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教師

 
63.3K

每個女人都是有性慾的,而且有的還比男人還要強,慾望一旦被引發出來,力量也是無窮的。未婚的女人要小心,漂亮的少婦更要小心;因為當有夫之婦括了出去,有時會更瘋狂。
現今生活中的女人有幾個一生只得一個男人?結了婚的女人有幾個沒有背叛過自己的丈夫?一夜激情不被老公發現,哪個女人不想這個?
Part 1
陳雅菲,今年二十八歲,畢業於香港大學英文系,之後就在北區一所中學教英文,這裡的學生成績也不很出色,雅菲雖然已當了六七年教師,但內向溫柔的她,每次有學生與她鬥咀,她都會很不開心,都覺得自己不是個好教師…
就在四個月前的聖誕,雅菲與拍拖四年的男友結婚,丈夫張志強大她兩年,是電盈人事部的Assistant Manager,職位不高不低,但收入倒不錯;他外表不英俊,但很高大,比起嬌小的雅菲高了一個半頭;至於雅菲,她不算是個大美人兒,但也長頗標緻的,特別是一雙楚楚可憐的眼睛,令人看見就有種想愛惜的感覺;雖然只有五呎左右,但豐挺的乳房與渾圓結實的屁股長得很是恰到好處;雅菲的男人緣一向很好,在她結婚前還有個對她很好、長得頗英俊條件又不錯的男子向她展開追求,但最後她還是揀了那老老實實的男友結婚,可能,做老師的便是喜歡這些…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成熟和豐腴、凸凹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呼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著胸罩的形狀;渾圓的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緊緊地透出了內褲的線條,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滿著火熱的韻味。一股令男人心動的氣息彌漫全身,新婚少婦成熟的韻味和扭動起來的腰肢,讓男人看見一種有心慌的誘惑。
校長李忠看見雅菲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得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李忠來了這中學只有大半年;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色老頭,五十多歲了,卻長了個慈祥學者的樣子,個子短小,比起雅菲還矮了小許;儘管體貌如此不佳,可甚擅長風月之事,在他二十多年教學生涯中,利用自己的職權,已經搞了很個女老師了…
自他上任以來,就看上雅菲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四個月前雅菲結婚的時候,李忠上火了好幾天,他一直懷疑雅菲結婚之前是處女,可恨沒在結婚之前沒有弄上她;結婚之後,看著雅菲一天天的從一個少女的清純變成少婦熟透了的感覺,讓李忠心裏急得要命。今天見到雅菲,一個陰謀在他心裏產生了,一個圈套正在向她身上圈來,準備將她推向慾望的深淵。
雅菲這晚回到家,吃飯的時候把學生與她鬥咀的事和丈夫說了,可是他根本沒當回事,一向粗心大意的他,只是隨意安慰了幾句,這態度令雅菲很是不滿。
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過了一會兒,志強的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雅菲身上,一邊揉搓著雅菲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雅菲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嗦著。
「我不想啊…」
雅菲不滿地哼了一聲,志強已經把手伸到妻子的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將手伸到雅菲陰毛下邊摸了幾下。雅菲下身一般都是很濕潤的,而且陰唇上非常乾淨,嫩嫩滑滑的,摸了幾下,志強的陰莖就已經硬得發漲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雅菲的雙腿,壓到了雅菲雙腿間。堅硬的東西在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雅菲心裏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丈夫的陰莖放到自己的陰門,志強向下一壓,陰莖插了進去。
「嗯……」雅菲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志強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發狂地在雅菲身上抽插著。
漸漸地雅菲下身傳出了「噗嗤、噗嗤」的水聲,雅菲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志強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精漿就灌滿愛妻的子宮裡,便趴在妻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雅菲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紙巾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掉過去,心裏好像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丈夫顯然無法滿足自己的性慾…只是現在雅菲的性慾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雅菲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學校書記就告訴校長要見她,雅菲頗感意外,但也來到了李忠的辦公室;雅菲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條及膝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
李忠眼睛盯著雅菲薄薄的衣服,隨著雅菲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啊,Miss Chan,妳來了…」李忠讓雅菲坐在沙發上,一邊說:「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英文科科主任。」由於雅菲坐在沙發上,李忠從雅菲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裡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李忠看著豐滿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體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教了這麼幾年,別的老師會不會……」雅菲有些擔憂。
「不要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李忠的眼睛幾乎快鑽到雅菲衣服裡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妳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週末,明天下午一點,妳送到我家裡來,我幫你看一下,週一我就送給校董會去。」
「謝謝你,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雅菲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裡。」李忠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雅菲。
Part 2
整整寫到晚上十一點的雅菲,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志強對雅菲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內心不太喜歡妻子比自己能幹;由於明天他有個同事結婚,便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雅菲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了一條及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裙,吊帶的小背心,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外套。柔軟的面料更襯得雅菲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雅菲來到李忠元朗蝶翠峰住所,早在十年前他的老婆仔女都移民到加拿大了;李忠開門一看見雅菲,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
雅菲把總結遞給李忠,李忠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雅菲端了一杯冰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走了這一段路,雅菲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她沒注意到李忠臉上有一絲怪異…
雅菲又喝了幾口咖啡,和李忠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李忠過去叫了幾聲:「Miss Chan,Miss Chan…」一看雅菲沒聲,大膽地用手在雅菲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雅菲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李忠在剛才給雅菲喝的咖啡裏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雅菲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李忠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雅菲身邊,急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雅菲身上。拉開她外套與小背心,雅菲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李忠把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他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藥力的作用下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李忠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他含住雅菲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裙下,在雅菲大腿上撫摸,手滑到陰部,隔住小內褲用手搓弄著…睡夢中的雅菲輕輕地扭動著。
李忠已挺不住了,立即把衣服脫光了,陰莖已如大鐵棒紅紅地挺立著,李忠個子短小,但陽根卻比一般亞洲人粗大,頂端的龜頭更有如小孩的拳頭般,很是可怖…
李忠把雅菲的裙子撩起,白嫩的肌膚很是性感撩人,脹脹的下身被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包著…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李忠把雅菲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一雙柔美的長腿,雅菲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
李忠滿足地淫笑著,手伸到雅菲陰毛下邊撫摩,摸到了雅菲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李忠雙手分開雅菲修長的大腿,整個臉埋在她的私處,貪婪的舔起來。多月的宿願得償,李忠興奮得簡直有如瘋狂。他一分一寸的舔唆著雅菲的身體,就連最隱密最骯髒的地方,都捨不得輕易放過。舌頭由細嫩的陰部,直舔到緊縮的肛門,細膩的程度就如同用舌頭在洗澡一般。雅菲是個規矩的少婦,哪裡經得起李忠這種風月老手的玩弄?轉眼之間已下身泛潮,喉間也輕輕發出了甜美的誘人呻吟,在強烈的刺激下,似乎要醒了過來。
李忠舔得熱血沸騰,用嘴唇含住了雅菲那豐滿、嬌嫩的兩片陰唇,雅菲肥嫩的陰唇頓時被李忠的嘴唇拉扯起來。李忠覺得十分刺激,反覆地玩弄了一會,下體更是極度膨脹,急需找個地方去發洩,於是站了起來,把雅菲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如火棒的陰莖頂到了雅菲柔軟的陰唇上,龜頭緩緩的劃開兩片嫩肉。
「人家的老婆我搞過不少,但很少有妳這樣正的…嘿嘿,妳的好老公要來了!」跟著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男性生植器便插進去大半截,直搗黃龍,進入那夢寐以求的玉體,睡夢中的雅菲雙腿不期然地一緊。
「呀呀,好緊啊!好好屌啊!!」李忠只感覺陰莖被雅菲的陰道緊緊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李忠來回抽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雅菲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雅菲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在李忠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掛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隨著李忠陽物一抽一拔,粉紅濕潤的陰唇都向外翻起。
李忠偉大的陰莖在雅菲濕窄的陰道中密集式抽插著,不斷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雅菲渾身輕輕顫抖,不自禁地輕聲地淫叫著…
機械式抽插持續了快半小時,迷姦的快感令李忠亢奮不已,他知道高潮將至了,於是緊緊的摟住了雅菲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動著老而彌堅的肉棒,急速地抽送了十幾下,便拔出如箭在弦的陰莖,迅速放到雅菲微微張開的嘴裡,陽具又是一陣抽搐,「啊……」的一嘆,岩漿一般沸騰熾熱的男人精華從亢奮的頂端狂洩出來,熱乎乎的精液便注滿了雅菲的小嘴內…
發洩過後的李忠沒有立即將陰莖拔出來,他享受著陽根在雅菲嘴裏溫暖的感覺,待得巨根開始軟下來,頂了幾下,才戀戀不捨地從雅菲嘴裏拔出,由於李忠射得實在太多了,白濁的精液從雅菲的嘴角流出來;李忠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再拿出一部DC,把雅菲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她的私處一覽無遺,紅嫩的陰唇中,不知是淫水還是精液在裡邊含著,白花花的液體,使陰毛已經成綹了,李忠急急地拍了十幾張…
可憐的雅菲,就這樣被李忠這淫獸姦污了…不過,這不是結束,只是淫亂的序幕罷了…
Part 3
李忠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雅菲身邊,把她抱到睡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雅菲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麼挺實,李忠光著身子躺在雅菲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雅菲全身,很快陰莖又像鐵棒般硬了。
李忠把手伸到雅菲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於是翻身壓到雅菲身上,雙手托在她腿彎,讓雅菲的雙腿向兩側屈起抬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如鯉魚嘴般微微一開一合,李忠將堅硬的火棒緊貼著飽滿的陰戶,碩大的龜頭噗的一聲,可怖的巨根又再次沒入了已為人婦的雅菲不設防下體。
「這次我要將我的子孫灌滿妳的子宮…我要妳一生一世都有我的精華!!」李忠又開始在雅菲的下半身苦幹…
雅菲此時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抽插的時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李忠也知道雅菲快醒了,也不忙著幹,把她的大腿盤到了腰部,肉棒磨著嬌嫩的陰道壁波浪式的繼續深入,粗大的陰莖只是有節奏地慢慢地來回動抽送著。
被蹂躪的雅菲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一場不知和誰的瘋狂激烈的造愛的夢,酣暢淋漓的呻吟叫喊,使她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沉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粗獷的抽插。「嗯……」雅菲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雅菲感覺出了下體真的有一條很粗的很硬的東西在抽插著。一下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李忠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只剩了小腿掛住的小內褲,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的男人骯髒淫穢的東西。
「啊!!」雅菲尖叫一聲,她使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淫獸,一下從李忠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但覺著嘴裏粘乎乎的,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用手一擦,粘乎乎的奶白色濃郁的東西,雅菲再愚蠢也知道自己嘴裏是什麼了,立即趴在床邊作嘔了半天。
李忠過去拍了拍雅菲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是很補身的。」
雅菲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雅菲淚花在眼睛裏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搞了,怎麼說是強姦呢?恐怕是通姦吧。」李忠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雅菲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李忠,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不會虧待了妳,要不然,妳看看這個…」李忠拿出兩張照片讓雅菲看,雅菲只覺腦子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裏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角還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雅菲一陣暈旋,顧不得身上遮蓋的床單,撲過去去搶照片。李忠一把摟住比自己還高小許了她,道:「剛才,妳像死魚般,我屌得也不過癮,這下要好好再玩玩!」一邊把雅菲壓倒在了身下,嘴在俏臉上狂吻。
「你滾……放開我!」雅菲想用手推開李忠,可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麼無力…
李忠一把扯開遮蓋著雅菲大半個下體的床單,又把她壓到了身下,雙手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著,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雅菲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全身,雅菲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求求你別這樣……嗯……我可是有老公的…」雅菲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雙手無力地晃動著。
「有老公又甚麼了?我就是喜歡搞人家的老婆呀!」李忠的右手再次滑過大腿,摸在了雅菲下身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李忠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雅菲淚流滿面,眼睜睜看著自己從未向外裸露的陰部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搓弄著,「哎呀……不要……啊…求求你…」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緊…
玩弄了一會兒,李忠的巨棒堅硬得如鐵了,他把手指按下醜陋的肉棒刺向雅菲的股溝下緣。雅菲渾身一震,想著又要被侵犯了…著急的扭動腰肢與屁股,躲開已觸到屁股肉溝的肉棒。李忠加緊用力的頂住雅菲臀部,龜頭由屁股溝縫下緣緩緩擠進。只得夾緊臀肉擋住了李忠的龜頭前進,李忠右手猛然用力將雅菲右大腿往右掰開,雙腿擠入兩腿之間,無助的她只能張著雙腿,而李忠粗大的肉棒迎著羞澀外翻的陰唇,毫不客氣地再次插進了雅菲的陰道。
「啊……老公,我對不起你,我被別的男人進入了……」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裏出入了好多次,可是清醒著的雅菲卻首次感受到這強勁的沖激,李忠的鬼東西比丈夫志強的要粗要長得多。雅菲一下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雅菲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李忠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水滋滋的聲音。
李忠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雅菲子宮深處盡頭,每抽插一下,雅菲都不由渾身一顫,紅唇微啟,呻吟一聲。
李忠一口氣幹了四五百下,雅菲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在李忠肩頭,另一條雪白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他的抽送來回晃動。
「啊……哦……哎呦……嗯……嗯……」李忠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全力一下插盡,他的陰囊打在雅菲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此時雅菲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任由李忠的短小身軀粗獷淫慾的無情動作,縱橫起伏,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就緊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李忠只感覺到雅菲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盡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大龜頭咬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大片。
經驗豐富的李忠,知道雅菲的高潮快要來了,他忽然快速幹了幾下,「卜」的一聲,便故意將濕淋陰莖拔了出來。
什麼對不起丈夫、什麼道德倫常,雅菲早已拋誅腦後了…她只希望李忠粗長的火紅鐵棒用力幹死自己;但卻突然感到陰道一陣空虛,一望之下才知李忠的奪命巨根已抽出來了,竟急道:「校長,你…你別拔出來啊…」
雅菲此言一出,李忠就知她今後都難逃他的淫辱魔掌了,「知道我利害了嗎?想要我的精液麼?我送個健康小孩給妳好不好?」他拍了一下雅菲的屁股,淫叫問道。
「射…射進來吧,我有避孕的…」雅菲不知羞恥的說。
「啊,這可惜得很呢!別小看老子,我的優越子孫,絕對能擊破妳的避孕措施的,絕對能鑽進妳子宮深處,使妳受精!」說罷便把雅菲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整根七吋長的兇器又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雅菲的陰道被這全力進入幾乎全部充滿了,龜頭刺激著雅菲身體最深處,還差點以為子宮也給撐穿了!
李忠又開始快速瘋狂地抽送著;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雅菲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於李忠又把雅菲帶到了另一次高潮了…就在雅菲陰道一陣陣收縮時,他把巨蛋般的龜頭抵在她的子宮頂部,「鳴呀」的一聲低吟,便把精囊裡滾燙的精華全部灌入雅菲深閨的花房中,灼熱的液體高速從龜頭鑽進她從未向老公以外男人開放的肉體深處。雅菲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李忠亦無意將陽物立即拔出來,兩人的下身一直連在一起,他倒享受陰莖被濕潤包裹著的充實感覺,可是剛剛他實在射得太多了,奶白色的精液便從雅菲微微腫起的陰唇間流出…
兩次得逞,李忠才心滿意足,一邊將年輕成熟的少婦抱在懷裡,繼續把玩,一邊琢磨如何讓雅菲以後就範。雅菲披頭散髮被抱在懷裡肆意撫摩著,忍受著李忠這偽君子色老頭凌辱,眼淚流了一遍又一遍,苦苦哀求李忠放手…
不知過了多久,李忠伏在雅菲身上熟睡了,已冷靜下來的她,推開了這頭淫獸,卻看見自己下身被弄得一片狼藉…不禁低泣起來,她知道自己已不是個玉潔冰清的妻子、她被別的男人沾污了、還給體內發射…她不停按住自己的小腹,希望將李忠那些污穢的精液擠出,雖然已用紙巾抹去不少,可是李忠的東西實在太多太濃,所以還有很多精漿留在體內…雅菲無奈地穿回衣服,匆匆的離開這鬼地方。
離開前她看著熟睡的李忠,她有種不安的預感,她這一生也可能難逃李忠魔掌,變成他的性奴…
回到家已是晚上十時點多了。丈夫志強還沒有回來。雅菲不停地洗呀洗,洗得下身都有些疼了,才流著淚睡了。
Part 4
睡夢中,雅菲覺得被人壓住了,還不停在她下體抽插,雅菲以為李忠又來侵犯她,大驚下便將那人推開…
「老婆,幹什麼了?」
清醒了的雅菲看見伏在她身上的原來是丈夫張志強,她才鬆了口氣道:「啊…志強,你何時回來的?你…朋友的婚宴怎麼了?」
「老婆,我好掛住妳啊?我…我想要呀!給我好不好?」他還未待雅菲回答,便壓在妻子身上,將陰莖插了進去…原來昨晚志強去到朋友的婚宴後,豬朋狗友們便到旺角叫雞去了,膽小的他又怎敢奉陪?他想起美麗的新娘和差點破衫而出的導彈身型,又想想剛才他們的三級玩新娘新郎遊戲…慾念一發不可收拾,只好匆匆回家搞自己老婆。
雅菲剛被李忠玩了大半天,身心都已十分疲累,她本想拒絕丈夫的性要求,但見他性緻勃勃,又心知他做愛時間不太持久,便只好側著頭,任由志強在她身上抽插發洩…
果然不出所料,志強進進出出了二十幾下,就一洩如注了…射精後,他如常地倒頭便睡。志強是個好丈夫,雖然不是很細心,卻好疼愛雅菲;但在性這方面,志強絕對是不及格的,他從不理會妻子的感受、不理會她舒不舒服、滿足不滿足等…
望著性方面這麼不中用的丈夫,雅菲竟不期然想起李忠、想起他令人驚心動魄的性具和技巧…
週一了,雅菲上班;這天她著了一件深紅色的恤衫,較貼身的剪裁使得一對乳房豐滿堅挺,腰支不粗不細;而下身穿了一條直腳牛仔褲,豐滿圓潤但絕不碩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翹起,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李忠看到雅菲的這身打扮,渾身立刻就發熱,眼前浮現出雅菲赤裸裸的撅著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陰毛、粉紅濕潤的陰部、微微開啟的陰唇,和週末幹她時淫亂情境…李忠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體。
小息時雅菲在走廊碰見了李忠,李忠對她一笑,「一會兒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上午最後一節課上課鈴響了,老師們都去上課,一些沒課的老師就開始準備午餐了;教員室裏已經沒幾個老師。雅菲在猶豫了好久好久,還是推開了校長辦公室的門。
李忠在她進來之後立即站了起來把門鎖上了,一轉身便把雅菲軟乎乎的身子摟在了懷裏,手就伸向了她豐滿的前胸…
「哎呀,你…幹什麼?別這樣………」雅菲的臉已通紅了,她只好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推開李忠的手。
「沒事的,來,進來吧…」李忠連推帶抱的把雅菲推到了校長室的內房,房裏只有一組書櫃和一張椅子。
李忠把雅菲摟在懷裏,手抓住了她柔軟豐滿的乳房,不斷揉捏;雅菲出氣開始不勻了,「別…哎…呀!」還要不住的扭頭躲著李忠的淫嘴…
李忠一手抓開她的外衣,雅菲只得趕緊用手攔住,「別這樣呀!」雅菲臉紅撲撲、聲音都顫巍巍的。
他的手一邊揉搓著結實的乳房,一邊在雅菲耳邊說:「別裝了,來吧,那天不是幹得好好的麼?」
「不行啊,放開我…」雅菲用力的掙扎,想推開李忠想走到門外去。
李忠已有點不耐煩,喝道:「妳老母!你不是想我將相片放到internet上罷?!」雅菲欲哭無淚,哪個女人不要名聲?讓別人看到,往後怎麼還有臉做人?雅菲心裡一陣搖晃,絕望無助地任由李忠把她的衣服脫下來…挑開她的乳罩,撫摸著嬌嫩的乳房,揉捏著………
「哦…」雅菲渾身微微抖動,嘆出了一口長氣,兩手下意識的扶在了李忠的膊上…
李忠把雅菲靠在了書櫃上,將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邊,雅菲一對豐挺的乳房顫巍巍的在胸前晃動著,李忠低頭含住了那豔紅的乳尖,用舌尖快速的舔著。
「啊呀…嗯……不要啊…」雅菲渾身劇烈的一抖,兩手去推李忠的頭,卻又是那麼無力。穿著高跟鞋的腳在地上不停的顫慄著,下身已經開始潮濕了…
「來吧,把褲子脫了。」李忠伸手去解雅菲的褲帶。
雅菲此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矜持,她一對乳房翹立著,粉紅的乳尖已經硬了起來,牛仔褲已經被李忠退到了膝蓋上…他的手在雅菲陰門的地方隔著內褲揉搓著。
「小蕩婦,都濕成這樣了,還裝什麼?來…靠著櫃子。」李忠讓雅菲雙手撐住書櫃,翹著屁股,他把褲子解開掏出已隆起陰莖,走到雅菲身後,把她的內褲拉到膝蓋,雙手把玩著渾圓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陰莖在濕潤的陰唇一下一下的碰著……
「哎呀…你快點吧…」雅菲怕被人撞見,輕聲的說。
「嘿嘿,受不了了吧,小淫婦……我來了。」李忠雙手扶住雅菲的腰、把著屁股,「撲哧」一聲就全力插了進去。雅菲的上身不其然向上起仰了一下,「啊…」的輕叫了一聲,李忠一下便插進子宮盡處去,手又伸到胸前把玩著美麗的乳房,隨即又開始從雅菲屁股後抽插著…雅菲垂著頭,知道反抗沒用了,無奈地承受著李忠在背後姦污她;雅菲和丈夫一向只是用男上女下的傳統造愛方式,但也知道男女間有這種從後進入的,不過,保守的她一直都認為那是一種卑鄙和淫穢的姿勢,現在李忠竟然要以這種屈辱的姿勢來污辱自己,一時間既羞且怒得幾欲昏去,玉體猛地激烈顫抖起來。
李忠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雅菲的下身也越來越濕,水漬漬的摩擦聲「呱嘰、呱嘰」的響個不停。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雅菲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短促的輕叫;頭不停的向上仰著,屁股也用力的翹起著。雅菲已完全陷入了恐懼、絕望、悔恨、羞愧、憤怒、迷茫之中,她混亂了。除了喘息和呻吟的聲音外,快變成任人擺佈的道具公仔了。
老鬼短小的身軀像公狗一樣趴在雅菲光滑暴露的身軀上,下身不停的進出著,「我頂…好爽呀…我要屌爆你呀…」李忠經過十多二十分鐘密集式抽插,已快到爆發的一刻,那插入雅菲下體狂暴的肉棒突然猛增大幾分,撐開了緊閉著的宮口;和上次一樣,李忠使勁頂在雅菲的陰道盡頭,雙手扣緊她的腰,便把一股股的濃精全送進還在一張一縮的子宮裏去…雅菲的生植器再次被李忠滾燙陽精灌滿了,處於極度亢奮的她,下陰竟不自禁地緊緊鎖住李忠偉大的東西…
李忠抱緊了雅菲飽滿的身軀,將下體緊緊貼著溫暖潮濕的下體結合處,他不想慢慢軟化的陰莖這麼快便掉出來,好讓它在濕暖的銷魂洞裡多得一會是一會,直到感覺快意漸去,才緩緩的拔出陰莖,大量濃郁乳白色的精液就從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流出……
雅菲渾身軟軟無助的靠在書櫃旁,牛仔褲和內褲都掛在腳邊,黑黑的陰毛在雪白的雙腿間特別顯眼,臉如紅紙,雙眼迷離失神,長髮披散著,卻渾身散發出一種誘人犯罪的魅力。
「怎麼了?我屌得妳舒服嗎?妳嚐過這麼粗大的賓州了沒有?我想妳老公無我那麼勁吧?」李忠一邊無恥的問著,一邊輕輕溫柔撫慰著雅菲。
實際上,李忠確是比丈夫志強厲害得多了,對於一個剛踏入狼虎之年的少婦,這不可否認是夢昧已求的,如今,雅菲已開始迷失了…
好半天,雅菲才從高潮中回味過來,她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員室;其他老師們都回來了,看到她的樣子都有點不自然,卻不知道那裏不對。
深夜,雅菲無法入睡,自從那天在李忠家,和一連幾次瘋狂的作愛,雖然是姦污,可是卻讓雅菲第一次嘗到了性愛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後那無與倫比的滿足感,頭一次感到男人那東西有那麼大的魔力,可以讓她欲仙欲死,她能感覺到身體裏什麼東西復活了,只是雅菲思想傳統,以前慾望被壓抑。晚上,斷續地要了丈夫三次,志強非常非常勉強地完成了,但可加起還趕不上李忠幹一次過癮,她感到自己已經學壞了。
雅菲側過頭看了看熟睡的丈夫,不由得暗暗歎了口氣,想想自己對不起志強,心裡真的很矛盾,以後會怎麼樣?她真的不知道,還能像以前一樣的清純嗎?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不過,這種被壓制的慾望已經開始在萌發,貞女和蕩婦就其實只有這一步之遙。
Part 5
學校放復活節假了,李忠已經有一星期沒看見雅菲,剛好一位老師結婚,在婚禮上看見了她;雅菲好像比以前更嬌美、更豐滿了;臉上更是充滿著少女無法媲美的嫵媚性感,這晚她穿著一套淡藍色的套裙,裏面是一件白色V領貼身襯衣,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窄身短裙緊緊裹住圓滾滾的屁股…
開席時李忠趕緊坐到旁邊,在這公眾場他當然不能幹些什麼出來;不過卻在有意無意之間,不住地挨踫著雅菲的身子…雅菲心裏竟不由得動了一動,下身竟然有了感覺。






相關閱讀
   
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放心看社区,免费视讯交友,美女视讯直播,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 ,免費午夜激情聊天室,台灣情人視訊聊天室 ,85st街論壇視頻社區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live 173免费视讯,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live173視訊影 ,Live 173 視訊聊天 ,173免费视讯聊天,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 ,真愛旅舍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真人美女直播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