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畜媽媽

 

家裡有一個圓柱形的密封玻璃筒,在這樣一個盛滿了酒精的筒中浸泡著一具被蒸煮熟透的女人屍體。那是我媽媽郭矜的肉體。媽媽的肉體是被用蒸籠蒸熟透後裝瓶的,不像別的屍體那樣地慘白,有著一般屍體標本沒有的鮮嫩和透明感,每次看著她都會有飢渴的衝動,不論性慾還是食慾。

    媽媽的屍體沒有內臟,空空的體腔大開著,展示著人肉內部的風景。切口是從緊貼下顎底部的喉嚨開始的,一直延續到肥美的陰戶,大方地裸露著青白的喉管、紅白相間的胸骨、翻向兩側的奶子、空空的小腹、剖開的陰唇,下垂的下肢和用腸子反綁的上肢,家上上揚的腦袋一起組成了這只淫畜誘人的肉姿。

    屍體是被吊掛在瓶子裡的,在媽媽的脖子上圈著一箍栓獸用的金屬項圈,一個金屬鉤子緊貼著媽媽外露的喉管鉤著項圈把整條肉懸空在酒精裡,稍微加力就能讓肉體隨波蕩漾。 “把我也做成你媽媽那樣的肉屍吧!”嬸子曾經每次和我在媽媽的屍體前做愛時都會激情地來這麼一句,而今天我們真的要做了!嬸子脫光衣服,大叉著四肢躺在洗絛台上,這次我們決定做條不同與媽媽的人肉標本,於是用了些新的想法。我用了大量的漂白水清洗嬸子的肉體,嬸子很聽話的躺著,讓我想起了當時處理媽媽的情景……

    媽媽是在一次旅遊中開始接觸淫畜身份的。當時大家在山中迷路數天,團隊等待救援的時候因為缺食、焦急和無所事事變得暴躁起來,於是有人提出犧牲一名女性成員做大家的玩具用以打發時間。因為當時只有媽媽和另一對母女是女性,大家都討論著把那個女孩做了玩具,女孩哭著求饒,但沒有人願意替換,因為大多人還是喜歡年輕人的。

    晚上,媽媽和母女倆商量後決定說服大家把媽媽當作肉畜使用掉,而那對母女就是現在躺在洗絛台上的嬸子,做為報償,她們答應此後母女的身體歸我所有,她們就是嬸子和現在的女友。

    “先嚐嚐我的肉體再做決定吧”媽媽的主動讓團裡的男人興奮,自願的肉畜使用起來自然會聽話得多,於是大家也不介意先品嚐品嚐再說。為了讓大家決定使用媽媽,媽媽主動提議可以在玩厭後把她開膛破肚用來做食品給大家充飢,並願意順從任何玩弄方法。

    在男人面前最下賤最騷得作風無疑有很大吸引力,媽媽明白這點。媽媽把襯衣的領子撕開大半,從裡面拽出胸罩,接著解開自己的褲子,但沒有脫下來,兒時跪著爬到沒個女人面前去親吻他們,每爬像一個男人,大開的領口裡晃動動的奶子都一覽無遺,鬆鬆垮垮的褲子下爬動的屁股也誘人遐想。

    所有男人都入迷了,大家來到一片河灘邊,媽媽被幾個男人抓著頭髮和四肢拎在空中。找到幾塊石頭間圍出的一個小池邊,大家圍坐一圈,把媽媽扔進了水裡。媽媽掙扎著站起來,濕透的肉體在衣服下面隱約可見,一側堅挺的乳房露在外面,另一邊也在襯衣下頂出了乳頭的形狀。媽媽把頭昂起來,盡量伸展美麗的脖子給大家欣賞,在媽媽轉身給另一邊展示肉體的時候,一個成員用手抓住媽媽
衣服的領子,隨著媽媽的轉動,襯衣被從肩膀扯了下來,白淨的上體立刻呈現在男人面前,所有人都伸出手在媽媽的上體亂摸一氣,乳房、肩膀、爪子、喉嚨、嘴唇、頭髮、脊背……甚至舌頭也沒放過,一個人用手指拉出媽媽柔軟的舌頭揉捏著,不時把指頭伸進媽媽的小嘴命令她為自己吮吸。

    開始有人彎身去探媽媽的下體,把手沿著背部伸到媽媽的褲子裡,我估計是摸到了媽媽肛門的,向上一提把媽媽掀得趴到了前面一個男人的懷裡。那個男人立刻用手卡住脖子貪婪的享用起媽媽的腦袋。 “脫褲子,把屁股露出來!”“不,我要看她的B ,不知道肥不肥? ”大家開始用個中挑逗的話羞辱媽媽,媽媽也很聽話,一邊把腦袋湊給那個男人使用著,一邊順從地脫掉褲子,白皙的的肉體上
只剩下透明的內褲。

    一個男人急不可耐地跳進池子,撕掉媽媽的內褲,把手從媽媽的秕谷縫隙中伸進去。 “摸到你的什麼部位了?”男人問,“我的B 洞”媽媽的回答被親吻他腦袋的男人弄的含糊不清。 “你的B 洞?”一個去抬媽媽大腿的男人不滿意答案,“錯了,是獻給大家使用的B 洞…”。媽媽乖巧的更正引來哄笑,大家更起勁了,不斷要求媽媽說賤話,做騷姿。媽媽被拉出池子,浪個男人掰著她的大腿拉開到兩邊把屁股衝著太陽“曬曬你的肉洞,哈哈…”媽媽也進入了狀態,說話越來越嗲,大家恨不能把這條人肉抱在懷裡盡情揉捏。

    人群分成了兩撥,一部分拉住媽媽的胳膊和頭髮把她的上體拎起來玩弄乳房、脖子什麼的,“這是什麼?”“肉奶奶”“這個呢?”“肉奶的奶頭頭”媽媽幾近撒嬌地回答著個中羞辱自己的問題。另一撥則多半把興趣集中在趴在石頭上的下體,兩個人把媽媽腿掰開騎在身下,用雞巴和手摩擦著結實的後腿肉,另2 個則用指頭撐開媽媽衝著太陽的肛門和陰戶嘻嘻哈哈地進行'肉洞探索'。還拿來了軍用手電,我也加入了這支隊伍,早想看看媽媽尿尿的地方是個什麼樣子了!

    往常媽媽總是答應著推託,這次終於如願。看媽媽肉洞的都是幾個年輕人,我們用4 個指頭拉住肛門肉洞向四邊拽開,硬生生地把媽媽的肉穴扯成一個大大的方形,因為迎著太陽,幾乎不用手電都能看到裡面的風景,沒用的軍用電筒就暫時塞在了陰戶裡。

    差些被做玩具的女孩也加了進來,悄聲跟我說“你媽媽的肉體真不錯,好玩極了”“那當然,不是其她女人能比的”我得以的回答。“切,說不准出去後,你玩我和媽媽的時候會發現更好玩的肉體呢……”女孩不服氣的說了句後扔下瓶芥末油跑開了。

    而後大家把媽媽翻過來仰面朝天擺放到河灘的野餐布上輪奸了一番,7 個男人足足姦淫了媽媽4 個小時。媽媽癱軟著肉體晾在地上給人欣賞著,我用芥末油給她的屁眼、和陰戶塗了一些,火辣的刺激讓已經沒多少氣的媽媽抽搐著扭動起來,我又在媽媽的乳頭上抹了一些,媽媽'恩~ 啊'的呻吟著去用手使勁揉捏被塗了芥末的性器官,大腿像憋了尿一樣的不停夾自己的陰戶,整個人肉在地上打
起滾來,我站到媽媽兩腿中間,用手把媽媽的腳踝左右夾在腰上,媽媽陰戶衝著我,上身痛苦地扭動,屁股不自主地'啪啪'著拍打地面,手指摳進肉洞裡,火辣的芥末和手指的刺激,盡然又讓媽媽的陰戶當眾分泌出很多的淫汁蜜水!把大家逗地大笑不止,大家又走過來用腳踩踢了一陣後架起這條被玩弄到快死的淫畜滿足地回到露營地。

    晚上,大家圍坐在篝火邊野餐和戲弄媽媽,媽媽依舊不穿任何衣服,大膽的展露著肉體和性器,她沒有固定食物,而是下賤地把肉身鑽進男人的懷裡獻媚,然後被男人輪流餵養。

    媽媽的舉動刺激了嬸子和她女兒的性慾,晚上,在大家玩弄媽媽的興頭,我則鑽進了另對母女的帳篷中享受她們的肉味去了。

    等到第4 天,大家決定屠宰媽媽。我們把媽媽放在河裡洗絛乾淨,清了腸子,掛到樹枝上準備屠宰。我們把媽媽用繩子紮好,倒掛在空中,用盆子接住頭顱,準備切開媽媽脖子的動脈採集血液做血豆腐,媽媽緊張地哼哼著,但並不反抗,閉著眼睛等待著刀子劃下去的那刻……

    突然有遠處的隊員跑來說看到救援隊了!於是原本要放血後用來開膛的媽媽只好重新鬆綁穿上了久違的衣服。

    我們獲救了,但事情並沒有結束,媽媽被虐淫幾天后在心理上已經被挑腳得很難接受正常人的生活。大家說'萬惡淫為首',果然沒錯,這東西比毒品癮大多了。媽媽特意跑去申請註銷了自己的身份,三天后,官方發來通知同意媽媽的請求,從此媽媽不得再享有任何人的權益,並且按規定要被帶去集中的肉畜飼養廠餵養。但是由於媽媽將自己的肉體做為遺產留給了我,結果肉體三倒兩倒得就回到了我和嬸子的手裡。

    我和母女倆只要閒下來就想著姦淫媽媽的新花樣,平時吃飯就把媽媽捆在飯廳的地板上,倒些食物給她,晚上關籠子里或者乾脆扔客廳裡,時間長了越發不把媽媽當人看待了,甚至覺得她還不如小狗小貓高貴,就更家不管她的尊嚴了。

    媽媽也樂得被虐,而且越來越難滿足,整天的被切割姦淫也不覺疲憊,我只好加重了玩弄程度,後來乾脆栓在樓梯間給左鄰右捨一起享用,於是媽媽幾乎成了大家聯絡感情的共同財產,看到媽媽被姦淫的樣子,樓上樓下的鄰居從不齒漸漸變到羨慕。幾個鄰居的媽媽也都不服氣地把自己申請成肉畜留給孩子,我的房間成了單元里互換媽媽肉體的聚會場所。

    媽媽們中不乏更加淫蕩豐滿的肉體,沒個媽媽都不甘心自己連個牲口都做不好,互相攀比著作賤自己,比別人更下賤更淫蕩成了媽媽魅力的標誌,但大家還是最喜歡郭矜的肉體,對媽媽的肉總有對別的媽媽肉體不同的感覺。

    在姦淫了1 年後,肉體的數量越來越多,因為一些鄰居里女性親戚的加入甚至隨她們一起來的姐妹加入,我屋子裡媽媽輩的女人幾乎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大家決定將一部分年齡漸大的女人做成標本保存起來,也有人想要吃掉她們,討論了幾天后的結論是:內臟用來吃掉,但媽媽們還是想把自己的人肉變成標本保存下去。

    因為申請成牲口後的媽媽們原本的命運就是要被在飼養廠中用來宰殺販賣的,對這個當然的結局並沒有什麼反對聲,反而幾位年紀大的女性積極討論起自己死後的樣子。

    作為第一個為大家帶來歡樂的媽媽郭矜,也當然被作為首個宰殺對象,大家建議把這麼有紀念意義的肉體做成我們的標誌性物品,也有想要把她做成食物的,於是有了將媽媽開膛後蒸煮熟後做成食物標本的設想。我們研究了很長時間,最後還是決定將來把媽媽的姿勢做成掛起來的樣子,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暴露出她肉體的每一部分。

    自己的媽媽自己宰,作為媽媽肉體的繼承人,我擔起了屠宰媽媽和製作標本的任務。

    那天,媽媽就像嬸子今天這樣躺在這裡,我同樣用漂白水清洗了媽媽的肉體,然後餵食了些春藥,仍在床上。做愛過後的女人肉體受荷爾蒙的影響會有平時沒有的誘人光澤,這是我決定邊姦淫邊屠宰她的原因。我把媽媽需要開膛的部位塗抹好麻醉劑,在床頭放好解剖刀和止血用的烙鐵後,騎在呻吟中的媽媽的肉身上開始姦她,邊用牛奶和蜂蜜對肉體做烹飪前的醃漬。

    姦淫媽媽的有好幾個人,直到媽媽在淫蕩中筋疲力盡得昏死後才開始活體解剖。但媽媽突然醒來讓第一天的解剖被迫中斷……我只好放棄計劃,第2 天重新來過。

    一大早,我就將媽媽拉到客廳,讓其站在一大盆中,用酒精對身體消毒,前一天漂白的肉體仍然呈現出沒有血色的樣子,更有點像屍體。隨後我把媽媽放在地板上,媽媽頭對陽台爬著,任憑我騎在她的下體上對她的肆意姦淫,幹完媽媽的肉B ,我揪住頭髮把媽媽上體拽起來,摟著她的脖子開始玩弄美麗的乳房。媽媽沒說話,靜靜的等待,等我玩過後,自覺地轉身躺下,把屁股擱在我的腿上後,腦袋扭到了一邊。

    媽媽還在被姦淫的狀態裡,小肉洞有節奏的收縮著擠壓出汁水,看到媽媽閉著的眼,我知道她在告訴我準備好被屠宰了。我從媽媽下顎開刀,很仔細地剝離皮膚和喉嚨處的薄肉,漸漸露出一曾淡青色的膜,下面的喉管開始清晰可見。剖到胸部後,我有意給胸骨見的縫隙部位留些肉,而不是割乾淨,這樣紅白的搭配很漂亮。我向兩邊用刀,讓胸部的肉脫離骨骼,然後捏起奶子把肉翻到兩邊一些,
接著向下切割,腸子露了出來,肥肥的,接著是陰戶,被我仔細地從前端剖成兩半,陰唇也左右翻了開來。

    腸子外有層黏膜,我仔細的把它切除後,將腸子小心地端出來,但還是引起媽媽嘔血,幸好有麻藥和燙傷口的烙鐵,媽媽很安靜地活著,沒有因為失血和疼痛提前死亡。

    所有的內臟被摘除後,媽媽已經沒氣了,我擦拭掉血跡,用鉤子把屍體吊在空中洗絛乾淨,被漂白過的皮膚很接近骨頭的顏色,把皮子和骨頭間的肉襯地鮮紅,再加上黃色的脂肪層,媽媽肉體上的切口看上去比極品的五花肉還要美味。

    我將蜂蜜里里外外地塗抹到這條屍體上,連肛門的小孔也沒放過。然後將蜜汁媽媽放案板上,把頭偏向一邊,在後腦開一小空,將彎鉤伸進去把腦子打碎,用了很久才清洗乾淨。

    為了不讓頭髮脫落,我將媽媽的頭髮撩起來,在頭皮處加了一層明膠加固發根。修剪好指甲後將媽媽郭矜吊進事先準備好的蒸籠上熏蒸,將肉體外層的蜜汁蒸入肉內,由於蜂蜜的緣故,漂白的肉體逐漸變得好似透明起來。三成熟的時候,我將媽媽放入了玻璃制的煮鍋內用了防腐劑和明膠的膠液繼續將她的肉屍煮沸,讓防腐劑和明膠充分滲透入翻滾著的屍體的每一個細胞裡,同時將屍體的水分替換掉,以免肉體因水發漲或者脫水變形。

    等待煮肉的時間裡,我趕忙將怕破裂而事先剜出的眼睛做了加固和消毒處理,在媽媽五成熟的時候撈出放回案板安裝好部件,然後掛起晾乾。接著用刷子將拌有氯化氫的透明膠體稀釋後塗刷在肉體表面,然後回籠稍加熏蒸後開始裝瓶。

    媽媽煮熟後的肉體比生肉嫩,即便只蒸煮了六成熟。我很小心的將屍體裝入玻璃灌,應為熟後的肉太嫩,事先準備鉤進嘴裡吊掛的辦法無法使用,就用一個拴野獸用的項圈給媽媽帶上,沒想到效果蠻不錯,媽媽這樣的屍體看上去更加像條牲口了,因為四肢下垂顯的很呆板,我用加工皮革的辦法處理了一接媽媽的腸子,然後用它將媽媽的手腕反綁到後背,將吊鉤鉤住項圈吊起來,效果出奇得好!

    像是媽媽被反綁後上絞刑似的,而開膛後的肉體又呈現著美味的色澤。

    為了避免發黃,媽媽的肉屍浸福爾馬林,福爾馬林可以與蛋白質的氨基結合,凝固媽媽肉體的蛋白質。後晾乾,並沒有用福爾馬林浸泡,而用純酒精做了浸泡液……

    想著媽媽的肉體時也將嬸子姦足,看著嬸子半昏迷中的陶醉狀,正是屠宰的時機!為了不讓認子的肉變態,採取了速殺的方法。我一邊繼續猛乾著身子的下體,一邊示意她的女兒用媽媽留下的剩餘腸子將嬸子的騷肉捆紮起來。我們合力把嬸嬸紮成一個性器外露的火雞狀肉團,然後在我繼續的奸淫中,她女兒將兩針管插入嬸子脖頸兩側的動脈裡,血呲呲的冒出來,嬸子也開始喊冷,我立刻用一長針刺進她的喉嚨。

    肉體立刻觸電一樣的抽搐起來,血也噴得越猛,很快嬸子的肉體就安靜了下來,因為沒有死透,隔半天還會抽動一下。最後突然感覺到嬸子精緻小巧的陰戶突然一鬆,身體徹底癱下來了。我用去媽媽腦子的方法去掉嬸子的大腦、小腦和腦幹,用同樣的方法去她的內臟,死後的人肉肛門和陰戶非常鬆弛,很容易就將手從陰戶裡伸進去了。女友在另一端掰直嬸子的脖子,從喉嚨伸進一和金屬棒搗碎胸腔裡的內臟,血不斷從口鼻和陰戶與肛門裡滲出來,我將伸進屍體陰戶的手抓住子宮翻拽出來,小心地切下,陰唇和部分陰道仍然保留在屍體上,接著又從陰戶和肛門里拉出腸子和一些別的器官碎肉,最後將嬸子用網兜兜起將剩餘淤血和內障空出後徹底清晰了一遍肉屍。我把翻在外面的肉從陰戶塞回去粘好,將嬸子屍體做的肉粽子浸飽牛奶放進蒸籠蒸到半熟,然後將捆綁的肉體爬著放在玻璃底座上,調整姿勢到最淫蕩的狀態,讓每個性器都充分外露出來,先消毒,後用液態氮速凍了肉體。速凍後的人肉硬而脆,非常容易破碎,我們小心地把樹酯從肛門灌入屍體體內,然後封堵陰道和口鼻等肉洞。因為樹酯的熱量,屍身開始軟化,不得不再次冰凍,然後開始在嬸子屍身的外部罩玻璃,我們兩個帶著石棉手套一手拿玻璃絲,另一手用焊鐵將玻璃絲融化滴在屍體上,因為要避免氣泡,我沒只能一寸一寸地貼著屍體做,甚至有些地方我要抱著女朋友避免她趴到屍體上弄壞了肉形。我們用了一個晚上終於將外層的玻璃附好,接下來就省事不少了,很快給嬸子裹出一層很厚的透明玻璃,將屍體與底座固定在一起,我沒有可以打磨玻璃,而是任其隨嬸子的屍體起伏,看上去嬸子就像座破冰而出的冰塑,四肢捆紮著擺出性感的姿勢等待著有人再次姦淫。

    我和鄰居們合夥將樓頂一套為有人住的戶型買下,砸通牆壁,將房子佈置成一個集展覽和娛樂為遺體的俱樂部,媽媽和嬸子的屍體成了最初的展覽品。





相關閱讀
   
美女寫真午夜福利視頻,日本免費開放聊天室,後宮電電影首頁,hot辣妺視訊網,愛薇兒情色網-免費影片區,打飛機用網站,85街區論壇,世界第一成人,85街免費影片,88主播在線福利視頻
一夜i情聊天室,色聊網,免費線上a片,免費開放黃視頻聊天室,六六大尺度裸體藝術,影音視訊美女聊天,情˙色文小說,美女午夜電話聊天,uthome免費視訊,ᴬ片線上免費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