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

 
63.3K

忽然有一雙玉手突然將我環住,一團柔軟的肉球緊緊貼住我背部。
我猛地回頭,阿莉赤裸裸的站在我身後,正對我嬌笑著。
阿莉熟撚的在自己胸部塗滿沐浴乳,然後沿著我的胸膛開始向下磿搓,一對34D的大奶,漸漸搓到我的陽具跟睪丸。
我真的忍不住如此妖艷的挑逗,仗著一點酒意,也開始對阿莉毛手毛腳,任意的撫摸。
阿莉用蓮蓬頭沖冼我身上的泡沬,尤其是胯下,不停用手搓弄我早已硬的像根鐵棍似的肉棒,我的手也忍不住在那對豪乳左搓右揉。
阿莉媚眼如絲,順勢蹲下身子,就在浴室裡,張開小嘴,輕輕一含,我只感覺到肉棍被一張溼熱的小嘴包住,龜頭輕易的就抵進阿莉喉嚨深處。
呼…太舒服了…阿莉不斷用舌尖持續纏繞我的龜頭,雙手還不停推動我的屁股,讓我在她嘴裡作出抽送的動作。
我老婆雖然也會替我口交,但是這種強烈的刺激我還是第一次嚐到,讓我不禁呻吟出聲音。
「哦…喔…阿莉…」
終於阿莉張嘴吐出我的肉棒:「好硬喔…我們到房間去吧。」
到了床上,阿莉淫蕩的雙腿大張,我伸手愛撫阿莉的肉穴,一邊貪婪的吸允著她那對豪乳,這時候早己將什麼禮義廉恥丟之一邊,滿腦子只有眼前這副豐腴的女體。
阿莉算是豐滿型的女人,1米6的身高,一對34D巨乳,未經生育的平坦小腹,更奇特的是只有一點點稀疏的陰毛。
我不停揉弄著阿莉的陰蒂,阿莉將臀部高高抬起。
「喔…上來…上來幹我…」
我翻身騎到阿莉身上,狠狠將肉棒插進她的蜜穴。
「啊…好…好爽…深一點…都塞進來…」
阿莉的淫聲浪語,讓我都忘了她老公就在外面的事實,只是一眛的猛力衝刺。
「喔…舒服…好人…再用力…啊…」
阿莉突然雙腿緊緊夾住我,身子一側,整個人翻一圈,變成女上男下的姿勢,先是曲腿用蹲姿,上下套弄我的陽具,最後索性一坐到底,肉穴將整支陽具吞沒,肥臀前後搖擺,又夾又吸的,我幾乎都快昇天啦!
我摟著阿莉的腰使勁向上頂,阿莉胸前一對豪乳胡亂的搖晃著,我注意到阿莉的大腿內側有一個小小的刺青,真想不到如此美麗的女人竟是如此騷浪的一個尤物。
身後的房門突然被打間,我嚇了一大跳,原來正是PETER走了進來。
PETER早己換了睡袍,臉上滿是詭異的笑容,一屁股就坐在床邊,伸手撫摸阿莉的肥臀。
頓時我整個人清醒過來,掙紮了一下想要起身,阿莉原本騎在我上面,此時反而更將整個上身壓住我,屁股卻毫不放鬆的繼續上下套弄。
PETER似乎很欣賞他老婆的淫態:「怎樣?騷貨…知道妳哈JAM很久啦…過隱吧?」
阿莉嬌羞的捶了PETER一拳:「嗯…壞蛋…壞老公…」
PETER笑嘻嘻的脫下睡袍,站到床上,阿莉側過臉,剛好張嘴含住PETER早巳勃起的陽具。
「JAM,我老婆早就注意你很久啦,一直吵著要我帶你回家呢。」
「啊…亂講…是你…是你…啊…啊…」
看著他們夫妻倆一搭一唱的,我真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
阿莉吐出陽具,用手握住PETER的肉棍:「啊…老公…進來…快點…人家還要…」
「啊…快…快…要到了…要到了…」阿莉扭腰擺臀,無意識的呻吟著。
陰道璧仿彿花蕊的蕊心一般,浪肉緊緊包夾住我的龜頭,陣陣強烈的快感侵蝕我全身,一個冷顫,我終於忍不住在阿莉的騷穴裡射出熱騰騰的精液。
「喔….喔…昇天啦…好爽…好燙…啊…」
經過激烈的床戲,我也累的全身無力,顧不得身上狼籍,翻了身子就昏昏睡去……….

回家的路上,PETER與阿莉在後座熱情的擁吻,我從後視鏡中看到阿莉的雙乳被掏出來狠狠的揉弄。
不知路上其他的人是否看的見我車內的春光,現在我只想快速的衝回去,到床上好好肏弄這個尤物。
幾乎是用衝刺的速度衝進房間,我們一進到客廳就開始脫衣服,沿著臥室的走道全是我們胡亂丟棄的衣物。
阿莉迫不及待的蹲在我們中間,雙手握住兩支硬如鐵棍的肉棒,用她溼潤的小嘴輪流替我們服務。
PETER一把將阿莉抱到床上,什麼愛撫、什麼前戲都不用了,此時的阿莉就像一頭飢渴的母獸,迫切期待男人的玩弄。
阿莉用蹲姿跨騎到PETER身上,雙腿曲張緩緩塞進PETER的陽具。
「嗯…好漲…啊…好爽…好爽…」
PETER可沒那麼客氣,摟住阿莉的纖腰,狠狠向下一按,阿莉一坐到底,全根沒入啦!
「啊…老公…你…好狠…插到花心了…啊…受不了…啊…」
「JAM,你還愣著幹嘛?這裡就交待給你啦。」
我早就忍耐不住,扶著肉棒用力的頂進一大半。
「啊…啊…老公…倆個老公…幹我…用力幹我…」
阿莉回過頭,湊上香舌在我嘴裡翻攪:「唔…唔…小JAM…你是…是我的親親小老公…幹死我了…啊…啊…」
聽到阿莉如此淫浪的叫床,JAM挺腰狠狠的往上頂:「騷貨…小JAM變妳老公了?那我是什麼?」
「唔…唔…小JAM…是…是我的小老公…你是…你是…大雞巴大老公…啊…啊…」
我血脈賁張,將阿莉臀肉掰的特別開,每一下都頂到直腸最裡深處,每頂一下,阿莉的屁股就重重的往下沈,恰好讓騷穴深吞PETER的粗屌。
阿莉興奮而又無力抵抗我們兩個男人的夾擊,只能全身顫抖而又無力的嬌吟。
完事之後,阿莉累的攤倒在床上動彈不得,PETER意猶未竟的吸吮著阿莉的腳指,我則躺在阿莉身邊輕輕愛撫那對玉乳。
「嗯…好舒服…有倆個老公服伺真好。」
「哇…小老公你好強喔…我還要…還要…」
阿莉起身跪到我雙腿中間,張嘴再度含住我的肉棒。

當晚我們回家後,小娟不但沒喊累,反而熱情而且主動的求歡,我們脫掉彼此身上所有的衣物,當我褪去小娟那件又緊又窄的牛仔熱褲時,驚喜的發現:小娟穿了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
彷彿回到年輕時的激情,小娟高抬著雙腿,迎合我的進入:「啊……老公,深一點……喔……舒服……喔……」
我將小娟轉個身,讓她像母狗般趴蓍,從背後猛烈抽送,這是小娟最喜愛的體位:「喔……不行……受不了……喔……太深了……啊……」
看到小娟這樣的淫態,忍不住讓我想到今晚小娟在舞池的騷樣:「喔……老婆……妳今天……又騷又浪的……」
「才……才沒有呢!啊……啊……」
「那沒有……要不是我在場……搞不好妳就跟著那兩個男人進包廂囉……」
我持續的抽送,一邊用猥褻的言語刺激小娟:「那……妳有沒有想跟他們去啊?」
「啊……不知道……不知道……」小娟無意識的嬌啍著。
「老實說……妳那時候小穴是不是濕濕的?」
「喔……沒有……沒有……」嘴巴雖然這樣說,可我感覺得出來小娟迎合得更加激烈。
「沒有?那小穴幹嘛會濕……」我故意淩虐似的猛烈衝刺。
「啊……啊……不知道……不知道……啊……好爽……啊……」
「怎會不知道……想被幹對不對?」
「對……對……想……想被幹……啊……」小娟終於棄械投降,無意識的囈語著。
我跟小娟的床笫生活回復到年輕時的甜蜜,我們作愛的時候,我還常常用些猥褻的言詞刺激小娟,激發她的性幻想,而小娟也會淫聲浪語的回應我。
可是……說來有些慚愧……在阿莉跟小娟的需索之下,我的體力似乎有吃不消哩……看來這陣子我是有點縱慾過度了。


在車上我也累了,坐在後車座靜靜的在休息,阿莉雖然酒醉,依舊聒噪地向耿野撒嬌著,彷彿方才在包廂裡沒有發生任何事一般。
真無法想像阿莉怎能轉變如此之快?前一秒她還在包廂裡如此放蕩不羈,下一刻她立刻轉變成黏人的小嬌妻。我真為耿野感到不值,一想到這裡,我竟然獨自生起了悶氣。
聽著耿野娓娓道來,我不禁為他感到委屈,怎可以溺愛老婆溺愛到這種地步?我一時心疼,也不知該如何安慰他,只能輕輕的靠入他懷裡,將頭輕靠在他肩上。
我心裡告訴我自己:「耿野就像兄長一樣,這個舉動應該不會太唐突吧?」雖然為自己找這個藉口,但是身體卻不聽話的開始發熱……
耿野又用那種灼熱的眼神看著我……我情不自禁的在他臉頰輕吻了一下……不料耿野卻激動地緊緊摟住我,在我唇上熱切地親吻。
我順著酒意吐出香吞在耿野嘴裡翻攪,讓他吸吮我的舌尖:「唔……嗯……嗯……」
耿野激烈地抱住我,我們倆緊緊的貼在一起,過了許久,我才回過神來:「不……耿野……不可以……」
「小娟……我……我第一次看到妳……就情不自禁……」
「不可以……阿莉……阿莉會聽到的。」
耿野不理會我的拒絕,反而動手拉開我的上衣,而我……只是軟弱地抵抗著,不一會,連胸罩也被解開,露出豐滿的雙乳。
「阿莉已經睡著了,我們到另一間房間吧!」
耿野摟住我的腰,我中邪似的,赤裸著上身跟他走進房間,他迫不及待地繼續脫掉我的褲子,親吻我的身體。
我全身光溜溜的被耿野按倒在床上,可是我卻覺有些得驚慌,因為他的動作開始變得粗暴,連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耿野扳開我雙腿,用嘴親吻我的下體,我想夾緊雙腳不讓他得逞,可是耿野強而有力的雙臂,硬是撐開不讓我合攏。
濕熱的舌頭鑽進我潮濕的小穴,男性的鬍渣剌激我的大腿內側……甚至連小屁眼也被滑溜的舌尖鑽入……
我的動作,從左右搖擺的閃躲,漸漸變成上下晃動的迎合,只剩下嘴裡的囈語依舊阻止著耿野的放肆。
「不……耿野……不要……我有丈夫了……」
耿野沒理會我,一邊壓住我,一邊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耿野……停下來……不要了……不可以……」
耿野用膝蓋將我雙腿撐成大字型,左手壓住我,用右手解開他褲子拉鍊,露出一大截陽具。
我喘息得很激烈,因為接下來我將被這個男人進入只有我丈夫曾經探索的禁地……耿野用手扶住陽具,壓在我身上,下體緩緩的頂進來……
「啊……進去了……進去了……啊……」
很硬、很粗、很燙,小穴被陽具慢慢地深入,身體不爭氣地迎合著男人的進入。
我無意識地高舉雙腿,屁股高高的抬起,男人粗壯的身軀,壓得我幾乎透不過氣。
耿野開始用力地抽送,我的身子一陣陣抽搐……我放棄了……渾身無力地任由男人擺佈,洶湧而來的快感,不禁使我發出呻吟。
「喔……喔……嗯……嗯……」我差點就哀求耿野用力地弄我,幸好僅剩的自尊阻止了我開口。
女人的身體,真是複雜而又矛盾,我的理智告訴我應該停止這一切……但是肉體卻沈溺於男人的衝刺,陣陣的快感衝襲著神經,僅有的一點理智已經快被淹沒了。
耿野貪婪地享用著我,我不再感到驚慌,反而愛憐地看著他充滿汗水的臉龐,我知道我能夠讓這個男人得到滿足,而我竟然也願意提供身體去讓他發洩。
現在我的意識清醒了許多,能夠感覺到男人進出著我的身體,也知道該如何逢迎來讓他得到更大的樂趣,而我……毫不羞恥地夾繫陰道,讓肉壁貼合男根的磿擦。
耿野開始發出濃厚的喘息,我的陰道被突然脹大的陽具塞滿……我知道男人快要高潮了:「不……不要射在裡面……讓我來……」
我推開耿野,趴到他身上,急忙張嘴含住他的陽具,耿野按住我的頭,陽具幾乎頂進我喉嚨,我不停地含吮,想讓男人得到滿足。
一股腥羶的味道從鼻腔冒出,嘴裡感受到男人的激射,味蕾滿是滑膩濃稠的黏液,男人發出了滿足的呻吟……我沒有鬆口,依舊含住陽具不放,嚐試一點一點的吞嚥精液,直到陽具在我嘴裡慢慢萎縮。

這期間我跟PETER—有機會就偷空見面,每次總是瘋狂而又激烈的作愛…阿莉是我的好朋友,PETER是我老公的上司,而我…深陷在肉體的歡愉不可自拔,每一次我都告訴己這是最後一次,然而女人可悲的身體…總是忍受不住肉體快樂的誘惑。
不可諱言的,PETER非常有男人魁力,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愛我老公,只是…PETER似乎有一股獸性,粗暴而又貪婪的吞喫我的肉體,喚醒我內心深處的淫慾,這一點是我從JAM身上是得不到的。
不像小說情節那般像是戀愛的外遇,只有背叛的剌激以及灼熱的淫慾,每一次PETER在我身體內衝剌,我不禁幻想我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正受著恩客的蹂躪…只要一想到此…我總是高舉雙腿,讓男人的性器深深插入。
PETER喜歡在性交的過程中,在我耳邊說髒話,不像我跟JAM總是用膩稱來形容性器官,PETER要我直接說出「雞巴」「龜頭」「騷屄」等字眼,弄的我又熱又浪,我幾乎快像A片中的女主角,可以毫無顧忌的大聲哀求男人幹我。
十天很快就過去,JAM回來那一晚,我刻意的逢合他,熱情的跟我老公作愛,可憐的JAM,憋了十天,激動的在我身體抽送…
JAM滿足的趴在我身上喘息,我緊緊抱住他,既使射精後的陽具已經軟綿綿的萎縮,我依然不許他抽離我的身體…陽具浸放在溼熱的小穴裡,我雙腿緊夾著JAM的腰不放,屁股輕輕的搖晃,陰道吸吮著龜頭,不一會,JAM逐漸又開始硬挺,繼續進行笫二回合的肉戲…
JAM正享受著小別勝新婚的性愛,只是他不知道…我正諂媚的迎合他,以補償這段期間,我內心隱藏的秘密。

走出餐廳外,PETER領著我走向一旁的小公園,我靜靜的跟在他身旁,心中五味雜陳,不知該說些什麼話…PETER伸出手牽住我,灼熱的掌心,再度引起我心中的悸動。
真該死…下體又開始一陣溼熱的感覺…PETER帶我走到一處四下無人的樹叢中,斜徬著樹身,靜靜的看著我。
「投降了…!我投降了…」我心中無言的吶喊著。
PETER對我招招手,我亳無抵抗的依偎進他懷裡,心跳跟呼吸雜亂無比,PETER熟綀的用手在我身上遊走,我輕聲的在他耳邊嬌喘,不自主的解開他褲檔拉鍊,伸手進入愛撫…
粗大而又堅硬的肉棒,熱騰騰的在我手上躍動,我柔順的蹲到地上,細細欣賞這支能讓我欲仙欲死的壞東西,雖然上頭還殘留著男人的味道,我依舊愛戀的張嘴將它含入口中。
偶爾有行人的腳步聲在樹叢外響起,我才不在乎呢,反而讓我更加刺激,我只是意亂情迷的眷戀著這個男人的陽物,一次又一次貪婪的吸吮著。
好一會PETER才將我輕輕扶起:「該回去了…待太久JAM他們會擔心的。」我仍意猶未竟的繼續把玩他的東西,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稍事整理。
我刻意走在前面先回餐廳,JAM關心的看著我:「好一點了嗎?臉還是那麼紅?酒還沒退吧?」
阿莉提議讓我休息一下,於是我們就不再到PUB續攤,直接到他們家坐坐,這一坐…演變成後來種種的事由的開始…
怎麼開頭的我也搞不大清楚,印像中我們四人坐在客廳的沙發,阿莉嬌慵的依偎在PETER身上,我有些醉意的靠在JAM肩上休息,PETER啜著威士忌跟JAM聊天。
氣氛頓時變的有些詭異,JAM的大手偷偷從衣服空隙鑽了進來,手掌輕輕揉弄我的雙乳,我斜眼睨了PETER一眼,阿莉整個人緊緊貼在PETER身上蠕動。
方才在公園那幕的餘溫再度被激起,我緊摟著JAM,激動的喘息著,JAM也變的更大膽,將撫摸我大腿的手順勢伸入裙裡。
「小娟…妳那裡好溼喔…」
「嗯…」我意亂情迷的坐在JAM懷裡細聲嬌喘。
JAM惡戲般的將手指插入溼的不像話的小穴裡鑽動,我忍不住輕輕搖擺下體:「喔…JAM…不要…嗯…會被看到…」
「妳看…他們夫妻倆…更大膽哩…才不會顧到我們呢。」JAM不肯住手,反而要我看著阿莉他們。
阿莉上衣已被PETER解開,一對玉乳若隱若現的輕晃著,小手正伸進PETER褲檔裡愛撫。
我躺在老公懷裡,也無暇去吃什麼飛醋,JAM放肆的將我的小丁字褲褪到腳下,而我也有些互別瞄頭的意味,索性大膽的裸著下身,JAM一把抱我坐到他身上,從身後啃咬我的脖子,我舒服的騰雲駕霧般,意識都快模糊了。
「小娟…妳的小穴好溼喔…」不知何時,我雙腿被JAM搿成大字型,溼熱紅腫的小穴一覽無遺的暴露在眾人眼前…JAM這個死人,竟然將他老婆秀出來展覽…
我別過頭,正好與PETER四目交會,他貪婪的眼神正聚精會神的欣賞我的騷樣,這下子更刺激我擺出淫蕩的姿勢,將雙腿張的更開,並回身與JAM激烈的舌吻。
「小娟…妳的奶子真漂亮呢…」阿莉不知什麼時候坐到我們身旁,還伸手把玩我的雙乳,我竟混然不自覺…阿莉玩弄了好一會,接著更低頭含住我的乳頭,忽而用舌尖舔繞,忽而用牙齒輕啃。
JAM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激烈的與我熱吻,讓我無法張嘴抗議,害我只得閉上雙眼,任憑他們擺佈…
我努力讓意識稍微清醒一些,赫然發現JAM的雙手正揉弄我的胸部,那…是誰在愛撫我的下體?
「嘻嘻…小娟流好多水喔…JAM…你老婆借我玩玩吧~還是我們一起玩她?」
說這句話的是阿莉,雖然我知道阿莉很敢,可不知道她對女人也有興趣?我有些驚惶,急忙擺動身子想要拒絕阿莉的挑逗,可是…她的手指好厲害啊~又摳又揉的,弄得我幾乎快高潮了…
JAM受到阿莉的刺激,臉紅脖子粗的興奮莫名,絲毫沒有拒絕的意思,場面變的很怪異…阿莉不停用手撫弄我淫水泛濫的小穴,慢慢將我推倒在沙發上…我已經快棄守了…肉體的快樂戰勝了理智…
「阿莉,別欺負小娟了,可別嚇著了人家。」
身後響起PETER的聲音,阿莉才稍稍的鬆開我,一時我顧不得下身赤裸,落慌而逃似的跑到PETER身邊坐下,其實…這也不過是逃離了狼吻,又進了虎口吧?
阿莉嘟著小嘴轉而把目標對準JAM,開始手口並用的挑逗我老公,哼…我看~JAM還真樂的很…乖乖讓阿莉脫掉他身上的衣服。
「別理他們,讓他們瘋一下吧。」
坐在那端近乎全裸的一對男女,可是我老公跟你老婆呢~可是此刻我與PETER卻像觀眾般看著眼前這幕活春宮。
JAM端坐在沙發上,褲子早被阿莉褪到小腿邊,阿莉全身赤裸的趴在我老公身上,小嘴輕舔JAM的乳頭,小手也沒閒著,上下套弄著JAM怒目昂首的陽物。
平時JAM最喜歡我用這招對付他,難怪他現在爽的樂不可支…我應該前去阻止嗎?可是我卻呆坐著,口乾舌燥的目瞪口呆。
阿莉跪到JAM雙腿間,撩了一下頭髮,忽地轉頭對我微微一笑…其實這個時候我也早被PETER擁在懷裡,顧不得他們了。
PETER把我逗的混身火熱,但是我仍有顧慮,畢竟還是不敢在JAM面前跟別的男人親熱,PETER卻不管我的反抗,硬是抬高我的屁股,讓龜頭頂著小穴,滑溜的就頂了進去。
「嗯…不可以…不要…啊…」我只能輕聲的抗議,不知應該抱著他?或是推開他?
PETER雙手托著我的屁股上下套弄,龜頭上的稜肉刮著陰道肉壁,使我不自覺得隨著抽送節奏搖晃臀部,我面紅耳赤的緊閉雙眼,不敢想像自己的淫態。
「不要…啊…PETER…不要在這裡…我們到裡面……」
「到房間裡面?不想讓JAM看妳的騷樣嗎?」
「嗯…到裡面…我騷給你看…啊…」
進到房間之後,我迫不及待的坐到床邊,PETER站在我面前脫衣服,硬梆梆的陽具高高翹著,我再一次將它含入嘴裡,此時,從客廳傳進來阿莉的叫床聲…。

作夢也沒想到小娟會如此放的開,那天在耿野家中算是突發事件吧? 沒料到阿莉竟然毫無顧忌的就靠了過來,我知道那時小娟已經有些醉意,其實初開始我也只是想稍微挑逗一下小娟,沒料到演變成後來真正的換妻。
阿莉挑逗我的時候,小娟已經坐到耿野身邊了,我注意到小娟有些欲拒還迎的模樣,但是不一會,她竟主動坐到耿野身上搖臀擺腰的套弄,雖說我早有換妻的念頭,但是親眼看到別的男人正玩弄我老婆時的那種心情,真的是五味雜陳……
平時嬌羞靦腆的嬌妻,此刻正被男人把玩著雪白的酥胸,粗大的陽具在她濕熱的小穴裡放肆地進出著,小娟摟著耿野婉轉嬌啼……我不旦絲毫沒有醋意,反而興奮得下體又硬又燙。
阿莉移回了我的注意力,她靈活的舌尖舔遍我全身,當她含住我的陽具時,我禁不住發出急促的喘息,她彷彿有意較勁似的,讓我的陽具完全頂入她深喉裡面,龜頭就像插在小穴一般,被她的食道緊緊裹住。
耿野將小娟帶進房間之後沒多久,房內就傳出陣陣的叫床聲,夾雜著肉與肉激烈的拍擊聲,捺不住慾火的我哪還用得著客氣?抓住阿莉狠狠就是一陣肏弄,直把阿莉弄到雙腿發抖還不善罷休。

我迫不及待地摟著小娟進入浴室,沒想到跟老婆洗澡還會讓我如此興奮,底下內褲撐得像帳篷一樣,急急忙忙也將小娟剝得一絲不掛。
很久沒跟老婆一起洗澡了,我討好地替小娟塗抹沐浴乳,呵呵……尤其是雙乳的部位,邊抹邊揉,滑不溜手的,觸感真好……
「小JAM真乖,在侍候老婆呢~~」
阿莉也脫個精光走進浴室,哇~~我今天真是爽斃了,兩個美女赤裸祼地陪我共浴,左一對翹乳,右一雙酥胸,害我左顧右盼,不知從何下手。
阿莉繞到我身後,用她豐滿的奶子磿擦我身體,乳頭觸碰我敏感的後背,小娟也不甘示弱地蹲到我面前,張嘴含住我堅硬的陽具,這種享受我以前作夢也想不到,所謂齊人之福大概也不過如此吧?
回到臥室,我正猶豫要先抓哪個上陣,阿莉一把將小娟按倒在床上:「阿娟妹子,讓小JAM先幫妳退退火吧~~」
我跪到小娟的雙腿間,阿莉坐到我們身旁,小手抓著我的陽具,緩緩送入小娟濕熱的小穴。
「喔……老公……啊……好硬……好燙……」
「舒不舒服?嗯?妳老公強不強?」阿莉坐在我們身邊,左手揉著小娟的乳房,右手幫我推著屁股,嘴裡還不忘挑逗小娟。
「啊……好強……好舒服……啊……」
我嫌不過癮,將小娟拉起來跪趴著,用狗爬式從後方操她,而阿莉也直跪在一旁,這樣我可以一手扶著小娟的腰肢肏弄,騰出另一手挖弄阿莉的騷穴。
阿莉被我挖得舒服,雙手忙著揉奶推屁股的,只剩小嘴還可以靠過來吸吮我的乳頭,我幾乎不必出什麼力氣。小娟搖晃著屁股迎合,小穴又吸又夾,我只要順著阿莉的推送,輕易地就肏進小娟的花心。
「啊……幹得太深了……喔……龜頭……頂到花心啦……啊……」
聽到小娟叫床如此露骨,我興奮得更加猛力狠幹,換了個姿勢,讓小娟雙腿高舉,再次狠狠插入她淫水氾濫的濕穴。
「啊……老公……幹死我……好爽……好爽……」
阿莉識趣地幫我扶著小娟的大腿,順勢低頭吸吮小娟的乳房,這個姿勢剛好將豐臀高翹,雪白無毛的騷穴讓我一覽無遺,我當仁不讓地用兩根手指就是一陣摳挖。
「喔……老公……好爽……啊……啊……」
「嗯……嗯……壞手……嗯……舒服……」
房間裡頓響起兩個不同女人的叫床聲,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只見小娟雙目緊閉,臉上泛潮,屁股抬得高高的,濕穴一陣夾一陣縮,我再也把持不住,陣陣熱精一股腦地全射進她小穴裡。
「啊……老公……好燙……好多……啊……」
我全身無力地緩緩起身,半軟不硬的陽具垂頭喪氣地懸著,阿莉滿臉失望的表情:「啊~~好可惜……人家要吃嘛……」說罷便張嘴含住我的小弟弟,將上頭沾著白濁的精液吃得一乾二淨,連睾丸也不放過的又吮又舔。
雖然她的騷樣使我依舊興奮,可惜我真的沒力氣了。阿莉吃了老半天,見我
依然沒回復,轉而把目標對準小娟:「嘻嘻~~小JAM不行囉~~那……我來玩你老婆喔~~」
我老婆正有氣無力地喘息著,阿莉轉身壓到小娟身上,小手輕輕愛撫小娟紅腫的濕穴。
「啊……不行……沒力氣啦……我不行啦……」小娟微弱地抵抗著,雙腿卻微微張開,接受阿莉的撫摸。
「嘻……小JAM好狠喔……把妳搞得又紅又腫。」阿莉伸出舌頭,替小娟輕舔陰戶。
「喔……饒了我……啊……我真的不行了……」小娟沒力氣地小聲呻吟。
我點了根煙,坐到一旁,真想瞧瞧阿莉要怎樣玩我老婆,可還真的沒見過兩個女人要如何作愛呢!
小娟的雙腿再度被阿莉扯開,殘留的精液從紅腫的濕穴裡緩緩流出,只見阿莉側著身子,讓小娟平躺,四腳交錯層疊,阿莉將小穴湊近小娟下體,輕輕搖擺臀部,兩個女人彼此磨擦著濕穴,讓我看得目瞪口呆。
「啊……啊……討厭……莉姐……玩死我了……啊……」小娟又開始有了反應,湊著下體前後搖擺,與阿莉的濕穴緊緊密合磨擦。
阿莉玩得興起,把小娟側翻,將她右腿高抬扛在肩上,一手還不停揉弄小娟的乳頭,屁股愈搖愈激烈,兩個女人濕穴不停磨擦,發出一陣「滋滋」的水聲。
我看得興奮極了,捺熄手中的香煙,爬到床上把玩阿莉的身體,只見阿莉媚眼半閉,小蠻腰前後扭擺,胸前雙丸上下跳動……再怎樣不行的男人看到眼前這幕活色生香,也不得不硬挺,於是我的小弟弟又再次生龍活虎啦!
「喔……莉姐……好舒服……好爽……要到了……快……快……啊……」
「嗯……嗯……小騷貨……喜不喜歡……讓妳高潮好不好……屁股抬高……
我也要到了……啊……」
兩個女人淫聲浪語,在一陣激烈的磨擦之後,雙雙全身顫抖不已,終於阿莉身子一軟,攤倒在小娟身上喘息。我見機不可失,趕緊抬起阿莉的屁股,狠狠將硬挺的陽具插入阿莉那濕糊一片的騷穴裡。
「啊……壞……趁人家……不行……受不了了……啊……」阿莉無力地抗議著,可屁股還是挺高迎合著我的動作。
「救……救命……妹子……妳老公好壞……啊……我不行了……」
這下子換小娟報仇了:「嘻嘻!誰教妳那麼浪?讓JAM好好服伺妳吧!」
小娟不但沒伸出援手,反而繞到我身後,狠狠地幫我推送屁股:「老公~~
用力操,幫莉姐治治騷吧!」
「啊……小浪貨……合起來欺負人……喔……肏死我了……啊……」
「莉姐,我老公肏得妳爽不爽?要不要再用力一些?」
可憐的阿莉,全身軟綿綿的攤在床上,只剩屁股高高抬著任我衝刺,我毫不
憐香惜玉地死命肏弄,一直到滾燙的熱精噴灑在肉穴花心裡面







相關閱讀
   
裸體視頻聊天哪個好 ,情 . 色文學 ,夫妻視頻直播聊天室 ,真愛旅舍祼聊聊天室 ,173視訊聊天交友網 ,173激情視訊聊天室 ,男女性÷愛姿勢圖片 ,後宮電電影首頁 ,一對一視訊美女 ,成人激情小說
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做愛裸聊室 ,同城色婦聊天室 ,夜射貓成人在線視頻 ,寂寞同城聊天室 ,真人秀視頻 ,85論壇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 ,同城約炮視頻交友 ,宅男女神美女視頻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