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務員小芹的出軌經歷

 
63.3K

我是一名上海至荊門的乘務員,我叫小芹,我已經30多歲了。
        
    我個子不算高,身材還蠻勻稱的吧,反正常年穿制服,可能制服有特殊光環
吧?
        
    就是普通的制服搭配絲襪,我自己也覺得我的一雙腿還是很性感的,我的兩
條大腿可以說是我身上最性感的部位了吧,渾圓結實,我覺得非常性感。
        
    我的小腹也還算平坦,腰也比較細,我經常喜歡梳馬尾辮,可能馬尾會讓我
看起來比較年輕吧,再配上我可愛的娃娃臉在同事中人緣還不錯。
        
    我對周圍的同事都比較好,性格很開朗。
        
    這個事其實挺巧合的,並不是說我有意要怎麼樣。
        
    我的工作總是工作幾天然後再休息幾天,也沒有固定的節假日。
        
    有一次淡季,而且是大城市開往小城市的班次嘛,硬座車廂內乘客本來就不
多,更別說臥鋪車廂了。
        
    我記得那次我們連著的幾節臥鋪車廂加上乘務員總共也才不到10個人。
        
    下午的時候我們幾個乘務員就聚集在一起隨便聊聊閑話打發時間。
        
    熄燈以後,我這節臥鋪車廂總共就只有我一個乘務員加上一個乘客了。
        
    大概淩晨12點左右吧,我出去打了一壺水,發現我這節車廂就那唯一的一
個乘客已經睡著了。
        
    黑燈瞎火的,而且空蕩蕩車廂,乘務室也空蕩蕩的...
        
    平時人多不覺得,突然人這麼一少,我自己心里還有點怕怕的。
        
    我就只拿了一個手機,我坐到了那唯一的一個乘客硬臥走道里。
        
    我不知道是他很警覺還是沒睡著或者是我把他吵醒了。
        
    我感覺他醒了,看了我一眼,又繼續睡覺了。
        
    淩晨12點離火車到站還有12個小時,我打算玩一會手機,然後再回乘務
室休息。
        
    從下午發車到現在9個多小時了,雖然我還不想睡,但是我也很疲憊了。
        
    我把鞋子脫了,只穿著絲襪的腳踩在他腳旁邊。
        
    天亮的時候,我打量過他,看著年紀輕輕,穿著像個程序員,只差個眼鏡了
……
      
    不是說邋遢吧,反正就還挺一般的,隨身行李就一個斜挎包,包也憋憋的,
看樣子也就沒什麼行李。
        
    其實硬座那邊也沒什麼人,他完全沒必要買臥鋪,可能是長途需要休息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起來上了個廁所。
        
    期間跟我一起的乘務員從我這節車廂走過,看見我把腳踩在他床上,從我身
邊經過的時候,我把腳放下來讓他過去。
        
    他上廁所回來,把包放在了我腳旁邊,過了一會,他頭枕著包又睡了。
        
    一個是他突然調整睡覺的方向,還一個是,說實話,穿了幾個小時的鞋,我
自己覺得挺不好意思把腳踩在人家頭旁邊的。
        
    我把腳收了回來,過了一會,還是踩著床鋪比較舒服,我又踩著他的頭旁邊
了。
        
    他看似睡著隨意翻動一下身子,手自然的搭在了我穿著絲襪的腳上了……  
      
    我一時僵住也沒好意思亂動……隨後他又挪動了一下身子頭直接湊到我腳跟
前,依然是一副睡著的樣子。
        
    他的鼻子一呼一吸對著我的腳弄的我癢癢的...我下意識的輕輕的動了動腳。
        
    我一動,他反應很快的用手捧著我的腳了。
        
    我腳扭動了一下準備抽開,他用鼻子湊過來使勁的吸氣。
        
    我是傻子也明白他在裝睡了,我另一只腳踩了一下他的頭,右腳稍稍用力向
外抽,同時“嘿”了一聲。
        
    我們都不再有動作也沒再說話,僵持了一會,我說他:“你還有這嗜好”
        
    他笑笑說:“是你把腳先伸過來的,要不然,我也不敢吶”
        
    我沒好氣的說:“我還怕熏著你呢”
        
    他不倫不類的回答:“不敢不敢”
        
    我說“你接著睡吧”
        
    他說“你就放這沒事的”
        
    他繼續捧著我的腳,繼續用鼻子使勁的嗅。
        
    我瞪了他眼“你還來”我收回腿起身準備離開。
        
    他急忙說“你別走,要不你坐過來,我倆有個伴,我不來了”
        
    我白了他一眼,不過我也沒離開,我挪到硬臥上靠窗的位置依舊把鞋脫了踩
在硬臥上。
        
    他笑笑說你“你那味道,像毒藥似的,上癮了”
        
    我沒理他,他坐過來,又捧著我的腳“我提提神,不礙你事,不礙事不礙事”
        
    我沒搭理他,他直接把頭埋在我兩腿之間大腿根部使勁的吸氣。
        
    被他弄的我又癢癢的又尷尬。
        
    我找借口脫身“我去喝點水”
        
    他沒阻攔我“我也去喝口水,順便撒個尿”
        
    被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想撒尿了。
        
    我去乘務室倒了杯水,給他也倒了一杯。
        
    然後我去廁所撒了個尿,他在門外等著,我尿完,他也進去撒了個尿。
        
    我也很默契的在門口等他。
        
    我們又不約而同的走回他的硬臥。我想化解尷尬同時也有點想脫身。
        
    我沒話找話問他“為什麼買臥鋪啊”
        
    他笑道“別躲那麼遠”
        
    我笑道“廢話,我怕你不老實我不躲你遠點”
        
    我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是我還是一擰屁股就坐到他的身邊,把鞋一脫,兩
腿支在臥鋪上。
        
    他也向我這邊挪了挪,笑道“我跟你說啊”
        
    說著,用手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
        
    我笑道:“你看你看你看你”
        
    他笑道:“你看什麼,你不是知道麼”
        
    他笑道:“來,擡擡屁股,把絲襪讓我給你褪下去”
        
    我笑著翻了他一個白眼道:“這是火車,隔壁車廂還有人呢,你註意點”
        
    他笑道:“屁,都半夜了,誰還不睡覺”
        
    我笑道:“都睡覺,我也睡覺”
        
    他笑道:“我讓你睡”
        
    說話同時我的絲襪已經被他脫了下來,他把我的絲襪放在鼻子下面使勁聞了
又聞。
        
    然後他剛才上完廁所根本沒拉褲鏈,直接伸手進去把陰莖掏了出來,然後把
我的絲襪套在了他的陰莖上。
        
    整個過程看得我是目瞪狗呆...
        
    套完以後,他又把頭埋在我兩腿之間,隔著內褲使勁聞我剛撒完尿的私處。
        
    他使勁聞的我黑黑的私處居然分泌了一些體液...
        
    我哼道:“你個變態”
        
    他擡起頭,把我摟在懷里,一邊和我接吻,一邊揉捏我的胸部。
        
    捏了會胸,他的手又去脫我的內褲。
        
    我下意識的兩手把裙子往上掀起。
        
    他笑道:“都這樣了”
        
    我笑道:“你耍流氓啊”
        
    我擡頭四處看了看:“有人來了”
        
    他笑道:“什麼時候了,還有人來”
        
    我笑道:“來逮流氓的,我回去休息了”
        
    他笑道:“你看你都動情了”說著,把手在我的私處上來回摸了起來。
        
    他把我摟在懷里,用手摸了一會我的私處,我自己都感覺到我的私處不斷地
分泌出體液來,他直接把手指插進我的私處里給我手淫起來。
        
    他另外一只手則把手伸進我的上衣,揉搓起我的兩個乳房,我居然被他弄的
低聲呻吟起來。
        
    他這樣弄了我一會,翻身起來,伸手就解開自己的腰帶,把我的絲襪從他陰
莖上取了下來。
        
    他躺在硬臥上,讓我把屁股坐在他臉上,他同時還讓我臉對著他的陰莖,他
想讓我給他口交。
        
    我極少給男人口交,我怎麼可能給他口交。
        
    他見我雪白滾圓的大屁股對著他,便兩手把我的小細腰一抱,低頭伸出舌頭
在我的私處上舔了起來。
        
    他舔了一會,擡頭笑道:“真騷,真騷,你的淫水也出來的太多了”
        
    我沒好氣的說:“你個小流氓”
        
    他笑道:“你不流氓?這可是火車上呀”
        
    我笑道:“待會來人就把你這流氓給逮住”
        
    他笑道:“你說的對,但是,來人之前,呵呵”
        
    我沒理他,他繼續抱起我的屁股,舔我的私處。
        
    他又弄了一會,笑著對我說:“我的大吊已經硬的不行了,我想要了”
        
    我笑道:"我不想要”
        
    他聽了笑道:“你不想要?等一會你就想要了”
        
    說著他便從臥鋪上起來,光著下身,挺著大吊對我說道:“你過來,轉過來”
        
    我聽了,懶得理他。
        
    他把我屁股扭了過去,我兩手支著臥鋪,他把屁股扶住。
        
    他把我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我的大屁股,一手摸著我的屁股,一手扶著自
己的大吊,把大吊在我的陰道口磨了兩磨,將粗大的雞兒從我的陰道口慢慢地插
了進去。
        
    他邊往里插邊笑道:“好滑呀,你這騷屄超好操的”
        
    我笑道:“我都結婚多少年了,你一個小毛孩子”
        
    他聽了笑道:“我就是喜歡有女人味的”
        
    我懶得理他。
        
    他把雞兒齊根捅進我的陰道後笑道:“你這下面還挺緊的啊”
        
    說著,兩手摟著我的小細腰,將一根粗大的雞兒在我的陰道里抽插起來。
        
    雖然是火車上,但是他依然大幅度地操我,每一下都將雞兒抽出只剩下龜頭,
再猛地將大雞兒齊根操進我的屄里。
        
    如此反複,下下都幹到我的子宮口,把我操得哼哼唧唧。
        
    他邊操我邊氣喘道:“你的屄真的好緊”
        
    我低聲哼唧道:‘我緊不緊我自己心里沒數,要你騙我’
        
    他聽了道:“真的很緊”說著又使勁幹了我子宮口兩下。
        
    他把大雞兒在我的屄里抽插兩下,整根拔了出來,對我道:“我要插進你子
宮口里面去”
        
    他站在我的身後,用手分開我的兩片陰唇,把雞兒插進我的屄里,邊往里插
邊道:“我要射進你子宮里去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說著,他摟著我的腰,晃動屁股,將雞兒在我的屄里瘋狂抽插起來。
        
    他操了我一會,我低聲對他說:“你這插不進去的,小孩的雞兒才插的進去”
        
    他笑道:“原來之前有小孩插進去過”
        
    我邊被他操得一聳一聳的邊笑道:‘別瞎說’
        
    他又操了一會,對我說:“瞎不瞎說一會不就知道了”
        
    說著抽出雞兒,他的雞兒上濕漉漉的全是我分泌的體液。
        
    他這時坐在臥鋪上,對我笑道:”來,過來坐在我的腿上,別總是我操你,
你自己也活動活動”
        
    我笑著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扶著雞兒對準我黑黑的私
處,我慢慢地坐了下去,將他的大雞兒吞屄里,放下裙子,兩手摟著他的脖子,
把屁股一上一下聳動起來。
        
    他兩手伸進我的上衣,摸著我的兩個咪咪,揉搓起來。我微閉著雙眼,臉上
泛著潮紅,把屁股上下使勁地頓挫著。
        
    他笑問我:“舒服嗎?”
        
    我輕聲哼道:“一般般”
        
    說著話,我正往下一坐,他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雞兒撲哧一聲,死死地插
進我的私處。
        
    我哎喲一聲,低聲笑道:“你怎麼這麼賤”說著,更加使勁地上下頓挫起來。
        
    他趁我說笑的工夫,將雞兒頂在我的子宮口上,對我笑道:“你使點勁,把
子宮口張開”
        
    我聽了,懶得理他,把他的雞兒齊根吞進屄里,他把兩腿分開些,讓我的兩
腿叉得更開。
        
    他可不管我哼唧,繼續將雞兒使勁頂我的子宮口,邊頂邊問我:“怎麼樣,
感覺到了嗎”
        
    我笑道:“感覺到了,還差得遠”
        
    他笑道:“我馬上就把雞兒全捅進你子宮口里去”
        
    我哼道:“別別,別捅那麼深,真的插不進去的,別再捅了”說著,又上下
地頓挫,將他的雞兒吞吞吐吐起來。
        
    他卻把雞兒在我子宮口外來回抽插起來。兩下一使勁,我就興奮起來,嘴里
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哎喲,啊,我的粉嫩的小屄”
        
    他這時把雞兒一使勁,整根雞兒全部插進我的陰道里,我嗷了一聲,哼道:
“畜生”
        
    他笑道:“來,別停,我們繼續操屄”
        
    我聽了道:“賤人,我才不給你操”
        
    嘴里說著,我把腿擡起來,從他的身上抽出他的大雞兒。
        
    其實我今天真的沒想怎麼樣,發展成這樣完全就是順其自然。
        
    這時他笑著把我推到臥鋪邊,讓我又撅起屁股,把雞兒往我的陰道里捅了捅,
從後面將粗大的雞兒插進我的陰道里。
        
    我被他操得大聲哼唧起來。
        
    他輕聲道:你的屄真的超好操,操起來太舒服了。
        
    說著,把手扶在我的腿上,一後退,把他的雞兒抽了出來。
        
    邊拔出來邊笑道:你給我舔舔唄。
        
    我也不吱聲,不理他。
        
    我被他操得屄里流出大量的淫水,他又重新插進去快速的抽插發出咕唧咕唧
的聲音。
        
    我扭頭對他說:你慢點操。
        
    他氣喘地問我:你說我的雞兒怎麼樣?
        
    我哼道:很一般。
        
    他又抽送了一會,把插在我陰道里的雞兒突然拔了出來,我哼道:你不行了
吧。
        
    他笑道:別急。
        
    說著把雞兒重新用力一捅,又插進我的陰道里。
        
    我哎喲一聲道:你把我的屄都插松了。
        
    他也笑道:你就別裝了。
        
    說著,用雞兒頂著我的子宮口。
        
    他笑道:我第一下一插進去,我就知道你這迷死人的極品小屄不知道被多少
男人操過。換個姿勢坐到我的腿上吧。
        
    我哼唧著,一點一點地挪過去,慢慢地跨坐在他的腿上。他在下面道:哎,
不行,你想把我的寶貝撾折呀!
        
    我笑道:誰讓你不把雞兒拔出去的。
        
    他一手摟著我的腰在下面把雞兒在我的陰道里捅了幾下,
        
    當再次幹到我的子宮口時,他便開始將大雞兒使勁在我的屄里抽送起來。
        
    他緊緊地抱著我的小腰,使我不能動,他則在下面向上挺著雞兒,使勁地在
我的屄里抽插著。
        
    他邊在我的屄里抽插邊道:你的小騷屄怎麼這麼緊,把我的雞兒夾的真舒服,
我要使勁地在你的屄里操,行嗎?
        
    說著說著,他突然道:哎喲,你的小騷屄夾死我的大雞兒了,我有點忍不住
了,啊,我要射精了。說著摟著我的小腰將雞兒在我的小屄里發瘋似的操了起來。
        
    把我操得一聳一聳地低聲嗷嗷地叫著:哎喲,哎喲。
        
    他渾身一抖,死命地將雞兒在我的屄里抽送,邊抽送嘴里邊哎呀哎呀地哼著。
我只覺得屄里他的雞兒又脹大了,一股一股的熱流射進我的陰道深處。
        
    我被他的一陣發瘋似的抽送,操得也覺得高潮來臨,嗷嗷地叫了起來:哦哦。
        
    說著,我把屁股向下沒命地頂了起來,邊頂邊子宮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
        
    他在下面正不緊不慢地用雞兒一下一下地向上頂著我的子宮口,見我向下頂
了兩下,就覺得我的屄里一緊,接著又一松,一股熱流噴了出來,燙得雞兒好不
舒服。
        
    我一下就躺在他的身上,急速的氣喘起來。他也氣喘著躺下身,把手從我的
胳肢窩下伸到前面,一手一個,握住我的兩咪咪,捏著我的兩個乳頭。
        
    已經射完精的雞兒還插在我的陰道里,不時地還抽送兩下。
        
    他又挪到下面用手拍著我的兩個小屁股蛋子,笑道:怎麼樣?舒服嗎?
        
    我氣喘著哼道:就還挺一般的。
        
    他這時將雞兒從我的陰道里拔了出去,喘道:唉,你的騷屄真絕了,真過癮。
        
    他一拔出雞兒,只見從我的陰道里流出白白的精液。
        
    他笑道:來,咱倆換個姿勢,讓我再好好地操操你的小嫩屄。
        
    我笑著坐起來,叫道:你看你,把我的裙子都弄臟了。說著,從他的身上站
起來,把裙子往上卷起來。
        
    他在臥鋪上笑道:你說我,你看看你自己,屄里的精子都把我臥鋪打濕了。
        
    我瞟了他一眼,嗔道:那還不是讓你給射的。
        
    他這時站起來,對我笑道:來,繼續。說著,抱起我,把我放在小桌上,一
手挽起我的一條大腿,夾在腰間,大雞兒正好頂在我的小嫩屄上。
        
    我把頭倚在車窗上,看著他的大雞兒,輕聲道:你不是剛射過一次麼。
        
    他笑著往前一挺腰,大雞兒便緩緩插進我那黑黑的騷屄。由於他的雞兒粗大,
把我的兩片大陰唇都帶著翻了進去。
        
    我見了笑道:怎麼比剛才更硬了。
        
    他笑道:還不是剛才被你的騷屄滋潤的。說著將雞兒又抽出只剩下龜頭在我
的屄里,對我道:舒服嗎?
        
    我輕哼道:真的挺一般的。說著話,他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雞兒撲哧一聲
就齊根死死地插進我的屄里,我輕哼一聲。他就前後抽動起雞兒,操起我的屄來。
        
    由於剛才被他全部射在里面,他一抽動雞兒,便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
        
    我哼道:你這操屄聲這麼大,你就不怕隔壁車廂的乘務員聽見。
        
    他笑道:看到你在這挨操誰還敢來?來了被我逮住一塊操?
        
    我哼道:今天是我心情好,不然就你這個慫樣。
        
    我們倆邊說著話邊操著屄,由於他是站著操屄,加上我的屄被操的向外翻出,
雞兒和陰道摩擦的很厲害,他的雞兒下下都齊根捅在我的陰道深處。
        
    所以操了一會,我就覺得他的雞兒越來越粗,我感覺他喘氣聲也越來越粗,
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我也不再說話,只是呼呼喘氣,微微哼哼,他插進來的雞兒被我的騷逼夾的
更緊了。
        
    我被他這一頓狠操,屄里火熱火熱的,體液又流了一灘,再一次到了快感的
邊緣。
        
    他操著操著,我覺得他的雞兒好燙好熱,我忽地直起了上身,用兩個胳膊支
著小桌,把屁股很有節奏地向前亂聳,眼睛盯著他和我交合的地方。
        
    看著他的雞兒在自己的屄里使勁地抽插,嘴里輕聲嗷嗷著,氣喘著道:哎喲。
        
    說著,我雪白滾圓的屁股又使勁向前聳了幾下,兩手使勁地抓著他的胳膊。
他感覺我的騷逼猛地夾住了他的雞兒,接著雞兒一熱,我的體液一股一股地從我
們倆交合的深處湧了出來。
        
    他的雞兒被我的體液一激,我頓時感覺到在我肚子里又粗大不少,也覺得一
陣飽脹,他兩手抱著我的小屁股,用雞兒對著我的屄沒命地使勁抽插起來。
        
    我在快感中又哼哼了兩聲。他操著操著,再也堅持不住,一陣快感從全身向
雞兒匯集,雞兒不停地在我的陰道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我的陰道深處。
        
    一時間硬臥上春光無限,他和我緊緊地摟在一起,喘著粗氣。他躺在臥鋪上
看著我笑道:你看我倆,都搞完了,還緊緊的抱在一起。
        
    我撇著嘴笑道:你先把雞兒拔出來行不行。
        
    他則把屁股往後一聳,軟綿綿的長長白白的一條像蛇一樣的雞兒從我的屄里
退了出來。我的屄里立時流出白湯湯的精液,我起身拿手紙擦的時候,精液就流
到了大腿上。
        
    收拾停當之後,我倆各自光著下身,坐在臥鋪上,邊喘著氣邊看著對方微笑
著。
        
    不約而同地笑著,他說:你的屄操起來真爽。
        
    說完,哈哈大笑起來。火車繼續飛馳著。
        
    也不知道剛才經歷了多久,外面還是黑的,離早晨開燈還有幾個小時,距離
火車到站還有十幾個小時。
        
    我心里很矛盾,我想要他聯系方式,但是我始終沒有開口。
        
    我們彼此都知道,到了站以後就彼此各奔東西再不聯絡。
        
    我心里想著,如果有緣,在這趟車上,早晚還會再見的。
       
     我想留下他的聯系方式並不是他把我弄的有多舒服,或者他的雞兒有多優秀,
又或者這次偶然的出軌對我有多大的影響或者對我有多大的意義。
        
    畢竟在臥鋪內我們都沒有避孕措施,也許是借口吧,即使沒有條件提供避孕
套,或者我事後可以口服避孕藥,又或者可以要求他體外。
        
    雖然我很少采取避孕措施,而且至今我也從未懷孕過。但是,這次的特殊性
在於,我平時真的沒有和這種沒有任何聯系的路人發生過關系。
        
    我就想留個萬一,萬一我懷孕了也好找他麻煩……
        
    由於還沒到早晨開燈的時間,我們倆很默契的都光著身體在臥鋪內活動,我
們隨意聊著不相幹生活的話題,一起去廁所撒尿。
        
    如果他想要了,我會稍微拒絕的最終還是被他侵占。
        
    他的精液射在我的體內,我的身上,我的內褲上,我的絲襪襠部,我的高跟
鞋內,我的文胸上,我的制服里面。
        
    沒有讓他射在會被別人看見的地方,身上帶著黏黏涼涼的精液是很不舒服,
但是問題不大,待會到站以後,我回家洗個澡就好了。
        
    一夜很平靜,畢竟是淡季,中途停靠的小站點根本沒有任何乘客上下車,很
幸運,夜間也沒有再有其他乘務員在臥鋪內走來走去。
        
    早晨燈亮的時候,我們都沒有怎麼休息,我們都疲憊了一夜。我們各自穿戴
好上衣,我下身沒有再穿內褲和絲襪,他下身也沒有再穿內褲。
        
    他拿著我被他射的都是精液的內褲和絲襪放在鼻子底下使勁的嗅了又嗅,最
後他沒跟我商量,也沒經過我同意,擅自收進了他憋憋的斜挎包內。
        
    早晨的時候,列車長象征性的在各個車廂內走了一圈叫一叫即將到站的乘客
起床。
        
    到站以前依然很平靜,到終點站以前也再沒有上下車的乘客和其他乘務員經
過過。
        
    白天的時候,我們依然在臥鋪內找機會繼續交合,在小站停靠的時候,他會
把我貼著窗戶,上衣穿戴整齊,他站在我背後,從背後,我們下身交合在一起。
        
    到終點站我開門以前,他依依不舍的把射完精軟綿綿的長長白白賴在我體內
不舍得拔出來的雞兒從我的屄里抽了出來。
        
    我拉下裙子,送走了唯一的一位乘客,到了終點站,我也就下班了,我可以
直接回家休息了。
        
    出了站,我不知道是他在等我還是巧合,我們的目光又同時對視,他很有禮
貌的過來和我打招呼並稱要送我回家。
        
    我婉言拒絕,看著他依依不捨一步三回頭的向500米外的公交車站走去。
        
    看著他熟練的向公交車站走去,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因為沒有他聯系方式而
一直擔心的心,居然鬆了口氣。
        
    我不方便他送我回家,因為,即使老郭不在家,家里依然還有兩個該死的小
鬼在等著我下班回來。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福利視頻聊天室 ,免費在線視頻聊天 ,男人女人親熱視頻 ,很色的小說 ,視訊聊天視頻網站 ,歐美成人綜合網 ,ut聊天 ,美少女自拍拍貼圖區 ,偷拍自拍咪咪基地 ,午夜成人av在線電影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成人版 ,小可愛視訊網 ,真人秀午夜聊天室 ,臺灣18成人網情色文學 ,最愛色情動漫網 ,硬梆硬梆免費影片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做愛裸聊室 ,性愛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