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有寡婦

 

「咚!咚!!」

的敲門聲音像催命符一樣,但是我現在正在緊要關頭,怎麼
可能去開門呢,我於是加快了套弄陰莖的速度,大腦裡意淫的對象一時不知道選
誰好了,算了,就選隔壁的方姐好了。

  在腦海中我與方姐激烈的做愛,我的雙手用力的揉著她的乳房,陰莖進出於
她滋潤的陰道中,她的手則輕輕的玩弄著我的睪丸。

  「呼~~~」隨著高潮的到來,乳白色的精液噴湧而出,還有一部分落在了
我手上,我來不及拿東西擦了,隨便就把手上的精液在褲子上抹了兩下,然後去
開門。

  「啊,方姐。」

門開了,隔壁的方姐就站在我的門口,望著我,一頭齊耳的

短髮看上去同她的臉形非常相配,兩片嘴唇雖然有點厚,不過看上去很性感,鼓
鼓的胸部好像要從衣服裡蹦出來一樣。

  「我,我找你有點事情。」她紅著臉說。

  「有什麼事,您儘管說,我盡力。」我的眼睛盯著她的胸脯說。

  「我,我這裡好難受,幫我嘬一下好嗎?」她忽然解開了衣服,一雙豐滿的
乳房出現在我的面前。

  啊,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此了,我感動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一定是
上天看我天天自己用手解決,所以派個性感成熟的美女給我。

  「小吳,謝謝你的熨斗。」一聲話語打斷了我的性幻想,剛才的一切都是在
我的大腦中出現的,方姐是來送熨斗的。

  「這麼快就用完了。」我說。

  「是啊,家裡衣服不多,我先回去了,有空來玩。」

她說著打開了自己的家的門,就在關門的瞬間,我看見了她的笑容。

  我回到自己家裡躺在了沙發上,心跳異常的迅速。

  方姐是我的鄰居,我自己一個人在這個城市工作,三年前買了這所房子一個
人住。我以前在醫院工作過,後來辭職了自己做生意。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近鄰不如對門」,我和方姐既是鄰居還是對門,因為自己一個人住,所以她和她丈夫很關照我,把我當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看。

  方姐本來不姓方,是她丈夫姓方,但是她的丈夫已經去世了,所以方姐改姓方以表示她不願意再嫁。方姐年紀不是很大,今年三十剛出頭,沒有孩子。

  方姐的丈夫是一名保安,負責我們這個小區的安全工作,但是一次不小心被
人殺死了。

       實際上是他倒霉而已,那天小區裡發現一個通緝犯,另一個保安讓他盯住通緝犯,結果他在跟蹤的時候被通緝犯發現了,通緝犯扭頭就跑,他看自己被發現了,
擔心自己會被通緝犯傷害於是他也轉身就跑,不幸的是對面來了一輛車,他就稀里糊塗的被撞死了。
  不過後來政府還是頒發了見義勇為好市民將給方姐。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這三年裡方姐一個人生活,工作,平時有空的時
候去婆婆家,然後給丈夫正在讀大學的妹妹送點錢過去,也挺不容易。

      三年裡也有人給她介紹對象,可是她死活不同意,我有一次開玩笑同她說給他介紹老公,她差點和我翻臉。

  我對她還是有點幻想的,方姐那微黑的皮膚已及身上特殊的味道都可以讓我
心動不已,我也曾經想過去追她,但是擔心被她拒絕了我連她弟弟都做不成了。

  她也是和我保持距離,雖然還把我當弟弟看,但是不如以前那麼親熱了,擔
心外人的閒話。

  我把熨斗放到衣櫃上,然後從冰箱拿出了點吃的東西隨便吃了一點,吃完後
我打開了電腦上網,準備下載幾部電影先讓自己過一下眼癮,可是大腦裡總是想
著方姐的事情,夏天到了,我幾乎天天都是慾火焚身,看樣子只能暫時發洩一下
了。

  以前我也曾經叫雞來自己家裡過夜,但是沒有什麼感覺,說實在的那些雞長
的不差,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我就是沒有興趣。

  我設置好下載任務後,人坐到了床上,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低頭一看
果然在床下有兩個不是很大的瓶子,我拿出左面的那個,裡面是哥羅芳,是一種
麻醉劑,小劑量可以讓人昏迷,多了的話可以要別人的命。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寶貝,我曾經在醫院工作,一次在藥房清理過期藥品的時候發現了這東西,這東西在密閉的情況下保質期很長。

  看著這東西,我的腦海裡出現了方姐的裸體,她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任由我擺布,極度膨脹的慾望讓我有點迷失本性了,也許這就是我真正的面目。我又把哥
羅芳放在一邊,然後去洗手間裡拿了一條毛巾,說幹就幹,準備行動了。

  我又拿出了那小瓶,倒了一點裡面的液體在毛巾上,然後把毛巾攥在手裡。

  現在是下午一點半,樓上的人大多在睡午覺,所以樓道裡很安靜,我走到了
方姐家門前,敲了敲門。

  我忽然想起了那句話,人有三大缺德的事情最好不要去作:
「踢寡婦門,刨絕戶墳,打懷孕的人」

我是不是很缺德,不過我不是踢,我是在用手敲而已。

  「就來。」裡面傳出了方姐的聲音。

  我想她可能在睡午覺,現在在換衣服。

  門開了,方姐穿著睡衣,披著一件外套站在門口,「小吳,有事情嗎?」

  「我剛聞到有煤氣的味道,你看一下是不是你家的煤氣出問題了。」我撒謊
說。

  「哦?我去看看。」就在她轉身的時候我猛的將滴有麻醉劑的毛巾摀住了她
的嘴,她先是一驚,沒有反抗人就倒在我的手上。

  「我靠,太快了吧。」我立刻扶著她走進了她的家裡,然後我關上了門。

  當我把她放在沙發上的時候,我心裡異常的激動,想了很長時間的女人今天
終於到手了,我興奮的都不知道要幹什麼好了。

  我顫抖著扯下了她的衣服,微黑的皮膚出現在我眼前,她居然沒有帶乳罩,
一雙比我想像中要小一點的乳房出現在我眼前,乳房上兩個深紅色的乳頭,以及
褐色的乳暈,讓我情不自禁,我立刻脫光了衣服。

  我把她放倒在沙發上,她的一條腿搭在了地上,雙腿之間是茂盛的陰毛,我
扒在她的雙腿之間,興奮的翻開陰毛,手指在她發黑的陰唇上輕輕的撫摩。

       她陰部的黑同她的皮膚的黑是一樣的,這點我沒有想到,我以前看過妓女的陰部,她們的陰戶是帶有一點灰色或者不均勻的黑,像她陰戶這樣全是微黑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興奮的伸出舌頭在她的陰戶上舔了起來,眼前這赤裸的羔羊完全是是屬於
我的了。

        我舔著她的陰道口,舌頭在陰道內輕輕的攪動,方姐的舌頭輕輕的抖了
一下,這大概是自然反應吧,我也沒有多想,手伸到她的胸上,用力的揉搓著兩
個豐滿的乳房。

  胯下硬起來的陰莖摩擦著她的腿,我一隻手抓住她的腿,然後從她的大腿跟
一直親吻到她的腳趾,雖然她的腳上有一點味道,不過這更刺激了我的神經。

  我用龜頭在她的腳背上摩擦,龜頭上產生了一股熱熱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
夾緊了肛門。

  我放下她的腿,繼續在她的陰戶上玩弄著,我翻開她陰蒂的包皮,然後用舌
頭來回的撥弄著它,天氣很熱,再加上我心情激動,所以很快我的身上就出了一
層汗。

  方姐的眼睛緊閉著,兩片性感的嘴唇合在一起,讓人看了就想親,我吮吸完
她的陰道口,一路親吻著她的皮膚,來到了乳頭上。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內輕輕攪動著,剛才還有點乾澀的陰道現在已經濕淋淋
的了,我拉出手指放在嘴裡嘗了一下,有點鹹,仔細嘗了嘗還有點酸味。

  越看她的嘴唇就越有慾望,我壓在她身上,然後親吻著她閉在一起的嘴唇,
我好想吮吸她的舌頭,但是沒有辦法。

我只好雙手用力的打開她的嘴,然後把自己的舌頭伸進去品嚐一下她的味道。

  我玩弄了一會她的舌頭後便專心的吮吸著她的嘴唇,她的雙乳被我捏得變了
形。
  保持一個姿勢很長時間,有點累,所以我把頭埋在她的雙乳之間,聽著她的
心跳。怎麼她的心跳得這麼快,該不是要醒了吧,想到這我猛的站了起來,走到
她頭部的位置,沒辦法,我要加緊動作了。

  我稍微蹲下身體,然後用龜頭在她的雙唇之間摩擦著,感覺真是舒服,尤其
當我的龜頭邊緣被她雙唇交匯處摩擦的時候,更是讓我舒服得忘記了自己姓什麼
了。

 忽然她張開嘴,然後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同時雙手抬起抱住我的身體,她
一邊吮吸著我的龜頭一邊慢慢的坐了起來,最後她完全的盤腿坐在沙發上,我則
完全的站在地上。

  「這~~方姐~~我~~」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到了這一步只有聽天由
命了。方姐還是微微的閉著眼睛,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陰莖,從鼻孔呼出的熱氣吹
著我的陰毛。

  方姐的口裡好溫暖,我把手放在了她的頭上,輕輕的但是快速的在她的口中
抽動著,她的手在我的身上亂摸,最後來到我的睪丸上,輕輕的玩弄著,手指摳
著上面的褶皺。

  「波」的一聲,方姐吐出了我的陰莖,然後慢慢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她的
舌頭在我的胸上舔著,我的兩個乳頭上沾滿了她的口水,涼絲絲的。

  最後她的嘴唇來到我口中,我用力的抱著她,嘴唇拚命的吮吸著她的舌頭,
終於我嘗到了她舌頭的味道。

  一番熱吻後,方姐鬆開了嘴唇,然後用舌頭舔了舔我嘴角上的口水。

  「方姐~~」我輕聲的招呼著。她沒有反應而是把我拉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然後她分開雙腿站在那裡,我的頭正好對準她的陰戶,我毫不猶豫的再次親吻著
她的陰道,舌頭在裡面用力的攪動著。

  「嗯~~嗯~~~」方姐滿意的呻吟聲從喉嚨裡發出,她按住我的頭,「再
用力~~用力些~~求~~求你了~~~」

  聽到了方姐的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還是照她的意思去做了,
不止是她的陰道,連她的菊花我也用舌頭清理了一遍。

  終於到了最後的關頭了,方姐姐分開自己的陰道口,一手抓住我的陰莖將龜
頭頂在上面,然後腰一沉,溫暖的陰道立刻將我的陰莖吞沒。

  還沒有等我動作,方姐已經抱著我的頭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來。我含住她的左
乳乳頭,右手玩弄著她的菊花門。

       她的陰道門戶很鬆,我很容易就插了進去,但是當我越往裡插的時候就越感到刺激,裡面好像有千萬重的肉壁要阻攔我前進的道路一樣,終於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陰莖完全的沒入她的陰道中。

  我雙手抱著她的腰,開始用力的抽動起來,緊緊的陰道壁好像狼吃羊一樣,
死死的夾住我的龜頭,我抽動一次就會有四面八方的壓力作用在陰莖上,這麼爽
的感覺是我前所未有的。

  我們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汗水早已將我們的身體打濕,我摸著她濕濕滑
滑的身體,然後把手指放進嘴裡咬了一下,證明我不是在做夢,這真的是真的,
我越想越興奮,下體抽插的速度就越快。

  「啊~~~~啊~~~小吳~~~~快~~快~~~~」

她接近瘋狂般的叫著,房間裡充滿了我們生殖器上的味道,呼吸起來都是那麼的刺激。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作了將近半小時了,我的陰莖上產生了極其強烈的快感,
快感還伴隨著癢癢的感覺,為了讓快感統一,我加大了抽動的力度以及速度,我
的變化也帶動了方姐的變化。

  「啊~~我~~我~我不行了~~~」

才說到這,她的陰道開始蠕動起來,我的陰莖也被捲入其中隨著她陰道內分泌出更多的液體,我也將我的精液射了進
去。

  我們停止動作,緊緊的抱在一起感受著剛才的高潮。

  高潮過後我變得清醒了不少,才想起來自己做過些什麼,但是不知道方姐是
怎麼想的,看她剛才興奮的程度以及主動的樣子我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過了幾分鐘,我們身體的溫度慢慢的降了下來,趴在我肩膀上的方姐抬起了
頭在我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方姐~~我~~~」我打算解釋一下。

  「吳弟,你真強~~我愛死你了~~」她說。

  我聽到這句話就知道自己沒有什麼事情了,於是我慢慢的拉出陰莖,乳白色
的精液混合著她的液體流到了地上。

  我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我們一起躺在了床上。

  「方姐,你怎麼~~~」

  「我怎麼沒有暈倒是吧。」她替我說了出來。

  「是啊,我那塊毛巾上有麻醉劑的。」我說。

  「什麼麻醉劑,那是酒精吧,我只聞到了一股酒味。」她說。

  我這才想起來是自己拿錯了,我床底下確實有一瓶酒精,那是以前用酒精爐
煮蛋吃剩下的。

  「那你為什麼還要暈啊。」我的手摸著她滑滑的陰唇問。

  「我是想看看你要做什麼。」她的手抓住我的陰莖輕輕的撥弄著說,「其實
我一直等你這樣做。」

  「什麼?」我瞪大了眼睛。

  「其實我丈夫沒死之前我就一直很喜歡你,但是那時候你只把我當姐姐看,
當我丈夫出事後,我的確傷心了很長時間,這段時間你在我身邊照顧我,就更讓
我喜歡你了,但是你膽子真小,我等你等了兩年多,你今天才敢。」她捏著我的
睪丸說。

  「我真是蠢啊。」我敲了一下自己的頭,早知道這樣我早就行動了。

  「不要緊,現在也不晚,最起碼你讓我有了兩年來的第一次真正高潮。」她
把頭靠在我胸上說。

  「難道你沒有想過再和別的男人嗎?」我問。

  「我只想找你~~」

她說著又吻上了我的嘴唇,舌頭在我的口中攪動著,過來一會我們才分開,「每天只要一想到你我就只能~~~~」

  「只能什麼?」我問。

  「討厭,只能~~只能自己搞了。」她說。

  「好,從今天開始,你不用了,我最愛的方姐。」我說著壓在了她的身上。

  「討厭,你還來啊。」她說。

「我來給你填補你這麼長時間的空白吧。」說著我把陰莖猛的插進了她餘溫
尚存的陰道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