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完全調教的新婚女友

 
63.3K

故事開始前先介紹下我女友小月,她今年24,家境很好,身高1米65, 
身材苗條,乳房算不上巨乳,但是和同齡人比起來也足夠她驕傲,加上姣好的面 
容,在街上回頭率可以說的上是百分之八十。當然,如果她的穿著能像某些女生 
那麼大膽,回頭率會更高了。 

至於我就不用仔細介紹了……身高1米7,家境也很好。 

大學期間,我接觸到了所謂的SM,並且對那個產生了興趣,於是在快畢業 
的時候瞞著女友找了一個所謂的SM女王-美芬,美芬在一家洗頭店工作,說白 
了就是個妓女,當時我只抱著玩玩的心態,而美芬也表示她對收個長期的奴隸沒 
多大興趣,讓我安心,事後不會透露消息。 

我是在一個SM論壇上認識的美芬,當時由於我剛接觸這個,看到美芬是本 
城的,頭腦一時發熱,就聯繫了她,她聽說我是第一次以後,也表示感興趣,於 
是就有了第一次見面,然後自然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畢業之後我就在本地找了份工作,其實我家底很充足,工作也是打發時間而 
已。 

我的女友家底也很充足,她開始並沒想工作,後來在我的建議下,在本地一 
所高中當了一名音樂教師,一個星期最多也就一次課。 

我們在當地買了一個小型的二手別墅,女友一般就在那上上網,出去逛逛街 
什麼的。 

雖然和女友在高中的時候就認識,但是保守的女友堅持要把第一次留到新婚 
之夜,我只好背著她在洗頭房等地流連。不過,房子買了,住肯定是住一起了, 
女友學的一手好廚藝,也便宜了我。 

那一天,美芬說要離開這個城市,於是我冒險去找她,要求玩最後一次,其 
實我們之前玩的也不過分,只能說是SM的初級。那天,我到了美芬家裡,她家 
裡還有一個女人,四十歲的樣子,身體微微發福,穿著很暴露,腿不是很細卻也 
穿著黑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鞋跟有6釐米左右,相貌說醜也不醜,不過不 
好看。 

美芬讓我叫她花姐,說她今天也想一起玩玩,可以明顯看出美芬對花姐很畏 
懼,我想這是最後一次,無所謂了,現在想想當時轉身走掉的話,可能後面的事 
就不會發生了。 

脫衣服的時候,我錢包掉在了地上,被花姐拿了過去,然後指著我女友的照 
片問:「這是你老婆?」 

美芬在旁邊笑著說:「他還沒結婚呢,那是他的女友,不肯提前把第一次給 
他,他才來找我玩呢。」花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把錢包扔給了我。 

後來,後來的事情就是噩夢的開始,我到現在都弄不明白,我最後明明是在 
花姐的指示下和美芬做愛,怎麼我還沒射,美芬就沒氣了,我自己都記不清當時 
發生了什麼,現在想想可能是之前花姐拿出來的飲料裡有問題。 

美芬斷氣的時候,我的手正掐在她脖子上,花姐手裡的DV也記錄下了一切 
(她是這麼說的,說是我快到高潮,掐死了美芬,被她錄下來了。)當時我十分 
害怕,花姐卻冷靜地打了一個電話,然後讓我先回去家裡,我問她會不會被員警 
發現,她讓我先回去,別和任何人說起這件事情,然後她晃了一晃手中的DV, 
說:「小帥哥,我還會找你的。」 

後來,過了一個多月,美芬就像沒存在過一樣,沒人追查過她的下落,甚至 
她的日租房也被房東租給了別人,她的屍體就像蒸發了一樣。我也從別人嘴裡得 
知花姐的能力很大,認識很多黑道白道的人,慶倖之餘,卻不知道花姐會拿那捲 
帶子幹什麼。 

再後來,花姐的話語,一些混混若有若無的威脅,讓我幾近崩潰,我女友也 
知道了這件事情,當時她很氣憤吃驚,卻沒要求和我分手,畢竟談了6年多了。 

膽戰心驚的又過了一個月,花姐說她家裡少個做伴的,要求我女友去陪她2 
個月,這個事情就算了。並且一再保證,不會對我女友做什麼,我們沒辦法,女 
友被她帶走了,再見女友已經是一個多月以後。 

花姐讓我見了女友,女友說花姐要求我們兩個月後結婚,這兩個月內就去張 
羅,當然我女友仍然要住她那,我私下問了女友,女友說花姐並沒有讓男人侮辱 
她,她的處女也還在,但是我再仔細問,她就紅著臉不說話了。 

兩個月,通知家長,拍婚紗照,除了女友住在花姐家,其他一切在外表看起 
來,都和普通的快結婚的兩口子沒有兩樣。我也沒發覺女友被花姐怎麼了。 

按花姐的要求我們沒拿結婚證先辦完了親人的婚宴,然後在一個星期以後, 
拿了結婚證,在花姐一個朋友的飯店的大包間,舉行了花姐所謂的正式婚宴,來 
的都是花姐的朋友,都是女的,而且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在外面做雞的老女人,故 
事就從這裡開始了。 

************ 

婚宴。 

包間已經坐滿了人,大概二十來人,都是四十歲左右,化著濃妝的老妓女, 
可以看出,她們只知道花姐請她們來參加一個婚宴,對婚宴的主題也是一無所知 
的。 

我和小月站在大廳門口,小月穿著一款潔白的婚紗,還好是花姐朋友的一個 
飯店,服務員都是花姐的人,外面也寫明瞭今晚不接待客人,不然的話,讓別人 
看到我們的客人,不知道我們兩個是什麼人呢。 

花姐進來了,她今天仍然穿著暴露,化著濃妝,我和女友卻不得不對她露出 
最真摯的笑容:「花姐,您來了。」 

花姐用手指勾起我女友的下巴:「喲,新娘今天挺漂亮的嘛,今天你是主角 
啊,記得,我要的是驚喜,別讓我失望啊,小奴隸。」 

我腦子轟的一聲,「小奴隸」,難道……卻見女友面色通紅,笑著的對花姐 
說:「小月知道,小月為今天的節目想了很久呢,花姐您放心吧,一定給您一個 
驚喜,不枉您的教誨。」 

花姐大笑著走了進去,和那群女人開始說笑。 

我問小月:「花姐怎麼叫你小奴隸,這三個月她到底怎麼對你的?」 

小月轉過頭,看著我,很認真地問:「老公,不管我變成什麼樣,你都會愛 
我麼?」 

我心裡亂成一團,直覺的感到這個婚宴不是吃飯那麼簡單,但是看著女友的 
面容,六年的點點滴滴在腦海閃過:「會的,老婆,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會 
愛你。」 

小月眼睛明顯失神了一下,很快恢復過來,眼神裡卻多了一絲欣喜和無奈: 
「哪怕……」她咬了咬下唇。 

「哪怕小月被別人玷污了,做出很噁心很過分的事情?」 

小月的話音中帶著無奈,我想到她是因為我,才會走到如今這個地步,心中 
愛意更勝,再聽到她口中的話,腦海裡卻浮現出她被別的男人姦淫的畫面,下體 
卻不自覺的硬了起來,(原來,我的淫妻情結也是這麼的重……)我正了正神, 
暗暗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恥,怎麼竟然會想到那個。 

我看著小月說:「你這麼做都是因為我,當日你沒離開我,我這輩子都不會 
離開你的,小月,我愛你,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哪怕你被別的男人那個。」 

小月笑了,笑的很開心:「謝謝你老公,小月還怕你以後不要小月了。」 

「怎麼會。」我摟住小月。 

「別亂想了,對了,小月,這三個月花姐到底對你做了什麼啊?」 

「花姐教了我很多東西,她說你知道了一定會不開心的,但是只要你理解了 
我,肯定會覺得很刺激。」 

「到底是什麼事情啊?」我感到有點好奇,也有點不妙的預感。 

「過會你就會知道了麼……這個婚禮的內容都是我在花姐教導之後自己安排 
的哦……花姐也不知情呢,只希望你看了不會不高興。」 

小月抬起頭問:「老公,你會不高興麼?」 

我剛想仔細問下,花姐過來了:「人都到齊了,準備開始吧。」 

前半段並沒有什麼特別,祝詞啊什麼,儀式做完了,她們都吃喝了不少。 

小月拉著我,把我按到一個椅子上面,說:「老公,你先坐著,我去和花姐 
說個事情哦。等我回來。」說完親了我一下。 

美人香吻,雖然不是第一次吻我,但是今時今日的小月,不可否認,在花姐 
那三個月後更嫵媚了,加上今天白色的婚紗和淡妝,我的腦海裡只剩下了她的身 
影,哪裡還看到花姐在聽到小月的耳語後對我露出的一絲詭異的笑容。 

小月走過來了,手裡拿著一杯酒:「老公,來,忙了這麼久了,先來喝一杯 
吧。」 

我迷迷糊糊地喝了下去,一杯下肚,不出三分鐘,我就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我全身無力,而且已經被綁在了椅子上面。 

小月面色桃紅,站在我的面前,帶著醉意的笑容,對我說:「老公,現在小 
月就要給你看小月這三個月學到的知識了哦……為了怕你生氣,所以先把你綁起 
來了,你不介意吧?」 

我想開口,卻發現連張嘴的力氣都沒。 

「嘻嘻,你不說話就當你同意了哦……」小月嬌笑著,湊過來親了我一下。 

「好了好了,小騷貨,自己下藥把老公迷倒了,他現在估計連張嘴的力氣都 
沒,你還當他默認,小心你老公恢復了打你哦……」一個不認識的老女人站在旁 
邊笑道。 

「不會的,老公最愛我了……」可以看出在我暈過去的這段時間裡,小月喝 
了不少酒。 

我本能的掙扎著想掙開繩子,可惜綁的太緊了,我預感到下面的事情,會很 
糟糕。 

花姐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臉,湊到我耳邊說:「你就坐這看吧,這三個月我 
在小月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呢,她是個很好的小奴隸呢,你再亂動,小心那捲錄影 
帶。」我哆嗦了一下,花姐滿意地看著我恐懼的表情,又湊過來加了一句。 

「或者,把你廢了再把小月送去最爛的地方讓別人輪姦?要知道被強姦和自 
願找男人,對女人的傷害可是不一樣的哦……」 

我聽到這句,想到小月被花姐她們送去一個黑暗的地方,天天就是無止境的 
強姦,嚇的身子都硬了,我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花姐,花姐笑了笑,繼續說:「別 
這麼怕麼,小月這麼可愛,我也捨不得把她送給別人摧殘麼,只要你乖乖聽話就 
是。你就在這看著麼,馬上的表演都是小月自己想出來的哦,連我都不知道她會 
幹什麼,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小月這個小騷貨能給我們帶來什麼驚喜吧。」 

花姐站起身,看了看小月,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說話了。 

小月對著花姐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我驚恐的發現,小月那個笑容,那個 
對著花姐的笑容,竟然沒有被威脅的無奈,有的只是崇拜和尊敬,或者說是,臣 
服。 

小月站在三張桌子的中間,看著四周的「客人」,開始說話。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新娘-小月,首先我要感謝花姐三個月以來對我的教 
育,讓我理解到妓女是個很崇高的職業,早在一個月前小月就決定做花姐的小母 
狗,不,是你們所有人的小母狗。」小月說到這,看著花姐露出了一絲感激的笑 
容。 

我不知道花姐這三個月到底對小月做過什麼,小月像被洗腦一樣,繼續說下 
去:「接下來的節目都是我想出來的,希望主人們喜歡。」 

說完,小月緩緩地跪了下去,我看到四周的女人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好笑 
的笑容,花姐更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小月爬到我身邊,對著我說道:「老公,小月要去做妓女的母狗了,你還會 
愛我的吧,你說過的哦。」說完帶著撒嬌的笑容,湊上來舔了舔我的嘴唇。 

「小騷貨,別和你老公親熱了,過會洞房有的你親熱的時間呢。」 

小月從桌上拿起一個杯子,爬到花姐身邊,大聲說到:「首先,我要敬花姐 
一杯,感謝花姐對我的教育,讓我認識到自己應該是大家的母狗。」 

坐在花姐旁邊一個胖女人,大笑著用腳拍了拍小月的臉頰,小月躲都沒躲, 
反而把臉往上湊,用臉摩擦著那女人的高跟鞋。 

花姐抬起腳,用鞋底在小月的頭頂輕輕踩了幾下,拿起桌上的酒瓶說:「真 
乖,來,把杯子拿過來,主人給你倒滿。」 

小月輕輕的抬起頭,看著花姐:「花姐,小月,小月想喝您的聖水,來表示 
小月的心意。」 

我聽到這,腦海裡轟的一聲,不僅僅因為小月的話,而是我看到花姐明顯楞 
了一下,她也不知道小月會這麼說,難道小月真的是自己要求的麼! 

那個胖女人大笑著:「哈哈哈,花姐,你怎麼調教出這麼一條漂亮的小母狗 
啊。真是太賤了。」 

花姐也笑了起來,戲謔問小月:「我可沒有什麼聖水哦,你說什麼呢?」 

「花姐,就是您身體排出的聖水啊,小月看了很多小說和影片,狗奴都應該 
喝的,小月等了一個多月了,求主人今天就賞給我吧。」 

花姐笑的更厲害了,可是嘴裡卻不肯饒過小月:「什麼聖水不聖水,別說得 
這麼好聽,你是想喝尿吧,那邊有錄影機在錄哦,你確定你想喝麼?」 

小月低下頭,用臉蹭著花姐的小腿:「主人,小月想喝您的尿,求主人賞給 
小月,錄下來就錄下來,今天可是小月的婚宴呢。」 

這下笑的人更多了,花姐彎下腰,擰著小月的頭髮把她拉起來:「既然你都 
這麼說了,我就尿給你吧,不過你是第一次哦,小心別吐哦。」說完站起來,拉 
下了超短裙裡的丁字褲。 

「主人的尿怎麼會讓我吐呢,小月一定會愛上喝這個的。」小月嬌笑著把杯 
子湊到了花姐的陰部。 

花姐尿了大半杯,尿完的時候,花姐正準備從包裡拿出紙巾,小月卻捧起自 
己的一縷長髮,幫花姐把殘尿擦了乾淨。 

花姐滿意的拍了拍小月的臉:「小母狗,快喝吧,還是熱的呢。」說完她自 
己也笑了起來。 

小月恭敬的用兩手拿起了杯子,對花姐說到:「謝謝主人,小月喝了。」說 
完,捧起杯子,開始喝杯子裡那黃澄澄的液體。 

第一口的時候小月還皺了皺眉頭,在第二口的時候,眉頭就漸漸舒展開,到 
後來簡直就是大口大口的喝下,臉上竟然還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全部人都在大笑著,除了我在心痛,小月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喝一個四十 
歲左右的老妓女的尿都這麼陶醉。但是看著自己的新婚妻子,喝一個老妓女的尿 
液,還是自願的,我的小弟弟被這一幕刺激的有抬頭的趨勢。 

小月很快喝完了,謝過花姐之後,開始輪流向席間的女人們敬酒,當然,小 
月喝的是特別的「酒」。一圈下來,小月的肚子明顯被脹大了。 

最後,小月在花姐滿意的笑容和那些女人嘲笑的笑聲中爬到我身邊,輕輕地 
吻著我,我可以聞到小月嘴裡那噁心的味道,卻看到小月的眼睛裡,流下了一滴 
淚水,我的心碎了,開始響應小月的吻,不管她變成什麼樣,都是因為我,我不 
可以拋棄她,我這樣告訴自己,卻對我們的未來不知所措,花姐,她會就這樣放 
過我們,放過小月麼?我抬起頭看向花姐,卻看到了她臉上若有若無的一絲殘忍 
的笑容。 
  
被完全調教的新婚女友之生日篇 

在我和小月婚後一個多月的時候花姐因為涉嫌色情事業和與幾樁殺人案有關, 
被員警抓獲,那段時間我和小月都很害怕,但是直到員警證實了花姐的罪名,處 
以花姐死刑,都沒人來找過我們麻煩,包括員警。又過了一個月,我猜測也許花 
姐沒舉報我,也許那個所謂的錄影帶根本就沒拍到東西,不過管他呢,事情過去 
了就好。 

  小月在花姐的事情告一段落後,哭著求我原諒她的行為,她說都是花姐逼她 
這麼做的,看到她這樣,雖然我心裡對她在婚宴和找別的男人破處甚至做出那麼 
噁心的事情還有介懷,而且看當時的情景,我很懷疑到底是花姐逼她那麼做還是 
她自願的,不過現在花姐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再追究也沒用,何況我心裡還是愛 
著她的,於是我自己告訴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是花姐的意願,和小月無關,她還 
是我那個清純可人的妻子。 

  就這樣,我們的生活走上了正軌,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生活可以算的上是 
很完美了,不過有一點,花姐在的時候不允許我和小月做愛,花姐的事情過後, 
小月終於完全屬於我,剛開始我和她的性生活很和諧,但是過了一陣子,我發現, 
我對性事的興趣漸減,我知道並不是我對小月的感情變淺,而是那陣子的生活影 
響了我,那段和美芬的經歷,花姐在的那段時候的經歷,我只有想起那些事情, 
才能對性事充滿興趣,最近,我和小月做愛的時候,我都不可避免的想起她在花 
姐手下所做的那些事情,那讓我更爽,小月也說我更厲害了。 

  想像的刺激並沒持續多久,現在我發現光是想,也不能滿足我了,我恨自己 
有這種想法,小月剛從花姐手裡脫身,我怎麼能有這種想法!但是在和小月做愛 
的時候,我還是不自覺的浮現出小月被淩辱的畫面。 

  又過了一個多月,小月開始埋怨我每次做愛的時候都是敷衍了事,為了掩飾, 
我說工作較忙,然後自動申請了一次外出公幹的機會。 

  這一去就是半年,還有幾天就是小月的生日了,卻因為手裡一個大買賣,回 
不了家,我打電話告訴了小月,小月也讓我以工作為主,回來的時候補償她下就 
好。 

  也許是老天的意思,當然當時我是認為老天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回去慶祝小月 
婚後的第一個生日,誰知道…… 

  那天是小月生日前一天,和我做買賣的老闆家裡出了事情,出於對我們公司 
的信任,省去了很多手續,很快就簽好了合同,我連夜趕回了家,到家的時候天 
已經亮了,為了給小月一個驚喜,我決定等她出門了再回家。 

  我守在家門對面,等她離開後走回了家。 

  可是在家裡,我發現了假陽具,和一些SM用具,我心裡七上八下,不知道如 
何是好,不過想起當初裝潢時從朋友超市拿了一些淘汰下來的攝像頭悄悄裝在家 
裡,不過沒告訴過任何人,我決定今天不在小月面前出現,看看她今晚有沒有什 
麼活動。 

  我悄悄的撤出,沒留下任何痕跡,也沒讓鄰居發現我回來了,然後我在一家 
小旅店租了一間房,用筆記型電腦遠端控制了攝像頭開始監控。 

  下午五點的時候,小月回來了,她一回來就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我驚訝的發 
現小月的下體竟然像嬰兒般潔白,她剃光了陰毛!?小月給自己套上了一個項圈, 
跪在了門前。 

  我又心酸又好奇,她到底在等誰!? 

  一個多小時候,我看到她打開了門,進來的竟然是三個打扮得很妖豔的女人, 
那種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做妓女的。而且那三個妓女都人近中年了,相貌也不好, 
偏偏又打扮得十分花俏,看起來十分噁心,應該是在街頭招客,而且只有那些粗 
俗的男人才會有興趣的便宜貨。 

  小月卻很高興的爬到她們腳邊,伸出舌尖,舔著她們滿是灰塵的劣質高跟鞋。 

  三個妓女一邊笑一邊說:“小騷貨,今天是你生日,我們會按你的要求給你 
過一個難忘的生日的。” 

  小月一邊舔著她們的鞋一邊說“謝謝主人。” 

  只見一個妓女抽回了腳,然後踢了下小月,說:“騷貨,別舔了,幫我們把 
脫了。” 

  小月紅著臉抬起身子,雙手抬起一個妓女的腳,放到了自己白皙傲挺的乳房 
上,骯髒的鞋底立即在她乳肉上留下了黑色的痕跡。 

  那個妓女笑著,用鞋底摩擦著小月嫩紅的乳頭:“賤貨,幫我們脫鞋都要這 
麼做,是不是這樣踩讓你的奶子很爽?”一邊說一邊加大了腳上的力度,小月的 
乳房在她腳下隨著她的踩踏變著形狀。 

  另一個妓女突然大叫:“看,這個騷貨乳頭都硬了起來。”說罷,也靠在牆 
上抬起一隻腳,踩到了小月的另一隻乳房上,我看著兩個妓女,兩個穿著明顯好 
久沒洗過擦過的劣質高跟鞋的腳踩在小月白皙的乳房上,讓她的乳肉變成了噁心 
的黑色,小弟弟卻硬了起來,右手也不自覺摸了上去。 

  小月跪坐著,雙手捧著自己的乳房,配合著她們在鞋底蹭著。 

  剩下的一個妓女大笑著,走到小月身上,踢了踢她的屁股,小月立即配合的 
抬了起來,那個妓女先是一愣,然後就露出了鄙視的笑容,把鞋尖湊到了小月的 
私處用力的摩擦了幾下,再抽出來的時候,鞋尖上的灰塵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 
的是光豔的黑色,仔細看還有一點絲線連在鞋尖和小月屁股上。 

  那個妓女大笑的問:“王姐,你從哪找的這麼個賤貨啊,用鞋底踩她奶子都 
這麼興奮,還用她那個騷逼幫我洗了下鞋尖麼。” 

  王姐,也是第一個踩上小月乳房的妓女笑著說:“哪是我找的,那天我剛接 
完一個陽痿男的生意,這個賤貨走過來支支吾吾的說要請我一個晚上,我以為她 
忽悠我,直接給了她一巴掌,她卻笑著說謝謝,我看著好玩就陪她回來玩了下, 
才發現她雖然長的漂亮,骨子裡卻是個騷貨呢。”說完用了踩了踩小月的乳房問 
:“賤貨,你說是不是?上次那樣你舒服不?” 

  小月嬌笑著挺了挺身子:“上次太刺激了,我還沒試過那麼興奮呢。” 

  王姐笑著對另外兩個人說:“那次我做完都沒洗,直接讓她給舔乾淨了,你 
才洗了個鞋尖,上次她自己颳光了毛讓我把鞋底在她的騷逼上給洗乾淨了呢,你 
們沒看到,她那個騷逼都變的黑乎乎的,噁心死人了。” 

  “看這個騷貨乳頭都是嫩紅色麼。”後面的那個妓女,就叫她芳姐吧,彎下 
腰,用手撥開小月的屁股看了看說:“小逼也是嫩紅的麼,小騷貨,你多大了啊?” 

  “這騷貨才二十五,剛結婚呢,不知道怎麼這麼騷的。”王姐幫小月回答著。 

  那個一直沒說話的腳上突然用力在小月乳房上搓了下,小月發出了“嗯嗯” 
的呻吟。 

  王姐笑到:“孫姐,你這麼用了幹嘛,小心廢了這個小騷貨的奶子啊。” 

  孫姐冷笑著說:“看到這種小丫頭就有火,不就長的年輕點麼。” 

  王姐笑著拍了她一下:“再年輕漂亮,不還是在你腳下,我和你說啊,這個 
騷貨賤得很,隨便你怎麼玩,玩的越過分她給的錢越多呢。” 

  小月一邊用乳頭在他們鞋底摩擦著一邊笑著說:“王姐說的是麼,上次王姐 
還是太溫柔了點,這次來了三個姐姐,一定要把小騷貨玩爛啊今天。啊~ ”小月 
叫了一聲,伴隨著幾聲清脆的聲音,原來芳姐在她背後拍著小月的屁股。 

  芳姐一邊拍一邊說:“放心,今天一定玩爛你,我聽王姐說了,只要不玩殘 
你什麼都可以玩,今天一定有你舒服的。” 

  小月聽了,臉上頓時紅了起來,眼光也開始變得淫蕩起來。 

  “好了好了,脫個鞋脫這麼久,想死啊。”孫姐罵到,順手給了小月一耳光。 

  小月連忙陪笑著,幫孫姐脫下了一隻鞋,卻沒有立即放下鞋,而是雙手捧起 
了那只鞋,孫姐疑惑的看了一眼王姐,以為這是王姐要求脫鞋的規矩,王姐對她 
聳了聳肩膀,卻聽到小月說:“您是孫姐吧,剛才是小月的不是,小月的臉一定 
把您收弄疼了,您就拿鞋底打小月出氣吧,別傷了您的手。” 

  三個妓女同時笑了起來,孫姐接過鞋子道:“賤貨很為我考慮麼,看你這麼 
貼心,主人就賞你一個耳光,還不快把臉抬起來。” 

  小月立即抬起頭,把臉湊到了孫姐面前,孫姐用力抽了一下,在小月的臉上 
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跡。 

  “謝謝孫姐。”小月像感覺不到疼一樣,帶著滿足的笑容向孫姐表示感謝。 

  三個妓女滿足的笑著,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年輕的女孩,跪在她們腳下任她 
們玩弄,讓她們因為妓女這個工作所帶來的鬱悶一掃而空。 

  很快,小月幫她們脫掉了高跟鞋,換上了拖鞋,她們牽著小月走到了客廳裡。 

  “小母狗,幫主人倒點水來。”芳姐把手上的鏈條繞在小月脖子上,吩咐道。 

  等小月拿來三杯水,三個妓女已經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不過她們本來也沒穿 
多少,說是脫光,也就脫了一件上衣、超短裙和丁字褲。三個人都穿著吊帶絲襪, 
就那麼光著身子叉開腿坐在沙發裡。 

  王姐拿起遙控器先打開了電視,然後對著小月笑道:“小騷貨,快來幫我們 
舔舔下面,這次也是原汁原味哦,我們今天都有過客人,都沒洗呢,保證你喜歡。” 
說完三個人一起笑了起來。 

  只見她們的陰戶由於性事過多而變成了黑色,再加上沒清洗過,都可以看到 
上面沾滿了乾涸了的精液,又黑又髒。 

  小月卻笑著湊近,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舒爽的神情,隨後伸出 
舌頭舔起來,看起來倒想是在舔什麼美味佳餚似的。 

  小月仔細的舔食著,很快陰戶外面乾涸的精液被舔乾淨了,小月主動用手撥 
開王姐的陰唇,伸出舌頭往裡面舔著。王姐被舔的呻吟聲大作,下體分泌出大量 
的淫水,也被小月悉數吃下。 

  過了一會,王姐拍拍小月的頭:“好了,去幫她們也舔乾淨先,過會有的你 
爽的。” 

  小月乖乖的抬起頭,芳姐看了看小月,隨即笑了起來,原來王姐的幾根陰毛 
占在了小月嘴唇上,就像小月長了幾根鬍子一樣。 

  小月紅著臉用手捏去那幾根毛,爬到芳姐面前,重複剛才的動作。 

  最後小月來到了孫姐胯下,剛湊過去就皺了下眉頭,孫姐冷笑著說:“小母 
狗怎麼了?我聽王姐說越髒你越喜歡,特地三天沒洗,快舔。” 

  天啊,要知道小月平時在家對自己的身體都很愛護,基本天天洗澡,而且女 
人的下體一天不洗估計都會有味道,何況像孫姐這樣的,天天接客,竟然三天沒 
有清洗,那下面的味道不是能殺人麼! 

  卻見小月聽罷,深深吸了一口氣,伸出舌頭,在那又黑又髒的陰戶上舔了一 
下,只見舌頭上都沾染了一層汙物,而那陰戶上明顯出現了一塊比旁邊乾淨的地 
方。小月縮回舌頭,閉上眼睛,像品味什麼佳餚一樣動著嘴,旁邊芳姐好奇的湊 
了過來,立即幹嘔了一聲罵道:“孫姐,你下面也該洗洗啦,味道這麼大,噁心 
死了。” 

  孫姐笑道:“這騷貨可不嫌惡心,你看她陶醉的那樣。”孫姐看著小月舌頭 
再申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原來的嫩紅色,帶著滿足的笑容一把拉過小月的頭髮, 
把她臉按進自己的下體。 

  屋子裡靜了下來,只聽到小月“嘖嘖”的舔著孫姐陰戶的聲音和孫姐低沉的 
呻吟聲。孫姐的陰戶帶著晶亮亮的水色慢慢的恢復原色,孫姐滿意的拍拍小月的 
頭:“舔的不錯,這麼髒你都舔乾淨了啊,果然夠賤的。” 

  王姐伸出腳踩揉著小月的頭髮:“我就說了,這小賤人越髒她舔的越舒服。 
孫姐的味道如何,賤貨?”後面一句在問小月了。 

  小月的臉上占滿了孫姐的淫水,帶著一絲笑容說:“孫姐的味道太好了,可 
是,小月想,後面的味道會不會更好點。” 

  三個妓女愣了一下,顯然在考慮後面是哪裡,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笑的更囂 
張了:“哈哈哈,騷婊子,想舔我們屁眼就說麼,還什麼後面。” 

  粗俗的話語刺激的小月滿面通紅,呼吸更加急促。 

  三個妓女站起來,把小月頭上腳下的放到沙發上,然後孫姐面對沙發,把屁 
眼對準小月的嘴坐了下去,小月則張大嘴一下子包住了孫姐的屁眼,發出了很大 
的舔食聲。 

  孫姐發出了舒服的哼聲:“老娘還沒試過讓人舔屁眼呢,原來這麼舒服。” 
邊說別捏弄起小月的乳房,她可沒憐香惜玉,小月的乳房在她手裡變著形狀,旁 
邊兩人也沒閑著,拿起小月放在地上的假陽具,開始攻擊小月的小穴和菊花。 

  孫姐很快就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叫了起來:“哈,這婊子把舌頭都伸到我屁眼 
裡了,我手上越用力她舔的越起勁呢。”說罷,乾脆用力拍打小月的乳房,看它 
們被打得晃來晃去。王姐也從小月小穴裡抽出假陽具,開始拍打小月的陰戶,發 
出“啪啪”的聲音。 

  不一會,芳姐就催促孫姐讓開位子,自己坐了上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王姐坐在小月臉上抽打著小月的乳房,孫姐和芳姐則抽打 
著小月的陰戶和屁股,突然小月身子挺了幾下,然後從王姐屁股下傳出舒坦的長 
出氣的聲音,小月陰戶湧出了一大片淫水,她高潮了。 

  “哈哈哈哈,這騷貨果然夠賤,舔我們屁眼被我們打都能達到高潮。”三個 
妓女大笑著。 

  王姐站起身,把小月拉到地上,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然後把腳踩到了小月 
身上,用力踩著小月的乳房說:“小婊子,坐你的臉真不舒服,還是沙發坐著舒 
服,哈哈。” 

  那兩個也湊過來,把腳踩上了小月的身子,三人乾脆脫下自己的絲襪,扔在 
小月臉上,用腳趾在小月身上玩弄著小月的嫩肉,只見她們腳經過的地方都留下 
了幾道紅痕,芳姐把腳伸到小月私處,小月也配合的張開了腿,芳姐把腳趾伸入 
了小月剛高潮過的小穴內玩弄著。 

  三個人坐在沙發上竊竊私語著,不時發出一陣笑聲。 

  很快三個人玩膩了,拉起小月,又把小月倒置在沙發前,換了兩根更粗的假 
陽具玩弄小月的小穴和菊穴,小月“嗯!”的一聲,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隨 
即又變成了舒服的滿足感。 

  她們抓出假陽具,狠狠地抽送起來,每一次抽送都幾乎把整只陰莖都插了進 
去,小月很快就不能控制自己,大聲地叫起來,「啊……啊……痛痛……啊啊… 
…噢……痛……插……插死人家了……捅進人家的子宮啦……哎呀……好爽啊… 
…快……插爛小月的小穴啊!用力……請你們用力……一點……啊啊啊……噢… 
…對……就是這樣……用力……用力幹死我……啊!“ 

  看到小月這不為人知的淫蕩的一面,我慢慢的套弄著小弟弟,感到了前所未 
有的刺激。 

  陽具抽插著,帶起了白色的泡沫,小月的陰戶隨著陽具的進出閉合著,小月 
的呼吸也越來越重,呻吟聲越來越大,最後發出了無意義的“啊……啊……”聲。 

  閑下來的一個則是用力抽打著小月的乳房,甚至用指甲掐弄小月的乳肉和早 
已挺立的乳頭。 

  “啊……小月要來了,用力啊……插到子宮了……唔……”卻是王姐惡作劇 
的把三個人的絲襪扔到了小月臉上,然後把腳踩了上去,止住了小月的呻吟聲。 

  小月呼吸困難,身子劇烈的抖動了兩下,大量的淫水伴隨著陽具的抽出噴灑 
出來,她又高潮了! 

  三人並沒放過她,而是大笑著放下陽具,開始用力在小月的陰戶上拍打著, 
小月的小腹下方全被拍打成了一片通紅,乳頭更是被掐起,轉動了360 度。 

  突然,後面的兩人惡作劇一般,各自伸出了三根手指,插進小月的小穴裡, 
用指甲用力一抓,小月剛高潮的小穴裡再次湧出了大片淫水,她竟然連續達到了 
第二次高潮。 

  三人盡興的坐回沙發,小月躺在地上,抽搐著,臉偏到一邊讓絲襪掉下,大 
口大口呼吸著許久沒接觸到的空氣,失神的眼睛裡卻帶著滿足的笑意。 

  小月休息了好一會才緩過神來,王姐發出了一陣詭異的笑聲,從帶來的包裡 
拿出一個塑膠袋,裡面是一個髒髒的礦泉水瓶。 

  “啊呀,王姐你這是啥啊?好大的氣味。”芳姐和孫姐同時捂住了鼻子。 

  王姐笑著把瓶子扔給了小月說:“喏,我這一個星期從套子裡或者我的小穴 
裡接下精液,特地留給你的。” 

  “啊,這種東西她也會喝?都快腐敗了吧?”芳姐吃驚的望著小月拿起瓶子, 
打開瓶蓋,瓶蓋剛打開,屋子裡就散發出一陣噁心的氣味,芳姐幹嘔一聲,突然 
向小月招手示意她停下。 

  孫姐罵道:“老芳,你還不讓她喝下去,這樣放著氣味全出來了,好噁心啊。” 

  我在螢幕前恨恨的罵著,TMD ,你都知道氣味噁心,還要我老婆全喝下去, 
手上套弄的動作卻更快了。 

  芳姐拿過一個空杯子,把嘴裡的唾沫混合著剛才幹嘔出了一絲胃液吐到了杯 
子裡,說:“既然她願意喝,我們就給她加點料麼。賤貨,跟我們來衛生間。” 

  四人來到了衛生間,我慶倖當初在衛生間裡也裝了幾個攝像頭,連忙把畫面 
轉了過去。 

  畫面讀出來的時候只見三人都後仰著把陰戶對準了小月的臉尿著,小月張開 
嘴,在下巴上拿著一個空杯子接著。 

  杯子很快就接滿了,期間小月也喝下了不少。 

  芳姐搖搖手示意她們兩個出去,然後坐到馬桶上一會,站起來的時候對小月 
笑道:“今天正好有點拉稀,便宜你了。” 

  我正在思考芳姐到底要幹嘛,卻見芳姐對小月私語了一番走了出去,隔著玻 
璃門看著小月(透明的衛生間玻璃門),小月拿出一個大杯子,把三人混合的尿 
液倒了進去,然後用空杯子在馬桶裡盛起一杯土黃色的東西倒進了大杯子,最後 
把礦泉水瓶裡的精液也倒進了大杯子裡面,用手攪了攪,看了看外面的三個妓女, 
開始喝杯子裡已經變成黃綠色的液體混合物。 

  王姐和孫姐大笑著罵著芳姐:“這麼噁心的做法你都想的出來,不過看這個 
騷貨這麼賤確實舒爽,平時這些賤人哪個不是仗著自己年輕漂亮不把我們放在眼 
裡啊。” 

  芳姐笑著說:“就是,你看這小婊子出去不是光豔照人麼,這會不還是乖乖 
的吃我的屎。”她敲了敲門引起小月的注意,說:“喝完了洗乾淨自己再出來啊。” 

  三個人看著小月喝光了笑鬧著先回了客廳,小月立即趴到馬桶上吐了起來, 
可想而知那個混合液體是多麼的可怕。 

  小月吐完了,癱坐在地上,看了看那個杯子,竟然做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一件 
事!她竟然拿起那個杯子,仰起頭,用另一隻手掏弄著自己的小穴把最後的半口 
混合物倒進了嘴裡,明顯看出她忍著要吐的感覺用舌頭在嘴裡攪動著,最後看到 
她身子一挺,掏弄小穴的手猛的一抽,喉嚨動了一下," 啊……“張開嘴長出了 
一口氣,她竟然在這種情況下也達到了高潮。 

  我手裡猛的一緊,白濁的精液噴在了螢幕上,我身子軟了下去,心裡不知所 
錯,我的新婚妻子變成了這樣,我該怎麼辦?! 

  只見小月收拾好衛生間,洗乾淨身子刷完牙,慢慢的爬回了客廳。 

  那三個妓女又拿出一根細麻繩,在小月身上捆起來,然後又把捆得不能動彈 
的小月倒吊在客廳裡,又把她們的絲襪塞進小月嘴裡。 

  小月的全身被捆,洗乾淨了原本露出本色的白皙的乳房被勒得紅紅的像外突 
出,向下垂了下來。嫩穴被分開,可以看到裡面粉紅的嫩肉。 

  三個妓女各自拿出一根細細的皮鞭,開始抽打小月的乳房和屁股,小月嘴裡 
發出了嗚嗚的哼聲,身子伴隨著皮鞭的抽打扭動著,她們毫不留情地繼續鞭打小 
月的乳房,大腿,肚皮,甚至孫姐有幾次都有意無意的抽打在小月嫩嫩的陰戶上, 
打得淫水飛濺。 

  王姐突然笑了起來,拉過芳姐和孫姐耳語一番,三人同時大笑起來,王姐拿 
掉小月嘴裡的絲襪,問:“你老公最近不會回來吧?” 

  我不知道王姐為什麼這麼問,小弟弟卻因為小月剛才被鞭打的一幕再次抬起 
了頭。 

  小月用帶上了幾分疲憊的聲音回答:“不會的,老公說還要一個月才能回來。” 

  王姐笑著向孫姐使了個顏色,孫姐笑著走了出去,進來的時候拿著她們穿來 
的三雙高跟鞋,她們一手一隻,各自拿起自己的高跟鞋,伴隨著王姐手起鞋落帶 
來的“啪”的一聲,三人開始用鞋底拍打小月的乳房和屁股。 

  “啊……啊……”每一聲叫喚都伴著幾聲清脆的拍打聲,三人毫不留情的拍 
打著,每一次拍打都幾乎把小月柔軟的乳房和屁股打扁,小月的叫聲即痛苦又帶 
著幾分愉快,她不斷催促她們打大力些,打爛她的大奶子和大屁股。 

  “啊……”小月一聲慘叫,芳姐狠狠地用鞋底開始抽打她的陰戶,小月的屁 
股和乳房都變成了血紅色,叫聲裡卻仍然帶著愉快。 

  芳姐沒抽幾下小月的陰戶,小月就暢快地一聲淫叫,陰戶噴出一股滾燙的液 
體,順著身體一直流下來。小月竟被打到高潮了!小月大口喘著氣,滿臉通紅。 

  三個妓女哈哈大笑,說道:“小婊子真夠賤啊,被打都能高潮。不打了,時 
候不早了。” 

  她們把小月解下扔到地上,然後孫姐吩咐道:“聽王姐說上次你用下體幫她 
擦乾淨了鞋底麼,這次也幫我們擦擦麼。” 

  芳姐笑著附和著:“就是,就是,讓我們也體驗一把騷逼擦鞋的感覺。” 

  小月笑著拿起她們的鞋,一一在陰戶上擦著,很快,鞋恢復了本色,鞋底也 
乾淨了不少,她的陰戶卻變成了一片漆黑,還帶著幾絲血色。最後她拿起紙巾把 
鞋擦乾淨了,恭敬的送到了三個妓女的腳下。 

  “哈哈哈哈,真是夠賤的。”孫姐笑著向地上吐了口痰。 

  小月抬起頭向孫姐笑了笑,說:“謝謝孫姐。” 

  孫姐好奇的問:“謝啥?啊,哈,小婊子真乖。”卻是她看到小月低下頭, 
把她吐出來的那口濃痰吸食掉了。 

  這下三人又發現了一個玩法,她們讓小月抬起頭張大嘴,開始往小月嘴裡吐 
痰,孫姐更是擤出一攤黃濃的鼻涕,甩進了小月嘴裡,很快,小月的嘴裡就裝滿 
了她們的口水,痰液和鼻涕,三個妓女示意小月可以喝下去了,小月閉上嘴紅著 
臉把滿口的液體咽了下去。 

  我瘋狂的套弄著小弟弟,看著小月的行為,心裡不知道想些什麼,只感覺小 
弟弟即將迎來第二次高潮。 

  三個人拿來紙巾擦乾淨手,嘴和鼻子,正準備穿鞋,小月卻拉住了她們,說 
:“那個……可不可以請王姐和孫姐幫我做下生日蛋糕。” 

  王姐奇怪的問:“我們?我們怎麼做?” 

  小月紅著臉,指了指她們下麵,說:“就是……就是芳姐剛才賞給小月吃的 
那個。” 

  三個妓女大笑著讓小月拿來一個盤子,小月把盤子舉在自己臉前,看著王姐 
和孫姐把大便拉在盤子裡,最後還幫她們舔乾淨了屁股。 

  她們用紙擦了擦屁股,連同剛才擦鼻子的紙一起扔到了地上,小月卻拿起紙, 
討好的向三個人笑著,把紙塞進了自己黑乎乎的陰戶裡。 

  三個人鄙視的笑了笑:“哼,小賤貨,我們就不看你吃了,噁心死了,不過 
請我們你可是花了錢了哦,蛋糕別浪費了哦。” 

  小月乖巧的親吻著她們的鞋子,說:“小月不會浪費的,這是生日蛋糕麼, 
小月會吃掉的。” 

  三個妓女笑著走到了門口,孫姐突然回頭:“騷婊子,吃一口給我看看。” 

  小月笑著拿起一個勺子,盛起大大一口孫姐和王姐的混合排泄物放進了嘴裡, 
嚼了兩下吞了下去。 

  “啊呀,噁心死了,快走了。”王姐笑著催促道。 

  “人家吃大便都不噁心了,你還說噁心呢。”孫姐大笑著走出門外,“對了, 
小騷婊子,下次想爽再找我們哦。” 

  門關上了,屋內就剩下小月,小月面帶微笑的看著屋內的一片狼藉,一手撫 
摸上了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卻拿起一根假陽具,開始抽插自己的陰戶。臉,卻 
湊到了那個盤子上,開始慢慢的舔食著她的“生日蛋糕”。 

  看到這一幕,我再次射出了。 

  我決定跟小月攤牌了,她一聽,害怕地鑽到我懷裡大哭起來,說她變成這樣 
都是因為花姐那時候的調教,並保證不會再犯,求我不要跟她離婚。 

  其實這麼漂亮又淫蕩的老婆我才不捨得離呢?再說說到底,她變成這樣是因 
為我當初的過失,何況她一哭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一看就愛不釋手。 

  於是我對她說:“以後你可以繼續這樣,甚至更淫蕩,但前提是你必須把每 
次的淫蕩行為告訴我。” 

  她聽後十分地驚訝,在一再追問確認我不是騙她後,她俏皮地說:“謝謝老 
公,我愛死你了。”隨後一個火燙的熱吻就迎上來……







相關閱讀
   
短篇黃色愛情小說 ,179視頻聊天室 ,奇摩女孩視訊聊天網 ,真人秀場聊天室熱舞 ,午夜聊天室,免費夫妻視頻真人秀 ,夜色伊甸園交友網 ,live173視訊影音live秀 ,情色視訊聊天室 ,視訊交友聊天室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毛片群視頻 ,麗的情小遊戲 ,唐人社區裸聊直播間 ,男女裸身黃視頻 ,成人色情影片網址 ,裸聊qq視頻 ,免費一對多視訊 ,拓網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