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脅迫合夥迷姦媽媽

 
63.3K

這是我的真實經歷:我叫劉鳴洋,1993年出生,今年21歲,兩年前高中畢業考上了本省的一個二本的普通大學,結果入學沒多久,自己便融入了大學安逸頹廢的氛圍當中,無心學習整天打遊戲,曠課,網聊泡妹子,總之渾渾噩噩,無所事事。

直到開學的兩個月後,我大學所在市的人武部徵兵辦來我們學校征大學生士兵,我得知這一消息心裡一動,於是便報名參軍了。

經過政審體檢,我還真幸運的入伍了,正是由於來到了部隊,認識了一個傢伙,才引發後來的一些特殊經歷。

我入伍訓練後分到的連隊,是屬於後勤類的,不是一線作戰部隊,所以日常生活比較清閒,每天除了站崗就是給領導打打飯,跑跑腿,送個文件什麼,剩餘時間就是休息。

在我們班裡有一個老兵,說是老兵,也沒有多老,就比我大兩歲,比我早當了三年兵,所以我得叫他一聲班長。

此人叫薛宇,東北大漢,1米8多的身高,體型壯碩,一身蠻力,我們班的新兵都很怕他,但是由於我們是上下鋪,我平日裡有很老實,任勞任怨,他對我也很照顧。

隨著我們接觸的時間變長,我發現薛班長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好色,極度喜歡女人,見到女人眼睛就放光,可能是長期在部隊服役,與外界隔絕,接觸不到女人的緣故吧。

隨著我們之間的戰友情不斷加深,我兩幾乎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在加上我老家原來也是東北的(現在我們全家在河北唐山住),也算是半個老鄉,所以更加親如兄弟。

有一天晚上休息時間,我看見他拿著手機不斷打字發信息,我就湊了過去,宇哥,跟誰聊天呢,聊得這麼熱乎?,薛宇把手機往背後一藏,關你什麼事!去去去,一邊玩去。

有啥好東西不能一起分享,難道聊上了個妹子?薛宇看我一直纏著他,無奈之下把我拉過來,叫我看看他手機屏幕,原來他是在一個QQ群裡與網友聊天,我還以為幹什麼呢,於是很失望的準備走,薛宇一把拉住我,滿臉淫笑地說:你知道這是什麼群嗎?綠媽群。

當時我根本不明白綠媽是個什麼概念,經過他已解釋,我也瞬間被這個所謂的新的話題吸引住了,因為我自小就有點戀母,從小到大沒怎麼接觸過什麼女人,唯一的就是自己的母親,隨著年齡的增長,不斷對性的好奇,使得我以前高中時候還用過老媽穿過的內衣打飛機呢,當然這些我沒告訴過薛宇。

打這以後,我們兩個人便深深的陷入綠母這個領域當中之中,後來在他的強烈懇求之下,我借他看了媽媽的照片。

說到這裡,我得介紹一下我的媽媽,我媽今年46歲,兩年前也就是44歲,164cm,體重118斤,不算豐滿,但也不瘦,看我媽的臉長得一般,不算漂亮,但也挺耐看,我媽的皮膚不太白,有點發黃,臉上甚至有幾顆雀斑,但也算是有幾分熟女對的風韻,留著略微發黃波浪的頭髮,但一般都會紮起來,很少披肩,老媽在我家附近經常一個小的賣煙酒飲料雜貨的鋪面,我媽平時穿著並不時髦,春秋偶爾會穿肉色的絲襪和高跟鞋。

由於我媽本身性格隨和,賢惠,更增添了幾分成熟的女人味。

薛宇班長看到我媽的照片點了點頭,不錯,是個熟女,雖然不漂亮,但也不難看,有種成熟的風韻,哈哈……我要是能……我立馬給了他一拳,你想什麼呢,別打我媽的歪主意。

哈哈,說說而已,何必認真呢。

就是這次埋下了禍根,薛宇表面上談笑風生,心裡恨不得立馬把我媽操了,現在只是在尋找機會。

當然他心裡的想法我當時怎麼會知道。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當兵一年了,這一年裡我幾乎沒出過部隊大門,憋得實在是受不了了,當然最鬧心的事性慾方面沒法解決,只能隔三差五在深夜裡幻想著衛生隊的女兵手淫打飛機。

後來,感覺打飛機也沒意思了,於是乎突然間冒出個想法:去衛生隊偷兩條女兵的內褲或罩杯回來手淫不是更爽,說幹就幹,我知道每週六上午都是全團官兵上教育大課的時候,這段時間團裡每個單位宿舍幾乎都沒人除了門口的一個站崗的哨兵,我知道機會來了。

終於到了本週六上午,我特地換了個今天的崗哨沒去上教育,等到全體人員都帶走了之後,我悄悄地來到女兵宿舍樓後,爬進了後窗,躡手躡腳的潛入女兵宿舍,終於投了兩條內褲,一個文胸,兩雙短的肉色絲襪,看樣子是沒洗過的,於是我就照原路返回,我以為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心裡一陣暗喜,哪知我的整個過程都被藏在樹後的一個黑影拍下來了,樹後的那個人看著手機拍戲的錄像,露出了陰險淫邪的笑容。

當然當天下午女兵就發現了自己的衣物被偷了,當然把情況上報到領導那兒,領導當然很生氣,說我們團怎麼會出現這種卑劣的行為,一定要調查是誰幹的。

可是我心裡有底,任憑他怎麼查,現場又沒有監控器,怎麼也不會查到我的頭上,我心中暗自竊喜,當晚偷偷的在被窩裡邊嗅著帶有女兵體味玉足味的內衣襪,邊手淫打飛機,沒多久就很爽的射了。

正準備睡覺呢,突然有人輕輕拍我,我一驚把眼睜開,一看原來是下鋪的薛宇班長。

他把嘴湊近我耳邊說讓我隨他到廁所,有點事跟我說,我心裡很不爽,有啥事明天再說唄,這大半夜的,但又沒辦法,誰讓他是班長呢。

於是我就跟他來到廁所,此時的薛宇表情神秘陰沉,來,小伙兒,叫你看點東西。

說著他掏出手機播放了段視頻,我不看則已,一看嚇得立馬出了一身冷汗,原來視頻的內容就是我去女兵宿舍偷內衣的過程。

我強裝鎮定說:宇哥,你……你怎麼會有這段視頻?薛宇微微一笑,那天你小子無緣無故換了崗哨,我就知道有古怪,我就請了個假沒去上教育,一直跟著你注意你的一舉一動,果然叫我發現了這個!宇哥,求求你了,別公開這段錄像,要是傳出去了,我就死定了,求求你了!薛宇一陣奸笑,拍拍我的肩膀,哈哈,別害怕,畢竟咱兩這交情在這呢,我怎麼會出賣自己人呢!不過嘛,你也得滿足我的條件才行嗎!宇哥,您說吧,你想怎麼,我能辦的一定滿足你。

其實很簡單,過兩天就是十一七天大假了,你不是說你媽要來部隊看你嗎,我只想親近親近阿姨……哈哈哈。

你什麼意思?我一聽這話,立馬火就起來了,但只能強壓怒火。

那好,我就說明白點,說著掏出一個小白紙包,打開有幾粒白色藥片。

你媽來了不是要在附件找個賓館住下嗎,你就請假出去,去你媽住的賓館,這是一種叫做三唑侖的安眠藥,你下三顆到你媽喝的水裡,等她喝了睡著了,你就在賓館等我,我也請假出去,到時候你把門打開,讓我進去,嘿嘿,嘗嘗阿姨的肉味,陪她睡一覺,怎麼樣!我聽到這實在忍不住了,就想出拳給薛宇一杵炮,沒想他手疾眼快一把接住我的拳頭,怎奈他力氣太大,一下就把我的胳膊扭住了,我頓時疼的差點叫出來,操你媽的,劉鳴洋,你他媽的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給你畫條出路不懂得珍惜,你等明天我就把錄像匿名交到團裡,你等著被抓吧。

說完薛宇就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愣在原地……這一夜我也沒怎麼睡著,我思前想後,還是顧全大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從了他吧。

於是第二天起床後出完早操,我就把薛宇拉到了一邊:宇哥,昨晚上我錯了,我一時腦袋沒轉過來彎,那就按您的意思辦,只要你別把我供出去就行,一切都好說。

薛宇盯著我看了半天,轉而又笑了:你小子終於開竅了啊,早這麼說不就行了嘛,更何況我玩你媽,你可以在邊上看啊,你不是喜歡綠媽嗎,這是多好的機會啊,你爽我也爽。

我心裡暗罵薛宇真他媽的不是人,威脅我上我媽。

我也只能臉上不流露出來,滿口應承。

但是宇哥,玩可以但咱們得注意安全啊,別把我媽搞醒了,那就完蛋了。

你放心吧,這是強力的睡眠藥,吃上3粒能保管6個小時昏睡不醒,毫無知覺,絕對事後不能被發現。

話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順其自然吧,反正又不會怎麼樣,只能委屈委屈老媽了。

幾天後,到了十一國慶假期,我們部隊本來平時就清閒,到了假期除了一些活動就更沒什麼事了。

十月一號早上大約十點左右我媽媽風塵僕僕從老家趕來了,一見到我高興得合不攏嘴,都不知說什麼好了,畢竟將近一年沒見我自己的兒子了(我爸爸十一假期正好趕上值班,因此沒和我媽一起來,只是她一個人來的),看著媽媽高興的樣子,我心裡卻是慚愧急了,怪就怪我不爭氣,幹些見不得人的事卻被人抓住了把柄,還被人脅迫迷姦我媽,想到這,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但表面還不能流露出來被媽媽看出異樣。

中午,我向領導申報了家屬來隊會客,我陪媽媽在部隊周邊吃了點飯,因為老媽要在這住幾天陪陪我,於是我們就找了個賓館給媽媽下榻,當然那個賓館是薛宇介紹給我的,好方便他行動,我把賓館的地點和媽媽的房號都牢牢的記住了。

到了晚上,我辭別媽媽回到班裡,薛宇立刻拉我到沒人的地方,怎麼樣,你媽住下了嗎?嗯,住下了。

太好了,終於快玩到你媽了,我已經迫不及待了,記住,明天上午下完藥你媽睡過去了,立刻給我打電話,嘿嘿!我爽之後就把短片刪除。

好,就這麼定了,只此一次啊,你可別騙我!你放心吧。

第二天,我照原計劃請假外出,到了媽媽下榻的賓館,和媽媽聊天,中途趁媽媽上廁所的時候把已經研成粉末的三唑侖下到了媽媽的水杯裡,果然媽媽出來邊喝水邊跟我聊天,一點也沒發現水裡的情況,大約過了10多分鐘,媽媽說她有點頭暈,我說可能是旅途勞累沒緩過來,要麼你先睡會,等會我叫你起來吃飯,我先看會電視,媽媽說這樣也好。

於是就倒下睡著了,很快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我知道藥效發作了,於是我就給薛宇打電話通知他辦好了。

不到20分鐘,這小子就滿頭大汗的來了,一看就是急急忙忙趕來的,我把他讓進屋裡,把門鎖好,這小子看到我媽近在咫尺躺在床上熟睡,眼睛都直了,突然他回過神來,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脫光身上的衣服,當時是十一,再加上我們部隊在江蘇常州,南方天氣還挺暖和,所以普遍穿的不是很多,再看薛宇回頭衝我一笑:鳴洋,我就不客氣了啊,哈哈!!!說著就撲到了我媽的身上,邊瘋狂的喘息邊隔著衣服揉搓我媽的奶子,揉搓了幾下後,他顫抖著雙手開始脫我媽的上衣,我媽當時間穿了個紡紗的長袖衫,他把我媽的上衣脫去後,上半身就只剩下個胸罩了,這是他用手扶住我媽的頭,嘴就湊了上去,瘋狂的舔吻我媽的雙唇,頂開我媽的牙齒,把舌頭伸了進去,用他骯髒的大舌頭在我媽的口腔裡肆虐,攪動著她的舌頭,吮吸媽媽口中熟女甜美的唾液,大約親了能有5分鐘,他才抬起頭戀戀不捨得離開了媽媽的小嘴,吻舔的媽媽嘴上沾滿了亮晶晶的唾液,接著薛宇一把扯掉了媽媽的胸罩,媽媽的奶子並不是很豐滿而且有些下垂,但在他看來這才是真正的熟女媽媽般的雙峰,他用大嘴舔吸著媽媽的奶子,舔完左面再舔右邊,還用牙齒輕輕咬著奶頭,把媽媽的奶子舔的也全是唾液,邊舔還邊說:你媽媽的身體太美了,奶子都這麼香甜可口,一股熟女的體香,我一定要舔遍你媽媽的全身。

此時的我也看呆了,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看到男的玩女的,而且這還是我的親生母親,成熟的身體被人盡情的糟蹋,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不得不承認我的下體越來越硬了,喉嚨發乾,身體發熱,越來越興奮了。

薛宇舔完媽媽的奶子,兩隻大黑手上下撫摸媽媽的上半身,在滿是肉肉的小肚子上也揉摸了半天,在他看來當兵這麼多年沒接觸女人,在他面前這具美麗的熟體,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都值得把玩。

緊接著,他又低下了頭把舌頭攪動在媽媽的嘴中,接著他像瘋了似的,舔舐媽媽的臉,鼻子,額頭,把耳朵含在嘴裡吮吸,接著又順著媽媽的頸部往下舔到腋下,再到肚子,不一會媽媽的上半身儘是薛宇的口水。

上半身玩完了,他把我媽的下半身抬起,把媽媽的休閒褲扒掉了,只剩下內褲和肉色短絲襪,此時的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實在是太興奮了,我應經把褲子解開擼著雞巴打飛機了,已然已經忘了眼前的女人是我的媽媽了,只是興奮的看著眼前的活春宮。

再說薛宇,隔著媽媽的內褲揉搓媽媽的下體,當時我只是在網上AV中看過女人的陰部,現實當中還沒看過呢,我媽的內褲旁邊些許陰毛從邊緣鑽了出來。

就見薛宇不斷揉搓,還把內褲勒成細細的一條摩擦我媽的陰蒂,緊接著,他把我媽的內褲脫了下來扔到我面前,來吧,新鮮熱乎的,還帶著你媽的體溫呢,拿去打飛機吧。

我也沒多想,確實什麼都想不了了滿腦袋已經被肉慾充滿了,我接過來就套弄在雞巴上,此時雞巴已經愈來愈脹。

再看薛宇直接趴在我媽的陰部上瘋狂的舔吸著,還邊用兩根手指插進媽媽的肉穴裡,摳弄著,再看媽媽的表情有點難受,面色有點潮紅了,我連忙推了推薛宇,你輕點,別把我媽搞醒了,咱兩就都完蛋了。

你放心吧,醒不了。

薛宇頭都不抬,繼續舔弄著,舔完了媽媽的陰部,他順著大腿一路舔下去,膝蓋,小腿,最後她捧起媽媽的一雙小腳,媽媽的腳才37的,而且腳型挺好看,別看上了年紀了,腳上還塗著黑色的指甲油,顯得小巧性感。

薛宇是個戀足癖,他捧著媽媽的腳丫把肉色短絲脫掉,直接把腳趾含到了嘴裡,不斷地吮吸,連每個腳趾縫都不放過,舔完腳趾又舔腳心腳跟,又吸又啃,直到媽媽整個小腳都是口水才放下來。

放下了左腳,又捧起了右腳,同樣舔過之後,薛宇用自己的龜頭摩擦媽媽的腳心。

我看到這裡,一股暖流湧上下體,頭皮酥麻,隨即精液噴薄而出,當然沒敢往媽媽的內褲上射。

薛宇此時也按耐不住了分開我媽的雙腿,提槍上馬,把雞巴插進了我媽的肉穴裡,由於之前的摳弄,舔吸,我媽的下體已經出了不少水了,所以伴隨著每下抽插,發出呱唧呱唧的水聲,看著薛宇的大雞巴在我媽的老穴裡翻進翻出,我的雞巴又硬了。

抽查了不到五分鐘,薛宇好像就受不了了,腦門上血管都凸起了,雙手不斷抓捏著我媽胸前晃動的奶子,下體抽插的更加激烈,嘴裡也,喊著干死你,老騷逼……啊啊……啊,干死你……啊……老妓女……啊啊,嘴裡語無倫次喊著,不到一分鐘薛宇下體一陣抽搐,俯下身來緊緊地抱住我媽,射到了我媽的陰道深處,就這樣,薛宇緊緊地抱著我媽的嬌軀,一絲縫隙都沒有,他又黑又壯的身板子與我媽嬌小的身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喘著粗氣,緩了好一會。

接著又把我媽翻過身來,把我媽膝蓋跪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揉捏了幾下媽媽的臘黃渾圓的大屁股,接下來竟然扒開了兩瓣臀肉,露出屁眼,俯下頭舔了起來,看到此刻淫靡的場景,我的雞巴再次硬的不行了。

就見薛宇舔了半天,居然把中指插了進去,這是我沒看過的,他把手指在老媽的屁眼裡探來探去,抽了出來,緊接著又插進去兩個手指,有插弄若干下,緊接著扶著雞巴準備插入老媽的後庭,可是插了幾下都進不去,於是他喊我:快點過來,幫個忙,使勁把你媽的兩瓣屁股往兩邊掰,我當時也沒多想就過去了,使勁分開老媽的屁股,薛宇又往老媽的屁眼上吐了兩口唾液,塗抹開,再次手扶著龜頭,一寸一寸終於頂進了媽媽的屁眼,啊啊……你媽的屁眼真緊啊,夾得我好舒服!!接著他開始慢慢的插抽,沒兩分鐘,薛宇就把持不住,又是一陣顫抖,把一股股濃精射到了媽媽的直腸裡,同時我擼動的雞巴也再一次射了。

緊接著薛宇像虛脫了一樣,慢慢地做到了旁邊的沙發上,點了根香煙抽了起來,你媽的身體真是爽啊,從沒有操過這種良家熟女,真他媽過癮!我說:宇哥,搞完了吧?咱們收拾收拾現場,清理我媽的身體趕緊走吧!你著什麼急啊,好不容易有這麼個機會,這才一個多小時,歇會,再玩一把再走。

薛宇抽了兩根煙,好像又緩過勁來,再次上床抱起渾身被糟蹋的體無完膚的老媽,又開始瘋狂的接吻,不一會薛宇的雞巴有一柱擎天了,於是她躺在床上,把我媽扶好,跨坐在他的跨上,雞巴再次插入媽媽的肉穴,緊接著他緊緊地抱住我媽,前胸緊貼著老媽胸前的奶子,下體激烈的上下抖動,邊把舌頭伸進老媽的嘴裡攪動。

有了前兩次射精,可能這次薛宇更加持久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肉戰,再加上屋裡很暖和,薛宇和媽媽身上已經開始冒汗了,顯得有點反光。

媽媽的額頭的頭髮有幾根也都濕了貼在額頭上。

最後,薛宇,老媽緊緊相擁坐在床上下體緊密交合,媽媽的雙腿盤在薛宇的腰上,我這是也已經被肉慾沖昏了頭腦,上了床到了薛宇身後,抓起媽媽的小腳摩擦我的雞巴,大約持續了了20分鐘,薛宇再次射了,緊接著我也射到了老媽的腳丫上了。

我們下了床,緩了一會,穿好了衣服。

開始打掃戰場,收拾好凌亂的床單,我用溫水打濕了毛巾搽乾淨了媽媽的身體,同時摳出媽媽下體的精液,總之一切完畢後。

薛宇滿意的把短片還給我刪除了,發誓自己沒有備份了,就離開了賓館。

我也裝作若無其事的打開電視,過了大約三個小時媽媽醒了,都已經下午四點了,媽媽怪自己怎麼睡了這麼長時間,完全沒有察覺到剛才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糟蹋了,後來和媽媽吃了點飯就回部隊了,過了幾天媽媽就回老家了。

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我時常還會回想起媽媽被迷姦的每個細節,每次一想到,下體都硬的不行。

可是媽媽的厄運還遠沒有結束,待續……






相關閱讀
   
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真愛旅舍視頻ut聊天室-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愛旅舍影音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 ,打飞机专用网,午夜免費視訊聊天室,视频直播聊天室,美女主播福利視頻 ,真愛旅舍真人視頻聊天室 ,173免費視訊聊天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真人表演秀視頻聊天室 ,愛秀啦 - 線上直播 ,live173影音視訊秀 ,洪爷影城,ut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激情聊天室,真愛旅舍直播 ,6699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