,不是嗎?小穴裡的淫水還沒乾呢!

  他問我原因,我如實說了。他說可以改,我說沒用的,不是你的問題,原因
在我……等等等等。他離開後,多次試圖跟我和好,我明白,他是捨不得把我這
樣一個極品浪貨讓給別人插,所以我壓根不理他,短信不回,電話不接,QQ不
理。他還多次來到我的住處看望我,求我回心轉意。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有一天,他推門進來,看到我躺在床上,渾身一絲不
掛,而我面前站著三個粗壯雄偉的男人……

  哦,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天!那一天,那三個男人整整在我床上姦淫了我四、
五個小時!

  ……

  「早餐了,賣早餐了,熱騰騰的包子,暖呼呼的豆漿嘍!」這聲音把我從回
憶中驚醒,聽起來是個老女人的聲音。哎,老婆婆不容易啊,估計年紀一大把了
還要早起討生活。來得正好,我都餓死了。我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循聲音望去。

  好討厭的大霧,根本看不清賣早點的攤子,只能隱約的看到不遠處有一點亮
光。我順著那亮光的地方走去,手下意識的往口袋裡摸了摸,摸出一張卡片,湊
到眼前看了看,是一張信用卡。

  我苦笑。我知道這是姐夫的白金卡,我知道裡面的可用額度是十萬,可是,
我怎麼用這十萬元買幾隻包子和一杯豆漿呢?

  『要是早點攤也可以刷卡該多好,』我心裡胡亂地想著這荒誕離題的事情:
『那才是一個真正美好的世界,或者,人人不穿衣服的世界也還算美好……』

  慢慢地走近早點攤了,我還是沒有想好該說什麼,我可以隨便就吊到一個帥
哥,可是卻不知道怎麼搞到五毛錢一隻的包子;我可以擁有全世界的男人,卻無
法如願喝一到杯豆漿。這世界真的太諷刺了。

  我希望賣早點的是一個男人,哪怕是個老男人,哪怕他口臭、禿頂、駝背,
我都不在乎,我可以征服他,讓他拜倒在我面前,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不
要說我下賤,為了早餐出賣自己,其實每個人都在賣,只不過價格不同,有的人
是年薪幾百萬,有的人是每晚三百塊。而我,此時此刻,只值一杯豆漿的價格。

  我走到了攤子前,卻還是沒有想好要說的話。我設想可以從攤子上搶幾個包
子轉身就跑的,這麼大的霧,老婆婆肯定追不上我。但我是個有原則的女孩,我
騷,我浪,我賤,我可以隨時隨地張開大腿讓人插,但是我不會去偷、去搶。我
想這跟我從小的教育有關,小時候爸媽一遍遍的重複教育我們不要偷搶拐騙,我
就記住了……設想他們當初教育我的是不要太騷、太浪、太賤……嘻嘻,有趣的
問題,我不敢保證這方面我會不會受他們教育了,因為我覺得淫蕩是我的本性,
本性難
改啊!

  越來越近了……越來越近了……終於,我站住了,站在攤子前面:「婆婆,
我……」老婆婆沒有抬頭「我……我……」我的臉憋得通紅,好在霧大,她看不
到。

  「你不要跟她說的,」旁邊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我奶奶的耳朵有問題,
聾了,而且她視力也不好了,僅僅能感光,看不到東西了,所以我才跟她一起來
賣早點的。」

  我這才注意到,攤子後面居然還站著一個小男孩,低著頭在那裡忙著什麼,
估計是做什麼麵點吧!看不太清楚面容,聽聲音最多十三、四歲,不超過十五。

  「需要什麼跟我說就可以了。」他自豪的說道,語氣儼然是個大老闆一般,
但是始終沒有抬頭看我一眼。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可愛的孩子。

  「是嗎?需要什麼跟你說就行?」

  「嗯。」他再次強調了一遍:「需要什麼跟我說就可以。」似乎聽到了我的
笑聲,他終於抬起頭來,而他的頭一抬起,就再也低不下去了。

  他看到了他夢中一遍遍出現的女神,他看到了那個在夢中一次次帶他去往極
樂仙境的仙子。他看到了我,看到我雪白的大腿,看到我柔嫩的小腳,看到我飄
逸的秀髮,姣好的面容,還有我含笑注視他的眼神。

  良久,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他慌張的低下了頭,我看到他的脖子一直
紅到耳根。可愛的男孩,肯定無數次的幻想過這樣一個成熟的軀體出現在他面前
了吧?我明白青春期的小孩,他們青澀卻渴望放縱,他們年輕,他們有發洩不完
的精力。那麼,就讓我圓你一次春夢吧,誰讓我是個好心的大姐姐呢!嘻嘻。

  「婆婆,我要一份豆漿!」我故意大聲的對老婆婆說,我要先確定她是不是
真的聾了。

  她沒反應,倒是小男孩急了,抱怨似的說:「跟你說了我奶奶又聾又瞎嘛,
你還問她,真是的。」旋即問我:「姐姐,你要什麼樣的豆漿?有綠豆的、紅豆
的、黃豆的,分別都有甜的和不甜的。」看來這婆婆真的聽不見也看不見,不然
不會半天都沒反應。

  「小弟弟,你希望我喝什麼樣的豆漿呢?」我把嘴巴湊過去,湊到他的耳朵
邊上,輕輕的用誘惑的語氣說。

  「我……我不知道啊!」他的臉更加紅了,身體也有些顫抖。

  「那麼,喝你做的豆漿,如何?」我繼續在他耳邊吹氣。

  「可是……這些……都是我做的啊,姐姐……」他顯然沒有明白我的暗示。
好清純的小男生,我真的捨不得帶走他的第一次呢!

  「我是說,喝你的豆漿。喝你的……豆漿。」我故意重音強調了「豆漿」。

  「那你選好口味啊,我怎麼知道姐姐想喝哪種呢?」他還是不懂。

  好吧,我放棄了。換一種方法試試吧!

  「小弟弟,你覺得冷嗎?」我問他。

  「不冷啊!怎麼了,姐姐冷嗎?」

  「你看姐姐穿的衣服,你覺得姐姐冷不冷呢?」

  「姐姐你怎麼穿這麼少,是跟你老公吵架被你老公趕出來了嗎?」

  小屁孩懂的還不少,我心裡想。我確實是被趕出來的,但是不是被男人,而
是被女人趕出來的。

  不過我懶得跟他解釋這些,我回答他:「是啊,姐姐是被老公趕出來的,姐
姐好可憐哦!」

  「姐姐的老公太傻了,這麼漂亮的媳婦都捨得打。要是我娶的媳婦像姐姐這
樣,我一定……一定……好好愛護他的。」小男孩把胸脯一挺,彷彿真的有女人
需要他照顧一般。

  我謊話說得自己都有些信了,不禁自怨自艾起來,我歎了口氣說:「唉,姐
姐命苦哦,好後悔當初嫁給那個臭男人。」我在心中給自己創造出個假想敵,並
且開始咬牙切齒的恨他。

  小男孩顯然被我的情緒感染了,他拳頭握緊,皺著眉頭說:「那個混蛋,不
要被我碰上,不然我非收拾他一頓。」他的語氣森然,顯然從大老闆的角色過渡
到了黑社會老大的角色中了。典型的看了太多港台劇的小孩,說話的口氣都是模
仿電視上那些人的,我只好強忍住笑。

  他看我冷得在發抖(其實我是裝的,根本沒那麼冷),於是再次學電視上的
人,作勢要脫掉自己的外套給我穿,嘴裡還說著:「我覺得熱,你覺得冷,我多
一件衣服,你少一件衣服,不如把我的……」這小孩滿嘴都是電視台詞。

  我急忙制止住他:「其實沒有那麼冷啦,只是腳丫有點冷,你用手給我暖暖
吧,謝謝小弟弟啦!」

  他疑惑的看著我,猶豫著,緩緩地蹲了下去,他的手剛一抓住我的小腳,我
就覺得一陣電流傳過。天吶!我太喜歡單純的小孩了,他們什麼都不懂,他們奉
你的話為聖旨,他們把你敬若仙子,他們感激你為他們做的一切。而不像那些玩
弄花叢的老手,那些個臭男人腦子裡裝的全是性,他們說的一切、做的一切都是
為了把你哄上床,然後狠狠地操弄你。

  我感到他的手有點抖,一定是太激動了吧!為了緩解他的緊張,我開始跟他
說話:「小弟弟,你多大了?」

  「十四了,上初二。」

  「哦,是嗎?學習緊張嗎?有沒有交女朋友呀?」

  他的臉再次紅了起來:「學習還好啦……我沒有交……交女朋友。」

  「為什麼不呢?」

  「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跟女生說話……我怕……」

  「怎麼會呢?女生又不是老虎,女生又不吃人,女生也是人啊!女生其實跟
你一模一樣,沒什麼可怕的。」

  「才不是一模一樣呢……」他小聲的嘟囔著,他的聲音很低,但是還是被我
聽到了。

  「哦?怎麼個不一模一樣法?」

  「女生……女生比我們好看。」他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

  「女生比我們好看」好簡單的一句話,但是這句話卻是千千萬萬個情竇初開
的少男最真實的心理寫照。他們喜歡女生,跟別的原因無關,跟性無關,跟慾望
無關;他們喜歡女生,僅僅因為女生好看,所謂愛美之心,人人有之,誰能責備
他們呢?至少,我不能。

  我承認,我被他的話打動了。我居然被一個小我十歲的少年打動了情腸。

  「那你說,姐姐好看嗎?」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居然有點臉紅,恍若回到了
十四歲的花季,跟心愛的少年真情告白一般。

  「好看啊,姐姐當然好看。」

  「那你說,姐姐哪裡好看?」

  「姐姐的……姐姐的臉就很好看……」

  「是嗎?還有呢?」

  「還有頭髮、脖子,還有手,還有……還有……」他咽了一口口水繼續說:
「還有腿……腳……還有……」

  「還有什麼?」我繼續鼓勵他。

  「還有……還有……還有衣服裡面的東西也好看。」他像是終於想到了合適
的詞一般回答了我。

  「哦?衣服裡面的什麼東西?」我繼續問他。

  他不停地吞咽著口水:「還有衣服裡面的……嗯……裡面的……裡面的……
啊……還有這個。」他猛地用手指了指我的胸,又快速的放下,臉燒得通紅。

  「這個是哪個?」我假裝不懂他的話。

  「是……是……是……是乳房……」他繼續吞咽著口水。

  我笑了出來:「乳房就乳房嘛,你害羞什麼?」停了一下,我又繼續問道:
「見過女孩子的乳房嗎?」

  「沒……沒……哦……見過……有次我媽洗澡出來……我看到了。」

  「你媽又不是女孩子,我問你見過女孩子的嗎?」

  「沒。」

  「想不想看?」

  「想……想啊……當然想。」

  「想看就自己動手啊,笨!」

  我示意他脫我的衣服,因為……上帝原諒,我的情慾一發而不可收拾,我渴
望能夠佔有這個單純的男孩,我要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不滅的印記。我渴望跟他做
愛,讓他的未經人事的小雞雞插進我這淫亂濡濕的小穴中!而且,旁邊還有一個
人,雖然她又聾又瞎,但是她在那裡,就讓我更加興奮,我要顫慄了!

  他聽話的脫去我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我的乳房立刻就暴露在他的面前。他
似乎看得癡了……

  「你不想摸摸看嗎?」我提醒他。他的手立刻就摸上了我的乳房,真的,只
是在摸而已,他好聽話啊!

  我以為我的乳房已經習慣了擠壓、揉搓、吮吸,我以為單純的撫摸不會給我
帶來快感了,但是這次不同,這次單純的撫摸,讓我爽快得想大喊大叫。

  「舔舔看。」我一步步的誘導他,我突然記起了不久前看過的一部A片,是
講一個老師如何教學生做愛的,在片子中,那個老師極盡淫蕩挑逗之能事,教她
的學生做愛,最後讓她的學生幹得欲仙欲死。我現在就是那個老師嗎?進入這種
淫亂角色的感覺讓我覺得好興奮,所以當他的舌頭舔到我的乳頭時,我禁不住的
呻吟出聲了。

  「哦……好舒服……繼續舔……別停……」

  「姐姐舒服嗎?弟弟也覺得好爽啊,我覺得自己全身跟在過電一樣。」

  「是嗎?姐姐也是啊,跟過電一樣的……真的……哦……好舒服……別……
不要停……另一隻手也不要閒著,另一隻手摸姐姐的另一隻……乳房……」我本
來想說「奶子」的,但是忍住了,我覺得我不該給他留下這種粗俗放浪的印象。

  「好……好的……姐姐喜歡被弟弟摸嗎?姐姐……喜歡弟弟……摸你的……
大奶子嗎?」

  天啊!他居然說了本來該我說的台詞。我知道自己不需要什麼顧忌了。

  「是啊……啊……姐姐愛死你了……摸我……舔我……不要停……好爽……
姐姐的奶子好爽啊……」

  霧依然很濃,不過天色顯然漸漸地明亮起來,不遠處的路上不時有車開過。
所有的這些給我一種迷亂的錯覺,那就是,有很多雙眼睛在看著我。這種錯覺帶
給我更大的快感,我不能滿足於只有奶子被摸了,我渴望更多的刺激。

  「好弟弟,想不想姐姐來爽爽你呢?」

  「想……」他顯然明白我的意思(現在的小孩,果然懂事更早了),自己解
開了褲子,把已經脹得發紅的肉棒掏了出來。比我想像的要大,但是沒有成年男
人的那麼大,而且很乾淨,因為沒有用過,所以肉棒的顏色是很鮮嫩的,跟香腸
一般無二。我貪婪的把它套進了嘴裡。

  「啊……好姐姐……你的嘴……好爽……啊……啊……」他一句話沒說完,
就在我嘴裡發射了,他的第一次就這樣斷送在了我的小浪嘴裡。不過驚人的是,
他雖然射了,肉棒居然沒有變軟,不知道是射完立刻硬了還是怎麼回事。好棒!

  我正要給他第二次口交,他突然說道:「姐姐,我也想讓你爽。」還沒等我
反應過來,他的小嘴已經舔到了我的小穴口。

  好舒服!他毫無技術可言,但是就是這種青澀生疏,讓我覺得格外刺激。

  「好弟弟,你怎麼會做這些?你不是沒有女朋友嗎?」

  「是啊,但是我看過黃片呀!黃片裡面就是這樣的,那個男的舔得那個女的
好像很爽的樣子,所以我就試試了。」他頗有些驕傲自己的模仿能力。

  「是嗎?確實……哦……哦……很爽哦……好弟弟……不要停……啊……爽
死了……」我邊淫叫著,邊使勁地搓揉著自己的大奶子,好像不這樣不足以釋放
內心的情慾一般。

  舔穴舔了一會,他抬起頭來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說道:「姐姐,我要
操你。」然後並不等我回答,就把我的雙腿分得大開,肉棒「噗」的一聲插了進
去。好霸氣的小孩,不過我喜歡。

  好舒服,雖然他的肉棒並不大,但還是把我的小穴塞得滿滿的。(很多人都
說人家的小穴緊嘛!)

  「啊……好弟弟……你好霸道啊……人家答應讓你……讓你操了嗎?」我撒
嬌的說道。

  「不讓我操嗎?我的好姐姐,那我停止啦!」他邊說邊作勢要拔出肉棒。

  「別,讓……讓你操還不行嗎……別停……」好厲害的小孩,居然懂得吊女
人的胃口。(後來他告訴我,這些都是看黃書學來的,他說黃書裡說了好多怎麼
玩女人的秘訣,他都記住了,今天居然派上用場。)

  「求我!」語氣依然生硬、霸道。

  「好……求你……求求你了……好弟弟……不要停……人家要你插嘛……」

  「繼續求我!」

  「求求你……好弟弟……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插我吧……插我的
屄……浪屄……插死我這個小淫女……小淫女的小穴好癢……好騷好多水……快
點操我啊……啊……」

  不等我說完,他已經把肉棒再次插了進來。

  「哦……哦……爽翻了……哥哥好會插穴……妹妹……愛死哥哥的大……大
肉棒了……哥哥不要停……插……插爛妹妹的賤屄……哦……好粗……好硬……
哥哥的雞巴太大了……妹妹受不了了……啊……啊……爽死了……」

  「我幹死你個浪屄,剛看到你時我就想操你了,你穿得這麼少,擺明了就是
欠操的。」他故意用言語刺激我。

  「是啊……啊……我穿這麼少衣服……就是為了找人……操……操我的……
如果……如果哥哥你……你不操我……也會有別人操我……說不定有很多人……
啊……好爽……很多人一起操我……」我邊說邊一陣痙攣,我高潮了。

  他還在繼續抽插。我看到霧漸漸地散去,東方的天空已經一片紅光,我意識
到天真的快亮了,我知道很快就會有人出門,就會看到我……啊……不是吧?我
看到遠處有幾個人漸漸地向這邊走來,依稀可以認出是早起去自習的學生。

  要叫他停止插我是不可能的,要設法不讓這幾個學生看到我這淫浪的樣子也
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索性心一橫,把眼睛閉起來,繼續放聲浪叫:「好哥哥……
淫妹妹的浪屄要被你插爆了……輕點……哦……」

  那幾個學生應該已經來到附近了,因為我覺得插我的少年先是緩了緩,似乎
是很意外看到有人過來,繼而更加賣力地抽插。我知道,插得女人很爽是男人最
大的成就感來源,所以我配合著他的姦淫,放聲的大叫:「爽……爽死了……好
哥哥……不要停……啊……別光顧著操屄……要揉人家的奶子……啊……」

  果然有一雙手開始揉捏人家的大奶子了,不對,是很多雙手。我偷偷的睜開
了眼,看到那幾個少年都把書包扔在地上,七手八腳的過來摸我的身體,有揉搓
人家奶子的,有舔人家大腿的,有舔人家小腳的,有親人家後背的……

  「哥哥們,你們都想操人家嗎?」我媚笑著問他們,我知道我看起來很浪,
這就是我的目的。

  他們自然都說想。

  「今天時間不早了,你們還要上學,不如姐姐給你們留下QQ號,改天姐姐
慢慢地讓你們姦淫,如何?」我不是想騙他們,我確實喜歡這些年輕的身體,我
渴望讓他們操我。我也不是怕被人看到,我說過,我不止一次在公共場合被姦淫
了。只是……今天,我還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最淫美女」競選,這是我一生
中最重要的事情,我是不能遲到的。

  「這個……」他們顯然都不甘心。

  我又笑了一下:「當然啦,今天可以先讓你們爽一爽。」我撫摸著自己的身
體,繼續誘惑他們:「你們看我的身上,隨便哪個洞,隨便什麼東西,你們都可
以使用,你們可以插姐姐的小穴,操姐姐的屁眼,姦淫姐姐的奶子,姦淫姐姐的
小嘴,姦淫姐姐的嫩腳,你們也可以只是對著姐姐打飛機。」

  「但是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姐姐想喝豆漿,姐姐要求你們的處子精華必須
一滴不剩的射進姐姐的小嘴裡。如何?」

  「好啊!」他們高興的喊叫著,快速的搶佔了有利地形。

  被這麼多年輕的雞巴姦淫的快感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哦!我要刺激他們的神
經,我要讓他們儘快地射給我,因為我……想……吃。

  「姐姐……姐姐的身體……爽不爽?姐姐的……奶子……大不大?白不白?
嫩不嫩?哦……舒服……姐姐好舒服……你們……是不是喜歡……操姐姐?姐姐
的小屄……緊不緊?浪不浪?姐姐想……喝豆漿……啊……誰第一個射給我……
我以後……天天……讓他插……插死妹妹……」

  「啊……哦……到了……到了……妹妹的……妹妹的浪屄又高潮了……」這
次不是我刻意說的,而是插我屄的少年把精液射在了我的浪屄深處,那種火熱的
快感讓我禁不住的再次高潮。

  這時候,其他的少年也一個接一個的射精了,而他們果然都聽話的射到了我
的嘴裡。





相關閱讀
   
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三色午夜秀聊天室,色情聊天室,skype視訊錄影,同城炮床友qq號,激情視聊,色 情片小說圖片,土豆網影片,日本a片免費,正妹視訊麻將
美女直播秀色秀場,美女直播自慰福利視頻,ecf香港交友網,男人幫論壇網址,uthome視訊聊天室,女子學院1夜情視頻,杜蕾斯免費影片,a383a 影音,app遊戲下載,國外免費開放裸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