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綠我心

 

周六上午,難得的休息日,本來這會兒我應該還在被窩里睡懶覺的,可實際情況卻並不是這樣。

「老公,你在裡面洗漱好了沒有呀?」洗手間外面傳來我的女友婉兒的聲音。

看著面前的鏡子里一臉困意的我,我輕輕的歎了口氣,然後用力搓了搓臉,拿起牙刷,同時沖著外面喊了一句。

「馬上好!」

然而我的心裡,卻是郁悶的很,但其實也充滿了甜蜜……

我叫劉彥川,是一名剛參加工作還不到三個月的大學實習生,至於外面的那名女生,自然就是我的女朋友了,林婉兒。

不同於大多數畢業即分手的情侶,我和婉兒不僅是大學校友,還是高中校友,而我們的戀愛也是從高三那一年就開始了,一晃好幾年的時間過去了,如今仍舊如膠似漆。

婉兒是個美女,這是事實,不過她的氣質是屬於那種有些冷冰冰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所以在高中時期,直到高三那一年我才有機會認識她,然後把她追到手,並且後來我才得知,其實婉兒只是外表看起來冷漠,可實際上她是屬於那種外冷內熱的性格。

後來到了大學,婉兒越發的成熟漂亮,加之她原來的氣質,讓她越來越有一種冷豔女神的范兒,也因此,婉兒有了無數的追求者,但好在那些追求者最後都是無功而返,並沒有從婉兒那裡得到一絲青睞,這讓我這個男友感到無比的幸福和得意,也因此更加寵愛婉兒。

現如今,我和婉兒已經走出了大學,踏入了物慾橫流的社會,同居住在一起,這樣的生活讓我們更加珍惜彼此,感情也越來越穩定……

回想完過往,幾分鍾後,我從洗手間里出來,回到房間的時候,看到婉兒已經坐在梳妝台前梳妝打扮了。

說是打扮,其實婉兒平時並不怎麽化妝,只是簡單畫個淡妝就已經很漂亮了,這應該就是天生麗質的效果吧。

「老公你的動作好慢呀,是不是想要耍賴,不想陪我出門了?」婉兒轉過頭,瞪著一雙清澈美麗的大眼睛看向我。

雖然我們還沒有結婚,可婉兒一直喜歡叫我老公,從大一那年夏天我拿下了她的初夜開始,那也是我的第一次,既緊張又興奮,但卻從此開啓了我和婉兒通往性福的大門。

「沒有沒有,怎麽會呢,我不是早就答應過你這個周末會陪你出去逛街了嗎,當然不會食言了。」

「這還差不多,我還以爲你要耍賴呢,嘿嘿。」這會兒婉兒的眼睛笑成了兩道月牙,可愛的很。

其實,我剛剛是想耍賴來著,可是……唉,算了,這個月的休息日一直都在加班,確實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陪婉兒了,今天的時間就好好陪陪她吧。

十幾分鍾後,一切收拾妥當,我和婉兒正在客廳換鞋,準備出門,這時,我們房間對面的那扇房門突然被人從裡面打開了。

「我說阿川啊,你和婉兒兩人大清早的就瞎折騰什麽呢?」一名睡眼惺忪,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條短褲的男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短褲裡面鼓鼓囊囊的一大坨。

這個男生名叫李子鵬,是我之前在大學宿舍的舍友,也是如今和我一起合租的室友,另外他也是和女朋友一起同居,他的女友叫常曉梅,是名實習護士,這會兒應該還在房間里睡覺呢。

沒錯,我和婉兒目前是在租房子住,沒辦法,誰讓我們都還只是剛畢業的實習生呢?所以能夠以相當不錯的價位在這個城市裡找到樓房合租,就已經是件很值得慶幸的事了,就這還多虧了子鵬和房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系的照顧。

「這不是周六了嘛,我之前答應了婉兒要陪她出去逛街。」我對子鵬解釋著。

「逛街?逛街需要這麽早出門嗎,這他媽才七點多啊!」子鵬毫不掩飾自己語氣里的驚訝。

對於子鵬身上的穿著,婉兒看到後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沒有刻意去盯著看罷了,畢竟我們幾人已經認識好幾年了,如今又同居住在一起快三個月了,對於這種情況早就見怪不怪了,而且在一起合租的這三個月期間,我和婉兒經常都會聽到子鵬和曉梅房間里傳來的銷魂聲……

媽的,有時候我真懷疑子鵬這小子是不是只種馬,幾乎每天都要把曉梅折騰的浪叫到半夜,就曉梅那小身子骨真的能受得了他整天這麽折騰?

「逛街當然不需要這麽早出門啦,不過難道子鵬你忘記了嗎?張叔前兩天說過的,今天會有新租客住進來,讓我們全天都要保持有人在,嘿嘿,所以……今天就交給你和曉梅嘍。」婉兒口中的張叔就是這里的房東。

「啊,原來是這樣,我居然把這事兒給忘了,這麽說來,你們倆這是要趁早開溜,把我和曉梅扔在家裡看門啊?婉兒你這麽做也太不地道了啊!」

沒有再去理會子鵬,看到子鵬此時一臉的恍然大悟,婉兒踏著已經穿好的紅色高跟鞋,拉著我的手轉身嬉笑著跑出了屋子,留下子鵬一個人在客廳里失聲咆哮……

離開了租住的小區,我和婉兒先去附近的早餐店吃過早餐,然後就出發去往了市中心的購物街,好在現在時間還早,所以人流量還不算很大。

隨著一上午的時間過去,逛街的人逐漸多了起來,我手裡拎著的東西也是越來越多,不過我並沒有感到心疼,畢竟都是買給婉兒的,而且她也只是偶爾會有一次這樣的大購物,還是在我的陪同之下,平日里她也是很捨不得花銷的。

Y市是個人口大市,同時也是我和婉兒老家縣城的上級市,所以就連我們以前的老同學如今都有百分之八十的在這里工作生活,因此臨近中午的時候,市中心的幾乎每一個角落裡都已經站滿了人。

好不容易在一家餐館排隊吃上了午飯,休息結束後,我和婉兒的購物繼續開始了,當然,這其中也有不少東西是買給我的,甚至還有給那位尚未見過面的新室友的禮物。

就像前面說到的那樣,我和婉兒如今是和大學好友子鵬一起租房子住,而我們所租住的那間房子是三室一廳,除了我們和子鵬他們目前分別住下的兩間大房間以外,另外還有一間在我們隔壁稍微小一點的房間是空著的,由於空間稍微小了一點,因此很適合一個人住,所以這也是當初我和子鵬沒有選擇住在隔壁的原因。

前兩天,房東張叔就和我們說過,說是這個周六會有一個租客搬進來,可是這個周六他又有點事,所以需要我們幾個有人全天都留在屋子裡,因爲還不知道對方什麽時間會過來,所以這也是我和婉兒那麽早就出門的原因,哈哈,畢竟我之前已經答應了要陪婉兒出來逛街,她可不想隨隨便便就泡湯了。

因爲馬上就有新租客一起來和我們平攤房租了,所以我和婉兒對於這位即將到來的新朋友還是持歡迎態度的,反正現在已經是合租了,再多一個人住進來也無所謂,反而還能減輕我們的負擔。

「老公,你說我們到底送他什麽禮物合適呀?」購物商場里,我和婉兒正在考慮買什麽禮物送給新室友。

「嗯……不如買生活用品吧,他剛搬進來肯定會缺這類東西,實用。」我考慮了一下說道。

「說的有道理,那好,我們就去那邊看一下。」

來到生活用品區,我和婉兒還是有點犯愁,這生活用品的種類也是多了去了,如果買的不合適了還是會有點尷尬的。

「新品牙刷促銷活動了,買一贈一,美女,看一下牙刷嗎?」

正當我和婉兒沒頭沒腦的四處閑逛時,一名超市大媽突然冒了出來,手裡拿著兩盒牙刷。

「牙刷……對了,老公,不如我們就送他牙刷吧怎麽樣?」

「牙刷?這合適嗎?」我心裡還是有點犯嘀咕,以前實在沒怎麽給陌生男生送過禮物啊!

「應該合適吧,而且老公你看,買一贈一呢,剛好如果他有女朋友的話就是情侶牙刷,如果他沒有女朋友的話就留一隻備用,怎麽樣?」

「聽起來好像不錯……」

「好啦,那就這麽決定了,懶的再逛了啦。」

好吧,所以懶的繼續逛下去才是婉兒你的心裡話吧?

傍晚,結束了一天的購物之後,我和婉兒回到了租住的房子,同時心裡都在忍不住好奇那名租客到底來了沒有,會是什麽樣子。

進門後,我和婉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子鵬,這家夥正斜靠在客廳的沙發上玩手機。

「靠!你們倆可算回來了!」看到我和婉兒進門,子鵬沒好氣的說道。

「怎麽了,你小子該不會一天沒出門吧?那哥們兒一整天都沒來?」我和婉兒在子鵬身邊坐下,說話間,我們的目光一同看向小房間的房門,是關著的。

「我一天沒出門是真的,不過那哥們兒倒是來了,剛來,這會兒正在房間里收拾東西呢。」子鵬坐起身子,毫不客氣的在我和婉兒放在茶幾上的購物袋裡翻騰著零食。

「怪不得呢,我說你怎麽穿的人模狗樣的,哈哈哈。」其實剛剛進門之後,看到子鵬身上穿的整整齊齊的我就已經差不多猜到了。

「去你的!」子鵬笑罵了我一句,從購物袋裡拿出一包零食吃了起來。

「那他人怎麽樣呀?長的帥不?」我去,婉兒,我這個正牌男友還在你身邊呢好嗎?雖然我知道你其實並不是真的對他感興趣,可你這麽問未免也有點太直接了吧?

婉兒的問題剛出口,子鵬立馬就郁悶的翻了個白眼:「妹的,你們女生怎麽都這幅德行,剛剛曉梅看到那哥們兒差點都把持不住了,還好今天她值夜班走了,不然這會兒估計還得在家裡犯花癡呢。」

「滾蛋啊,我們婉兒才不像你家曉梅呢,她也就隨口問問,你什麽時候見過她真對哪個男生犯花癡了。」我馬上對子鵬的話提出了反駁。

「就是就是,我就是隨口問問的,才不像曉梅那麽花癡呢,子鵬你還是好好管管曉梅吧,嘿嘿。」聽到我幫她說話,婉兒也笑著打趣子鵬。

我們三人正在客廳里閑聊著,這時小房間的房門突然發出一聲聲響,婉兒手裡剛好拿著準備送給新朋友的禮物,聽到房門處的動靜隨即趕緊站了起來,準備和對方打個招呼。

在對方走出房門的同時,婉兒剛好走上前去,剛張開嘴,卻又突然停住了。

「你好,歡……」

哎?婉兒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愣在原地不說話了?

由於我是坐在婉兒身後的沙發上,視線剛好被婉兒給擋住了,所以一時也不了解婉兒和對方發生了什麽,爲什麽他們兩人好像都愣住了?

「婉兒,你怎麽了?」兩秒鍾後,見婉兒還是沒有動靜,我忍不住喊了婉兒一聲。

「啊,老公,沒……」聽到我的聲音,婉兒下意識的側過身,嘴上回應著我的同時,目光居然還在看向站在她對面的那名男生。

與此同時,對面那名男生的聲音也突然響了起來。

「婉兒,居然真的是你婉兒!」

這時,我略微傾斜的身子也終於繞過婉兒,看清了對面那名男生的模樣。

等一下!這家夥看上去怎麽好像有點兒眼熟!?

「哎?婉兒,你和余江居然認識啊?」子鵬的話,彷彿是在解答我的疑惑。

居然是余江?這個新來的租客居然會是余江!?這個我和婉兒的高中校友,另外,還是婉兒的初戀男友……(二)

世上就是有這麽巧的事,原本以爲永遠都不會再有交集的兩個人,偏偏會這麽偶然的相遇。

不過,好在婉兒和余江當初是和平分手,而且他們當年談對象的時候還是高一,那個時候大家都很小,哪裡是真的懂什麽愛情,只不過是幼稚的玩鬧罷了,況且這麽多年過去了,如今的我們都已經成長爲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了。

所以,在最初的驚訝和感到意外過後,我們幾人友好的打過招呼,算是解除了彼此之間的那份尷尬,並沒有糾結於過往,同時我們也都心有感慨,沒想到距離我們是高中同學的那會兒都已經過去這麽多年了,時間過的可真夠快的。

子鵬在得知我們幾個以前的關系後,同樣也是一陣驚訝,尤其是當他聽到余江曾是婉兒的初戀男友時,更是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我們這幾個當事人都吃驚不已,何況他呢,之所以告訴他這些,其實也是希望他以後不會不明狀況,說錯了話,鬧出尷尬。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三個老同學也算是好好敘了敘舊,聊了不少以前在高中校園里的趣事,那個時候不覺得有什麽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卻不禁讓人感到有趣又懷念。

另外,余江也開玩笑的提起了他和婉兒的往事,並且希望我不會在意那些過往,還對我和婉兒表示了祝福,也算是說開了我們彼此之間的最後一塊顧慮吧,畢竟我對婉兒的感情,可不是隨便一個初戀的出現就會産生裂縫的,所以就看余江如今的態度,既然他能放下就最好不過了。

從聊天中我們得知,原來余江在當年高中畢業以後就沒再繼續上學了,而是直接參加了工作,之前一直都是在Q市,最近是他家裡人在Y市重新給他找了一份在政府部門的工作,所以才會有了今天他來這里租房的事。

另外,如今他也有在談著女朋友,只不過他的女朋友是Q市本地人,短時間內不太可能拋下那邊的生活和工作跟他過來,所以以後他們就得是異地戀了。

一陣閑聊下來,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有點晚了,於是我們互相打過招呼之後,終於結束了今晚的敘舊,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子鵬那小子則是跑出去上網了,說是今晚有什麽戰隊賽,呵呵,這家夥,可能除了曉梅之外,也就只有電腦遊戲是他最感興趣的事了。

房間里,我和婉兒相擁著躺在床上聊天,婉兒胸前豐滿的雙峰緊緊擠壓在我的胸口上,讓我有些心猿意馬。

「沒有想到,新來的租客居然會是余江,老公,你說這真的是巧合嗎?」婉兒在我的懷里,喃喃自語著,最後向我拋出了一個問題。

「嗯……應該是,我看他當時看到你的表情也驚訝的很,完全不像是裝出來的,怎麽了婉兒,難道你不相信他?」

「這倒沒有,以我對他的了解……」

婉兒下意識的開口說著,可是話剛說到一半又突然停下了,好像是記起了什麽,隨即抬起頭向我看來,目光里是幾絲擔憂。

「呵呵,怎麽了?幹嘛突然這樣看著我?」

「那個……老公我剛剛說錯話了,你不會生氣吧?」

「嗯?生氣?哈哈,你老公我是那麽小氣的人嗎,當然沒有了。」

聽到我的回答,婉兒又盯著我看了兩秒鍾,然後才鬆了口氣,本該冷豔無比的臉蛋上,恢複了淡淡的笑容,重新鑽進了我的懷里。

「嘻嘻,老公,有你真好。」

「呵呵,傻丫頭。」只有在和我獨處的時候,婉兒才會表現出如此小女人的一面,除此之外,在外人面前她更多時候都是一副冷豔的姿態。

我的右手輕輕撫摸著婉兒光滑潔白的裸背,滑膩如絲的觸感,讓我愛不釋手,可惜此刻的姿勢讓我觸及不到婉兒的屁股,一時有些心癢難耐。

婉兒一直趴在我的懷里,持續了片刻的沈默之後,正當我忍不住想要打破此刻的甯靜,翻身把婉兒壓在身下的時候,婉兒的聲音又一次悠悠的傳進了我的耳朵里。

「老公……」

「嗯?怎麽了婉兒?」強忍下心裡的那份沖動,我決定還是再盡力保持一會兒冷靜。

「你說,從今以後,我們真的就要和余江合租住在一起了嗎?」

婉兒的問題讓我微微一愣,她這是怎麽了,怎麽會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應該是吧,怎麽你不喜歡他嗎?」

「我倒沒有不喜歡他,只是……只是老公你真的不會吃醋嗎?畢竟他是我的初戀男友,如今卻要……」

婉兒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可是我已經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婉兒她是在擔心我的感受,擔心我會因此而吃醋,感到不開心。

「呵呵,傻丫頭。」

「什麽嘛,幹嘛總說人家傻嘛,人家才……啊!討厭,老公你這是干什麽呀?」

我沒有回答婉兒的話,反而壞笑著,突然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看著在我身下肆意晃動的一對堅挺巨乳,我的眼前一陣眩暈,來不及多想,我已經一頭紮了進去,盡情享受。

「嗯……啊……討厭……不要……老公……嗯……你怎麽……突然這樣……快停下……余江他還在隔壁呢……會被他聽到的……」

我的雙手在婉兒的雙乳外側輕輕揉動著,腦袋則是鑽進了中間深邃的乳溝里,左右開弓,毫不客氣的品嘗著這對只屬於我一個人的豐滿大奶,引的婉兒忍不住低聲嬌喘,趕緊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小嘴。

「唔……好香……沒事的,婉兒,你不是擔心我會吃醋嗎?那我就用實際行動告訴你我有沒有吃醋,嘿嘿,況且,你忘了我們還經常玩那種遊戲了嗎,你覺的我會那麽容易吃醋嗎?」

「啊……你……你好討厭,又說那種事,哎呀人家不跟你說了啦……嗯……」

「嘿嘿,大美女害羞了呀?怎麽,不好意思承認你以前和我玩過的啦?要不要我們今晚再玩一下?」我的心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十分邪惡的念頭。

「不……不要!會被聽到的。」婉兒聽到我壞壞的語氣,顯然有點害怕我真的要那麽玩。

「沒關系,我們小聲一點兒,余江他不會聽到的,而且今晚剛好子鵬不在,以前我們都是趁他和曉梅不在的時候玩的呀。」

我繼續誘導著婉兒,就好像是一個披著羊皮的大灰狼,誘惑著單純的小紅帽一步一步走進我的血盆大口裡。

「可……可是……」婉兒明顯抵抗不了我的軟硬兼施,原本就不怎麽堅定的態度,此刻更加動搖了。

「好啦,真的沒事的,我保證,而且現在余江就住在我們隔壁了,我們玩起來肯定也會更加刺激的,好嗎?」

「真的嗎?老公你確定……真的不會被他聽到嗎?」

「不會的,我確定!」

「那……那好吧……」

此刻,婉兒的臉蛋已經一片緋紅,媚眼如絲,完全不同於平日里她在外人面前的冷豔姿態,更是看的我一陣心神蕩漾,胯下的肉棒頓時硬到不行。

說起來,這些年來,我和婉兒盡情的做愛,總算是讓她學會了享受性愛,從最開始的緊張羞澀,到後來解鎖各種姿勢,如今終於讓婉兒願意敞開心扉,赤裸裸的在我的胯下嬌喘連連,一想到這里,我心裡的成就感和滿足感,幾乎就要噴湧而出。

「那我們這就開始嘍,婉兒。」說話間,我已經壞笑著移動到婉兒的身下,輕輕分開她的雙腿,露出修剪整齊的芳草,在那之中,是一道幽深隱蔽的嫩穴。

我看了一眼頭頂的婉兒,她的目光已經相當迷離了,於是我也不再猶豫,張開嘴,輕輕附上了面前那對粉嫩誘人的陰唇,這一瞬間,我分明感受到了陰唇中間流出來的絲絲淫水,濕滑,甘甜。

「啊……老公……」婉兒的雙手下意識的按在了我的頭頂,敏感不已。

「唔……嗯……婉兒,你好像叫錯了哦,我們已經開始遊戲了,你忘了嗎?」

「嗯……老公你……你好討厭……非要和人家玩這個……」

婉兒的胳膊撐在床上,上半身微微撐起,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幽怨的白了我一眼。

「嘿嘿,可是每次玩的時候最興奮的還不都是婉兒你嗎?」

說話間,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左手撫摸著婉兒白嫩的屁股,右手的一根手指配合著舌頭,輕輕逗弄著婉兒早已濕透的小穴。

「啊……」最隱秘的部位受到侵犯,婉兒再次忍不住嬌喘出聲,然後身體一軟,重新躺在了床上。

「婉兒,你下面流了好多水,告訴我,你是不是想我了?」

我知道,我口中的這個「想我」,婉兒她自然明白說的是誰,畢竟我們之前已經不是玩過一次兩次了,所以早就有了默契。

「嗯……你說呢……」

「我不知道呀婉兒,我想聽你自己親口告訴我,好嗎?」

我的語氣盡可能溫柔,慢慢誘導著婉兒,我知道,此時的她其實已經進入狀態了,只是還不好意思說出第一句話。

「嗯……是……我……我想你了……」

「想誰?說清楚,婉兒你想的是誰?」

「我……」

在婉兒猶豫的空擋,我的中指瞬間輕輕的全根插入了她的淫穴里,舌頭在陰蒂上的舔弄更是逐漸加快。

「啊……不要……好舒服……」

「婉兒,回答我,你想誰了婉兒?」

這樣的刺激,婉兒應該已經承受不住了吧?

「啊……我……我想你……余江……我想的是你啊……余江……」

果然,在我的手口並用之下,婉兒終於說出了余江的名字,這個我一直在等待的名字。

爲什麽此刻婉兒會喊出余江的名字呢?當然是因爲我和婉兒正在玩的遊戲了,角色扮演的遊戲。

其實之所以會玩這種遊戲,主要不是因爲我喜歡,而是我發現婉兒她很喜歡這樣玩,尤其是之前我們剛開始接觸性愛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這個情況,才讓我得以成功把婉兒開發了出來。

至於爲什麽我會發現婉兒喜歡這樣玩,那還要歸功於日本愛情動作片。

當年我和婉兒接觸過性愛之後,自然少不了去看日本愛情動作片,畢竟我們兩人都是第一次,新手嘛,自然是要一邊做,一邊多學習新姿勢了。

在種類繁多的片子里,有一次,我們無意間看了一部女友被前任男友強奸的片子,結果正在以後入式進入婉兒的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小穴變的異常的緊,而且淫水不斷,簡直就如同發情的野貓一般,那在當時的我看來,是相當不可思議的。

後來,我反複思考,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雖然婉兒羞於開口告訴我原因,但是當我再次找到一部類似的片子,一邊看一邊和婉兒做愛的時候,我還是得到了答案。

所以,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和婉兒經常都會一邊做愛,一邊看類似女友出軌的片子,甚至再到後來,我們開始代入角色,我會假裝是婉兒的同學、男性朋友、親人、陌生人,又或者是以前的男友,余江。

雖然我並沒有類似讓女友背叛我自己的愛好,可是既然這樣的片子能夠讓婉兒越來越放的開,那我自然也是高興和興奮的,而且久而久之,雖然我還是沒有類似的愛好,但至少在和婉兒做愛的時候,我似乎也能夠從中感受到一些不一樣的快感了。

所以,這就是爲什麽越是余江今晚就住在我們隔壁,我卻越想扮演余江的角色,和婉兒做愛,因爲我有一種感覺,這樣的玩法,很可能會讓婉兒的心態更加放開,獲得更加刺激的體驗,也會讓我獲得更加舒爽的快感,而此刻,我就在努力去實現它。

「哦……不行……太舒服了……我會忍不住叫出來的……」

「那就叫出來,叫給我聽啊,婉兒,你知道這些年我有多想你,多想把你壓在身下,多想聽到你叫床的聲音嗎?」我努力扮演著余江的角色。

床上,婉兒已經淫水四溢,下身泥濘不堪,顯然我的猜測沒有錯,婉兒果然獲得了更興奮的體驗,這還是在我還沒有插入肉棒的情況下。

「啊……可……可是……可是我老公他還在隔壁……阿川他在隔壁呀……會被聽到的……」

這丫頭,腦袋轉的還挺快,在把我代入成余江的角色後,她的心裡雖然還在擔心隔壁的余江會聽到,但是嘴上卻把隔壁的人說成了是我,這樣一來,如今的遊戲就變成了她和余江在我的隔壁偷情了。

我在心裡一陣哭笑不得,看來今晚的婉兒是真的感受到刺激了,那我也用不著繼續挑逗她了,趕緊進入她的身體,和她一起享受慾火的釋放吧。

想到這里,我直起身子,把婉兒的雙腿架在肩頭,早就堅挺的肉棒對準了婉兒淫靡不堪的淫穴,輕輕插入。

「噢,好舒服啊婉兒!」

雖然還是不免感到了緊湊的壓迫感,但卻無比的濕滑,溫暖,讓我在一瞬間就有了想要射精的沖動。

「啊……好滿……余江……你的……插的好滿……啊……好舒服……」

這個騷丫頭,看來這一次是真的完全把我想像成余江了,也罷,反正也只不過是幻想而已,我們以前都玩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增添了無盡的情趣,這一次也必然會讓我們更加興奮。

全根插入之後,我不得不趴在婉兒的身上冷靜了一會兒,生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射了出來,雖然這明明是我已經進入過無數遍的肉穴了,可卻還是無法控制住這股沖動。

「喜歡嗎婉兒,我的肉棒已經完全插進你的身體里了,你感受到它了嗎?」

婉兒的一雙藕臂緊緊的抱著我的後背,雙眼之中滿是春意,似乎與以往的幻想比起來顯的更加動情。

「嗯……好大……感受到了……我感受到它在我的下面……啊……塞的滿滿的……好舒服……」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婉兒?」

「你……你是余江……你當然是余江了……不然還會有誰……啊……余江……動一下……你快動一下好不好?」

我的天,余江住在隔壁所帶來的影響居然這麽大嗎?今晚的婉兒確實比以往都要開放許多啊!

看來這次真的可以把婉兒開發到一個新高度了,說不定今後還有希望同意我破了她的菊花呢,哈哈,這麽看來,今晚我必須得賣力一點了!

「好,我這就動,婉兒,我這就開始操你!」

隨著我的話音落下,我和婉兒緊緊連接在一起的部位也終於開始了抽動,與此同時,我的一雙大手也沒有閑著,盡情撫摸著婉兒胸前的豐乳,感受它們在我手中不斷變幻形狀的快感。

「噢!」婉兒的口中,忍不住發出一聲略顯高昂的呻吟,此時此刻,她似乎已經有點失去理智,陷入情慾的海洋了。

一陣急速迅猛的抽插,今晚的我也同樣有點興奮過頭,明知道余江就在我們隔壁,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在婉兒身上用盡力氣沖刺著,引來婉兒的陣陣嬌喘,一聲高過一聲……

十分鍾後,已經來過一次高潮的婉兒,在我的大力抽插下繼續盡情的婉轉承歡,兩腿間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淫水打濕了我們身下的一大片床單,而我也已經是強弩之弓,眼看就要噴射出來了。

「婉兒,喜歡我操你嗎?」

「哦……喜歡……好喜歡……」

「那我以後一直操你好不好?」

「好……啊……余江……以後……你一直操我……每天都操我……」

「好!我以後每天都操你!」

在婉兒的言語刺激下,我的快感已經越發強烈,馬上就要到達頂點了!

「啊!婉兒,我快要射了,告訴我,你讓我射在哪裡!」

「哦……我……你……射……射進來……射進我身體里吧……啊……我也又快要到了啊……」

「什麽?你讓我射進去嗎?你是說要讓余江射進你的身體里嗎婉兒?」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剛剛從婉兒嘴裡說出來的話。

婉兒她居然讓我射進去,這是真的嗎?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很少願意讓我內射的,尤其是在危險期的時候,不戴套外射都是極其難得的。

「啊……是……射進來……射進來吧余江……射進我的身體里……射進我的子宮里啊余江……啊……灌滿我的子宮……啊……我……我又到了啊……」

「啊!!!」

重重的幾下抽插之後,我的嘴裡一聲低吼,然後在千鈞一發之際,我還是快速退出了婉兒的身體,把噴湧而出的精液射在了床下的地面上。

唉,雖然婉兒已經興奮到失去了理智,但是在這個關鍵問題上,我還是要小心才好,不然就是人命關天的事了。

不過,今晚的婉兒好像確實有點太興奮了……

第二天早上,再次看到余江的時候,我和婉兒都有點閃躲,不知道昨晚我和婉兒的過分瘋狂他有沒有聽到,如果不小心被他聽到的話,那可就是件麻煩事了。

好在在之後的談話中,我並沒有看出余江臉上有什麽異樣,而且回想起來,昨晚我和婉兒其實還是刻意壓低了聲音的,所以他應該並不會聽到才是,就算是真的聽到了什麽,應該也不可能清晰吧?

瘋狂過後的我和婉兒,此刻不禁後悔起昨晚過分激動的表現,同時也共同決定,今後一定要多加註意,不能再做出這麽危險的事情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和婉兒與余江的合租生活,也終於正式開始了……






相關閱讀
   
成人免費視訊聊天室,live173視訊聊天,台灣甜心女孩聊天室,伊莉論壇網址,戀愛視訊ing,魯爾山皇色在線你慬的,影音視訊聊天 live 秀,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鴛鴦吧免費影片 浣腸,show 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
大中華視訊網,173視訊,costco論壇,歐美免費視訊交友,台灣美女聊天室,線上a片直播王,漾美眉視訊交友,午夜成人色情片,mfc視訊,情色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