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娘

 
63.3K

河水不深,石頭遍佈。水在石頭縫裡流淌,發出潺潺的聲音。越往山裡走,道路就越狹窄,兩座高山像彎腰的老人坐在那裡,對視凝望,彷彿有說盡的心裡話。下了幾天雨,木橋衝垮了。村長原說馬上就要修,可見雨又要下了,又說等天氣好了再修。

我從鎮上回來,懷裡揣著大學錄取通知書,過河的時候踏著石頭,一步一躍。

以前上學,我都懶得走橋,也這樣跳,每次心情都很快樂。可今天我心情有些暗淡,想走橋,可它卻倒在河裡,像臥床不起的老人。

這大學錄取通知書就是一張門票,通往山外的門票,是山裡人祖祖輩輩想得到的。可我一直高興不起來,因為就是這個東西,要讓我和娘分離,真的有些不捨啊。於是,我在跳躍的時候,放慢了腳步。

村長領著人從對面走來,他們是來修橋的,看見我自然要打招呼。如今我的是鎮上的名人,這幾十年來唯一的大學生,以前和我家有些隔閡的人,都開始和我笑瞇瞇的打招呼了,村長也不例外。

「小山子,大學什麼書的,讓叔叔看看。」村長熱情的說。

「好叻!」我把錄取通知書遞給他們,他們輪番傳遞著,臉上露出羨慕的模樣。

「太好了,我們村的人終於有到縣城的了。」四叔說。

「人家可是到省城的,別胡說了。」二伯父糾正著。

「小山子啊,你好出息啊。」村長說,「以後進了省城,可別忘記相親啊。」

「當然當然!」我說,「走到哪也不能忘記家啊!」

「學好了回來,就當我們這裡的縣長,我們就等著借你的光呢。」村長縷著鬍鬚,「把我們村裡的路修了,還有這破橋。」

「姑父,我是學物理的,不是當官的。」我解釋著。

「什麼屋裡屋外的,姑父不懂。」村長很霸道,「反正要回來當縣長,你的父母你放心,我們來照顧。」

和沒文化的人說話有很大的代溝,我也不理會他們,只說了「謝謝,全靠鄉裡鄉親照應了」,拿回錄取通知書,朝村裡走去。

這天夜裡,一家人都很高興,全村的親戚都來祝賀,錄取通知書在這些黝黑的手中傳來傳去,七嘴八舌的坐了很久。等親戚都走了,爹顯得異常興奮,一反常態,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後來乾脆點上油燈,又拿起錄取通知書看起來。

他不識字,卻認得我的名字,於是,眼光一直停留在我的名字上。

爹的興奮,使我和娘倍感煎熬。要在往常,勞累一天的爹倒在炕上睡的像死人一般,即使是打雷也不會醒來。趁這時機,我和娘就會偷偷溜出房門,來到西屋做愛,這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刻。可今天,爹就是不睡,我和娘也沒有辦法了。娘幾次催促爹睡覺,爹總是說:「孩他娘,我高興啊!」娘不時的翻身,我也不時的翻身。

不久,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手握著堅硬的雞巴睡著了。夢裡,我又和娘相擁相抱,好像是在西屋,又好像是在柴火垛裡,更好像在大山裡某個地方。我急迫的想和娘做愛,娘也欣然同意,可旁邊總是出現走動的人。於是,我和娘不斷的躲著人,到更加秘密的地方,可這裡也總是有人……終於,沒有人了,我迅速進入娘的身體,就在射精的時候,那邊聽到爹的吼聲:「好啊,好啊!」娘說:「好個啥。」就驚醒來,一看,爹還在看著錄取通知書,臉上流露出喜悅,娘則在被窩裡埋怨著。原來是夢,我明白了,但體下冰涼一片。

太陽升的老高,我走出屋門,娘正在餵豬。這豬是前幾個月爹從鎮上抓來的,娘說:「等喂肥了,就殺給我兒吃,也好補補身子。」當然,說這話的時候爹也在場,爹只以為娘在疼兒子,可我卻明白娘在說什麼意思。

我看看四下沒人,在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娘的屁股是我最愛,不大不小,肥乎乎的,並且很光滑細嫩,每次做愛前我都要仔細的撫摸一陣子。現在我捏娘的屁股,是在埋怨,爹都不在家,為什麼不找我做愛?娘一開始嚇一跳,見是我,又看見我的眼神,說:「難得你多睡一會,沒捨得叫你。再說了,你那什麼書在櫃上放著,說不定會來人的。」我想娘說的對,如果我和娘做愛時候來了人,那就全完蛋了。

我想幫娘餵豬,娘卻避了一下身子,說:「這樣的粗活,哪能讓你去做?你可是我們村的驕傲啊!」又說,「我給你做餅了,是雞蛋餅,雞蛋是花母雞給你特意下的。」我說了一句:「好勒。」又要捏娘的屁股,娘閃在一邊,輕輕說:「這幾天要注意了,不要這樣!」

餅放著灶台上,我坐在小板凳上咀嚼著。那個夢又浮現在眼前,此時的我太想和娘做愛了,可是四嬸來了。我很驚異夢的準確,果然是在我想娘的時候,人就來了啊!看來娘昨晚也做了和我一樣的夢,要不她從來不會拒絕我的。二大媽和五姑姑也來了,她們和娘搭訕,有一句每一句的說,大多就是說我娘有福氣,生了這麼一個好兒子。

我是家裡唯一的孩子。可我知道,在我之前是有個姐姐的。姐姐長的很像娘,漂亮,身段也好。可在十五歲那年,爹誤認為是娘,把她給姦污了。這件事只有家裡人知道,可姐姐卻受不了羞恥,和村裡的人出去打工,就此音訊皆無。爹為此也十分羞怒,在娘的面前抬不起頭。在一次上山砍柴的時候,爹摔傷了,他說是看見一塊石頭從山上滾下,急忙躍上旁邊一塊石頭,可惜是騎上去的,下面的東西被撞爛了,也就失去了功能。家裡的人都知道,爹是故意懲罰自己,為此娘原諒了爹。可當時的娘剛好三十四五歲,正是性慾旺盛階段,每晚都有需要。村裡的男人都很醜,娘看不上眼,再加上爹對這事看的很緊,所以娘很難受。在我十三歲的時候,親耳聆聽到,爹用胡蘿蔔為娘解心焦。

在我十五歲那年,我開始注意身邊的女人,特別希望能摸到屁股,越是想,雞巴就越堅硬,於是我開始手淫,也有了幻想的人物。當然,幻想的人物中就有娘,在我眼裡,娘的屁股是絕對美好的。一天,爹發燒了,娘把爐火燒得很旺,讓爹睡在炕頭,娘睡在中間,就這樣我和娘第一次挨在一起。我認為爹和娘都睡熟了,伸手偷偷的摸了娘的屁股,心中激動不已。怕娘醒來,收手不敢造次,自己手淫。就在這時,娘那溫暖的手伸了過來,握住了我的雞巴……就這樣,我和娘有了第一次,我實話實說,是娘教我怎麼做的。於是,一發不可收拾,一直保持著這種關係,也一直瞞著爹,瞞著所有的人。

上高中的時候,是我和娘最難熬的時候,高中在鎮裡,路途遙遠,我必須住校。星期六和星期天,別人都在學校裡,可我必須回家,因為我想娘,其實娘也想我。每次做愛都很激情,娘像被我插疼痛一樣哀嚎著,可我已經知道,娘越是這樣,我就越要使勁抽插,因為只有這樣娘才能更好受,更舒服一些。爹每天都很勞累,倒下就像死人一樣,對此卻毫不知情,還不住誇我,說我是為了家省錢,不在學校吃白食,還能在家幫著做活計。可現在要上大學了,就連每個星期都不能回家一次了,我真的捨不得娘了。

吃完了餅,我在水缸裡舀了一瓢涼水,咕嘟嘟的喝下去。這是我在高中時候養成的習慣,學校三頓飯幾乎都是饅頭,並且只給一個,從沒吃飽過。老師說:「吃完後,多喝一些水,饅頭在肚子裡膨脹了,就會飽。」我聽信了老師的話,每次吃完飯都要喝一些水,果然有強烈的飽感。

娘還在外面說著話,這時候又來了幾個女人,她們聊的很熱鬧。我看著娘的背影,覺得娘在這一群女人中是最漂亮的,步伐仍然很矯健,雖然也像她們穿著肥大的衣褲,並且褲襠也很大,看不出什麼體型來,但我還是覺得娘是最年輕,最漂亮的,就連那個比我大不了幾歲的三嫂,也不如娘。也許,兒不嫌母醜,就是這麼來的。我暗暗發誓,將來一定要娘過上好日子!

距離開學還有好些日子,爹說:「小山子啊,咱的錢不夠,在家閒著也是閒著,不如早些走,在城裡找個打工的地方,多少也能掙些錢,也好交了學費。」

娘第一次順著爹說話:「你爹說的也是,在家閒著也閒不出錢來,何況在山裡幹活也掙不到錢,不如早些去吧。」接著又說,「他爹,不如這樣,我和小山子去山裡拜拜觀音,兒子也好一路順風。你在家裡接待親戚,我和兒子去去就來。」

爹點點頭,說:「快去快回,辦完事就早點回來。」

我自然明白娘的意思。這些天的晚上,爹一直處於亢奮狀態,每晚都睡不好覺,只在白天的時候抽空瞇一會。我和娘已經有好久沒做愛了,所以娘謊說上山拜觀音,其實就是要上山做愛,這肯定是在我大學前最後一次做愛了。

來到山上,都是茂盛的樹林,草也十分的高,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娘為了自己倒下更舒服些,用鐮刀割了許多的草,鋪成一個厚厚的褥子,然後坐了上去,紅著臉招呼我也坐下。我們好久沒有做愛了,自然乾柴烈火,擁抱在一起。山裡的人從來不穿褲衩,脫下褲子就光著了。娘和正常的山裡人一樣,臉和脖子被曬得黝黑,但身子卻是潔白的,並且白的可愛。我一手摟著娘,一手在奶子上屁股上撫摸著,然後又用中指摳進陰道裡,娘霎時間裡面就出了不少的水。我早已輕車熟路,把雞巴插了進去。也許是好久沒有做愛了,就在我插進去的同時,娘就開始叫了起來,而我馬上就射精了。

「小山子,」娘依偎在我的懷裡,「我好害怕!」

「娘,你怕什麼?」我問。

「我怕你進了省城,看見那裡年輕漂亮的女孩,就把娘忘記了。」

「娘,我以後不討媳婦,就和你好。」

「胡說,哪有不討媳婦的?再說娘也老了。我只說是問,你如果你有了媳婦,還能和娘這樣嗎?」

「娘,以後我會娶你當媳婦的。說不定,娘還能給我生個孩子呢。」

「又胡說了,娘怎麼給你生孩子,那年鎮上的計劃生育的人,都給娘戴什麼環了,不能生了。」

「那我也要對娘好。」

「不行的,兒子啊,我們老胡家就你一個男丁了,怎麼也要娶個媳婦,娘還要抱孫子呢。」

「不,我就要娘給我生一個。」

於是,我又和娘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第二次做愛。這次做了很長時間,娘哀嚎了三回後,我才把精子再次射到娘的肚子裡。然後,我和娘才穿上衣服,又把那些草四處扔散了,這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下山了。

二、

第二天,我就踏上進省城的路,村裡的人都來相送,一直到村口。村長還特意派了村裡唯一的拖拉機,只可惜,拖拉機在半路還壞了,我只得背著行李,徒步向鎮上走。行李不沉,只有一床背著和幾件換洗的衣服,腰間還繫著一個布袋,這個布袋是娘給我縫製的,在縫製好的時候,娘還用手使勁的拽了即拽,見拽不開了才放心。布袋裡裝的都是錢,是親戚送的,因為山裡窮,錢幾乎沒有大票,都是零錢。娘告訴我:「千萬不可丟了,也不要亂花,到了省城,娘就幫不了你了,你要自己照顧自己。」

在半路上,有些口渴,就到一家討水喝。家裡有八十多歲老兩口子,聽我是上大學的,十分高興,留我吃了飯。但飯不是白吃的,要我稍幾件衣服給縣裡打工的兒子。於是我,又背著行李來到鎮上,鎮上有到縣裡的大客車,傍晚來到縣裡,很快的就找到了老人家的兒子,我叫他大叔。大叔在縣裡做建築,還是個小工頭,又都是山裡人,很熱情,沒叫我去旅店住,就在工地裡住下了。

第二天,大叔的隊裡有個打工的病了,想要我頂替。反正離上學還有一段時間,我就在工地裡做工。就這樣,我在工地裡做了十天,等那工人病好了,我才領了十天的工錢,又繼續走路。這一天的工錢是一百元,十天就是一千元,真沒想到,在這裡十天的錢,竟然比在村裡收的禮錢還多,並且全是大票。這讓我充滿了信心。在臨走的時候,大叔他們也送我老遠,說:「孩子,以後當官回來,不要忘了我們啊!」

來到了省城,我有些懵了,這裡好大啊,人也很多,車來車往,避過前車又來了後車,走路都顯得很忙。肚子有些餓了,看見一家小吃,走了進去,這是我從家裡走出來花的第一筆錢,五元錢,一碗混沌,沒有吃飽,但覺得是吃的最好的一頓飯了。吃完了,又喝了涼水。老闆一眼看出我是山裡的人,就和我搭訕,當知道我還找不到學校,還想打工的時候,他笑了,說這裡正好也缺個人手,不如在這裡打工,晚上就住在這裡,也好一邊打工一邊找學校。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於是我就在這家混沌鋪子裡住了下來。

我這人一向勤勞,從不偷懶,老闆自然很高興,還幫著我打聽學校地址。轉眼又是十天過去了,已經到了入學日期,老闆給我算了工錢,又是五百元。老闆很大方,給我叫來一輛出租車,還說請客付了錢。就這樣,我在一生中又第一次坐上了車。我的心激動著,這比村裡的拖拉機好多了,坐著舒服不說,還特別的快,聲音也很小,也不那麼顛簸,只用了半個小時,就來到了學校。

走進學校的大門,心裡一陣敞亮,這比我們山裡的高中好多了。可問題是,不知道到哪裡報道。還好,有學姐學哥指引,不久我就知道了我的住處。正和娘所說的一樣,這一路下來,鎮上的女人比我們山裡的女人漂亮,縣裡的女人比鎮裡的女人漂亮,而省城的女人就更不用說了。她們都穿著藍色褲子,把屁股兜得緊緊的,特別是那道溝,這要是在我們山裡,準會被人說是光腚。我又想起娘的屁股了,如果她要是穿上這樣的褲子,一定也和她們一樣。後來,我才知道,這叫牛仔褲!這裡不但學生穿,老師也這樣穿。

老師看出我是山裡的人,問我是否打工,我說是。於是老師問我,有兩個工作,一個是圖書館,一個是食堂,要我選擇。我雖然也想去圖書館,可我最關鍵的是先填飽肚子,所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食堂。一個寢室裡的同學都笑我,說什麼我目光短淺,書是精神食糧,比物質重要。我只是笑笑,用那句「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來回答他們。

在大學的日子裡,我一直在食堂打工,我不但能把學費按時交上,並且還能在每個月裡,給娘寄去五十元或一百元。這些錢在城裡的人看著不起眼,可在我們山裡,卻都是屬於大錢啊。我似乎看到娘的微笑,為了這個微笑,我也要把錢寄給娘。可是,寄給娘的錢了,而我的錢也是月頂月的花,我這才瞭解城裡所說的「月光族」是什麼意思了。沒有錢,我就買不起車票,也就不能回家,更不能和娘團聚,這是我最苦惱的,可又沒有辦法。我暗暗發誓,大學畢業後,一定要找一個好工作,把娘接來。

我對同學們很是羨慕,他們有筆記本電腦,他們有隨時和家人通話的手機,這些都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我暗下決心,一定先買一個手機,好能和娘通話,然後再買一個電腦,也和他們一樣遨遊在網路裡。也許是蒼天有眼,我同寢室的大陳,家裡很富有,要換電腦和手機,就把他的電腦和手機給了我,但不是白給,要我給他洗衣服,包括內褲。不管怎麼樣,也算是勞動所得,我同意了,於是我和別的同學一樣,也有了手機和電腦了。

第一次給家裡打電話,心裡很激動。我們村裡只有一部電話,還是座機,打過去必須是通信員去找。村長為了給我省電話費,約定好了,晚上六點讓我再掛過去。要知道,晚上六點村部裡是沒有人的,他這樣做完全是衝著我有手機,就認為我已經出息了,才給的面子。於是,我晚上準時把電話打了過去。可惜,爹也來了,和娘搶電話,我沒有機會和娘說情話。最後,他們記住我的手機號,才把電話放下了。這一夜,我手淫了,是想這娘白白淨淨的屁股手淫的。

在大學裡,最流行的是處男女朋友,儘管畢業後沒有幾個成為夫妻,但朋友還是處的熱火朝天。其實,我也算處過朋友的,因為在和娘做愛的時候,娘就主張我在省城裡娶個媳婦。她是從農村來的,家也很窮,也在食堂打工,我們很說得來。於是,我們約會了,第一次約會也是最後一次約會,我們在飯店裡吃飯,只要了一個土豆絲和大米飯。而旁邊的同學則在喝啤酒,菜點了四個,全是肉。

第二天,她開始疏遠我。過了幾天,我看到她毫不猶豫的鑽進一輛轎車裡,裡面是一個比她大很多的中年男子。廚師告訴我:「現在小丫頭,哪個不是為了錢啊。」

這讓我很傷心,又想起娘,娘絕不會為了錢而放棄我的。

在大學的三年裡,我一直艱苦的學習,也一直在食堂打工,也算是雙豐收吧。

老師給我提個建議,讓我畢業後不要找工作了,留在學校繼續讀研,將來好在學校裡教書,一個月也有不菲的收入。我有些不願意,因為這又推遲我和娘見面時間。可一想到那份不菲的收入,我還是答應了下來,繼續讀研。就這樣,我又在學校一年。可就在要考試的前幾天,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這是村長打來的,他的聲音有些急迫:「小山子,你趕緊回家吧,你家出了大事了。」

我驚呆了,問:「是我娘出了事嗎?」

「你別問了,回來你就知道了。」村長把電話放下了。

我很擔心娘,怕她出什麼大事,於是,誰也沒告訴,坐上當夜的火車,來到縣裡,又坐了大客來到鎮上,然後連夜往村裡走。一路上我雖然心急火燎,但也觀看一下風景,四年過去了,除了縣城,其他的地方還是和以前一樣。我有些後悔,這四年裡沒回家一次,也不知道娘怎麼樣,還能像以前那麼漂亮嗎?

夜已經很深了,家裡仍然亮著油燈,有很多人在那裡。家裡一定出了什麼大事,不然不會這麼多人的。大家並沒有注意我,一直在忙活著。我聽到娘的哭聲,心在放下,娘沒事就好。可我走進屋一看,一口棺材放在地中間,桌子上供著爹的排位,爹死了。而這時,有人看到了我,都喊著:「小山子回來了。」娘跪在那裡,這才抬頭看我,立刻眼淚嘩嘩落下。

原來,縣裡要修一條路,從我家祖墳上過。爹想把祖墳挪走,可工地的人為了趕工期,根本不聽爹的,在一個晚上把我家的祖墳挖了,並且鋪蓋了碎石。祖墳找不到了,爹就去說理,結果發生了爭執,爹被工地的人給打成重傷,被抬回來不久就死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見到我好像是見到了救星,要我到縣裡說理去。

可村長說:「上哪說理?這個工程是縣長的,打人的是縣公安局的,你去說理,不給你抓進去啊。不如我們要點錢,算了。」

娘覺得村長的話有理,因為在前一陣子,前面那個村子也打傷了人,去縣裡告,人被抓去了。又有人去市裡告,結果市裡把告狀的人送回縣裡,還是被拘留了。又有人去省裡,結果人在半路上就被抓回來了,還又給打了一頓。娘還聽說了,有人去北京告狀,結果北京那邊早就有人等著了,剛下火車就給抓了,到現在人還不知道在哪裡。我不能違背娘的意願,只好看著村長。村長說:「小山子,這件事我去辦吧。」

過了幾天,村長拿來兩萬元,說工地那邊一開始只給一萬元,是他費盡了口舌,才要來兩萬元的。我和娘對村長千恩萬謝一番。後來才知道,工地給拿了五萬元,其中三萬元被村長留下了。知道了這件事後,我發誓再也不回這個村子了。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不提。

自從回家,我就沒哭過一聲,心裡到覺得一絲輕鬆。娘畢竟和爹有感情,天天流淚。娘說:「小山子,你要哭就哭吧,別憋在心裡。」

我說:「我為什麼要哭?爹是個沒有出息的,還……」我是想說姐姐的事,但旁邊有人,就沒說下去。

村長說:「小山子啊,你是大學生,關鍵的時候頭腦要清醒啊,可別做衝動的事。」他是怕我鬧下去,瞭解到那三萬元,「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照顧好你娘啊!」

村長的話很對我心思,現在爹沒有了,我更應該照顧好娘,於是我說:「娘,我不回省城了。」

「兒啊,你這是說哪裡的話?你爹他就是這個命了,你該回去就回去,娘還等你享福呢。」娘說。

晚上,工地裡派來兩輛卡車,還有二十多人,把爹的棺材抬上車。車是拉石子的,白花花的,把本來紅色的棺材蹭了斑斑白色。村長說:「這就是白事情啊!」

車向山裡駛去,路很不好走,滿車的人都跟著晃蕩著。娘一直在哭,卻說著:「這個沒出息的老鬼,我哭都不想哭了。」旁邊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勸著。

爹下葬了,就葬在高山上。不知道是誰選的地點,這個地方竟然在我和娘做愛的地點,相距不足一百米。也許是神仙有靈吧,在爹死去後告訴他,你能在女兒十五歲的時候做愛,你的老婆也在兒子十五歲的時候做愛,這叫一報還一報。

但願爹不要怪我,我實在是太喜歡娘了,我已經把娘當成女朋友了,不,應該是媳婦!

三、

整個春節,我都待在家裡。爹沒有了,我必須好好陪著娘。

一開始,娘總覺得對不起爹,拒絕和我做愛。我知道娘心情不好,被拒絕後,也不去碰她。可在一天夜裡,娘出去撒了一泡尿後,回來說凍得要死。我起來要燒炕,娘說:「別起來了,你摟著娘吧。」於是,我把娘摟進被窩裡。我又摸了娘的屁股。娘說:「兒啊,別有太多的想法,你爹靈魂能看到。」我說:「娘,爹能不能看到我不知道,我就知道爹和姐做了你不高興的事。」娘不再說話,任我摸來摸去。

「娘,我想了。」我的手摳進娘的陰道,說。

「我知道,都好幾年了。」娘說這話,把屁股抬了起來,示意要我脫下褲子。

就這樣,經過四年的光景,在爹死後,我又和娘結合在了一起。娘絕對有了高潮,但她一直忍著,不發出一點聲音,並且還在催我快點。這是我和娘最沒有情調的一次做愛,很失望的把精子射到娘的陰道裡。這一夜,娘想穿上褲子,我一直沒讓。等我有了性慾,就到娘的身上發洩,一直做了三回。最後一回是在早上,娘說:「這幾年,把我兒憋壞了。」說句實話,這夜我很輕鬆,因為終於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和娘做愛了。

年一過完,娘就催我回去,娘說:「兒啊,娘不能因為這些事耽誤了你的前程,你還是回省城吧。如果你有了出息,就會把那些工地的人氣死了。我們滿鎮子的人,都沒有在省城住的,就連親戚都沒有,所以娘想讓你回去。」

「娘,我走了,我害怕你呢。」我說。

「怕娘怎麼的?」娘問。

「爹沒有了,你是單身一人……」

「瞧你小心眼的,害怕娘跟了別人不成。告訴你吧,娘現在就是兒的人了,即使你以後有了媳婦,娘也不會找人家的。」娘說到這裡,手捏住雞巴,「我還怕你呢。以後有了媳婦就不給娘了。」

「娘,我要你當我媳婦。」

娘笑了,笑的很開心,這一夜,娘的高潮很直截了當,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著我,雙手也緊緊的摟住我。娘一直說:「娘以後就是你的人了,兒啊,使勁肏啊。」這是娘第一次在我面前用了「肏」字,之後她把頭埋在我懷裡,說:「不許笑話娘。」我摸著娘的屁股,說:「娘,你真好!」

我和娘沒有什麼隱瞞的,我告訴她在手淫的時候想娘的屁股了,問娘能知道不?娘笑著說:「你身上流著我的血,你想我了,我的血能不知道嗎?我的血一高興,你的身上不久熱乎了嗎?再說了,你在十五歲那年,就把你這裡的東西放在娘的肚子裡,娘可都留著呢,你有想法,娘是知道的。」聽娘這麼一說,我又爬上去,雞巴又插進娘的陰道裡。

四年沒有回來了,才知道,現在真的變化了,鎮裡的長途車一直能到省城,再不用到縣裡倒車了。臨走前,娘要把爹的兩萬元都給我,我執意不要,讓娘留著,想吃什麼就買點什麼。然後,我摟住娘的屁股,囑咐說:「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有病就去看,不許撐著。」然後我摸著娘的下體,說:「一定要健康,我回來好用這個。」娘說:「嗯,娘等你用。」

回到了學校,老師就來找我,問我為什麼沒有考試?我告訴老師,爹死了。

老師歎息著,說:「可惜了可惜了,你再也沒有機會了,你沒有機會當老師了,這一年你白念了,和那些今年一起畢業的學生競爭工作了。」然後老師說:「真替你愁啊,像你一沒有好父母,二沒有勢力,在這個社會很難混下去啊!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可是……這就是命啊!」

我曾幻想著,找一份工作,租一間房子,就把娘接來。可現實給我迎頭痛擊,工作不好找,出租房也那麼昂貴,便宜的也五六百,我租不起。只好和別人合租房子,這樣我就可以省些錢。合租的房子在郊區,是村民們家裡的房子改造過的,很狹窄。我想先這樣將就吧,等以後有錢了,就自己租一個房子,把娘接來。然後,更有錢了,就買一個房子,和娘好好過日子。

終於,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家廣告公司的電話營銷,每個月一千元,其他的靠業績提成,年終結算連獎金一起支付,做的越多,拿的也就越多。我算了一下,這工作主要靠查找資料,如果一天做一百個客戶,就可以有一千多收入。

我節儉習慣了,就覺得想當不錯。剛開始嘛,不能要求過高。這雖不是我喜歡的工作,但我必須先吃飯,就必須落下腳,謀一份薪水養自己。我很現實,理想的工作需要慢慢找。

我還給自己畫了清單,每個月都怎麼花錢。同學看到了,都驚呼:「怎麼連跟女生吃飯都沒有?你是想打一輩子光棍吧?」我只是笑笑,沒有做聲,其實心裡說:「你們這些傻逼哪裡知道,我早就不是光棍了,娘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就是娘,我十五歲就擁有娘了,而你們上大學才嘗到女人的滋味。」說到這裡,我心踏實了,我的目的就是要把娘接來。

轉眼就到了年底,我算了算,可以拿到五千多呢。我的心砰砰跳,這是四位數字的錢啊,我可以拿著這筆錢回家,順便給娘買個棉襖,山裡冷啊。甚至想給娘買一枚訂婚戒指,親自戴在娘的手上,可轉念一想,山裡人不懂這個,娘不會理解,再說訂婚戒指也很昂貴,也就作罷了。不管怎麼樣,娘看到這樣洋氣的棉襖,一定會高興的和我主動做愛。哦,對了,我還要教會娘怎麼給我口交,山裡人應該都不會這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的老闆帶著錢跑了,這一年我們都白幹了,我一下傻了眼。員工們開始鬧騰,把公司裡的東西都砸了。有的還要去公安局告,後來會計說:「他既然想到了跑,就會想到怎麼對付我們,他會和警察勾結,說出我們不是的。你們也看到了,不少老闆也這樣跑了,哪家報警管用了?」大家見他說的有理,也就作罷了。最後,大家湊錢吃了頓散夥飯。

散夥飯是在一家中檔飯店吃的,這家飯店菜的味道很好,所以客人很多,上菜就顯得很慢。同事們喝著悶酒,就拿飯店老闆煞氣,嚷著菜上的太慢了。飯店老闆很不好意思,說實在對不起,服務員都回家過年了,人手不足。會計說:「那就再找幾個來,有錢還怕招不來人?」老闆笑了說:「平時還好找人,可現在大過年的,都回家團圓,真是有錢找不到人!」

「你們春節也不關門?」我有了突發奇想,問。

「但凡過年過節,生意都很好。現在老百姓想開了,大多都不在家做飯,全在外面吃,方便。你看看,現在哪家飯店關門了?現在招服務員,還是雙倍開錢呢。即使這樣,也很難找到。」

我的心一動,想到自己五千元沒了,也不能回家和娘團聚了,如果在這裡做一些日子,還可以掙些錢,也可以吃白飯。於是,在飯後我又回到這個小飯店,和老闆說明來意。老闆沒認出我是剛才吃飯的,但從我斯文的勁兒,就知道是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有些不願意。我說我是山裡的窮孩子,什麼活都可以做的。

就這樣,我在飯店裡當起了服務員。一開始,廚師是看不起我的,可我一幹活,他們就另眼看待了,我畢竟在學校食堂打過工,有家底的。

廚師一句話,令我很刺激。他說:「其實我覺得國家根本不需要辦大學。窮人家的孩子,讀了四年也是白讀,照樣找不到事情做。可那些有權有勢的孩子,雖然也是白讀書,但人家還沒畢業,好工作早就安排好了。」

我時常還是想起娘,那豐滿的奶子和屁股,想著想著,就趁同租房的人睡熟了手淫。有時很後悔上大學,如果現在沒上大學,爹也沒了,現在的娘就是我一個人的了。想回家,可是滿村的人都以為我大學畢業了能當官,現在窮光蛋的我,又怎麼有臉回去?說不定,村裡的人現在都請娘吃飯呢,因為村裡有個習慣,就是誰家有人出息了,就用請吃飯來沾光。想到這裡,我的心有些安慰了。

我在飯店裡做了一個月,年也過完了,等結算工錢的時候,我驚喜了,這一個月竟然比公司的一個月掙的還多。我覺得,這個年雖沒有和娘團聚,但也值得的,這又讓我燃起生活的火焰,又有了把娘接到省城的慾望。

我又在一家廣告公司應聘了,這家公司是正規的,不會出現老闆跑路的事,只是很忙。可接到村長來的電話,說家裡的房子被雪壓塌了,娘被壓在下面。村長要我別擔心,村裡的人已經把娘救出來了,娘沒有受傷。我頓時心驚肉跳,連同租房都沒回,和公司請假。正規的公司蠻有人情味的,給了我五天時間的假。

我馬上買了車票,趕回家來。

山裡的雪特別大,路上走不了客車,我只能從鎮上往家步行,好歹輕車熟路,連夜往家走。山裡的路沒有路燈,本來是漆黑的,但有了雪就不同了,四處都很亮,甚至能看到遠處的山。在快到天亮的時候,我終於回到了家。家的房子已經倒塌了,娘不在,一問才知道在親戚家。於是我又來到親戚家,看到了娘。我突然有個想法,就別等我富裕了,不如現在就把娘接到省城,不就是多一個人吃飯嗎?!節省一些就行了,這樣也不能有相思之苦了。

當娘聽到我要領著她去省城,笑了,說:「我這輩子就跟定我兒了。」

我說:「當然,你是我娘,不跟著我還跟誰?」

之後,我到了爹的墳前告別,這都是給村裡人看的。然後又去倒塌的房子裡翻東西,其實家裡也沒有什麼可拿的了,爹死時候那兩萬元已經在娘的懷裡,也是個布袋,緊緊的裹在娘的腰間。村裡人見我帶著娘去省城,都羨慕極了,都說以後到省城玩去找我。我也答應了他們,但我的心裡是苦澀的,卻不能說我在省城裡混的很不好。

去鎮上的路,仍然沒有車,我和娘一起走,娘的身板很硬朗,走路一點也不費力。路上一個人也沒有,幾次我都摟住娘,親嘴摸屁股。娘知道我有了想法,但還是拒絕了我。她說:「現在不比夏天,別把我的屁股凍壞了,以後你摸起來是兩個硬嘎達,就不願意摸了。再說了,我也怕把你這東西凍壞了,娘以後用不上了。」我一向聽娘了,只得忍住性慾,拉著娘的手繼續向前走。

在火車上,我給娘要了份盒飯。這是娘第一次吃盒飯,她連連說好吃,還是跟了兒子才有幸福。我告訴娘,以後我會給你性福的。但娘聽到的是「幸福」而不是「性福」。我看著娘笑了,娘看著我也笑了。娘的一身打扮,一看就是山裡的鄉下人,而我已經和城裡人接軌了,雖說沒有名牌,大多衣服都是在上大學時候同學淘汰下來的,但誰也看不出我是山裡人了。我想一定要改變娘的外貌,讓她也成為城裡人,這樣才能和我般配。

到了省城後,娘的眼睛不夠用了,看什麼都新鮮。因為離假期還有兩天,我先把娘安置在一家小旅店中,然後出去找出租房。我的命運不錯,就在合租屋不遠的地方找到一間,室內有廚房有廁所,自然要比合租屋貴了些。但我為了能和娘過上正常的夫妻生活,還是忍痛割愛的租下了。出租屋裡面有現成的單人床,我把行李搬來就可以了。

娘坐在床邊,搖著頭四下看,說:「你在城裡就住這麼大點的屋子嗎?」

我告訴娘:「以前住的更小,還好幾個人合租的呢。娘,現在和我吃點苦,以後日子會好的。」

娘說:「還不如回家,修一下房子,也比這裡寬敞。」

我說:「娘,在家裡哪有奔頭?你看我爹,就知道了。」

娘「哦」了一聲,似乎明白了。

這一夜,我和娘擠在單人床上。娘也是好久沒有做愛了,當我雞巴進去還沒插幾下,就高潮了。我上大學後,才知道在做愛的時候,女人的呻吟叫高潮,這時候使勁的肏會很舒服,於是我為了滿足娘,在娘的耳邊舔著,在娘的奶子上揉著,不久我就射精了。因為很長時間沒有做愛,我又做了兩次,並且都射精,還把娘弄了四次高潮。這一夜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

娘問:「你從哪學來的亂七八糟的手段,把我弄的神魂顛倒。」

我摸著娘的屁股,說:「娘,以後我會教你很多東西的。」

第二天,我又去買了一張折疊床,放在屋子裡,即使來人也看不出我和娘同床。又添置點生活用品,這樣,我和娘就在這座城市裡過上了正常的日子。然後又給娘買了新衣服,娘穿上後,除了臉是黝黑像山裡人,但身段絕對是城裡人,特別是那屁股,不大不小,比城裡女人更加有風韻。娘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笑了說:「這怎麼像光著屁股呢?」

四、

秋天,我和娘的日子終於穩定下來了。這期間,我不但給公司做事,還要兼職做些別的事,每個月下來,也有三千元左右。娘懷裡的兩萬元,她一直不想動,就連我讓她存進銀行也不肯,我只得隨她。現在的娘,在我眼裡就是妻子一樣,一個男人怎麼能讓妻子出錢養活呢?我要養活娘,養活我的妻子。

街上有幾個和娘歲數差不多的女人,穿著十分講究,說:「現在的年輕人就知道錢,滿身的銅臭,沒一點骨氣。」其他的女人也隨聲附和,說:「就是就是,現在的年輕人一點理想都沒有了,哪像我們當年有理想,有奮鬥的目標。」我聽了後,不禁笑了,啥理想?如果我沒錢了,就連娘親老婆也沒法養。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說話就和放屁一樣,放屁還有味呢!

在這半年時間,娘已經愛上城市了,她覺得和山裡比,就是一個天堂和地獄,儘管我們住的是這個城市的貧民窟的地方。娘常說:「這裡多好,上廁所不用出大門;做飯不用燒柴了,火一碰就著;也不用擔水了,用手一扭,水就來了,要熱水點上火一會就好;街上也熱鬧,啥東西都有賣的,比鎮上都熱鬧;看這燈,不用洋火點,一拉繩子就亮了,再看看家裡,油燈就像鬼火一樣,做針線活都看不清;這裡吃的也好,麵條不用煮,用開水一泡就可以吃,還那麼好吃……」

在做愛後,娘又說:「我兒到底是念過書的,就連這種事也和以前不一樣了,總是先摸啊摸,摸的我渾身癢癢了,才做,這樣放裡面也順溜多了。想當年你爹做的時候,總是硬往裡弄,把娘弄的好疼。現在不一樣了,每次我都像渾身趴滿了小蟲子,我兒若不是使勁的肏,渾身都不舒服。唉,可惜啊,在山裡不懂這些,真是白活了四十多年了,都不知道親嘴用舌頭攪合。」

早上,我上班走後,娘就清掃屋子洗衣服。我教會娘使用電飯煲,也教會娘用煤氣爐。中午,我不回家,娘就知頭天的剩飯。下午沒事,娘就走出來和鄰居老太太聊天,慢慢的,大家都熟悉了。因為娘不用在陽光下暴曬,那黝黑的臉也變白了,並且白的很好看,不用打扮,比城裡的人還漂亮,現在誰也不把娘當成山裡人了。一般情況下,我回來的很晚,進屋就有熱乎飯吃,吃完飯,就和娘睡在床上做愛,真的享受到了夫妻的幸福了。

公司的女孩不少,但從沒有追求我的,而我因為家中有娘妻,也不去追求她們。有些女孩見我長的帥氣,有追求的意思,可一聽到我是山裡來的,很窮,也就沒人理我了。我很明白,像我要房沒房,要車沒車,她們都不是我盤中的菜。

於是我心裡很坦然,畢竟我家裡有娘,這個娘能讓我過上夫妻生活,更何況,娘最近也學會了打扮,模樣不比她們差,每次做愛我都很爽!

天有了寒意,娘在家裡趕到寂寞,說:「好好的一個人,就閒在家裡,沒有地種,也沒有豬喂,整天沒有正經的事,都閒傻了。」我知道娘是個閒不住的人,現在讓她閒著就等於害她,於是我想應該給娘找點事做。

這天,同事要請吃飯,來到街裡,正巧路過去年春節我打工飯店,頓時有一股暖流,就說:「去這家吧,菜很好吃。」於是,我們走了進去。老闆和廚師都認識我,又見我領來客人,都很高興,上前打招呼,說:「大學生來啦!」在點完菜的時候,還給我們加了兩個菜,老闆親自陪喝了啤酒。這是我出山以來,最風光的一次。

吃完飯,同事走了,我留一步,和老闆說起讓娘來打工。老闆說:「看到你很好,想來你娘也不錯,明天就來吧。」就這樣,我給娘也找了一份工作。

我很興奮,也很擔心,娘畢竟沒在外面打過工,也不善於和別人打交道。於是,在晚上做愛後,我摟著娘的屁股,教她怎麼和人相處。別看娘一天總是嚷著要出去做事,但臨到頭上了,卻有幾分膽怯,緊緊的依偎在我的懷裡,就像個小孩子第一次上學。為了緩解娘的不安情緒,我又和娘做了一次愛,然後鼓勵她去做事。娘說:「兒啊,娘一定不會給你丟臉的。」

第二天,我親自把娘送到飯店裡,一路上又教娘怎麼坐公交車,怎麼走,怎麼用建築物當路標,又仔細的交代了一二三。然後擺脫飯店的老闆和廚師多多照顧娘。老闆對娘說:「你有這樣的好兒子,真是福氣啊。」娘使勁的點著頭。然後,老闆把我拉到一邊,說:「我真沒相信,你娘會這麼年輕,身體會這樣硬朗,說是你姐姐都有人信。」我笑著說:「難道我真的那麼老嗎?」我和老闆都笑了。

我走前,和娘告別,說晚上來接她。娘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我,好像是我把她拋棄在這裡。我看著娘覺得很好笑,真沒想到娘這模樣還真的俊俏,像個懷春的少女。我想,晚上來接娘一起回家,也是一種福氣,不正像同事天天回家接媳婦一樣嗎?而我的親娘,現在我已經把她當成了媳婦,接她也是一種快樂!

一天很快的過去了,晚上已經八點多了,我下班去接娘。回到家我問娘:「今天要你做什麼?做的怎麼樣?」娘上了床,脫掉衣服,現在娘裡面已經穿上褲衩了,是三角褲衩,我特意買紅色的,看起來很迷人。娘說:「你怎麼要我去做侍候人的活?」看起來娘生氣了,我趕緊抱住娘,手伸進褲衩裡捏著屁股,說:「娘,服務行業就是伺候人的,我現在的工作也是。」娘說:「不管什麼人都要伺候,就連小孩。我在山裡哪做過這個。」我把娘放倒,摸著奶子親著嘴,說:「娘,你這是舊觀念了,現在只要掙錢,城裡的人都做。人家美國總統的兒子還洗碗。」娘不再說什麼,因為她已經被我弄的渾身癢癢,就盼著我雞巴快些進入。

次日,我仍然摸著娘的屁股,商量著說:「娘,如果不願意,今天就不去了?」

「怎麼不去?」娘說,「怎麼也要一個月下來,掙錢啊。」

轉眼快一個月了,娘都是很高興的上班,我知道娘已經適應了這份工作,而老闆對娘的評價也很好。我鬆了一口氣,頓時,心裡也寬鬆了許多。

不料,在這個月最後的一天,老闆竟然打來電話,讓我馬上到飯店來一趟。

我知道是娘有事,問怎麼了?老闆說,電話裡說不清楚,你來了就知道了。我立刻心急火燎,打車來到飯店。此時飯局一過,飯店裡的客人很少。娘有些孤單的坐在飯店的角落裡,精神有些沮喪,似乎哭過。我的心被刺痛了,連忙走過去,問怎麼了。娘見到我,一把將我的手抓的緊緊的,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的稻草。

我又問怎麼了?

「回家吧!」娘幾乎是用哭腔說。

老闆見我來了,想把我拉到一邊說話。可娘死死的拉著我的手不放,好像松開了就再抓不到一樣。我說:「娘,你坐一會,我和老闆說幾句話。」娘死活不松。我只好對老闆說:「我一會打電話給你好了。」老闆點點頭,從兜裡拿出一沓錢,說:「正好一個月的薪水,給你。以後就別來了。」

回家的路上,娘的手一直抓住我,一句話也不說。我想娘一定是受到什麼驚嚇了。走進家門,娘像是到了自己的地盤,像卸下千斤重擔,身子攤在我的懷裡。

我知道此時的娘是需要安慰的,所以把娘抱起來,放在床上,親著嘴,摸著屁股。

娘輕輕的說:「兒啊,我害怕。」此時問娘是怎麼回事,她也說不清楚,唯一就是做愛,娘一到做愛的時候,就會忘記一切的。果然,在我撫摸下,娘有了反應,伸手拉開我的褲門,掏出雞巴擼著。

這時,老闆的電話打來了,我暗示娘不要出聲,就打開電話。那邊老闆說:「你娘剛來的時候,先是洗碗,洗的慢不說,還不乾淨,催她急了就慌,還打碎了碗。我們衝你的面子,沒有說你娘什麼。後來……」這時,娘皺著眉頭,扯著我的雞巴,我知道,娘受不了了,於是,我翻身上去,把雞巴插進陰道裡,仍然暗示娘不要做聲。老闆接著說:「後來就讓你娘擦桌子。今天,你娘把菜湯弄到顧客的裙子上,按理說挨罵是正常的,可你娘竟然和人家對罵起來,還先動手揪住人家頭髮,打人家。」老闆越說越生氣,最後說:「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工錢我肯定不給了。」說完就放下電話。

「是她先罵我的。」娘解釋著。

「娘,別說了,你沒吃虧,我就放心了。」我一邊說,一邊肏著娘。

娘被我一頓狠肏,馬上忘記了剛才的事,屁股開始迎合,那張小嘴緊緊的和我親吻著。不一會就來了高潮,而我也射精了。

做完愛後,我把錢給了娘。娘數了數,一共是一千元,她後悔了,說:「沒想到,這比賣雞蛋還多呢。」頓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玩弄著我的雞巴,問:「明天我還能去嗎?」然後又說:「我能做好的,別人罵我不還口就是了。」模樣好像一個新娘子,在嬌羞的撒嬌。

我把娘摟進,說「算了,飯店的活太累了,應該換個輕鬆的做。」

娘說:「城裡的錢真好掙,我還想掙更多呢。」

我摟著娘笑了,娘也笑了。

她說:「你看你,又硬了,剛做完怎麼又想了?」

我把娘壓倒在身下,說:「因為娘漂亮,我能不硬嗎?」說完,我的雞巴又插進娘的陰道裡。

五、

下雪了,市裡的雪跟山裡比簡直不算什麼。出租房牆壁薄,就算門窗都關緊了,也有冷風嗖嗖的感覺。娘從飯店回家後,就開始做棉衣棉褲。她穿了厚厚的棉衣,仍然覺得寒氣逼人。娘說:「看著雪下的不大,怎麼比山裡還冷呢?」

為了晚上做愛不凍著,我買了一台電暖風。娘坐在旁邊,瞬間暖和起來,她高興壞了,說:「還是城裡人有辦法啊,不用燒炕,就可以這樣暖和。」我見娘這樣開心,心裡也高興起來,把手烤熱乎了,伸進褲子裡,摸娘的屁股,說:「娘,以後還會更好的。」

這天,我下班很晚,娘和往常一樣,倒在被窩裡等我,其實就是把被窩捂熱乎了,倒在床上不會挨凍。可我身子發涼,怕凍到娘,便脫去衣服,在電暖風前烤,盡量的使身子熱乎一些。

「上床吧,娘能受得了。」娘被驚醒,說。

「我再烤一會吧。」我說。

「快上床吧,我還有事和你說。」娘把被的一角掀開,說。

見娘這樣,我也不好說什麼,哧溜鑽了進去。娘每天都是光著身子等我,今天也不例外。她的身子非常滑嫩,也非常暖和,為我驅走了寒意。我摸了娘的陰道,已經出水了,就脫下自己的褲子。娘說:「也好,等完事了,我再說。」於是伸出手擼著我的雞巴。我就親著娘的嘴,在娘的身上亂摸著,不一會就趴在娘的身上,把雞巴插進陰道裡。娘極力的配合著,把屁股一上一下的動彈著,不一會我就射精了。

「兒啊,我想去做些事。」娘用衛生紙一邊擦著流出來的精子,一邊說。

我一驚,說:「這大冷的天,哪有事做?過完年再說吧!」

「隔壁那個大姐今天問我,說她有的親戚,是掃街的。媳婦生孩子,要回老家照顧。問我能不能幫忙代替半年。我說要問問我兒子。我怕你不同意,還沒答應她呢。」娘擦完了下體,緊緊的抱住我。

我覺得娘的身體硬朗,掃大街還是可以的,說:「娘,你怎麼想?」

「你同意我就去,不同意,我就回了人家。我就怕以後你有女朋友了,知道你娘是掃大街的,就不跟你了。」娘說。

我笑了,說:「娘,我才不找什麼女朋友呢,只想和娘一輩子,就把娘當媳婦了。」

「盡胡說,娘也不能給你生娃,香火要斷了呢。你說,我去還是不去?」娘說。

「反正你在家裡也閒著,怪無聊的,有個事做也好。這個比飯店容易,娘勤快點,掃乾淨就可以了。」我說。

娘的臉上浮出笑容,說:「可不是,我也不能讓我兒太累著。」

娘的話溫暖著我,抱住娘又是一陣亂親。娘說:「怎麼還要一次,不剛剛做完嗎。」我本已經很勞累想睡覺,可娘既然這麼說了,也不好回絕,再說娘的下體又流水了,就說:「我就是喜歡娘。」娘搖搖頭說:「好吧,做完了早點睡覺,每天好上班。」於是,我強打精神,又和娘做了一次。等射精後,我竟然渾然不覺的在娘的身上睡著了。

第二天,我陪著娘去見了隔壁大姐的親戚,對方也很高興,領著我們見了環衛處的領導,徵得同意後,又帶去指點那些路段是每天的工作。我急著要上班,娘告訴我:「你去忙吧,他會告訴我,我也能記住。」隔壁大姐的親戚說:「你放心,這些天我不走,等你媽都熟悉了我才走呢。不然,出了錯,我也不好擔待。」

我這才放心的上班去了。就這樣,娘有了份工作。

大年三十,娘照常上班,而我已經放假,難得的清閒。我想過年了,怎麼也得有點氣氛,買了大紅的「福字」倒貼在門上,意味著「福到了」的含義。又順便上超市買了肉和菜。我現在用的仍然是在上大學時候,同學給我的電腦,雖然很陳舊了,但用起來還是很好。這一次,我裝了網線,這樣就可以下載連續劇,晚上可以和娘看一看了。在山裡,村裡沒電,更沒有電視,娘總是天黑就倒下睡覺,到了省城也是一樣。我想,既然來到省城,就要像城裡女人一樣,看看春節聯歡晚會。其實,我還有另一個心情,就是要娘看黃色網站。

三十晚上,是我們母子最快樂的一天,我們母子好好的吃了一頓有魚有肉的晚餐,然後又和麵包餃子。面是白面,像雪,娘從來沒見過這樣白的面,笑的嘴都合不上了,連連說:「城裡的面也比山裡的好。」心情愉快,手就動的快,不一會餃子就包好了,就等半夜下了。這時,外面有人放禮花,我和娘就站在窗前看那些空中的燦爛。娘看的目瞪口呆,連連說:「這花兒怎麼開到天上去了?」

而我的手,一直在娘的褲子裡,捏著那鬆軟的屁股。

看過之後,就通過網路看春節晚會。娘不停的說:「多好看的人啊!多漂亮!

那閨女,是誰養的啊,真俊兒。」我笑著說:「娘,等有錢了,我們也買一個大彩電,看的更清楚。」娘說:「還是先買房子,娶一個像這裡的漂亮媳婦。」說到這裡,娘有些傷感,接著說:「原來真有像仙女一樣的閨女,娘都老了。」我緊緊的抱住娘,說:「娘,我才不想娶媳婦呢,我就要把娘當媳婦。」娘笑了,說:「娘怎麼能成為你的媳婦呢?」我想做愛,可娘看的出神,也只好作罷。

等看到趙本山的時候,娘笑的前仰後合,說:「兒啊,你看著老頭,像不像你四叔?他怎麼這麼逗,讓孫女管那個人叫姥爺?」我看著娘高興,我也跟著高興起來。娘看小品,很多地方不懂,我就給解釋。趙本山的小品終於演完了,娘竟然提出一個奇怪的問題:「你說那個爺爺,和孫女會不會也像我們這樣?」我告訴娘那是演員。娘說:「在我們村子裡,有好多家都是父女這樣的。」這時,外面又是一陣鞭炮,又有禮花,熱鬧非凡,我抱起娘在窗前觀看。然後,也不顧春節晚會演什麼了,和娘做愛。

整個春節期間,娘很忙,都在加班。而我倒是徹底休息,我在家裡除了給娘做飯,然後就在網上搜尋黃色網站,特別是關於母子亂倫的,就放在桌面上來,等著娘回來後看。我總有一個心願,就是讓娘真真切切的喊我一聲「老公」。娘看了視頻和圖片後,說:「外國人真不知羞恥,這樣也讓人看到。」我說:「有中國的。」於是也播放了視頻和圖片,其實都是日本和韓國的,但我就說是中國的。娘羞得滿臉通紅,說:「這些人是怎麼了?做這樣的事情也不瞞著人。」慢慢的,娘不害羞了,並且很喜歡看,看完後,還要求我按著上面的辦法做。

當看到口交的時候,娘咧著嘴說:「髒不髒啊?」馬上就要吐。我說:「娘,兩個人相愛,就不會覺得髒了。」娘看出我的意思來,說:「我可不含你那東西。」

我說:「我不強求娘,但我想給娘做。」於是我彎下腰,去舔娘的陰道。娘急忙阻攔,說:「不要不要,這是尿尿的地方。」可當我舔舐的時候,娘就開始享受了,然後紅著臉問:「我給你含一會,行嗎?」於是我站起來,娘又說:「那東西可不許放在我嘴裡啊。」可我把雞巴插進娘的嘴裡的時候,再也忍不住,突突的射了出來。娘噁心了好一陣,埋怨我不聽話,但後來又說:「沒什麼味道!」

從此,我和娘就有了口交。

可光看圖片和視頻,遠遠的不能達到我的要求,於是我進入小說欄目裡,專門挑選母子亂倫的給娘念。娘沒有文化不識字,我想怎麼念就怎麼念,往往在故事情節裡添枝加葉,加入自己想要的情節。娘聽了後,面紅耳赤,說:「怎麼還有兒子叫娘『老婆』的?這個娘也真不知羞恥,還叫兒子『老公』,這世界怎麼了?」於是,我在和娘做愛的時候,也叫娘「老婆」,要求娘叫我「老公」。娘起初是不願意的,但經不住我苦苦哀求,還是叫了。後來娘問:「我們的事情也要公開嗎?」我告訴娘:「不公開的,他們也是像我們,秘密的。」娘說:「你要是把我們的事說出去,我就不活了。」我狠狠的肏了幾下,說:「我和娘的事永遠不會告訴別人的。」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在家裡,我和娘都是「老公」、「老婆」的叫了。

我和娘的日子依然清苦,每個月除去房租和吃飯的錢,剩下的都積攢起來,為了以後買房,有一個安定的屬於自己的家。雖然清苦,但我有娘做伴侶,就有無限的希望。自從娘叫了「老公」後,態度也有了轉變,好像真的就是媳婦了,學會了每天在臨走的時候,要親吻告別。而我也為了娘,也甘心受這份清苦,只要我的娘妻能快樂,我什麼都願意做。

轉眼幾年過去了,我和娘仍然住在出租房裡,積攢下來的錢只有五萬多,加上爹死去的錢,才區區七萬,距離房子的價錢還遙遙無期。房價還在漲,也不知道我和娘什麼時候擁有自己的房子?

我很惆悵,像我山裡來的人,在省城裡沒有娶媳婦,把娘當成了妻子,可還是沒有我自己的家。我真愧對娘!想想從山裡出來的時候,多少人盼望我當官,可這個官沒當上,就連房子也買不起,我能對得起父老鄉親嗎?

夜間,娘含羞的看著我,說:「看,裡面肏屁眼了,你能不能啊?」我說能,就把娘翻過來,看著娘那雪白的屁股,我一點點的把雞巴插了進去,但此時的腦子裡仍然合計著,什麼時候有自己的房子?那時候,我一定把娘當成我的新娘子,給她買鑽石戒指,讓她穿上婚紗,讓她一輩子幸福……






相關閱讀
   
影音視訊聊聊天室,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真愛旅舍ut聊天室 ,UThome視訊聊天-UT聊天室-UTHOME網際空間,视讯聊天交友,173激情視訊聊天室 ,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漾美眉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深夜直播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台灣真人美女視訊聊天室交友網,成人的直播平台,免费视讯交友聊天,173免費視訊聊天室,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 ,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宅男絲襪美腿視頻社區 ,live173影音秀ios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