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娘姐姐慘遭公公的弟弟修理

 

我這個美艷熟女姐姐整個晚上都沒好好的睡覺啊,心中老是忐忑不安的,我的所有衣褲都被婆婆沒收去啦!光了個肥奶、赤裸嫩白豐臀只蓋條薄薄的棉被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好好入眠。

夜半無情的風對我冷冷地吹著,誏姐姐冷了發抖。就如同「昨夜夢醒時」歌曲,不禁幽幽哼著「……

又為誰夜半不歸閒了鴛鴦被,記得昨夜驀然警覺不知道為了誰,一夜夢來夢去無頭無尾,窗裡窗外漆漆黑,夜夜不能睡啊………

「,姐姐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熟女,經歷了多年風吹雨打的境遇,看似強者但內涵裡卻多麼的善感脆弱,渴望而執著的在等待,希望真愛一定會來到!祗想過一種簡單的生活,相濡以沫,白頭到老啊。

而如今偏偏破船又遇頂頭強風,渾身細皮嫩肉被婆婆鞭打,可憐的下體依然挨了一鞭,腫了像個小生煎饅頭,尿孔只剩了那麼一點點,幾乎看不到啦!尿急,頻尿,而尿量又少。

整個晚上一雙大腳套了雙小小木屐板,夾了個沉甸甸、肥嘟嘟的大白屁股「呱噠、呱噠,呱噠」扭啊夾地奔走來回在床和衛生間之間。

而每走一步,那被挨打姦淫紅腫的二片大陰唇磨擦都會帶給姐姐更強烈騷癢感及更刺激酥麻感,差不多是走一步飄把眼淚啊,姐姐好怨恨哦。

天快朦朦亮時,姐姐作了一個惡夢,夢裡我變成了遊樂場裡的旋轉木馬,不僅要承載遊客,還要不停繞著圈子奔跑。日復一日,搞了又忙又累,卻無法休息。半醒半夢之中,我一直不確定自己究竟醒了沒有?

夢裡的旋轉木馬可不真是現實的我嗎?迎來送往,不停地承載羞辱與凌虐著身心哦。姐姐起身一邊胡思亂想夢中的情境,一邊又順便去了下衛生間,這時門突然被公公的弟弟打開了。

無容置疑的,門是反鎖的啊,肯定是婆婆給他的鑰匙。這人既低級又下流,猥猥瑣瑣檔次老低,姐心中是一向瞧不起他的,可是他卻色迷迷的打姐的環主意,總想性侵姐姐,這回姐姐可有得苦頭吃啦!

姐有些年紀了,而現在屄心都挨打了漲腫得利害啦,就求您饒了姐吧!自從那口子走後,說也可憐,姐姐大腿根部總是被他掐了青一塊紫一塊。那股如螫如蝨噬心般的痛!也曾被他無情鞭打,他比姐年青力氣老大。

這挨鞭打實在是惹不起噢,姐怕他噢。人在屋沿下我可得要誠心認輸哪!〞哇……哎喲喂,大爺,老闆,早……您早啊。「姐不由得撿了一角棉被遮住了赤裸身體,驚恐地小聲打個招呼,勉強擠出一抹苦笑,但姐姐明白最羞恥和最難堪的一刻就要來臨了,他肯定不會饒了姐。

各種陰招環點子都可能要玩弄姐赤裸裸的身體,天哪!?昨晚才被公公摧殘,而一早公公的弟弟又得侍候,簡直亂了套啦!……婆婆您好卑鄙好狠對付我哦!「。

〞大腳婊子,大爺鞭打你的滋味可還記得嗎?你要聽話,我指那裡,你就乖乖侍候我舒服為止!〞姐姐魂都飛了,驚恐的點點頭,〞爺歡喜騷浪聽話的女人,你如果做不到,可甭說爺心狠手辣哦!跪下!

跪在地上聽候發落吧!聽說你的屄頭被挨打啦,再試試爺的鞭子抽打大屄滋味吧!〞,唉,昨晚的事又傳開啦;同時姐立刻掀開棉被一骨落爬起,赤身露體乖乖跪在地上,不敢怠慢氣勢全消啦,顫抖著靜靜的等待著接下來的凌辱吧。

凌辱前,他摸出鞭子,一手倒抓用鞭頭狠狠戳了姐姐的下體一下,「喔唷!」姐慘叫了一聲!〞你說!女人這東西奇怪不奇怪?穿著好衣服的時候,那高傲的樣恨不得能把你拒之千里。

可是當她在你面前脫了光光,就像你這爛婊子嘍!〞他嘰諷著姐,〞你給大爺好好舔舔,別想偷一點懶哦!用舌尖哦,你要比妓女還要賤哪!〞這下流的語言把我比作妓女祗能委屈的含著淚赤裸跪爬過去,如條母狗緩緩吞入他的陰莖,把龜頭留在嘴裡。

用舌頭舔過幾遍後才吐出。再用舌尖往陰莖根部舔去,讓整個陰莖在姐的玉手上摩擦一會兒,從根部再往下舔到他皺皺的陰囊皮上,然後用手抬起陰莖,把一個睪丸整個吞入嘴裡裹弄吸吐,用心的服伺再吐出換另一個睪丸擼著。

姐姐一想到鞭打身子,痛到骨子裡的感覺,不敢一點抗拒,不敢一點出錯,姐害怕,怕死他啦!姐姐再次將他的陰莖整個吞入嘴裡,用舌尖不斷刺激,慢慢吐出來,再含入喉嚨深處,用舌尖挑逗他那敏感的軟溝馬眼。

唉,姐姐無奈又無奈的挺直了身子,仰起臉把嘴微微發抖,粉頰貼在他的肛門上舔著,先是用舌頭在肛門周圍畫著圈,然後用舌尖舔進的肛門深處,沒法子無奈向裡面一探一探的輕點著肛門,情何以堪不敢嫌髒啊。姐姐只盼望著溫順的服務能換回些手下留情哪。

「行了!大腳婊子,你再吹老子就要射了!」,姐自憐如此般作賤自己,祗嗯了一聲。〞你這婊子的肥奶可真大!大爺沒看清楚你的騷屄。現在就讓我瞧個清楚吧!快把你的腿分開!讓爺好好看看你的騷屄!「。

姐姐在他的脅迫下,跪了半蹲,緩緩的分開修長白晰的大腿,無奈大腿根部仍有被他掐了烏青一塊的痕跡!姐整個人都在發抖,大腳踮著而淚珠不斷泊泊延臉頰滑落,只能用手微微擋住神秘的花園。

〞不用爺教你吧,先剝開給我看看,你的浪屄洞裡有沒有洗乾淨啊?臭不臭啊?「他變態無恥的命令著姐姐。但姐姐不敢也沒有反抗這種無理的要求勇氣,〞我的屄被打了好腫哪。〞

姐姐幽幽的說道,祗能用修長的玉指慢慢拉開腫腫的二片大陰唇,粉紅色的恥肉和洞內嫩褶一覽無遺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以前讓人仰望難及的美女甥媳婦,現在雙腿分開、自己撥弄性器官給他看,姐已四十多歲啦,世事真是千百轉整慘姐啦。

姐害怕鞭子打啊!尤其小屄昨夜打腫,今晨若惹火他再挨幾鞭在屄上,哪姐的生殖器可肯定皮開肉裂,姐心頭一震都不敢往下想啦!「你的陰蒂在哪裡啊?用手揉一下,自慰到出來啊!」他抓著姐的手,強迫伸到姐的下體屄心上。

「唉……嗯,啊呀。」姐感到羞辱與無奈。認命的輕歎了口氣,用指尖拉開自己紅潤潤的腫漲的恥戶,把一對鮮嫩的大,小陰唇向左右兩邊分開,敏感的肉蒂從綻裂微腫的包皮間露出一點頭部猶如半粒花生米。指尖顫抖的剝開恥縫上端的幼嫩包皮,輕輕的碰著敏感仍發腫的肉豆,唰唰唰啊唰唰唰。

下體酸,痛,痳,養,酥,漲!指尖打了圈子磨啊磨著陰核和輕捻著屄頭,猶如數萬個螞蟻不停地螫咬著!

姐姐這時乾脆輕輕的用指甲颳了刮那陰道內的紅腫嫩肉,玉手轉到股間用食指塞摳自己菊花內心又轉挖陰核,腳趾踮高半蹲的肥臀擺了又擺,「嗯,啊呀!……啊唷唷喂噢!」姐渾身上下一顫一震,發出更加淫蕩的呻吟。

感覺到自己的屄濕濕熱熱的,心頭一浪,纖細的腳踝不停輕抖,大腳玉足性感的高高弓起,修長的腳趾頭不自主的微屈著,「唔…啊唷喲哦!」,也不理一陣下體酸麻酥癢,洩出一泡濃濃騷香陰精!

「舒服嗎?舒服就要大聲叫出來嗎!抬起頭來眼睛看著我!不準低下去,再連續自慰出來!」,姐咬著嘴唇啜泣著,艱難地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無奈地點點頭。他蹲在姐的雙腿間,充滿邪氣的目光剛好平視著姐的陰部。

羞辱得姐姐渾身發抖,淚水不斷的從巧麗的眼眶滾下來,呼吸也有些亂了,但姐姐不得不用媚眼瞟睇他一眼,時而高時而低的淫聲哼著〞啊唷喂哦,啊喲喲啊……啊唷喂哦。〞

姐那烏黑的微卷的恥毛、通紅的腫漲的陰唇,還有那粉紅的肛門纖毫畢現在他的眼裡。姐吃力地蹲著,大大分開自己的雙腿,陰部被繃得緊緊的連腫大的陰唇也都張開了,而陰道口也撐得老大,看到粉嫩粉嫩的軟肉跳動著,這時姐的騷膻體香味兒也散佈滿室。

「現在你告訴我!你從哪裡撒尿啊?」他無恥的問道,「嗚嗚」姐哭著無奈輕輕搖著頭,心想這種折磨可好血汗辛苦哦。「就是這兒……都被打腫啦。」

姐姐只好用兩個玉指剝開自己的陰唇,另一根手指插入自己的陰戶摸索著露出陰道和細細的尿口,「就是這裡……腫啦,好腫好痛哦,看不到啦。」低聲說道。

「好,現在你自己狠狠自摸自己!記住可別唬弄我,今天你如果沒讓自己達到高潮三次,我是不會饒過你的!婊子,你的屄頭就會嚐嚐鞭子狠抽的味道吧!」,他這惡魔殘酷的命令著姐姐。「嗯……知道啦。」

姐姐怕啊,被羞辱得面色慘白,但不敢反抗,立即將手指插進自己的嫩穴中,輕哼了一聲,面頰羞紅的低下臉,手指不停的摳揉陰戶,心中想著最淫蕩的事情,水淋淋的嫩洞已經發出啁啁滋滋的淫穢聲音,纏綿不斷顫聲呻吟著,誘人的雙唇不住顫抖著,手指在陰道抽插的速度時快時緩。

時緩時快。終於姐姐已經無法自制了,姐一陣昏眩,另一隻手情不自禁的伸上胸口,一邊揉著自己乳房、姆指和食指還捏捻著充血的乳頭。「喔……我要……到了……嗚……不行了……啊唷喂哦!啊喲喲。

我的魂兒都飛上天啦!哇!老闆爺啊,大腳丟身嘍「,姐姐嬌聲叫著快到了高潮。渾身一陣亂顫,腦中稍微發暈,馬尾散了,如絲般的飄逸芳香的秀髮微亂飄蓋在曝露祼胸前,姐的十根白嫩艷麗腳趾用力的彎屈頂高半蹲的屁股,乳頭都被自己指甲掐了翹了高高。姐那兩片鮮紅腫漲的陰唇像兩片小厚嘴唇張開著。

不斷吐出亮晶晶的粘液,高潮一陣陣襲來,透明的騷液陰精從陰唇上垂了下來,成一條細線注入在地上。肏刷的越快、越重,陰精粘液也流的越多……「大腳婆娘!這麼快就丟身啦!幾次啊?婊子,還是我幫你過過癮吧!」,「爺,有三,四次啦,真的受不了了!」

而這時他把食指插進了姐的屄內,指節粗魯地碰撞到那肥嫩的下體時,發出「啪滋!啪咑」響亮的肉聲,姐被搞了一愁莫展、束手無策。「呀……啊……不…不要了!不要哪……

噢……真的受不了了!喲喲喂啊」「那種感覺可真是欲哭無淚痛苦的叫吶哀鳴了起來,晶瑩騷香的淫液從姐姐兩腿間不停地溢濺出來了。

「噴了!噴了!真是個騷貨浪屄!大腳婆噴精啦!」他如野獸般興奮的叫囂起來,「啊……嗯……嗯,啊喲喲哦,啊唷喂喔!」,姐分不清流下的是浪液?騷水?陰精?還是絲絲熱尿?

姐豁開出去啦!束性閉上眼睛,蹲著大聲的呻吟起來。他的手從姐姐陰阜的位置向下滑動,繼續引逗著,將中指深深插入了姐的陰道,是因為是腳趾踮高人半蹲,男人中指一下子接觸到處女膜的殘片區,只覺得稍微有些不太平整,似乎有一些柔軟的鋸齒狀嫩肉。

隨後就摸到一個稍稍微硬凸凹半球體的組織,約有拇指前部那樣大小,表面並不光滑,比舌頭上的味蕾稍大一些。他知道,這是女人屄裡的「味蕾」,「G 」點哪!他用手指來回摩挲移動的時候,感覺這個地方的突起更加堅硬,甚至有起豎的感覺。

於是不斷探索磨蹭,一下子輕一下子重重按下按摩。姐難過死啦,快漲死啦!下體陰道也被弄得更加疼痛中加了幾分興奮,姐竭力地扭動著身體迎合著摩挲刺激止癢,而屄道流出的液體更加多了。

「嗯……嗯……啊……喲喲喂,啊唷哦!漲漲漲!要洩啦!喔唷喔喲喲!」,對姐而言,大約過了一世紀,陰核堅硬勃起,姐終於大聲叫喊起來「呀哈哈……噢喲喂啊!哦喲喲喔!喔唷唷………」

一股液體從姐的陰道口噴湧而出,白花花的灑在地上,緊接著又是一股熱流……喔唷喂,整個屄內外都搞了紅紅火火,火辣辣地!。

他把鞭頭塞進姐的屄裡胡亂捅一陣又一把扯起高潮不止的姐姐,很清楚的觀察到那紅腫潮濕的屄口淫水直流,用雙手從背後托著姐的肥臀及大腿根部,將陰道口對準自己直立怒脹的陰莖,然後往下一沉,這樣陰莖就嗖的一下直插進那嬌嫩腫漲的小屄。

「啊,屄老腫的啦,饒了我,別幹哪,痛哦!等屄消腫後我會好好服侍你的啦!浪給你啦!」他不理會我的苦苦哀求,把我拉到床旁,用力抬起左腿。姐姐

不得以,只有順著意將一條腿褂靠在床沿大字狀仰臥著,而另一條右腿腳掌就貼在牆上!當姐姐那修長的雙腿分開時,姐已經感受到陰戶裡一次又一次受到了猛烈的攻擊和激烈的刺激。他用力抽插著,而姐這時屄內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一下,二下,三下……足足數十多下!

「唔!……啊!……啊喲喲,啊呀喂哦!」男人興奮地毗牙裂嘴全力衝刺,連續抽插。而姐姐冒出痛苦的哼聲,高聳的雙乳隨著擦屄節奏蕩漾著、晃動著。祗好拚命咬牙防守這瘋狂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並不時的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你可知道,姐姐不是個淫蕩婦人,屄已經被打成如此紅腫,還要配合這老大陰莖變本加厲的抽插,全無招架能力,心智上毫無快感,不得不旋轉著迷人的肥臀不斷上頂就盼早早結束這場遊戲也怕挨鞭打啊!這真是人間慘劇啊。

男人用力的狂抽猛插了數分鐘,突然發出一聲悶吼,他把陽具深深插在我的子宮裡,開始猛烈噴射。他彎腰吮住姐姐的乳頭,一邊陰囊一抽一抽的射精,一邊吮吸想吸出姐的奶汁。

直到射完了他還在抽動陽具,繼續吮奶,咬了好痛好痛,才依依不捨從姐的胖胖嫩嫩打腫的屄內滑出這早已軟縮的陰莖。「你的屄可真緊哪,包了我像個黃花大閨女在干處女開苞啊!」,這話不知是嘲諷,還是讚美!?

「人家的屄被打腫了,祗剩一條縫啦,幹了我老痛哦。」,姐姐諾諾唯唯小心答道。「那腫沒消前,大爺可得多干你幾炮!」。姐姐呆住啦,不知如何是好。「噢,對了,下回干你前,爺要好好抽你的屄幾鞭,屄縫再窄一點,爽啊!」。是魔鬼好沒人性哦,姐姐聽了直打哆嗉!

姐姐真的不是天生蕩婦淫賤女人,只是屄內被這般機械式遭塌達到了性高潮頂點,心中可絲毫無快感啊!姐姐祗想吃吃素,昄依佛門,唸唸經度過無性的生活。當萎縮的陽具滑出時,姐連眨一眨媚眼和動一動秀眉的力氣都沒有了。

那雪白的肉體一下子就癱倒在了地上,活像個扒光的大白兔!腦中一片空白,腫漲的下體則佈滿了淫液。爽快完了姐,馬上翻臉,「別偷懶,穿上到櫥房去燒飯!」,天哪,我的媽啊!姐每天可完要煮十七,八人份的飯菜!

從燒洗到蒸炒,洗菜洗爐灶洗碗可祗有姐一人哪,一做不好可得被剝了光光綁上架子挨毒打啊!鞭子抽,棒打下陰,攥大腳板底,什麼酷刑都上姐姐,姐的活可真是血汗難挨真難熬噢。

而婆婆是擺明要姐姐出醜啦,竟然沒留一件內衣,奶罩,三角褲給我穿!姐姐是超生氣的,赤了身顫抖套上了帶來的薄薄舊睡衣,二個奶頭翹著看了一清二楚,猶如二挺機關鎗,褲子也遮掩不在跨間的春光!

大腳無可奈何地套了雙小二號木屐板,白嫩嫩的大腳踝裸露活像個小白肉粽,姐姐夾了個肥白大屁股「呱噠、呱噠」走進廚房。唉,等了被這些藉故進廚房的男人,送菜的,賣肉的,警衛來佔姐的便宜吧,吃姐的豆腐強暴吧!姐姐被推入廚房面對好大一堆食材,硬撐了疲憊身體,不由二行清淚泊泊淌流下來啦!
日本情˙色線上看免費,情˙色線上看免費85,韓國情˙色線上看免費,情˙色線上看免費foxy,波多野結衣 線上看免費 






相關閱讀
   
台灣裸聊免費視頻聊天室,mfc視訊,歡樂魚訊 論壇,色情聊天室,午夜寂寞聊天室,秀色裸聊秀場,成人性愛影片,晚上寂寞的女人的qq群,一夜情視訊聊天室,情人視訊影音網
小可愛視訊,漾美眉視訊交友,美女秀場裸聊直播間,洪爺網站電影,85街官網st論壇,美女視訊直播,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夫妻開放聊天室,夫妻做愛視頻,711情色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