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姦情

 

當君津裡亞站在講台上,教室裡就突然靜下來。
裡亞到英智學院高等部就任四個月以來,這只在每一個教室都出現的情景,並非特別限於二年A班,理由是裡亞太美的關係。
在這個教室裡,說流暢英語的裡亞的視線,特別注意到坐在窗邊肌膚雪白的美少年矢田智明。學生們都專心看書本,幾乎沒有人發覺這種情形。除智明與另一個少女。
智明自從裡亞第一次到班上來上課,就對她美麗的眼色感到有特別的東西。溫柔的色澤,但不僅是溫柔。
希望知道在那溫柔的背後是什麼‥‥智明的視線偶而離開書本悄悄看裡亞。不知為何,每一次都和裡亞的視線相遇。智明會覺得心跳加快,幾乎呼吸都感到困難。
裡亞的課結束時,男生們會引起一陣騷動。不是從上課的束縛受到解放的喜悅,而是必須與所謂君津裡亞的美的象徵必須要分離,這種失望感情的表現。
在女生之間裡亞也是非常受歡迎。每一個人對她的美和優雅的態度以及現代感懷有憧憬之情。
在這種情形下,惟有籐波梨加不同,因為梨加對裡亞產生嫉妒的關係。梨加最近發覺裡亞的視線經常在看智明。就因為她對智明懷著淡淡的戀情,所以才會發現裡亞不是用普通的眼神看智明。
在想這是為什麼之前,馬上就嫉妒裡亞老師,可以說梨加也是正在為初戀作夢的平凡的十六歲少女。
第一章 女教師挑撥的構圖
星期六下課後,智明在圖書室複習英文法。眼睛是看書本,但腦海裡疊滿君津裡亞的人影。
有那樣的姊姊該多好。
獨生子的智明從小就對自己沒有姊妹感到不滿。到小學的高年級時更覺得如果有姊姊該有多麼好。
住在附近的同學的姊姊,對智明也像親姊姊一樣對待,使他高興得不知不覺轉變成淡淡的初戀般的感情。可是因為他的父親調職搬走,智明的初戀就像朝陽前的露水很快就消失。
曾經也是獨生子的母親美裡,能理解智明的寂寞,所以對智明是溫柔體貼的母親。可是智明對那樣的體貼甚至於感到厭煩,因為母親究竟是母親,距離姊姊的地位相去很遠。
智明的思春期雖然不能說黯淡,但也算是很老實的少年。就在這時候在他面前出現完全像他心中理想的姊姊的女性,那就是君津裡亞。智明的心非常動搖。對十七歲的智明而言,裡亞的年齡和他相差太大,也因為如此,憧憬的感情也越濃厚。
發覺裡亞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其他同學不同,那是裡亞來第一次上課的時候。從此以後,智明每次都在自己的心裡和裡亞對話。
今天的裡亞老師非常漂亮‥‥‥
用這樣的眼光看時,就覺得裡亞的眼色也特別生動地看他。
老師,好像很傷心的樣子‥‥‥
用這樣的眼光看站在講台上的裡亞時,她的眼睛好像回答說。
是啊,我有很多傷心的事‥‥‥
智明放下英文課本,用手托下顎看著圖書室白色的天花板。在那裡出現裡亞的人影。
今天,老師的肌膚好像特別有美麗的光澤‥‥‥
在心裡幻想裡亞的裸體時,就好像條件反射一樣,年輕的陰莖立刻猛烈勃起,這樣隨之而來的疼痛感,反而使他覺得舒服。
智明站起來準備去廁所,知道這樣勃起以後不能很快恢復平靜,想用自己的手解決。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手放在他的肩上。
「真了不起星期六下學後還在這裡用功。」
聽到裡亞老師溫柔的聲音。從站在背後裡亞身上傳來令人陶醉的芳香。智明開始緊張。
「剛才我看到你進入圖書室。原來以為你已經走了。我們一起走好不好?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我們一起走吧。」
智明當然願意。眼睛被裡亞的細腰和下面豐滿的屁股吸引,就這樣走出圖書室。
外面已經進入初夏的季節。
「不知道她有什麼事‥‥‥?」
走出校門,在學校牆邊的有行道樹的人行道上走時,智明仍舊很緊張。
「今天是我二十六歲的生日。」
走在前面的裡亞突然回頭。一直茫然望著裡亞的智明臉色變紅。
「恭喜老師‥‥‥生日快樂。」
智明不滿意自己說話結結巴巴的樣子。
「對女人來說,二十六歲是很微妙的年齡。」
受到裡亞俏皮笑容的影響,智明也露出笑容。
「我看起來像那個年齡嗎?」
在只有綠葉的櫻樹前,裡亞像模特兒一樣把手叉在腰上擺出 麗的姿勢。突出的胸部壓倒智明。
「看起來年輕嗎?還是顯得很老?」
「看‥‥看起來年輕‥‥很年輕。」
說話的聲音顫抖自己都覺得難為情。
「真的嘛?我能像你的姊姊嗎?」
是,是最理想的姊姊‥‥‥
智明恨不得大聲這樣說,實際上他只能點點頭。
「你要不要先回家,然後再出來。今天要在我的房間舉行生日派對,你和家裡的人說好六點鐘左右來吧。」
意想不到的邀請,智明感到異常興奮。
「是。」
然後就說不出話來。心裡想應該說話但找不到適當的話。
「那麼,你是答應了。」
裡亞看著智明的臉,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的家是在南麻布吧。」
「是.老師為什麼知道呢?」
智明因為裡亞知道自己的地址感到非常高興,說話的口吻也好像對同學說話的樣子。
「我偶然看到你的資料,距離我的公寓並不遠。」
「老師的家在哪裡呢?」
「白金台,同樣是在港區,而且坐車十分鐘就到了。」
裡亞從皮包拿出筆記本,畫簡單的圖,仔細地寫上地址和電話號碼。
「這樣你就會找到了,千萬不要弄丟。」
從筆記本撕下來交給智明時碰到手指。
啊,那是多麼雪白細嫩的手指‥‥‥‥
智明的心裡一陣騷動。
「那麼我送你回家。」
「什麼?老師有車嗎?」
「嗯。我叔叔是這棟大樓的老闆。」
裡亞看著面前大廈露出微笑。
「免費借給我使用地下的停車場。靠學校給我的薪水是沒有辦法租到的。」
走進大廈時,守衛的中年男人很客氣地寒暄,看到裡亞也很客氣地道謝的樣子,智明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感到舒暢。
汽車是很保守的暗綠色,但是流線型,知道那是積架XJ時,智明覺得看到裡亞另外的一面。
「原來老師開這樣漂亮的車。」
「你要替老師保密,因為其他老師都很保守。」
智明坐在助手席上看著前面的擋風玻璃上用力點頭。
從赤板到南麻布,極短的時間就到了。智明恨不得就這樣繼續開車兜風。
「六點鐘,我等你來。」
在自己的家門前下車看著裡亞的汽車離去,產生很複雜的心情。
不知道還有什麼人受邀請參加生日派對‥‥‥
不知為什麼過去很少說話的裡亞,突然這樣親切地托近,高興之餘智明也產生疑問。
打開門時,母親正在玄關的架子上插新的花。和過去的有不同的芳香。
「你回來啦,今天這麼晚,媽媽還沒有吃午飯呢。」
「是等我嗎?」
「你每次晚回來時都打電話的,今天為什麼沒有呢?」
「對不起。」
智明並沒有說出在圖書室用功的事。
那不是用功,只是在想心事,想裡亞老師的事‥‥‥
吃飯時和往常一樣只有母親說話智明是聽眾。
在附近的公寓有很準的算命師。土生土長的鄰長今年賣了土地搬到郊外了。還有收垃圾的車撞倒老人‥‥等。到最後才說重要的事。
「爸爸在下下周的星期三到星期六之間會回來。」
父親茂昌是在一家貿易商擔任機幌分公司的經理,一個人去工作。因為和智明升高中的時期碰在一起,不得不留下妻子一個人去。他剛滿四十歲,在公司裡也被視為將來的總經理。根據往例大概要去三年。
每月舉行一次總公司的會議時,會回來東京。每半年有一次休假。
難怪媽媽很有精神‥‥‥
智明吃飯時偷看媽媽的表情。
智明偷看到父母 密行為,正好是約一年前,茂昌出發去北海道的前夜,智明半夜醒來覺得口渴就去廚房。就是那次偶然看到父母在浴室裡擁抱。
看到大人性交的兇猛感到驚訝,同時看到平日穩重體貼的母親像妓女一樣的情形,心裡也產生動搖。可以說就在這個時候,智明的思春期開花了。
在這以前已經學會手淫,每次心裡幻想的對象就是母親。在心裡想著擁抱赤裸的母親,用手揉搓勃起的陰莖。
可是最近,手淫的對象從母親逐漸變成裡亞。可是對母親因為看過實際性交的情形,心裡想著母親的手淫有強烈快感,以裡亞作手淫對像時就好像缺少什麼東西。
當母親說話告一段落時,智明就不知道該不該把去裡亞老師家裡的事說出來。結果只說要去找同學,然後立刻把話題轉到父親回來以後的計畫。
說到父親,媽媽就有精神啦‥‥‥
智明一面回應母親不斷說的話,一面想起自從在浴室看到父母性交幾次偷看到後的情形。
父母的臥室是在一樓邊間,是西式的房間。窗戶有雙層窗 。知道父親從北海道回來時,智明就在窗 的滑車上動手腳,使窗 不能完全閉合,會留下一公分左右的縫隙。
毋然說是雙層,但有一邊是蕾絲,透過蕾絲的網目看到父母的房間,性交時台燈就會變成粉紅色。智明認為那是他們性交的信號。確實在父親去北海道以後,粉紅色的燈罩就變成米黃色。
「媽媽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如果這樣說不知道媽媽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媽媽,很想性交吧?」
如果這樣問‥‥‥智明覺得身體突然熱起來。
「你怎麼啦?發燒嗎?」
母親露出疑惑的表情把手放在智明的額頭上,那是涼涼的很舒服的手。
「媽媽的手涼涼的真舒服。」
智明一面說一面看媽媽的表情,同時想起全身赤裸地騎在父親的身上,不但發出淫聲浪語的媽媽淫蕩的姿態。
智明把自己的手壓在媽媽的手上,媽媽就好像這是一種義務,一直放在額頭上等待智明的手離開為止。
智明回到二樓的房間,就從裡面上鎖。下半身已經火熱勃起。
拿起衛生紙在手裡輕輕在陰莖上揉搓幾次時,很快就噴射出精液,積存在裡面像膿一樣火熱的感覺消失。
就在這時候聽到敲門的聲音。
「我要洗衣服,把內衣拿出來吧。」
房門發出搖動的聲音。
「為什麼要鎖房門呢?你睡了嗎?」
智明迅速把衛生紙塞到床下,把放在書桌上的運動大毛巾圍在身上開門。
「你這種樣子想做什麼呢?」
母親看到丟在地下的內褲撿起來。
「我正在換內衣。」
「好吧‥‥‥背心也一起換,快脫下來吧。」
看到智明慢吞吞的樣子,母親過來抓住圓領背心的下 就向上拉。從頭頂脫下去時,母親的臉就在面前,聞到很香的味道。
智明像接吻一樣的把臉靠過去,然後作出小狗一樣聞的動作。
「媽媽‥‥‥好香。」
母親好像難為情地露出微笑。用手指在智明的鼻尖上彈一下走出房間。
智明在五點半鐘離開家。對母親說九點左右會回來。但在心裡想希望能晚一點回來。
既然是生日,應該送禮。走到商店街買蘭花。一千元的開支雖然心痛,但為裡亞老師還是捨得花的。
攔一輛計程車不到七、八分鐘就到達那一棟公寓。
「住在這裡的一定都是有錢人吧。」
計程車司機歎一口氣望著公寓的大門。
確實智明也對那種豪華感到壓迫感。
裡亞的房間是在最高層。推開玄關的門時,智明原以為能看到很多鞋,這樣的推測完全落空。只有一雙白天穿的低跟的高跟鞋。
出來迎接的裡亞老師,穿著色彩鮮艷有花紋的洋裝,頭上有相同顏色的頭巾,年輕和美,使智明不由得瞪大眼睛。
房間裡除了裡亞老師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
難道被邀請來的只有我一個人?
「我一個人慶祝太寂寞所以想請你來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智明真想大吼一聲。
餐桌上排列幾瓶葡萄酒,以及和西餐混合的菜餚。
「我一個人喝酒可以嗎?」
兩個人在餐桌面對面地坐下時裡亞好像很高興地說。微微擺頭的樣子,就像外國電影看到的女明星非常優雅可愛。
「我是能喝葡萄酒的。」
智明很興奮地說。
「我可不管。」
不是責備的表情,裡亞好像想了一下,輕輕對智明瞪一眼,拿酒杯放在他面前,在酒杯裡倒葡萄酒。
「你說,為什麼乾杯好呢?」
「當然是為老師的生日。」
剎那間在裡亞的臉上出現複雜的表情。智明並沒有發現繼續說:
「老師,生日快樂。」
「謝謝。」
輕輕碰杯的聲音使智明的心更興奮。
兩個人的談話始終沒有中斷愉快地吃喝。
「記得你是獨生子。」
不到三十分鐘兩個人的臉都微紅,裡亞看智明的酒杯空了又給他倒葡萄酒。
「爸爸媽媽很疼愛你吧?」
智明本來想肯定,但又故意反過來說:
「不是那樣。」
在裡亞的臉上露出不相信的微笑。
「老師的家人呢?」
「我也是一個人。」
「哦,原來如此。」
「本來是有弟弟的。如果活著應該二十一歲了。」
「那麼是‥‥」
想問是不是死了但覺得很殘忍說不出來。
「我那個弟弟很像你,和你差不多的年齡時因車禍死了。就在今天的同一天‥‥」
「‥‥‥」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弟弟的忌日。哦,對不起,說一些傷感情的話。」
「不,我不應該問這種事的。」
「我們還是快活一點吧。」
裡亞說完就重新拿來白蘭地,倒在酒杯裡喝一口。大概本來就不善喝酒立刻哽住。
智明到裡亞身後替她撫摸後背。
手指很明確地感覺出洋裝下乳罩的掛鉤,心裡感到慌亂。如果裡亞肯答應,希望就這樣慢慢撫摸下去。後背柔軟的肉的感觸,使少年產生慾望的衝動。
「不要緊了,謝謝你。」
「老師,還是不要喝酒了吧。」
智明這樣說完立刻感到後悔。怕她答應,那樣就會結束兩個人愉快的宴會。
「我是不太能喝酒,但喜歡這種氣氛。」
「我陪老師,但只能喝葡萄酒。」
「如果讓你的家人知道了,會變成我的責任問題。」
「我不在乎,我也可以住在這裡。」
智明說完,對自己說的話感到驚奇。
「真的嗎?能住下來嗎?」
「嗯。我過去在同學家裡住過的。」
「我是朋友嗎?」
「今晚是‥‥‥」
「應該打電話吧。會被媽媽發覺吧。」
「我會騙她的。」
「我該怎麼辦‥‥‥不想教一個學生壞事的老師,可是又很想和你繼續聊天‥‥‥」
裡亞在智明身上看到死去的弟弟。他和弟弟高廣一模一樣。第一次到二年A班上課時看到智明當時就受到很大衝擊。
認為很像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一直想找他談話,終於在圖書室裡實現。選擇這一天的理由,自己的生日當藉口,實際是因為弟弟的忌日。
「就算我自己的判斷做的事吧。」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老師沒有和我商量任何事情,我自己找一個理由打電話回家的。」
「真是壞孩子。」
「能和老師在一起,我能做最壞的孩子。」
葡萄酒裡的酒精很顯然地使智明的舌頭更靈巧。
智明拿起桌上的無線電話。按下家裡的電話號碼。響起兩次電話鈴聲,立刻出現錄音機的聲音。
「奇怪?」
聽到智明的聲音,裡亞在旁邊露出疑惑的眼神。
「是錄音機,媽媽一定是在洗澡這樣正好。」
智明用手壓在送話口上看著裡美笑,然後恢復認真的表情對著送話口說:
「是我‥‥今晚要住在同學家裡,因為要用功到很晚。再見。」
說到這裡智明就立刻掛斷電話,露出俏皮的眼神對裡亞說。
「不知道是哪裡的同學,沒有辦法找我的。」
「你真是壞孩子。」
裡亞雖然這麼說但露出很高興的表情。
「好像能比平時多喝一點了。」
裡亞以優雅的姿態更換翹起的腿,拿起白蘭地酒杯。智明覺得她的紅唇很美。
「你去過迪斯可嗎?」
「沒有,我的旋律感太壞了。」
「看起來不像那樣‥‥我覺得你跳舞一定很好看。」
「老師呢?」
「在美國留學的時候‥‥‥」
裡亞說到這裡做出看遠處的眼神,然後視線又立刻回到智明的臉上。
「在美國時有愛人常一起去跳舞。我的青春時代‥‥‥你是現在才開始。」
「老師,那個愛人怎麼樣了呢?」
「我的青春已經結束了。」
這句話完全表達出和愛人的分手。
「老師也是從現在開始的。」
智明的心裡真的這麼想。
「老師很美,又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而且也年輕。」
「可是只是這樣是不行的。因為我已經失去支撐我的兩樣東西。」
「兩樣?」
「愛人和弟弟‥‥‥」
「我做老師的弟弟吧‥‥」
看到裡亞寂寞表情順口說出來的話,但也是智明的真心話。而且,可以的話也做愛人‥‥‥
「謝謝你,我很高興。」
裡亞伸出手握住智明的手。
「你的手很溫暖。」
裡亞把智明的輕輕放在臉頰上。
智明在心裡產生莫名其妙的感動,凝視這舉動。
老師邀請我來是我像她弟弟的關係嗎?
當然沒有感到不滿。如果因此能更親密就好了。
「我要做老師的弟弟。」
智明單方面地宣佈。
「嗯‥‥‥」
裡亞的小手指勾在智明的小手指上。
「你答應了。」
「我答應了。」
「我們該休息了吧。」
「我還不想睡。」
「可是我困了。」
裡亞知道自己的月經快要到了。因為每次都這樣。
「智明,你先洗澡吧。」
「還是請老師先洗。」
「男人在前,弟弟從來不會反對我的話。」
「是。」
智明覺得真的像她的弟弟一樣感到很高興。
有淺藍色瓷磚的浴室相當寬大。智明感受到很舒暢的疲倦。從浴室裡出來時已經醉得身體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行動。腳底下搖擺,抬頭看天花板時緩慢在旋轉。
還是很勉強地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回到餐廳,裡亞趴在餐桌上睡覺。
「老師。」
裡亞立刻醒過來。
「哦,對不起‥‥‥你是在走廊右側的日式房間睡覺。棉被已經 好了,也有睡衣,不過是女人用的。」
「老師不要洗澡嗎?」
「我這就去洗,你先睡吧。」
智明走進八席的房間,好像沒有人用過的地方,棉被也是新的,一面換上睡衣一面想這是老師經常穿的。
想到這裡身體就感到熱起來。躺在被上四肢伸開成大字形,這樣使火熱的身體散熱時產生睡意。大概是沒有蓋被的關係,不久後突然醒過來,覺得睡的時間很短。想鑽進被窩裡時好像聽到浴室那邊有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然後是寂靜。
智明起來覺得不放心向浴室走去。
裡亞身上披一條浴巾靠在牆上坐。
「是老師倒了嗎?」
急忙跑過去。沒有看到外傷。有浴巾蓋的胸部,隨著呼吸緩慢起伏。
「老師‥‥‥」
輕輕呼叫但沒有回答。只聽到有規則地輕微的鼾聲。
至少放心了。想再叫一聲時,剎那間在心裡有另外一個智明在悄悄說。
就這樣丟下不是很好嗎?
聽到另外一個智明的聲音。
你在想什麼,太不應該‥‥‥
智明從心裡趕走那樣的念頭,拿出所有的力量抱起裡亞。在胸前的浴巾分開,露出一半赤裸的乳房。智明覺得自己的血液在沸騰。
真的睡了嗎?
走進臥室後,智明故意拋在床上一樣放下裡亞。
「唔‥‥」
裡亞的頭搖動兩、三次,立刻把身體像幼兒一樣仰臥發出有節奏的鼾聲。
浴巾的前面分開更大,大部份的乳房都露出來。
在智明的腦海裡好像有幾百個鐘一起響,血液在血管中像洪流一樣形成漩渦,身體裡像著火一樣熱起來。
「老師‥‥」
小聲叫,為的是確定裡亞是不是睡熟了。
裡亞也沒有動一下。
智明還是不安地在房間四周張望。
房間裡很明亮,粉紅色的床單在燈光下顯得非常 麗。
燈光還是不要比較好‥‥
把台燈拉到床邊‥調整燈罩,不要把光直接射在裡亞的臉上。點亮後關掉室內燈。房間裡的亮度減少,形成很安寧的氣氛。
智明就這樣凝視裡亞沒有動,隨著時間好奇心膨脹到快要爆炸的程度。這種感覺在年輕的肉體上以具體的形狀出現。女用睡褲的中心高高隆起,浮顯出勃起的陰莖的形狀。
強烈的慾望破壞智明的理性,只有性慾奔馳。
美麗的獵物就在伸手能拿到的地方睡得很熟。
智明用手指尖輕輕捏起浴巾,看到黑色捲曲的陰毛貼在豐滿的大腿根上。
「‥‥‥」
智明的喉嚨裡發出咕嚕的聲音,聲音之大使智明本身嚇了一跳。
一面看著裡亞睡覺的情形,把臉慢慢靠過去。聞到輕微的芳香。
陰毛的稀少也使智明感到驚訝,因此維納斯山丘相對地厚而隆起,從膝蓋以下是微微分開,但大腿是夾緊的,那裡的部份什麼也看不見。
智明迫切地想看夾緊的大腿根裡面的地方。
智明臉和陰毛只距離二十公分,發出黑色光澤的每一根毛都明顯地烙印在智明的網膜上。
智明的興奮已經到達頂點。產生有如做夢般的感覺。
這是真正現實裡的事情嗎?
智明用顫抖的手指撫摸陰毛的表面。
心裡好像有東西爆炸。
微微摸到陰毛的感覺,好像比任何事情都舒暢,忍不住把整個手掌壓在上面。
「嗯‥‥‥」
剎那間呼吸好像停止,裡亞發出輕微哼聲。智明嚇得幾乎跳起來,急忙在床邊蹲下去。
裡亞的身體像蠕動搖動。智明就從地上向房外爬去,進入廚房喝水潤喉。
沒有馬上回去就好像裡亞會起來叫他,但一直沒有裡亞醒過來的動靜。
智明悄悄地走進廚房,浴室裡露出燈光,走進更衣室尋找開關時,發現裡亞的衣服丟在籃子裡。
翻開有花樣的洋裝,看到淺紫色的乳罩和三角褲,毫不猶豫地拿起捲成一團的三角褲攤開。
那是小小透明的三角形,中心的部份有一點濕。
放在鼻子上,有一種和香水不同的味道刺激鼻腔。
這是女人的味道‥‥
智明拉出勃起的陰莖,從馬口溢出透明的黏液。用淺紫色的三角褲卷在陰莖上。
「啊‥‥裡亞老師‥‥」
閉上眼睛看到剛才看到的陰毛,開始輕輕地摩擦。
還不到一分鐘,智明就發出小小的哼聲射精。精液發出強烈的味道飛出去。
如果在平時,就這樣結束了,但在這一次,這是開始。
小小萎縮的陰莖,仍然滴下黏液好像還要什麼東西。
智明再向臥室裡看。
裡亞還在睡。身上的浴巾完全攤開失去作用,鼾聲比剛才更大有一定的旋律。
智明看著女人的肉體脫去身上的衣服。陰莖立刻兇猛膨脹主張它的存在。
智明拿起浴巾丟在床邊。如此一來裡亞就成為一絲不掛的裸體。
智明蹲在床邊把手掌輕輕放在大腿上,享受從那裡傳來的肉體脈動,大腿之後是下腹部,然後是乳房。把手掌蓋在陰毛時,智明已經無法忍耐。
智明來到裡亞的腳下,抓住腳踝慢慢把雙腿向左右分開,看到陰毛在搖動,像開門一樣陰唇分開。然後終於出現一條粉紅色的肉縫。
對第一次看到的陰戶,十七歲少年的心臟幾乎快要爆裂。
這就是女人的陰戶‥‥‥
智明上床,想進入裡亞的雙腿之間。非常小心地不要把裡亞驚醒。
雙手放在裡亞身體的兩側,能做到伏地挺身的姿勢。可是這樣就不能用手握住陰莖插入。第一步應該是將龜頭對正膣口。但是不知道膣口的位置。
大腿和大腿發生摩擦。裡亞動了一下。
能使龜頭碰到柔軟的肉,全身產生輕微顫抖。
就在這剎那失去身體的平衡,身體的重量壓在裡亞的身上。
「啊‥‥‥」
智明和裡亞同時發出輕微的驚呼聲。裡亞是為驚訝,智明是為陰莖被嚮往的陰肉包住的快感。
「什麼‥‥這是什麼?」
在裡亞還不能完全瞭解狀況時,智明抱緊裡亞的身體激烈的痙攣。
「啊‥‥不行啊!」
當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時,裡亞已經遭到精液的噴射。
裡亞的子宮受到大量精液的洗禮,雖在困惑中也能舒服的反應,享受到女人的歡樂。
裡亞跑進浴室,用複雜的眼光看沾上少年白濁精液的恥毛。如果說完全沒有預期那種警報就是一種謊言。
那個孩子也是這樣‥‥‥
裡亞一面淋浴洗去智明的精液,一面想到已經死的高廣。
弟弟是死在車禍,但裡亞始終無法拋棄是不是自殺的疑問。
高廣是和裡亞一起在洛杉磯留學。大學和高中有一段距離,他們是分開生活。
裡亞當時熱愛一個男人,他是從南美來的留學生,有褐色的肌膚。
有一天高廣來看姊姊時,裡亞正在褐色男人的身體下發出歡樂的聲音。
裡亞知道被弟弟看見,第二天就去找高廣,目的不是為辯解而是為了理解。然後看到高廣衝向道路。
等於是我殺了他‥‥‥
裡亞從高廣留下的日記,知道弟弟是熱愛姊姊,於是裡亞就決心一輩子背負十字架。
於是回到日本,完全不去想愛情和婚姻一心想做教師。可是剛到新任的高中,在智明的身上看到高廣的影子。因為智明看她的眼神,與愛她的弟弟的眼神一模一樣。
所以才會在弟弟的忌日邀請智明來,然後不到幾小時內教師和學生的關係變成男女關係。
可是沒有責怪智明的意思。實際上她把射精後發呆的智明帶回到和房,然後才來到浴室。
一切都只有等時間來解決‥‥‥
這是裡亞的結論。就因為過去有過熱烈的戀愛的經驗,所以才能做到成熟女人的結論。
而且她是對很像弟弟的智明有好感‥‥‥
她決定不看成是被智明強姦。
一面淋浴一面把手指伸入膣口。膣腔裡還有黏黏的精液。很仔細地洗乾淨。
這時候裡亞也發覺自己的身體裡好像還有沒有燃燒完的餘燼。
這是因為受到刺激的關係‥‥‥
為消滅身體的熱度降低淋浴的水溫,可是始終無法消除餘燼的熱度。如果在平時就會手淫,但隨時都有智明出現的可能,這樣的不安使她忍耐。
身體和感覺都在不安定的情形下回到房裡,熄滅所有的燈光上床。
感到陰戶騷癢。沒有辦法只好用手在三角褲上輕輕壓迫,好像就要點燃官能之火。
裡亞拚命地忍耐,勉強閉上眼睛時,不知何時入睡。
又醒來對裡亞覺得三角褲的底部濕濕的,夾緊雙腿時,從夾緊的陰戶產生更強烈的騷癢感。
啊‥‥‥真想盡情地解決這種感覺‥‥‥
窗 有一點亮,是天明了。
裡亞披上睡袍到和房去看。
智明擁抱棉被睡覺。想給他蓋好被進入房裡時,智明一面說夢話一面翻身。
「‥‥‥」
裡亞的心裡發生動搖。
女用睡褲的大腿根高高隆起,原來是陰莖勃起。
「就是那個東西插入我的肉縫裡,所以我濕潤了‥‥‥」
裡亞幾乎搖搖擺擺地回到自己的臥房,倒在床上,手指自然地摸到陰戶。
心裡感到智明勃起物用手撫摸時,有快感會增加兩倍、三倍的欲感。用手燈夾從三角褲薄薄的布料上碰到敏感的突起物。裡面的肉好像爆炸。有更熱的淫液流出。
「啊‥‥真舒服‥‥‥」
這樣發出聲音,好像使快感更升高。
已經知曉肉體歡樂的年輕女教師,沒有發覺在遠離男人的這些日子裡自己的肉體更成熟。用手指獲得的快感雖然不夠深,但裡亞還是感到滿足。
三角褲落在腳下,也用腳把身上的毛毯踢下去。從撩起的睡衣出現的二十六歲肉體,現在正是成熟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
裡亞的身體現在只是用左手玩弄乳房,幾乎就要引起目眩。用手指捏住變硬的乳頭時,產生一股痛感,同時也產生刺激下半身的騷癢感,從身體深處流出溫熱的蜜汁。
深深歎一口氣時下腹部更凹下去。右手從那裡經還長有陰毛的隆起部上撫摸。這時候陰戶的黏膜已經充血膨脹,對輕微的刺激也立刻反應。
從裡亞美麗的嘴唇發出有如煩悶的聲音,肉體像波浪一樣起伏扭動。在閉上的眼睛裡出現剛才看到的智明隆起的睡褲。
那個把睡褲頂起的東西,昨晚確實在她下腹部發動攻擊後離去。當時的感覺很曖昧不清,現在反而使裡亞覺得不滿。
如果我不是睡得很熟,會不會拒絕他‥‥‥
好像為求得這個答案,裡亞的手指猛烈活動,首先用兩根手指把第一次快從陰核引發出來。然後從左右摩擦膣口濕淋淋的邊緣,或拉起花瓣,這樣產生的痛感也能使她得到更強烈的快感。
床 產生輕微傾軋聲,成為很理想的背景音樂,使手指的活動更順暢。
啊‥‥‥真想要‥‥‥
這時候僅靠手指的刺激已經感到不夠。這種情形可以說有過真正性經驗的女人之業。希望有強烈的擁抱感。期盼粗大又長的東西,女人的陰戶裡已經變成火熱的火山口。
「插進來吧,給我插進來‥‥‥」
裡亞就像身邊有男人一樣地說出。
把中指和食指靠在一起慢慢插入肉洞裡,有粗糙感的膣壁壓迫手指,溢出的蜜汁沾到手指根和手掌上。
指尖碰到膣深的軟狷狀的東西。裡亞在那凹部輕柔地摩擦。就像過去愛人做的一樣溫柔而淫穢。這樣一來就更濕潤,敕海裡像冒出火花一樣產生快感。
「啊‥‥好舒服‥‥」
大膽地也把無名指插入。夾緊雙腿時,產生有真的陰莖插入的錯覺。
可是,好像缺少什麼東西。需要那種抱緊男人火熱的身體猛烈扭動身體時的結合感。就是淫邪地扭動屁股,如果沒有支撐她的男人肉體。只會產生空虛感。
「我想 ‥‥我要 ‥‥」
三根手指在濕淋淋的肉洞裡上下左右地活動。雖然仍有不滿,但快感還是實實在在地出現。雖然沒有辦法完全擺脫演獨角戲的空虛,但快感已經達到高潮的邊緣。
「要 啦‥‥‥ 啦‥‥‥」
裡亞美麗的眉毛仰起,從半開的嘴裡斷斷續續地發出惱人的哼聲,大量的蜜液流到三根手指上。
有一段時間裡亞閉著眼睛動也沒動一下。
空虛感使她受不了。
三根手指還在裡面的部位,就像獨立的生物一樣仍在不停地收縮。
隨著時間,空虛將要變成無法形成的哀愁,為切斷那樣的感覺,裡亞用力睜開眼睛。
空氣顯得很沈悶。
裡亞想從枕邊的衛生紙盒拿衛生紙擦拭時,突然看到站在門前的智明。
裡亞在喉嚨深處發出不成聲的聲音。
智明衝進來。
裡亞還沒有來得及起身,智明就撲上來,勃起的陰莖隔著睡褲碰到裡亞的身上。
「不行!」
裡亞的聲音很軟弱,可是想搖開少年的力量很強大。
「老師也想這個呀!」
「不可以!我留你住下來不是這個意思。」
「是老師挑撥的,實際上是做給我看的。」
「不是的‥‥‥」
裡亞感到狼狽找不到適當的話說。正在猶豫時,智明好像得理不饒人地繼續追擊。
「昨晚不是讓我玩過了嗎?當時老師並沒有睡。」
「不,不是那樣的‥‥‥」
在找不到適當反駁的話時,產生空檔。
智明用左手繞到裡亞的脖子後面,用上半身的力量封死裡亞的動作。用右手拉開裡亞拚命想夾緊的大腿根。
裡亞的肉洞因著手淫流出的淫水仍舊濕淋淋。這樣發生潤滑油的作用,智明的手指很輕易地就滑入大腿根裡。
當智明的手指偶然地碰到陰核時,裡亞發出尖銳的叫聲不由得分開大腿,雖然又急忙夾緊,但還是產生錯誤。
因為佔有陰戶的手沒有離開,反而造成不讓他的手離開的狀態。
智明的手指向肉縫前進,因為那裡充滿黏黏的蜜汁,手指一下就滑入肉洞裡。
「不行啊!不要‥‥‥」
扭動屁股時反而使進入深處的手指摩擦膣壁。摩擦引起快感。和自己的手指獲得的快感完全不同,這樣的感覺使裡亞反應遲鈍。
「求求你,不要‥‥‥」
裡亞哭求,可是抗拒也更軟弱。
「這都是老師不對。」
「對不起,我不應該留你住的。」
「我很感謝老師留我住在家裡,我說老師不對,是因為太美了,全校的學生都嚮往老師。不,不止是學生,男老師們也一定是如此。我喜歡老師。」
智明的手指仍舊插入裡亞火熱濕潤的肉洞裡。
「可是,喜歡也不能做這種事。」
「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要強詞奪理了。」
「老師也想做這個吧,所以才會做那樣‥‥‥」
「你不要說啦‥‥‥」
「我喜歡!我喜歡!」
智明像撒嬌的孩子猛烈搖頭,把鼻靠在裡亞乳溝上。從汗濕的肌膚聞到像牛奶般的芳香。智明不顧一切地吻乳房。
強烈地吸吮力雖然使裡亞皺起眉頭,但在另一方面,對少年的表現也感到高興。忍不住抱緊智明的頭。
啊‥‥‥我們會變成怎麼樣呢‥‥‥?
被他強姦,又被他看到手淫,但裡亞對智明仍懷有超過好感以上的感情。
「求求你‥‥‥把手指拔出去吧。」
原來用力吸吮乳頭發出啾啾聲的智明,吐出乳頭抬起臉。
「確實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可是現在這樣也不行,所以‥‥‥」
裡亞突然覺得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反正,你把手指拿出去。」
「‥‥‥‥?」
智明露出疑惑的表情。
手指慢慢離開肉洞時,裡亞好像更感到空虛。
「我‥‥‥這個‥‥」
「什麼?老師‥‥」
裡亞伸手從睡褲上握起少年勃起的陰莖。僅是如此智明就發出哼聲。
「我會讓你輕鬆,幫忙你手淫。今天就這樣忍耐吧。」
裡亞在握住陰莖的手指上用力。
智明把密接的身體離開,坐在床上看裡亞的臉。
裡亞一面掩飾自己的乳房一面起來穿上睡袍。
「躺在這裡吧。」
智明聽從她的話,陰莖脹得幾乎疼痛。
裡亞把智明睡褲和內褲一起拉下去。
年輕的陰莖勃起,粉紅色的龜頭從包皮裡露出來。
裡亞猛吸一口氣。看智明時,智明也在看她。
裡亞忍著強烈的羞恥感像說服一樣地說:
「如果你不希望這樣我就不做了。只是因為看你的這裡勃起很痛苦的樣子,所以我才幫忙。你明白嗎?」
智明點頭。
「老師,快一點弄吧。」
「你閉上眼睛。」
裡亞先拿衛生紙,然後輕輕握住學生的陰莖。
很熱。而且彈動的脈動感也很新鮮。
我實際上是不是想這樣做的‥‥‥
裡亞無法否定自己有這樣淫靡的念頭。
裡亞的手開始對陰莖上下摩擦,好像要拋棄一切多餘的念頭。
智明立刻開始抬起屁股扭動,裡亞覺得整個龜頭更勃起膨脹。
「啊‥‥‥老師‥‥‥」
智明好像很苦悶的聲音,更使裡亞女人的心受到刺激,也點燃官能之火。
啊‥‥‥真可愛‥‥‥
這時候裡亞突然想起弟弟日記裡的兩句話。
「最近都一面想姊姊一面繼續做惡習。」
原來他是在心裡想著我手淫的‥‥‥
想到這裡時,想給智明能給的最大範圍的快感,就當作給自己的弟弟。
「啊‥‥‥老師‥‥我‥‥」
智明的手拉開睡袍的前面摸陰毛。但這時候智明的忍耐已經超過限度。
猛然從肉棒的頂端開始噴射白色的液體。就像連珠炮一樣把白濁的液體一塊塊地射到空中。
裡亞急忙用衛生紙蓋在龜頭上,可是接二連三地噴射,使精液也沾在手掌上。裡亞對少年的陰莖如此有力量和精液之多感到驚訝。智明微微張開眼睛偷看裡亞的表情。
智明因為自己的醜態被看到而興奮。
裡亞拿吸滿精液的衛生紙走出房間。在浴室洗手,用淋浴篷頭沖洗濕淋淋的胯下時,突然感到有輕微的風,回頭時,看到赤裸的智明站在那裡。
剛剛才射出大量精液,但智明的陰莖又完全勃起,緊貼在肚子上。
智明進入浴室就突然抱緊裡亞的身體。女人身體的溫柔甜美的感覺,使十七歲的少年更興奮,拚命地吸吮乳房。
裡亞不能無情地把他甩開。
「等一下‥‥‥今天應該能忍耐的。不能只做這種事情。放開我吧。」
裡亞用嚴肅的口吻說,想讓智明離開。
可是智明不肯聽,不但如此還想把女教師推倒在磁磚地上。可是沒想到智明本身在磁磚地上滑倒。
裡亞想趁這個機會離開。
智明立刻抓住裡亞的腳,抬頭時,正好看到裡亞分開雙腿的胯下。
「‥‥‥?」
女人的陰部完全看到,那種醜陋的外表使智明嚇一跳。從正面看,有黑毛裝飾的刺激女性的美感構造,從這個角度看就完全不一樣。
智明用力拉女教師的腳,產生凶暴的衝動,那是對性器的醜惡產生的反彈動作。
裡亞用雙手抓住浴缸邊緣。在屁股溝看到小小的肛門,和下面裂開的肉縫。迅速站起來,智明不顧一切地從背後抱緊裡亞的肉體。
因為這種意外的方式使裡亞感到驚慌,同時也覺得很難為情,可是這種難為情的感覺又刺激官能。
智明的兇猛陰莖好像要準備刺入陰戶裡。
「不要!不要這樣!」
裡亞雖然這樣說但她的動作已經變遲鈍。
「老師,我還想要!」
智明這樣說完就很不自然地扭動屁股把陰莖壓上來。
啊‥‥‥如果不是教師和學生‥‥‥
就在這時候智明的陰莖突然滑進裡亞的肉縫裡。
「啊‥‥‥」
從裡亞的嘴裡發出悲叫聲。在智明的耳裡聽到是悲叫聲,實際上是終於把禁果弄到手時的,表示快感的聲音。
智明對插入的剎那發生的摩擦感,已經達到忘我的境界,包圍陰莖的淫肉開始蠕動,立刻把智明帶入桃花源的境界。
智明完全隨著自己的本能在抽插。雖然動作是很不自然,但快感是實實在在地從肉棒傳到腰骨。
本來一直抗拒的裡亞,不知何時已默不作聲地,身體完全讓智明佔有,好像很苦悶地搖頭時,長長的頭髮隨著搖擺,散發出甜美的芳香。
「啊‥‥老師‥‥我好舒服啊‥‥」
智明忍不住這樣說。抱緊裡亞細腰,只顧不停地抽插。
希望能更長久地保持這樣‥‥
智明調整自己的呼吸,如此一來抽插的動作自然變小,也使快感的波濤暫時褪去。但快感本身始終沒有消失保持原狀。
不要停!還要用力‥‥‥
裡亞恨不得能這樣說。只好用身體取代語言開始活動。屁股向後彈動,這樣能得到更深的插入感,龜頭好像碰到子宮。
啊‥‥就是這個‥‥這樣的感覺‥‥‥
裡亞已經完全忘記女人應有的理智,那種東西在身體裡發生強烈快感時還有什麼意義呢?
另一方面,智明也對裡亞意想不到的反應感到無比的興奮。屁股的這種淫蕩動作,不就是允許過去的強迫行為的信號嗎?
「老師‥‥‥老師‥‥‥」
智明像上氣不接下氣地呼叫,同時視線向下看。
「啊‥‥變成這樣了‥‥」
陰莖夾在豐滿美麗的屁股裡,每當裡亞扭動屁股時,快要從膣口脫離出來,但又深深插進去。沾上女人淫蜜的陰莖是多麼地淫猥。吞入陰莖的裡亞的淫肉完全向外翻轉,然後又隨著陰莖捲入膣口裡。黏黏的淫蜜溢出到大陰唇外,更增加那裡的淫蕩感。
「老師,這裡太妙了‥‥快看吧!」
智明用雙手抱緊女老師的屁股停止動作。
聽了智明的話,裡亞扭轉頭向後看,可是什麼也沒有看到,但能知道智明看什麼地方,羞恥感使身體忽然火熱起來。
「原來是這樣插入的。」
智明不想一個人獨佔這樣淫穢的景色。向四周看時看到牆壁上有很大鏡子,從裡亞的腰把手伸到前面抓緊乳房。
「‥‥‥‥」
裡亞停止動作。
智明的膝蓋著地保持重心,同時緩慢地移動裡亞的身體。裡亞雖然不知道要做什麼,但還是配合智明的動作移動。
就在前面看到鏡子,鏡子裡有搖動的乳房,上下起伏的肚子。
「老師,身體向前彎,像狗一樣趴在地上。」
裡亞聽從智明的指示。身體向下彎時,鏡子裡出現像狗一樣從背後交尾的智明的上半身。
智明繼續動,要兩個人的正側方照在鏡子裡。
「看吧,我們是這樣連在一起的。」
「啊!不要‥‥‥」
裡亞看到鏡子裡的樣子急忙把臉轉開。
「不!老師也要看!」
智明在心裡想無論如何也要讓老師看到。
老師‥‥看哪‥‥
智明急躁地大叫,同時屁股向後退,陰莖離開肉縫。
「老師看‥‥‥」
被自己的學生插入陰莖的自己的陰戶‥‥裡亞在心裡想很想看到那樣的情景。可是不希望被智明發覺自己有那樣的心意。裡亞搖頭表示拒絕的意思。
「不!一定要看‥‥」
智明急躁地再度插入陰莖,像撒嬌一樣地扭動屁股。肉洞孔扭曲。
「啊‥‥」
隨著疼痛而來的快感,裡亞不由得發出歡喜的聲音。
「我看‥‥所以不要粗暴。」
怕智明發覺她身體產生的快感,說出和心裡想的正相反的話,然後看鏡子。
啊‥‥‥這是多麼淫靡‥‥太淫靡了‥‥‥
那種光景自己看到也會臉紅,可是裡亞這次沒有辦法使自己的眼睛離開鏡子。
智明滿意地點點頭,開始用最大的動作抽插。
裡亞覺得自己的身體核心受到震動,溢出大量淫水。智明抽插時,淫水被帶到外面去,這時候會發出非常淫邪的聲音。智明好像對這樣的聲音感到很大興趣。咬緊牙關一面哼一面前後搖擺屁股。
「老師‥‥我‥‥要出來啦‥‥」
裡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還不能,再忍耐一下‥‥‥
裡亞用力扭動屁股,用這樣的方法表示自己的意思。
「啊‥‥‥」
聽到智明的哼聲覺得無比可愛。所以裡亞也不由己地叫起來。
「等一下,老師也要一起‥‥還差一點點‥‥和老師一起 出來吧‥‥」
裡亞的屁股開始加快動作時,智明的活塞運動也更迅速。
不久裡亞聽到少年的歡呼聲。
「我要射了!」
幾乎就在同時裡亞也發出從喉嚨擠出來的聲音。
「我也要 啦‥‥ 啦‥‥」
就在這剎那,學生的精液像洪流一樣噴在裡亞的子宮口上。





相關閱讀
   
夫妻視頻交友QQ群,夫妻真實交友網站,.,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破解版,美女午夜電話聊天,免費視訊聊天秀,戀愛ing視訊美女,免費試看真人視訊
女主播福利視頻大全,啪啪午夜直播app,.,.,色聊聊天室,打飛機用網站,台灣視訊辣妹,2017交換夫妻微信號群,.,台灣視訊辣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