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紅月滿永不缺

 
63.3K

大妹子,到我家來坐吧!」
「不啦,改日吧……」
「進來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進去。這一帶三、四十家,都是某航運公司船員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結婚年餘還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線,平均半年還不能回家一次。
這在某一方面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至於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線船上服務,因觸礁沉沒,蔡先生是死亡名單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沒孩子,領了筆優厚賠償金,一個人隨心所欲過活。
卓太太近來聽說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張。但耳聞總是不如眼見,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領了約二百萬賠償金,但又怎可眼紅,難道她們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儘管卓太太不信,卻對蔡太太較疏遠。本來蔡太太好多次請她到蔡家玩,她都藉故推開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實在不便推就進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客人。
「喔!我來介紹……這位是卓太太,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順……」蔡太太說。
卓太太點點頭,江福順向她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太沒伸手。
卓太太發現這男人約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過三十歲,大概比蔡太太小二、三歲。蔡太太三十一,說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見過此人一、二次,卻未聽蔡太太稱他表弟。
「管人家那麼多的事幹什麼?」卓太太心中告訴自己,坐一會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樣你今晚在這吃飯,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不!蔡太太,我還有事……」
「你也是一個人,有什麼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別見外吧,我們是鄰居也都是吃海上這家飯的人,我嗎?也早就想交你這個朋友,至於說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順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點頭。
「這個人可真怪……」卓太太心頭一跳,不知為什麼這個男人使人產生好感。也就是說,他笑起來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動人,一下子就能夠使人忍不住地喜歡上他……
「這怎麼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對這新村中女人的謠言紛紛,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處處小心謹言慎行。
「大妹子,就讓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飯。」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卓太太,表姐是誠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為冒昧,我也十二萬分希望你賞臉留下吃個飯……」
「謝了,江先生,要沒事我就留下吃頓便飯也無所謂。」
「大妹子,你有什麼事?」
「這……不便告訴大姐。」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連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規規矩矩的紳士呀!」
結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順陪著聊天。
吃飯時,蔡太太要來點酒,卓太太自然不會喝酒,就連江福順也不喝,還責備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還是少喝為妙……」
「看到沒?」蔡太太說︰「這可真是書獃子喝酒算什麼?我只有一個人,總要有點精神寄托。」
卓太太說︰「要是不過量,少喝一點也不要緊。」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這樣就好了。」
「怎麼?你敢當著大妹子的面讓表姐下不了台。」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飯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順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辭。
卓太太她本來十分後悔到蔡家的,但是現在出了這個門,卻又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她覺得江福順很討人歡心,長得不錯,又會說話,這十分寂寞孤單的女性心目中,寂寞又增了幾分。
第二天又遇見蔡太太,她說︰「大妹子,表弟走時說要我代他向你問好,他十分敬慕你。」
「蔡太太……你在說笑話。」
「怎麼?你不信?我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隨便評論女人,我也沒聽他這麼說過一個女人,你走後,他說你有高貴內在美。」
「喲!我簡直要昏倒了。」
「好!好!不信算了。」
「我是說……我那有江先生說得那麼好?」
「他還說,要是你沒有結婚,他一定非追你不可,他還說,他永遠也不可能忘記你……」
卓太太芳心「卜卜」猛跳。
又過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禮物來找她,有陳皮梅、糖果、高級餅乾和十個大梨。
「蔡太太,這是干什麼?」
「別誤會,我可不會送你禮,是我表弟托人送來要我轉給你的。」
「我不能收,才見過一次面,我怎能收這厚禮?」
「表弟說禮太薄了,他怕太厚你不會接受,你要是不收,我可要夾在中間受罪了。」
「那怎麼會?麻煩你退回去就是了。」
「退回去?哼,你要是不收下我馬上就會吃光,表弟來了還以為我沒送你,反而留下自己吃了呢?」
「不會的,必要時我會為你作證。」
「……」
卓太太冷靜下來下了決心,她以為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預先安排,使她和江福順見面的。
「大妹子,你誠心要叫我背這個黑鍋。」
「這不能怪我,你應知道我是不會收下這禮物的。」
「大妹子,你不收我可要翻臉了。」
「蔡太太,你這是強人所難,你就是翻臉我還是不能收。」
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讀過中學,為人正派,這方式行不通只好作罷。
但又過了四天,蔡太太又來找卓太太了︰「大妹子,你看怎麼樣?果然背了黑鍋啦?」
「怎麼?令表弟說你把禮物吃了?」
「他說我根本沒送你,而是自己吃了。」
「對他解釋了嗎?」
「說破了嘴也沒用,除非你為我證明一下。」
卓太太真不願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檢點。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見證一下不可,卓太太總不能不通人情,況且,是送禮給她而起的誤會。
到了蔡家,又見到了江福順。他還是那麼的熱情、客氣,此時他笑起來更加迷人。也可以說,這小子更具有男性魅力。
「大妹子,你說這能怪我嗎?當時送你,你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東西壞了浪費,就把它吃光……」
「好吃的說法。」
「江先生,當時蔡太太送這禮物給我,我堅決不收我們差點翻臉,結果她才拿回去,所以這不能怪她。」
「這我相信,但你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幾乎可以想到這後果的。」
蔡太太說︰「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會吃掉,你還會寄來?」
「當然,這叫做禮貌,我的心意盡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沒辦法。」
「大妹子,不是我說你,都是你惹出的麻煩我要罰你。」
「蔡太太,我可沒有犯錯。」
「還說沒錯,表弟可沒當第三者面來罵我呀!」
「那是你活該。」
「好哇,你們二個人欺負我一個人,我不饒你……」
卓太太跑到江福順身後,蔡太太抓不到,她說︰「不管!我要罰你在這吃飯,我去做飯去。」
「不!不行呀!我有事。」
「我才不管你有沒有事。」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他拉住。
卓太太心頭一陣顫抖。一個長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經不住挑撥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掙著手。
「素蘭……你不能走。」他拉得更緊,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蘭。
一個男人直呼她的名字,聽起來更加心亂。
「江先生,不要這樣,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
「表姐不反對我喜歡你,她說也只有你配得上我。」
花素蘭粉臉紅了,她怕極了,但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個廿三歲少婦結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離家都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經常幻想。近來她常常作夢,而夢中必有江福順。
「素蘭,我愛你,真的不能沒有你,從第一次見了你,我就被你迷住,回去以後覺也睡不穩,素蘭,我知道,你也孤單,就讓我們……」
「不,快鬆手,這成什麼樣子?」
「你不可憐我,我也就永遠不鬆手。」
「我可要叫了。」
「素蘭,我要向你發誓,我要是得不到你的愛我寧願去死。」
「快鬆手,我求求你,被蔡太太看到我還見不見人。」
「這樣好不好?我們到外面去不要讓她看到,更不要讓她他知道。」他忽摟住她的腰就像耕地似,遍吻她的唇、頰、頸子。
她的防線完全瓦解,像一團香泥似倒在他的懷中。
這時他又在她耳邊說︰「素蘭,表姐這人嘴快,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你先走,我們到旅社……」
事到如今她完全聽他擺佈,她走出蔡家大門說︰「蔡太太,很抱歉,我不能留下吃飯,我有事要回去了。」
然後,他們在街上會合,到旅館去開了個房間……
他將房一上鎖,就將她迷人的身體摟在懷,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隔著衣服撫摸著她胸前的肥奶,而她也情不自緊的伸出了舌尖,而江福順一口吸入口中一陣吸吮……
在熱吻中,他己十分技巧的解脫下她全身的衣物。他的嘴就滑到了她的趐胸上,輕輕的咬著她的奶頭。
素蘭被他這挑逗逗得慾火如焚,她不由的竟動手將他長褲脫下,那根大陽具已高高挺起。她看得心中狂跳,又將他內褲脫下。「卜」那根青筋暴跳的陽具挺彈而出,她看得心喜萬分。
他一把將她抱起,放到床上。她被精光光的放到床上,她羞閉雙眼不敢正視他。而此時,江福順已將上身的衣服也脫掉,他坐在她的胴體邊,那雙大手在她全身上下游移……
他輕聲說︰「好一個上帝的傑作,你真美。」
他伏下頭來吻著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陰戶不斷的淌出了淫水。
她道︰「唔……別吸吮了……我下面好癢……」
他就將臉湊到她的陰唇一看,只見淫水滋滋,不斷的流出來,他就伸出舌頭舔著她的陰唇、陰核,舔得她一陣陣麻、癢、趐,她舒服的猛按他的頭,身體一陣顫抖。
「唔……雪雪……舔得好……舔得妙……」
她已被吮舔得實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
她飢渴的浪叫︰「好哥哥……我的好人……人家要……小穴癢死了……唔……快……插我……快狠狠的插死我……唔……」
他聽命的起來,又伏到她胴體上,將粗大陽具猛的塞入她滑潤的穴中。
她舒服的尖叫︰「哇……雪雪……哥哥……頂得好深呀……我的天呀……真爽死浪穴了……哎喲……再頂深些……」
他此時將她的趐胸緊緊的捏住,一陣玩弄。他玩了一會就將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陽具就瘋狂的抽插。
這姿勢使她欣喜萬分,她一手揉著自己的陰核,叫道︰「哎唔……雪雪……好哥哥……小穴癢死了……雪雪……頂重些……插深些……」
頂了大概百餘下,她換二手揉著自己的肥奶,看得江福順慾火如焚,一根陽具更加粗大了。
他喘著氣說︰「你這小騷貨,你這蕩婦……我插死你……」說著,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頂得她浪笑頻頻,她扭著細細的腰,水汪汪的眼睛盯著他看。
她說︰「唔……好親親……我是你的小……騷貨……蕩婦……快插死你的……騷貨……」
江福順被她迷得色心又起,此時,他將她翻過來擺成狗爬式,讓她圓大雪白的屁股高高起,他跪在她的屁股後,先擁吻她肥美的屁股。
她浪浪的催促︰「好哥哥……我的小穴心空空的……我要插嘛……」
他得意的將陽具放到穴口說︰「小心喔,來啦……」話未落,陽具已盡根的塞她穴中。
「拍、拍、拍……」他的肚皮不斷的撞擊著她雪白肥圓的屁股上。
她的小穴又充實了,她的圓大屁股也往後一撞一撞,期使大陽具更深深的頂入穴中。
他插著穴,二手在她屁股上輕摸,摸得她癢絲絲的直扭著屁股。他看得淫興大增,一根粗大的陽具發狂似的猛頂她的小穴,手變成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有時用捏著使她又痛又快活……
如此……下下重肉!根根到底!二人已達高潮,他緊緊抱住她的細腰,將大陽具猛干一通。
她突然大叫︰「哇……哎喲……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丟……丟了……啊……」
就在此時,江福順全身一抖,馬眼一張,一股精水直射而出……
二人倒向床上,呼呼的入睡……
*** *** *** *** ***
花素蘭原是正派的女人,但在不良的環境中而被拉下了水。這完全不能怪她。也許有人會說︰「還是她的意志不堅定,要是堅持到底,誰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這話也對,但即使是說這話的人,在那環境之下遇上江福順這種人,也會把持不住吧?這事就像吸大麻一樣,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旦吃上了甜頭,有時一週二、三次,甚至江福順會到卓太太家睡一夜,膽子越來越大了。
素蘭漸漸發現,江福順並不是紳士,他除了在床上能使女人服貼之外,沒有一技之長,當然他沒有職業,更沒有念多少書。更可怕的是,有一回她在門外看到他從蔡家出來,江福順伸手在蔡太太奶房摸了一把,蔡太太打了他一下,二人會心地一笑。
素蘭忙退入門內,蔡太太和江福順沒發現她。好像她突然之間掉入了雪窖之中,從心底浮起一股寒意。她知道自己中了人家圈套,她也相信,早在她和江福順發生關係以前,他就和蔡太太不清不白了。但她為何不吃醋,反而為江拉線?這是很少見的反常事。
她痛下決心不再和江福順來往,因此回娘家住了十幾天。回來那天江福順來找她,開門一看是他,她說︰「江先生,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為什麼?」
「我們都錯了,再說,我又是結了婚的人。」
「這有什麼關係?人生在世又何必委曲自己?像你先生一出門就是半年多,人生有幾個半年多?再說也犯不著經常守活寡。」
「對不起,那是我的事,江先生,我已經下了最後決定。」
「你下了決定,可是我還沒有決定。」他陰笑著,這和以前笑起來十分迷人完全不同了。
「碰」一聲,她把門閉上。
「花素蘭,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丟掉我,否認我們有過這麼一段?」
「江福順,我先生很快就回來了。」
「那很好!」他在門外說︰「卓先生回來我一定專程拜訪他……」
*** *** *** *** ***
一週後,花素蘭的丈夫卓文超果然回來了,他是萬噸級貨輪上的二副,才三十二歲。
這使花素蘭既高興又暗暗擔心。像江福順這種人,很可能什麼事都做得出。
第二天,卓文超外出蔡太太來了,由於花素蘭已知道他們的關係,就將蔡太太這人看穿了。
「大妹子,你怎麼啦?」
「我不是好好的?」
「為什麼不理我表弟了?」
花素蘭只是心中咬牙,卻淡然道︰「蔡太太,我是有丈夫的人,你不希望一個家庭就這麼破裂吧?」
「喲!何必說得那麼嚴重?」
「為什麼不嚴重?蔡太太,你要是真的把我當姐妹看待,你該檢討一下。」
「檢討?為什麼?」
「問問你自己吧!」
「這是什麼話?我作錯了什麼事?」
「如果你連作錯什麼事都不知道,那就免談了。」
「大妹子,你真以為這樣可以甩掉他?」
「蔡太太,你在威脅我?」
蔡太太噴出一個煙圈,說︰「大妹子,又何必說得這麼難聽?」
「蔡太太,要不,為什麼要說甩掉這個字眼呢?女人吃了虧,怎麼能用上這二字?」
「話可不能這樣說,到底誰吃虧?那可要站不同立場來說,你認為自己吃虧,有人說表弟吃虧。」
「他?」
「怎麼,你不信?你結了婚,說難聽些,已不完整,而表弟還沒結過婚,他是純潔的……」
「純潔?」花素蘭氣得笑了起來。
「你還能笑出來?」
「為什麼不笑?純潔的表弟居然和表姐……」
蔡太太一怔又不在乎的說︰「怎麼?你看見了?」
「沒有看見。」
「就算表弟和表姐那有什麼不可以的?」
「你們是表弟和表姐的關係嗎?」
蔡太太知道罩不住了,把煙丟下用腳大力一踏,說︰「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把我們怎樣。」
「蔡太太,你誤會了,我根本無意管你們的事,只是看不慣裝模作樣,冒充君子和淑女之人。」
「你是君子?你是淑女?」
「我已經不是了,這都是拜你蔡太太所賜,但是,從現在開始,我不再同流合污。」
「辦不到。」
「你要怎麼樣?」
「不是我要怎麼樣?是江福順要……」
「要什麼?」
「要找你的先生卓二副……」
「找……找他?」她暗吃一驚說︰「你大概對打官司有癮吧?別忘了,你有勾引良家婦女,拆散家庭的罪嫌。」
「沒關係,這種罪名最不容易成立,但你和江福順幹那事卻賴不掉,到旅社去查記錄就可查到。」
「你……到底要怎樣?」
「不是我要怎樣?……我只是傳話的,是江福順希望拿點遮羞費……」
「什麼?」花素蘭的腦中「嗡」地一聲,差點昏了過去,她厲聲說︰「一個大男人要向女方拿遮羞費?」
「當然,這和別人不同,你是舊貨,福順是沒結婚的處男。」
「哼!」花素蘭輕蔑說︰「什麼處男,簡直是男盜女娼,無恥之犬,回去告訴他我不怕。」
「真的嗎?」
「我在逗著你玩嗎?」
「好吧,孩子哭抱給他娘,我回去把這話轉達給他,這一切由江福順自己來決定吧。」
兩天後的正午,花素蘭正在做飯,有人按門鈴,卓文超去應門。
「請問你找誰?」
「你就是卓先生?」
「不錯。」
「我是隔壁蔡太太的表弟,我來收會錢,我叫江福順……」
「會錢?」卓文超心想太太參加了會,這也是好事,他說︰「是內人參加你的會?」
「是……是的。」
「那就請進來吧,只是內人沒提過這件事……」
這二天花素蘭提心吊膽,怕蔡太太和江福順會出花樣,所以卓文超外出開門她在廚房門口傾聽。乍聞竟是江福順口音,她的一顆心差點跳出來。繼而聽說他要來收會錢,不由大驚不知如何是好?
她和卓文超是戀愛而結婚,夫妻本十分和樂,只因丈夫職業使她太孤寂,加上魔鬼的勾引而失足。事到如今,她只想盡量隱瞞丈夫,然後加倍設法補償自己的丈夫。她承認自己對不起丈夫,卻也深信當初是他和蔡太太合作誘她上勾。
這時聽到丈夫和江福順往裡走,她要是地上有洞也會鑽進去。
不一會客廳中傳來卓文超的聲音︰「素蘭……素蘭……」
「什麼事啊?」
「江先生來收會錢啦。」
「喔……」她急得直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
停了一會,卓文超又來叫一次,還聽二人在客廳高談,卓文超間江福順︰「江先生在那裡高就?」
「嗯!小弟在保險公司作事,卓先生在船上作二副,一定很刺激吧?」
「幹那行怨那行,干了十多年海上工作,真是膩了,可是改行又談何容易啊!……」
「是啊,隔行如隔山改行真是件難事,小弟也想改行,考慮再三也不敢輕易嘗試。」
花素蘭咬咬牙,到客廳去吧,這件事遲早要揭開的。只要姓江的不放手,憑她想遮遮蓋蓋也瞞不了卓文超。
她像走上死刑場的心情差不多,還沒有進入客廳,那魔鬼已看到了她,而且立即站起來︰「卓太太,早知道你忙著做飯,我明天來也可以。」
「喔!不要緊……」
她本想揭開,讓丈夫來決定夫妻是否繼續下去。卻沒想到他竟說出這話,只要跟他表演,也許丈夫看不出來。
「這個月陳太太標了兩千七,你拿兩萬七千三就行了,早知道這麼便宜就能標到,有好幾個太太都想標呢!」
她不出聲,這等於江福順要兩萬七千三的「遮羞費」,顯然是給她下馬威,也等於一次警告。如不給,他可能在丈夫面前透露。這也等於他為她帶路,要她這麼走。而她卻又是一個外弱內剛的女性,她咬咬,偏偏不跟著他的方向走,她冷冷地說︰「今天手頭不方便,明天給你送過去。」
「這……也成。」江福順站起來告辭。
卓文超在一邊發現太太的神色十分冷淡,感到不解。如果她根本就討厭他,為什麼人家來收會錢,太太以這態度對人?記得太太過去不是這樣的。
花素蘭出去送江福順時,卓文超技巧的聽到了他們的交談,他的五臟都翻騰出來。但他一點也不露聲色,卻暗中查看。
第二天上午,花素蘭上了菜場,卓文超來叫蔡太太的門。
「喲!是卓先生,快請進來。」
卓文超也不客氣登堂入室,蔡太太不是個好貨,見卓文超也是一表人才,而且比小江更健壯。竟未問他來意,卻眉來眼去的挑逗,而他也順水推舟,半小時後水到渠成,二人進了臥室。
蔡太太將豐滿的身體緊緊纏在他身上。而卓文超對她也不客氣的上下齊攻,將她紅色的洋裝脫了下來,她也自動將餘下的裝備解除,精光光的躺在床上擺個迷人姿勢。卓文超也三二下的將衣物盡除,那根粗大火熱的陽具高高翹起,她看得喜不自勝。
她歡呼道︰「卓先生……你的東西好大呀?」
卓文超將大陽具放到她唇邊問︰「大!好不好?」
她聞到男人特有的味道,心裡一陣狂跳,呼吸也愈加的喘急起來,她將熱氣吹在龜頭上說︰「大!好是好,但我怕吃不消……唔……」
她的話說不下去了。原來卓文超將大陽具已插入了她嘴中,她也就順勢大吸大吮起來。吮得他慾火高漲就用一手磨著她的陰核,磨得她騷癢難耐,一雙腿分得好大好開。
她吮得更加起勁,一會她喘氣說︰「卓先生……我癢死了……快插我……」
卓文超故意說︰「我怕你吃不消啊……」
說著,他將大龜頭在她穴口上亂磨,而她陰穴則猛挺猛湊,「卜」一聲大陽具已滑入了大半。卓文超也順勢全根插入。她眉開眼笑一會,又馬上假作吃不消的模樣。
她說道︰「哇……太大啦……我真怕吃不消……」
她的嘴雖這麼說,但肥大的屁股卻團團轉起來,並將陰戶一挺一送的配合著他的抽插,他看得心裡直好笑,就故意將大陽具退出大半,只留下三分之一在她的陰戶中。
她難耐的問︰「好人……你怎麼不全頂進去……我癢死了?」
「我是怕你吃不消……」
「不……我吃得消,真的……我恨不得你將小穴插死……」
卓文超將大陽具全根插入她穴中,就一下重似一下的狂干不已,幹得她爽得兩腳亂抖……頂了九十餘下,她被他拉到床邊,將她兩腿高高提起,一根粗壯的陽具毫不留情的猛干她的穴心。
她兩個垂大的奶子直抖不已,一張嘴張得好大,直喘著。
「唔……好人……我的大陽具哥……你這樣插我……我會爽死的……嗯……好哥哥……唔……」
這女人可真騷,她此時兩手狂捏自已的奶房,就好像那奶子不是她的,一點也不痛似的。
卓文超看得淫興大增,又將她翻了過來,讓她趴在床上,將大陽具向她的穴一頂一陣狂干,並狂捏她二個鬆軟的大奶子。
她叫道︰「哎喲……卓……你就是頂死我……我也是願意……好人……你真能干……已經頂了我……四十五分了……你仍然……那麼的勇猛……哎……喲……爽啊……」
卓文超粗魯的玩弄她,一會在她的肥屁股上猛捏、亂抓,但她卻舒服得直往後湊。
如此……
你來我往二人纏戰不休,結果她覺得江福順雖比卓文超年輕三四歲,卻不如卓文超的善戰。
所以二人分手時,還訂了下次約會之期。
*** *** *** *** ***
由蔡太太身上他弄清了江福順身世,他當然並非她表弟,但他卻真有個親姐姐住在附近。
於是卓文超文又去拜訪江櫻汝。
江櫻汝二十九歲長得很動人,但因丈夫剛去世不久還戴著孝。
「我叫卓文超,有件事我必須告訴江小姐。」
「什麼事?」
「令弟引誘了內人,勾搭成奸,我準備告他,由於他還向內人敲詐,等於二案並發。」
「這……」江櫻汝慌了手腳,說︰「卓先生……小弟年輕不懂事……你饒了他吧!」
「這事可以隨便饒了他?再說他都快卅了這也算年輕嗎?」
「卓先生,有什麼辦法可以補償你?」
「錢嘛,我雖不太富有,一月十萬我還不太稀罕。」
「那你要什麼補償?」
他目光移到她身上作了幾次巡禮,他說︰「失去了什麼就希望找回什麼?這是十分公平的。」
江櫻汝是過來人,自然明白,她也不是三貞九烈的女人,為了不使弟弟坐牢她只好委屈。
「卓先生這辦法真可以永遠解決問題?」
「是的,這包括了二部份,一部份是肉體滿足的補償,另一方面是精神上的補償。」
江櫻汝是個小寡婦本就不富,丈夫死了要靠弟弟支援,本來她就知道弟弟和蔡太太的事。甚至弟弟從蔡太太弄來的錢,還送給了她八九十化用,要是江福順坐了牢,她的生活就陷入絕境。
「卓大哥,你看,來了半天,我還沒招待你……」
「不敢當。」
江櫻汝去倒茶,遞茶給他時,向卓文超笑笑。那笑是有內容的,放射的。
老船員有幾個是不風流的,況且他又是為了報復而來,他伸手一拉,她坐在他的腿上。
「不要……卓大哥……」
「你很感刺激。」他說。
「不要……放手嘛!」
「你不也寂寞嗎?」他摟緊她,她閉著眼混身顫抖,呼吸急促。
於是他抱起她美好的胴體向內間移動。
她說︰「你只是要求補償嗎?」
「這要問你自己,你只是把我當作一個債權人嗎?」
「不……不……卓大哥,我……我要你……」
「我也一樣……」
於是,卓文超將她抱進臥房,把她輕輕往床上一放,就伏下身吻住了她的香唇,而她也將舌尖伸到了他口中。
他一陣吸吮,二條舌尖糾纏不清。她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已的奶房上。卓文超將手伸入她的上衣內,捏著揉著她的堅挺乳房,揉得她媚眼如絲,嬌喘頻頻。
「唔……喔……」
她也熱情如火的解他的衣褲,他就站好將全身衣物脫得一絲不掛。而她也自動的將衣物脫光,僅僅留下一條小小的黑色網狀三角褲,他看得大陽具翹得更高。
他一頭埋在她的乳房上,張開嘴咬住了她左邊的奶頭,大口大口的吸吮,右手則揉著她右邊的奶房。
她舒服的喘著︰「啊……喔……嗯……」
他的左手探向她的陰戶,他發現她的黑色三角褲已濕了一大片,他動手脫下她的內褲,說︰「小騷貨,三角褲都濕了。」
她閉上的眼睛只微微張開,她大張兩腿,手握他的粗硬陽具在自己的穴口上亂磨。
他的屁股往下用力一壓,粗壯的大陽具已滑入了她的小穴內,並立即一下下抽插不已。
她二腿翹在他的屁股上,惡形惡狀的扭擺。
她一張嘴張得好大,叫著︰「我的……好情人……大陽具哥哥……我被你插得……穴心子好爽呀……嗯……頂死我算了……啊……」
他緊緊摟抱住她的屁股,粗大的陽具一下下瘋狂的插著。
如此……
一下比一下重!
一下比一下深!
其快如電!
其重如撞鐘!
一下、二下、三下……七十下……卓文超深吸一口氣,玩著她一身雪白浪肉狂干不已!
她浪呼呼的叫著︰「啊……雪雪……頂死我這……騷穴了……喲……飛上天了……喲……我的哥……小穴……已好久……沒嘗到這種……美味了……喲……好妙……好爽……」
卓文超知道這騷娘子不拿點真功夫是治不了她的。他就將她二腿架在右邊的肩上,兩手齊抱住她的大腿,就將陽具一下下抽插著她滿是騷水的陰戶。
她兩個奶子一前一後的動盪不已,他看得色心大喜。他騰出一手輪番捏弄她的奶房,玩得她愈浪蕩。
她嬌聲說︰「唔……好哥哥……我被你玩得……全身舒暢……再重重的……干我……幾下……」
卓文超聽她這麼一說,就吸了一口氣,狠狠的如狂風驟雨似的死命幹著她的陰戶。就好像恨不得插破她的穴洞。但她一點也怕痛似的,二手緊緊抓住床單,一個頭左左右右的亂擺,她瘋狂的咬著他的肩頭。
他喘問︰「你……舒不舒服?」
她滿足的說︰「卓……我……我實在太……舒服了……哎喲……我的大陽具哥哥……唔……我要丟……丟了……」
卓文超猛覺一股熱浪襲來,他的全身一抖,馬眼也跟著一張,他想控制住精關但也來不及了。
「噗噗噗……」陽精射在她的花心上。
「呼……」
二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一動也不能動了,靜靜的回味著方纔的快感。
*** *** *** *** ***
卓文超本是報復的、找補償的,而且最初計畫,玩了蔡太太這個禍首,打江福順一頓,再玩了江櫻汝,就搬到香港去,而且仍裝作不知這件事。
然而,他發覺江櫻汝這個女人十分的特殊,他竟然無法割捨,就只好打消了那主意,以後卻不再和蔡太太來往了,他反把江福順介紹到大船上當了侍者。
 







相關閱讀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色情視訊聊天-免費午夜聊天室,免費裸體美女聊天室 ,放心看社区,視訊交友 ,網上裸聊的網站 ,裸模人體彩繪秀視頻 ,711台灣情色 ,女性異性按摩視頻 ,黃色免費電影 ,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
多人視頻跳舞吧真人秀 ,真愛旅舍視頻ut聊天室,日本美女AV裸體視頻 ,全球視頻聊天隨機網 ,打飛機用網站 ,免費視頻真人秀 視頻網站 ,5278論壇 痴女 ,夜夜擼 成人小說論壇 ,愛愛網圖片 ,173視訊影音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