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噩夢

 
63.3K

李芸慢慢醒了過來。她張開雙眼,看到了一個女人,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美女,手中拿著一團肉色的連褲襪,已經團成了一個球。
「你是誰,你要……嗚嗚……唔……」李芸還沒說完話,陌生女人的絲襪已經塞入她的口中。
「嗚嗚嗚……嗚嗚嗚……」李芸被迫張大了嘴,肉色的連褲絲襪慢慢地被陌生女人纖細的手指捅入自己的口腔,壓住了自己的舌頭。李芸失去了呼救的能力!
絲襪堵嘴後,李芸發不出聲音,也清醒了過來,思考之前發生的一切。
李芸是東航的空姐,也是東航的第一美女。今天從廈門飛回來後,正要準備回家休息。下了飛機,進入機場大廳,李芸拉著自己的行李箱,先進入了洗手間。
當時,就是這個陌生美女跟在自己身後進入了洗手間,可是李芸怎麼會特別留意一個進入洗手間的陌生人呢。
李芸繼續努力回憶,自己拿出梳妝盒準備補妝,接著……一塊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濃烈的藥味……
李芸終于明白是這個陌生美女弄暈了自己,可是她實在想不出是爲什麼,她確定她不認識這個女人。
想到這裏時,李芸發現了一個更加恐懼的事情。自己的空姐制服被脫了下來,內衣內褲也被脫了下來!一絲不掛的空姐想要掙紮,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一條長筒絲襪捆綁在身後,自己的雙腳被另一條長筒絲襪緊緊捆綁著!自己被堵住嘴,捆綁住手腳,坐在一個馬桶上。
李芸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女人。陌生美女真的十分漂亮,在洗手間內,捆綁好一個赤裸的空姐後,仍然十分的冷靜。她脫下了自己穿著的黑色連衣裙。
李芸發現她居然沒有穿內衣、內褲。而陌生美女的大腿上還有淺紅色的印記,應該是長筒絲襪的松緊襪口長時間束縛過留下的。李芸低頭看了看捆綁自己雙腿的肉色長筒絲襪,心裏清楚到,捆綁自己的,就是從陌生美女腿上脫下的肉色長筒絲襪。
自己的空姐制服和內衣絲襪被仍在了地上。李芸心裏不斷的想著,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要捆綁自己呢?劫財,在機場的洗手間內,用那麼長的時間把我脫光,現在還要脫下自己的衣服,不可能是搶我東西,否則早該跑了。報複,我和這個女人素不相識,而且自己一向與人爲善,從不得罪人的啊!
綁架!
當李芸想到這個詞時,自己心裏也咯噔一下!陌生女人想要綁架自己!可是……李芸怎麼都想不明白!
陌生美女突然開口了:「咱們倆身材差不多,穿你的衣服真合身!」
李芸這時才注意到,陌生美女,居然穿上了自己的黑色蕾絲三角內褲!此時的空姐李芸恢複體力,用力運動著自己赤裸的身體,扭動著試圖站起來。隻有逃出去,才能被救,即使現在一絲不掛,李芸也顧不得了!誰知道這個古怪的陌生美女想對自己幹什麼?
陌生美女剛穿好李芸的黑色內褲,也發現了李芸試圖站起來的意圖,便走到李芸身前,突然用右手抓住了李芸細長白皙的頸部!
陌生美女的手指修長纖細,熟練地捏住了李芸的喉管,窒息使得空姐眼冒金星,被肉色連褲襪堵住的小嘴隻能發出嗚嗚嗚的呻吟!
「寶貝兒,乖乖地,別鬧。不然,這裏就會多一具美麗空姐的裸體,不過是屍體!」陌生美女說著,笑著,還有左手的手指點了點李芸的鼻頭,如同再教訓不聽話的寵物一般。
李芸的臉已經被憋的通紅,隻能費力地點頭表示聽話。
「這才乖嘛,要聽話哦!」陌生女人的手一松,李芸坐回到馬桶上。
被嚇住的李芸隻能恐懼地坐著,看著面前的陌生美女,將原本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好。穿戴好空姐的黑色制服套裙後,陌生美女特地在李芸面前轉了一個圈,笑著說道:「寶貝兒,我穿著你的空姐制服,漂亮嗎?」
李芸隻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羞憤難當。陌生美女並沒有在意李芸的表情,她穿上了自己的黑絲高跟皮鞋:「我的腳才36,想不到你的腳比我的還小,隻有35,穿著你的高跟鞋可要擠壞我的玉足了。就把你的鞋還給你吧!」
說著,陌生美女溫柔地蹲下把地上的一雙黑色高跟鞋,也就是從李芸腳上脫下的高跟鞋,穿回到李芸的腳上。被女人摸著自己的小腳,李芸恐懼出一身冷汗。
「現在,讓我看看你的皮箱裏有什麼好東西。」陌生美女熟練地用一隻發卡打開了帶有密碼鎖的空姐皮箱。
「東西不多啊,都是日常用品!原來你也喜歡穿這個牌子的絲襪啊,看來我們會有很多共同語言的!」陌生美女很欣喜地笑著說,同時還摸了摸腿上穿著的黑色連褲絲襪,當然也是從李芸腿上脫下的。
原來打開皮箱後,出了李芸的自帶的換洗衣物,陌生女人還翻出來好幾雙全新未開封的絲襪,有長筒襪和連褲襪,都是奧地利出品的Wolford牌子的高級絲襪。李芸服務的飛機從香港飛回來,這些絲襪都是在香港的免稅品牌店購買的,一雙就要好幾百。
陌生美女取出了一雙全新的肉色連褲襪,輕聲說道:「寶貝兒,既然有那麼好的絲襪,讓你的美腿裸露著,實在是可惜。現在我解開你的雙腿,爲你穿上絲襪,你願意嗎?如果聽話,就會少吃苦頭的。」
陌生美女彎月般細長的雙眼風情嫵媚,盯住李芸的俏臉,流露出的煞氣卻讓空姐隻打哆嗦,哪裏還敢不答應,隻能點頭,嗚嗚嗚地叫著,表示聽話。
雙腿終于被解開,可是李芸坐在馬桶上一動也不敢動。陌生美女溫柔地脫下剛剛爲她穿上的黑色高跟鞋,將肉色連褲襪套在她的雙腳上。似乎是舍不得弄髒名貴的Wolford肉色連褲襪,李芸的腳還沒有落下,陌生美女已經爲她穿上了高跟鞋。絲襪留在了腳踝處。陌生女人把李芸拉著站了起來,讓她雙腿伸直並攏後,肉色連褲襪被陌生美女順著李芸修長的美腿拉了上來,完全包裹住了李芸赤裸的下體。爲了不讓絲襪留下難看的折痕,陌生女人爲李芸穿連褲襪的整個過程都很仔細,穿上絲襪後,還特地在李芸絲襪包裹的美腿上來回撫摸,整理折痕。最後,陌生女人纖細的手指在李芸的襠部來回滑動,爲她穿好連褲襪。當手指劃過李芸絲襪包裹的陰戶,酥麻羞恥的刺激讓李芸不禁呻吟起來,雙腿也不禁夾緊顫抖。
陌生美女注意到了李芸的嬌軀反應,笑著拍了拍李芸絲襪包裹的性器:「怎麼,這就有快感了?比我想象中還有敏感啊!放心吧,當了我們的家裏,你會天天幸福的!」
李芸無法反抗,隻能任由陌生美女爲自己穿上肉色連褲襪。沒有穿內褲,肉色連褲襪直接與自己的下體緊緊貼在一起,讓被捆綁的空姐有了一絲奇怪的感覺。
皮箱裏的衣物被陌生美女一件一件取了出來,當皮箱完全空了以後,李芸被拉過來,站在打開的皮箱上。李芸的雙腿很快就被肉色的長筒絲襪緊緊捆綁好。
這一次陌生美女又取出了一雙肉色長筒絲襪,一條捆綁住在李芸的膝蓋處,另一條則捆綁在大腿處。李芸的雙腿被緊縛了三道絲襪,隻能緊緊並攏,不能分開分毫。
「好了,現在乖乖地,跪在箱子裏。」陌生美女說著,扶著李芸慢慢下蹲,然後跪在了皮箱上。跪下後,李芸的上身被陌生女人向下壓了壓,使她上身的重量落在了雙腿上。小腿與大腿緊緊貼在一起,跪在在皮箱裏。陌生美女又打開一雙肉色長筒絲襪,其中一條將李芸的小腿和大腿緊緊捆綁在一起,而另一條絲襪則是用來套在了李芸的頭上!
李芸從飛機上下來,烏黑的長發仍然是整齊端莊的盤好的。陌生美女撐開了襪口,將肉色長筒絲襪從頭上套下,李芸沒有能扭動掙紮幾下,自己的頭臉就被肉色長筒絲襪包裹住了。眼前的景象模糊起來,李芸感到呼吸也有點困難,不禁動了動舌頭,試圖把嘴裏的肉色連褲襪頂出去。陌生女人看到了李芸的嘴在蠕動,立刻明白了空姐的意圖。又一雙肉色長筒絲襪被打開,陌生女人立刻用一隻長筒襪隔著李芸套頭的肉色絲襪,蒙住她的嘴,緊緊地纏繞幾圈後,在李芸的腦後打結。肉色長筒襪緊緊地封住了李芸的嘴,使她無法吐出嘴裏的連褲襪。
被絲襪緊縛的空姐李芸,始終沒有明白陌生美女爲何要用肉色絲襪複雜地緊縛自己。陌生美女也沒有再說話,而是抱住李芸的上身,側面放倒她,讓絲襪緊縛的空姐側著身子躺在了箱子裏!
李芸的皮箱空間很小。陌生美女抓住李芸絲襪緊縛的美腿向胸前擠壓,李芸的膝蓋都已經頂到了自己的乳房,才勉強蜷縮在皮箱裏。
身體近乎極限地蜷縮成一團,李芸才勉強被塞進了皮箱,身體在狹小的空間內更是動彈不得。李芸痛苦得隻能發出微乎其微的嗚嗚嗚呻吟。陌生美女終于完成了一項工程一般,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不久,當某個女人進入這間女廁,打開這個隔間,一定大吃一驚,居然會有漂亮的衣服仍在了衛生間的地上。你不覺得有趣麼?」
說著,李芸側身勉強看到,自己皮箱裏拿出來的衣物,被陌生美女一件件仍在了馬桶上。當最後一雙白色高跟鞋被扔過去後,李芸眼前一黑。陌生美女關上了皮箱,李芸陷入了黑暗中。
皮箱中的李芸,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突然斜向上被擡起,然後是微微地顫動。
原來是陌生美女,拉起了皮箱,若無其事地拉著裝有空姐李芸的皮箱,走出了衛生間。出了衛生間,陌生美女取下了門把手上的寫有「清潔中」的塑料牌子,隨手放在了旁邊的地闆上。重新拉起裝有被絲襪緊縛的空姐的皮箱,穿著李芸的空姐制服的陌生女人輕松地走出機場大廳。
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站在機場大廳外,身旁停著一輛寶馬。陌生美女走到他面前,露出嫵媚的微笑:「主人,您的小寶貝已經到了,就在這裏。」
陌生美女拍了拍身旁的皮箱,男人立刻露出了淫邪的微笑:「李霞,我的小霞奴,幹得不錯!」
男人沒有再說什麼,他迫不及待地將裝有李芸的皮箱放進後備箱,和被叫做李霞的女人上了寶馬,離開了機場。
「嗚嗚嗚……嗚嗚嗚……」
公路上的一輛銀色寶馬,寶馬的後備箱,後備箱裏的黑色皮箱,皮箱裏被絲襪緊緊束縛的空姐李芸,在無助地發出嗚嗚嗚的呼救聲……
02
不知顛簸了多久,李芸感到自己所在的皮箱終于被人擡了出來。過了不知多長時間,李芸眼前有了亮光,長時間的黑暗,讓李芸很不適應面前的光線,不禁閉上了眼睛。身子一輕,李芸已經被李霞和陌生男人擡出了狹窄的小皮箱。
被捆綁得如同肉粽的李芸,蜷曲著躺在地上,嗚嗚嗚地微聲呻吟。長時間的捆綁束縛在皮箱中,悶熱難受,讓赤裸穿嬌軀泛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男人摸了摸李芸渾圓的屁股:「不錯,果然一等一的美麗空姐,身材真是沒得說,這麼園嫩的屁股,彈性十足!」
唔——李芸痛苦得叫了一聲,男人在她的俏臀上用力拍了一巴掌。
「主人,這個小寶貝在皮箱裏悶了好久,身上好多汗,讓我先給她洗個澡吧!洗的幹幹淨淨,才可以讓主人享用。」
「我的小霞奴真是懂事啊,好好給她洗洗,這種性感的空姐,不也是你的最愛麼!」男人說著,把手伸進了李霞的空乘短裙,撫摸起李霞被黑色內褲和黑色連褲襪包裹的屁股和下體。
「討厭啊,主人你那麼急啊,不是在綁這個肉貨之前,才被你操過嗎?現在就那麼猴急地摸人家下面了!」李霞故意嬌嗔道,不過身體沒有避開,反而是迎上男人揩油的雙手,賣弄風情地扭動下身。
「真是個小淫貨,穿上別人的內褲絲襪,下面就已經濕了,還流了那麼多淫水,內褲和絲襪都濕透了!」男人被李霞逗得直笑,雙手更加用力撫摸著李霞的下體。
李芸瞪大了眼睛,隔著套頭的絲襪,她模糊地看到穿著自己空乘制服的李霞,被一個男人肆意地玩弄著裙底的下身,不但沒有躲避,反而是迎合上去,淫詞浪語讓李芸面紅耳赤。
被摸了大約十分鍾,李霞喘息著說:「主人,不行了,不行了!讓你這麼摸下去,我就要高潮了!還是先停下吧,讓我給這個小寶貝兒洗幹淨,讓我們兩人一起來服侍您吧!如果被你再這麼摸下去,我就要洩了,那我可就沒有力氣給她洗澡了!」
男人果然停了下來:「好吧,把小寶貝兒帶上樓!好好洗洗!」
「是,主人!」李霞回答後,蹲在李芸身旁,解開了她束縛雙腿的肉色長筒絲襪,接著解開了李芸封口的絲襪,把李芸套頭的肉色長筒襪也取了下來。
「你……你們是誰,爲什麼……嗚嗚嗚……嗚嗚……唔……」剛把堵嘴的肉色連褲襪取出來,李芸還沒來得及問問題,小嘴就被李霞重新塞入了一個紅色橡膠充氣塞口球,很快塞口球兩端的黑色皮帶在勒住李芸的臉頰後,被李霞在李芸的腦後定住皮帶暗扣紮進。
被迫張開嘴的李芸,又恢複成了原來絲襪堵嘴的狀態,隻能嗚嗚嗚的呻吟了!
「在主人面前還不知道乖乖閉嘴,還敢大喊大叫,看來還要好好調教你才可以。先把你的小嘴堵上,一來讓你學會聽話,不要大喊大叫,二來嘛,也要保護你的嗓子,你有夜鶯般的好聽聲音,若是叫壞了嗓子,就不能發出迷人的浪叫聲音了!」說話時,李霞已經把李芸拉了起來。李芸的雙手還被肉色長筒襪緊緊捆綁在身後,被李霞抓住胳膊,可憐的空姐隻能扭動著赤裸的肉體,無助地掙紮著。
李霞沒有理會李芸的掙紮,她就像拉著一個無力的小女孩一般,輕松地拉扯著李芸上了樓。從皮箱裏被拉出來,李芸一直沒有弄清楚自己在哪裏,就連時間也不清楚。因爲她所在的房間,全都密封沒有窗戶,所有的日光燈都被打開。看不到房子外面,連陽光都不能照進來。自己到底是在哪裏?李芸一片茫然!
上了樓,李芸發現樓上和樓下一樣,也是沒有窗戶,全是依靠日光燈來保持光亮。
「這是主人專門調教女奴的場所,外面看不到裏面,裏面也休想看到外面。這可是典型的密室哦!」李霞似乎猜到了李芸心中所想,一邊拉著李芸進了洗澡的房間,一邊解釋給李芸聽。
進了所謂的洗澡間,李芸驚呆了!
一間很大的房間,地上鋪的是防水防滑的棕色木質地闆,四面牆沒有窗戶,卻掛滿了各種各樣的sm用具,電動陽具、皮鞭、繩索,還有各種款式的性感內衣絲襪,掛滿了三面牆。沒有掛東西的那面牆,固定著蓮蓬頭,是全開放式的浴室,沒有任何的阻隔。
男人也走了進來,做到一張皮質老闆椅上,正對著浴室,可以像看電影一樣,欣賞李霞和李芸,兩個美女的沐浴。
站在所謂的浴室中,李芸的雙手被解開,很快又帶上了一副黑色皮質手銬,皮銬中間隻連接一個小金屬環,帶上皮銬的雙手被緊縛在了身前。天花闆上伸下了一條細鐵鏈,李霞將鐵鏈與李芸雙手的皮銬連接在一起,拉動滑輪,鐵鏈不斷向上拉,將李芸的雙手高高拉了起來。一直到李芸雙手高舉,身子也被拉直,李霞才停下來。她接著脫下了李芸腳上的黑色高跟鞋!
「嗚嗚……嗚嗚……」李芸不禁難受得搖起頭來,穿著絲襪的玉足此時已經不得不踮起腳尖,將自己的重量壓在了腳趾上!
「你看,我們的小寶貝兒,踮腳站立後,雙腿更加修長了。肉色的絲襪在燈光下,多迷人啊。開始洗澡吧!」李霞贊賞地摸著李芸肉色褲襪包裹的美腿,很快拿起了淋浴器蓮蓬頭。
一股涼水從蓮蓬頭噴出,噴在李芸赤裸的後背上。涼水的突然襲擊讓李芸措手不及,毫無防備地空姐凍得直發抖。從肩膀,順著李芸的後背一直向下,冷水流到了她的雙腿上,絲襪很快被浸透,緊緊貼在腿上,冰冷刺骨。李芸不禁哆嗦起來。
李霞慢慢地調高了水溫,溫度越來越高,開始變得燙人。可是被吊綁住的李芸躲閃不得,一冷一熱,如同三溫暖一般的刺激,讓被綁的空姐苦不堪言。
「嗚嗚……嗚嗚嗚……」李芸大聲地想說不要,可是發出的聲音,絕對不能表達出她的意思。
「這是你伺候主人的本錢,一定要好好呵護。讓我來給你好好洗洗!」李霞笑著說著,將蓮蓬頭對準了李芸豐滿的乳房。
雙乳立刻傳來灼熱的刺激,李芸被燙得流出了眼淚,臉上寫滿了痛苦和羞辱!
李霞拿著蓮蓬頭一路向下,熱水滑過小腹,對準李芸的下體噴了起來。
「這是你最重要的部位,一定要洗幹淨,隻有整潔的性器,才配得上我們的主人。你的陰毛可是真夠密,毛多的女人性欲旺盛,就象我一樣。我的下面可被主人剃幹淨了,至于你的嘛,要聽主人吩咐了!」
熱水不斷刺激著李芸的陰戶,濕透的肉色褲襪,映出了李芸陰戶的輪廓,濕透的陰毛茂盛的貼在陰唇附近,隔著絲襪清晰可見!
李芸隻覺得下面刺激無比,既有熱水的沖擊,同時那水流的撞擊,也讓自己的性器産生了莫名的快感!
「嗚嗚……嗚嗚嗚……」李芸抖動著自己的雙腿,卻無法躲開熱水的肆虐。
「怎麼樣,舒服嗎?」李霞故意笑著問。李芸當然回答不出來!
「下面滑滑的,居然流出淫水!」李霞摸了摸李芸的下體,絲襪上居然滑滑的,在熱水的刺激下,陰戶居然流出了淫水。
這時的李霞性奮了起來,她脫下了空姐制服套裙,又脫下了上身的黑色胸罩和高跟鞋,隻穿著黑色的連褲襪還有黑色蕾絲三角內褲,走回到李芸身旁。
牆上安裝了四個蓮蓬頭,此時都已經打開,不過都調到了適當的溫水。李芸無法躲閃,四個方向噴灑的溫水,將李芸和李霞包圍起來。李霞絲毫不介意自己還穿著黑色的連褲襪和內褲,她摟主了李芸,伸長了舌頭,不斷挑逗空姐的耳垂。無論李芸如何躲閃,李霞總是可以輕松地舔到李芸的耳垂,酥麻的刺激讓被縛的空姐羞愧難當,卻又躲避不掉。
李霞的雙手也不老實,居然一前一後,左手摸到了李芸的陰戶,右手摸到了李芸的肛門,在李芸的胯部,隔著濕透的肉色褲襪來回愛撫摩擦起來。一股股淫水從李芸的性器中,不斷流出,在李霞的愛撫刺激下,更是無法停止。淫水混合著溫水,順著李芸的大腿不斷地流下。
過了好久,李霞似乎是摸夠了李芸的嬌軀,關上了蓮蓬頭,她拿過沐浴液,在李芸身上塗抹起來。雙手熟練地在李芸身上來回摩擦,豐富的泡沫很快覆蓋了李芸的全身。似乎李霞對于李芸的絲襪美腿有著特別的嗜好,在全身摩擦出豐富的泡沫後,李霞的雙手始終沒有離開李芸的下身,在她絲襪包裹的美腿上來回的摩擦愛撫!
摩擦使得李芸是雙腿覆蓋了厚厚的白色泡沫,而肉色絲襪包裹的雙腿,在肉色絲襪濕透後,又浸透了沐浴液産生的泡沫,使得原本濕滑的雙腿更加的滑膩,在李霞雙手來回的撫摸下,産生了奇妙的快感。李芸抑制不住地雙腿顫抖起來!
「舒服啊,看你現在都開始發浪了!」李霞在李芸的耳邊小聲地說著。
不……不……
李芸心裏大呼,可是被塞口球堵住的嘴說不出一句話來!李霞的愛撫,確實讓自己産生了奇妙的難以言喻的快感,這是李芸最恐懼的,被一個陌生女人綁架後,在陌生男人的面前赤裸著身體,如此羞恥的情況下,自己的身體居然有了發春的反應,實在是難以想象!
李霞蹲了下來,開始撫摸起李芸肉色連褲襪包裹的小腿。作爲空姐,李芸的雙腿保養的很好,長期的鍛煉讓自己的美腿纖細且富有彈性。李霞摸著、捏著李芸的小腿,也不住地贊美起空姐的小腿:「果然是空姐,還是一流的空姐。雙腿保養的真好,大腿豐滿,小腿有彈性,一點贅肉都沒有。一定能夠迷死不少人啊!主人摸著你的小腿,親著你的小腿,一定會滿意快樂的!」
被別人如此無所顧忌地撫摸自己的小腿,李芸羞得幾乎昏過去,嘴裏隻能發出嗚嗚嗚的抗議。她試圖擡起自己的雙腿,躲避李霞的猥褻,可是自己一直踮腳站立,稍微的運動,都會讓自己失去平衡,使得身體更加難受。再加上身體的重量長時間集中壓迫在腳尖上,李芸的雙腿已經漸漸麻痹,想要抖一下都是力不從心,更何況是向前向後向左向右地移動自己的絲襪玉足了!
李芸自己累得無法擡起腳,這時李霞卻抓住了她的左腳,擡了起來。身體的重量立刻壓迫到了唯一撐地的右腳上,李芸苦不堪言!
李霞開始撫摸起李芸肉色絲襪包裹的左腳,絲襪上很快就泛起一層泡沫。不但是腳背,李芸嫩嫩的腳心也逃脫不了李霞的手掌。李霞來回摩擦起李芸的左腳腳心,鑽心的瘙癢讓李芸全身猶如螞蟻爬行一般。可是除了嗚嗚嗚的呻吟,李芸還能做什麼!一隻腳支撐著身體,李芸一掙紮,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原地打轉,卻一步也移動不成,反而讓身體更吃苦頭。
「漂亮的小腳,白白嫩嫩的,就像嬰兒的一般,用來爲主人足交,一定比我的玉足更好。弄到你這樣的性感空姐,真是超值啊。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是極品,真是天生的性尤物!」李霞說著,不斷地撫摸李芸的絲襪玉足,還分開她的腳趾,爲她清洗玉足的每一寸肌膚。
不要……不要……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會有這麼變態的女人!居然那麼玩我的腳,玩我的腿!她不是人,不是人!不行了不行了!我的身體怎麼開始麻痹了!
李芸恐懼地扭動起來,更形象的說,是恐懼地顫抖起來!
眼前漸漸地模糊,被緊縛的空姐,失去了知覺!
03
我做了一個夢,現在我醒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李芸睜開了眼睛,自己在一個臥室內。她希望自己是從噩夢中醒來,不過,一切都不是夢。李芸很快知道自己不是經曆了噩夢。因爲,她想要大喊,卻還是發出了嗚嗚嗚的叫聲。不過,她的嘴上不是戴著塞口球,而是一隻黑色的皮質束縛口罩,緊緊地封住了她的小嘴以及包裹住了她的下顎。而她的小嘴,在口罩後面,被迫張開。原來,口罩的內側固定了一根黑色橡膠質假陽具,插入了李芸的口中。
曾經熱戀的男友,在做愛時要求李芸爲她口交,甚至是懇求她口交,李芸從沒有答應過。她認爲將男人的性器插入自己的口中,實在是太齷齪、太惡心了!那不是把自己的嘴,當成了下體的性器官了麼!
可是現在,一根極其逼真的假陽具,插在自己的嘴裏,卻無法吐出,李芸感到無比的惡心!她本能地伸手試圖解開皮質口罩兩側黑色皮帶在自己腦後連接固定的鎖扣。可是……
驚恐未定地李芸此時才發現,自己的雙手在手腕處各戴上了一隻黑色皮質手銬,而手銬在自己腰部兩側,用細鐵鏈與束縛在自己腰部的黑色皮帶相連接。鐵鏈長度不過15公分,李芸試圖彎下腰,讓努力伸直的雙手夠到自己的腦後。可是自己的腰幾乎要彎斷了,也無法達到。雙手被皮質手銬束縛得恰到好處,可以在小範圍活動,卻無法掙脫束縛!
黑色腰帶束縛在腰上,還起到了吊襪帶的作用。腰帶下面伸出了四根黑色細皮帶,左腿右腿各兩根,各是一根大腿內側,一根大腿外側,吊襪帶的按扣扣住了穿在李芸腿上的黑色長筒絲襪的蕾絲襪口。
李芸掙紮了半天,身上的束縛無法掙脫,隻得努力站了起來。臥室內沒有人,李芸立刻想到了逃走!
站起來的李芸才意識到,自己穿著高跟鞋,是黑色的細跟高跟鞋,高跟居然有15公分,自己是踮著腳站立了!高跟鞋還有黑色細皮帶系在腳腕上,無法脫下!
而自己的雙腿,在膝蓋上方大腿處用繩子進行了捆綁,想要走路,隻能是大腿不動小腿運動的小碎步行走!
即使是這樣,在無人監視的情況下,仍然有逃脫的希望!
李芸快速地走著小碎步,走到了門口,側身費力地擰開了門,走出了臥室。
「這麼快就醒了,居然還自己走了出來。省的我去抱你出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李芸又是驚恐又是絕望。李霞走了過來!
李霞和李芸的裝束幾乎一樣,隻是沒有被束縛。白色的皮質吊襪帶,白色的長筒絲襪,白色的系帶高跟鞋,其餘就是全身赤裸,和李芸的裝束完全相同,不過是沒有戴上手銬、皮質口罩,腿上沒有捆綁。
嗡嗡嗡……嗡嗡嗡……
電機轉動的聲音,吸引李芸低下頭,她驚奇地發現,一根白色的電動假陽具,插在李霞的陰戶內!她曾在同事的皮箱內發現過這種成人玩具,那是其她空姐飛國際航線時,在外地過夜時帶著的小玩具。
李霞在李芸出來之前,居然用電動陽具自慰!
「怎麼,你也喜歡這個小玩具?」原本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分開雙腿用電動陽具自慰的李霞站了起來,同時也拔出了陰戶內的電動陽具。
李芸趕緊搖搖頭,嘴裏插著假陽具已經夠惡心了,看到李霞手裏還在扭動著龜頭的電動陽具,陽具上還沾著透明的淫水,李芸感到自己泛起了雞皮疙瘩!
李芸想要後退,卻被李霞攔腰給抱住。李霞親密地抱著被捆綁的空姐,拿起了手機:「主人,李芸醒了,要把她送過來嗎?」
「好的,你們倆過來,攝像機已經準備好了!」手機裏傳來了被稱作主人的陌生男人的聲音。
那個可怕的男人,攝像機,還有……難道要給自己拍裸照!如果被人看到自己的裸體,我還怎麼做空姐,我還……
李芸意識到了危險,突然掙脫了李霞的懷抱,小步子地想要退回到臥室,試圖關上門阻止李霞。可是自己的速度如何趕得上李霞?李霞三兩步趕在李芸退入臥室前,抱住了李芸,接著攔腰把緊縛的空姐扛在自己肩膀上。
拍了拍不斷蹬著小腿的空姐那赤裸的白臀,李霞笑著說:「怎麼,還想跑過我嗎?乖乖地過去吧,讓我好好地玩玩你!」
李霞扛著李芸,進入了另一個房間,也就是電話說的所謂的攝影間。李芸被扔到一張大床上。
這個房間不算太大,隻有中央的一張大床。那個陌生男人架好了攝像機,站在攝像機旁。
嗚嗚嗚……嗚嗚嗚……
李芸嘴裏大叫,試圖站起來逃跑。那陌生男人卻已經走過來,坐在了李芸的小腹上,壓著被緊縛的空姐無法起身。男人解開了空姐腰部的鐵鏈,李芸還沒來得及動手掙脫男人的壓迫,她的雙手已經被抓住,高舉過頭頂,手腕上的皮質手銬被解開,卻被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分別捆綁在床頭的兩根鐵欄杆上。肉色絲襪捆綁得非常緊,讓李芸的雙臂分開後,動彈不得分毫!
躺在床上的李芸,身體被迫呈一個Y 字型!
被捆綁好的空姐,隻能無力地扭動著嬌軀。陌生男人,卻湊近了她的下體,雙手撥開了李芸的陰唇。
性器被陌生男人近距離地觀察,李芸羞憤異常,卻無能爲力。
「果然不是處女了,真是可惜啊。不然就可以讓我的李霞給你破處!那將是多麼值得記憶的時刻!爲了懲罰你這個私生活不檢點的空姐,你要作爲低賤的性奴,被我的李霞好好調教!」仔細觀察過李芸的陰戶後,陌生男人站了起來,口氣突然異常的惋惜。
「對了,忘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阿新,你知道這些就足夠了,不過你以後隻能稱我,主人!」陌生男人又補充一句。
「嗚嗚嗚……嗚嗚嗚……」被捆綁的空姐李芸,拼命地搖著頭,用力地掙紮,用力地扭動身體!
「小寶貝,等著急了吧!姐姐這就來親親你!」阿新離開了李芸的身體,李霞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分開雙腿跪在李芸的身上。她的雙手按住了李芸的臉頰,在她的額頭上深深地來了一個香吻!
被女人親吻,李芸不知道自己該是悲哀,還是羞恥,可是自己卻無法躲開。不由地,鼻子一酸,居然流下了眼淚。
「怎麼了,小寶貝太高興了,居然激動地流下了眼淚?」李霞笑著,看到李芸屈辱地流淚,竟調笑起來。
「唔……嗯……唔……」李芸隻能發出呻吟,她想要大聲說不是,想要大聲否定李霞對自己所下的定義。可是嘴裏發出的聲音,根本無法表達自己內心所想,反而讓李霞繼續調侃起來。
「別哭,別哭,好李芸,小寶貝,姐姐一定會讓你滿足的!姐姐一定會好好疼你的,小寶貝。」李霞就像在哄著嬰兒一般,又像是細心愛撫寬慰自己的情人。她的手無比溫柔,用手帕擦拭著李芸的淚水。
「小寶貝,讓姐姐親吻你的每一寸肌膚吧!以後,你就是姐姐最愛最疼的性奴,姐姐最珍惜的性玩具!」
李霞說著,在空姐李芸的赤裸嬌軀上一點一點地親吻起來。
不——不要——不要!
李霞親吻到了李芸的香肩!
停下來——停下來!
李霞的雙唇已經印到了李芸的雙乳,李芸的乳房上很快就被李霞吻了一遍!沒有唇膏的雙唇,沒有在李芸的嬌軀上留下痕跡,可是李芸卻感受到了無比的屈辱,她感覺自己的雙乳,被烙下了永遠無法抹去的印記!而且,烙印的全過程,都被拍攝了下來。
無論李芸如何大叫,心裏如何地怒罵,發出的,隻有嗚嗚嗚的呻吟,與其說是大呼停止,更像是歡愉時的淫聲浪叫!
對于李芸那已經俏立的乳頭,李霞更是倍加地珍愛,她伸出舌頭,不斷地用舌尖滑弄那粉紅色如同櫻桃粒一般的乳頭。陣陣電擊般的酥麻,讓李芸全身泛出雞皮疙瘩,更是本能地充滿了無法形容的快感,恥感卻藏在內心,難以沖出心房!
一番對乳頭的玩弄挑逗,讓李芸的身體敏感無比,嬌軀扭動掙紮到極點時,李霞恰到時機地張開嘴,吸住了李芸俏立到極點的乳頭,用力一吸,使得李芸性奮至幾乎昏厥!然後,李霞的牙齒慢慢咬住李芸的乳頭,輕輕地摩擦著……
嗚嗚嗚……嗚嗚嗚……
李芸在劇烈的刺激下,腦子一片空白,巨大的性快感,讓她無法呼吸,更是無法思考,嘴裏隻能發出嗚嗚嗚的呻吟,心裏更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在的自己,到底該是何種心情!
「舒服啊,左乳頭過癮了,該是你右邊的乳頭!」
李霞的話讓李芸突然清醒過來,可是還沒來得及思考,空姐的右乳已經被李霞如法炮制,進行起又一輪地挑逗來!
不——不——不!
李芸的大腦立刻混亂起來,思維能力完全發揮不出作用來!無比的快感再一次充溢全身!
過了多久,李芸搞不清楚。直到李霞再一次說話,她才從雲霧中回到現實。
「我的小寶貝,原來是一隻淫蕩的小貓咪!被姐姐親親乳頭,下面就濕成這個樣子了!」
李芸的雙腿在膝蓋上方大腿處緊緊地捆綁著,直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的下體流出的淫水,讓自己的胯部濕的不成樣子。李霞的右手在李芸的下體滑過,手指上沾滿了透明的分泌物。
「看看,這就是你的蜜汁,真是淫蕩啊!亮晶晶,好甜蜜!」李霞說著,張開嘴吮吸起沾滿淫水的手指。
看到李霞沉醉的表情,李芸恐懼又奇怪,她無法理解,爲何這個女人願意品嘗自己下體的分泌物,更可以說是排洩物。而李霞那迷離的表情,說明自己的淫水似乎很美味。
李霞的手指順著李芸的小腹向下滑動,被緊縛的李芸突然本能地弓起身子,雙腿不由得夾緊,不過她的雙腿仍在膝蓋處被繩子緊縛,本來就並攏的雙腿,現在隻是加緊並攏而已。受到的刺激正是來自李霞,她的手指順著李芸的下腹到了空姐的雙腿之間,突然插入了絲襪包裹的美肉夾擠留出的一絲縫隙!李芸突然感到被迫並攏的雙腿被撐開,立刻感到不妙,再想抗拒已經不可能,黑絲襪包裹的美腿皮膚更加滑嫩,李霞的手指不用太費力已經插入她雙腿之間,接著左手全面被絲襪包裹的美腿夾住,讓絲襪包裹的大腿美肉緊緊包圍。李霞的左手慢慢地向大腿內側滑動,被緊縛的李芸感到了鑽心的瘙癢,卻苦于發不出聲音,動不了身體,隻能任由李霞的左手在夾縫中慢慢上滑,到達自己的胯部。
最令李芸恐懼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李霞的手指開始在她的陰唇上劃弄起來!
一陣陣刺激感,一陣陣羞恥感,一陣陣難以言喻的快感,如同電流一般從李芸的陰唇刺入陰道,再從性器流過全身!
不要!不要!不要!
停止!停止!停止!!!!
李芸在心裏大喊,她想要大呼不要,大喊停止。可惜,她的嘴被皮質口罩緊緊封住,塑膠假陽具插在嘴裏,被緊縛的空姐,隻能發出嗚嗚嗚的叫喊!
「這麼動動手指頭,劃弄劃弄你的陰唇,就浪叫成這樣?真是個小淫女,很希望讓人玩弄你的陰戶啊!好,那我就滿足你吧!」李霞說著,手指插入了李芸的陰戶!
對于李霞誤解自己的呼聲,李芸極其憤慨,可是抗議是做不到的,憤怒也來不及了!李芸立刻感到了纖細的手指在自己性器裏的肆虐!







相關閱讀
   
69美女直播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你懂的 ,台灣真人視頻聊天室 ,情人成色文學小說 ,live 173免費視訊 ,色情真人秀场聊天室,歡樂魚訊論壇 ,qq愛真人視訊聊天室 ,韓國美女視頻直播網站 ,173免費視訊秀
色qq群 ,免費成人漫畫 ,真人秀視頻網站 ,後宮電影院入口 ,173激情視訊聊天室 ,oursogo論壇網址 ,fc影音影片下載 ,520自拍論壇 ,sm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