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店的老闆和寡婦

 

有人開門了,是一位年約四十歲的中年人,於是我上前捉住他的褲角,那中年人也被我的舉動而嚇了一跳,彈開了!「求求您….幫幫我..!」

「王太!怎麼是妳呀?現在都半夜三更了!發生了什麼事?」「李老闆,求求您,我被人趕出來了!」「王太!發生了什麼事?到屋子裡說吧!」進到屋了裡,我馬上跪在地上,不停的向他叩頭。

「李老闆!您要幫幫我呀!嗚..!」李老闆馬上扶我起來坐下。「王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王先生呢?」「嗚….嗚…他..死….了…嗚…!」

「王太!什麼他死了?妳別哭嘛!說給我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我用手袖抹了我的眼淚後,用很哀傷的語氣告訴李老闆。我先生他沉迷睹博,三個月前偷了老闆的錢去賭,結果被老闆趕了出來,回家後也沒告訴我,還騙我說要和人合夥做生意,把家裡的錢全拿走,後來錢用光了,還欠下賭債,結果債主臨門又打又殺的,他受不起這個刺激,為了逃避現實而自殺了,現在我真的無家可歸。

「唉…只能怪他好賭…王太妳想我怎麼幫妳呢?」

「希望李老闆,能借一副棺材,給我安葬我丈大!」

李老闆聽了後,皺了皺眉頭,用很怪異的眼光望著我,最後還直瞪著我的胸部,我感覺上很羞,只  有丈夫這樣望著我的胸部,從來沒有試過被人這樣盯住,我馬上害羞把頭底下,手掌還流出汗。

李老闆他也沒出聲,此時此刻我也不知道怎樣好?

李老闆終於開口了。

「除了妳丈夫的身後事之外,妳還有麼打算?」

我告訴他只要我葬了丈夫後,便回去鄉下住,不過盤川還沒有著落!

李老闆終於和我開出了一個條件:「王太!我幫了妳我有什麼好處?」

這下可難倒我了,我現在無家可歸又身無分文,我能給他什麼好處呢?

「李老闆!我暫時沒有錢,只是求您做做好心,幫幫我!可以嗎?」

我們做棺材這一行是講好處,覺對不能白做,這是行規!而且這一行很邪門,一旦虧本,還會交上黴運,會衰上好幾年。  我聽了後不停緊張發汗,這怎麼辨好呢?

難道要我丟下丈夫的屍體不管,自已跑回鄉下,怎能這樣呢?

我越想越怕就越傷心,馬上又跪在地上叩頭!

「王太!妳別這樣呀!不是我不幫妳,可是行規…哎..!妳快起來呀!」

「這怎麼辨呢?求求您想法子幫幫我吧,好人會有好報…求..嗚..!」

「王太!起來先坐下,不是沒有辨法的..不過…!」

李老闆上前扶我起來,無意間他的手臂碰到我的乳房,我的心抖了一下,畢竟除了丈夫之外,沒有第二個男人碰過,剛才又他又直瞪我乳房,開始我有點怕,可是我想要他幫忙,又不敢得罪他,唯有靜觀其變!

「李老闆!是什麼辨法?您快講!」

我們這一行是講好處和利益,行規上也沒說明好處一定是錢,對嗎?

「對呀!李老闆我可以和您打工還債呀!」

「不!不!這樣我不是沒好處了嗎?白白請了一個工人!」

「那怎麼辨呢?李老闆!」

「如果讓妳受一點點委屈呢?」

「什麼委屈呢?李老闆!」

「比如講…好.像….這…!」

「什麼委屈您快點講出來?」

「這樣吧!妳在我這工作一個月,陪我過一夜,我不但會辨好你丈夫的後事,還給妳在這裡住,和給錢妳回去鄉下,妳覺得如何?」

「工作多久是沒問題,但..您..過一夜是.說..要…和我…!」  「對!要和我做…愛..!」

李老闆終於把心意道明了,他剛才就一直瞪著我的胸部,我已經覺得很不妥了,可是現在我又沒有  別的辨法,我心想只要他辨好丈夫的後事,我便找機會溜,現在不妨答應他先,日後便隨機應變。  「李老闆!這可為難我了,我沒試過和別的男人什麼的!」

說完後我臉上已經很燙,我知道臉上一定很紅了。  王太!沒關係吧!反正妳已經是婦人了,而且我會很快完事,這樣的安排我覺得很好,我不用破行規,妳有容身之所,又解決妳丈夫的後事,還可以有錢回鄉下,妳覺得怎樣?」

我為了要找機會開溜,一定要拖他的時間,便假意告訴他:

「李老闆….這也是沒有辨法中的辨法,我..就..答應..了,但我怎樣都要尊重丈夫,要過了三七…才  做那回事!您說您很快完事,到時您可別騙我!」

李老闆心想這也算合理,通常的人要過了四十九或一百天,而她只要求那二十一天,也不算過份,也許有了感情會更好玩呢?

「對!這個當然啦…要尊重死者嘛!不過我這是做死人的生意,王太妳可要受委屈了,妳放心我不會虧待妳!不過,妳可以給我摸一下,就當是我得了一點好處,方便我明天去辨妳丈夫的事?」

「那個委屈我都接受了,還有什麼委屈我會怕呢?您..想..摸..那裡..?」

「摸摸妳的胸部…可以嗎?」

「嗯…那好吧!我還沒心理準備,只能讓您在衣服外摸一下!」

「嗯…好啊!對了!王太!妳的衣服呢?」

「我什麼都不沒有拿..怕債主..他們…!」

「我拿前妻的衣服給妳穿著先,明天再和妳去買新的,妳隨我來!」

李老闆帶我到他的房間,找衣服給我,這時候,我感覺自已很淒涼,嫁到一個沒用的丈夫,還要半夜為他乞棺木,眼淚禁不住而流下了。

李老闆回頭拿衣服給我,見我流著眼淚,上前抱著我還用手撫摸我的頭。

這感覺太溫暖了,好久沒試過這種感覺了!

我抹乾眼淚後,接過李老闆手中的衣服,他還很細心的,除了衣服還有胸圍和內褲,我倒是臉紅了,因為這動作丈夫是從沒做過的!

我拿起胸圍一直的看著。

「王太!怎麼啦?嫌舊嗎?乾淨的妳放心!」  「不!這胸圍的杯太小了!」

我臉紅了起來,知道說錯話了!

「是嗎?明天和妳買過新的!妳暫時穿著先,沖了涼早點睡!我去給妳燒水,天氣冷了容易著涼,水燒好了我再來叫妳!」

「您不是要…摸..我…嗎..?」

李老闆又望著我胸部,雙手舉起又放下。

「還是摸摸手算了!」

當他的手摸我在我手上的時候,這感覺真的太好了!好溫馨啊!

李老闆走出房間,他心想我討好妳,不過是等到那時候,玩起來才有樂趣,而他的腦海裡還記著那句話:「這胸圍的杯太小了!」。

李老闆離去後,我心裡感覺好失落,也許是他的細心,使我對他有了好感,我獨自一人倚在床邊想,當我最落泊的時候,竟然會遇上他,不知道是喜呢還是懮?想到和李老闆訂下那個條件,心裡上總有點害怕,和心癢癢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但又好像很刺激又興奮!

「王太!水已經燒好,妳可以出來洗澡了,我帶妳到後院的浴室!」

「我這就出來!」

我拿起李老闆給我乾淨的衣服,便和他走去浴室。

「王太!不好意思,後院的熱水器壞了,今天要委屈妳。」  「李老闆!您別這樣說,我會不好意思,再說我還是您的工人!」

「王太!就別當是什麼工人的,這也許是緣份吧!」

來到了後院的浴室,看了週圍的環鏡,倒是有點恐佈,加上又是深夜,環境的陌生,使我有點害怕!

李老闆從我臉上的表情知道我害怕,便留下來在浴室外面等我。  我真的很欣賞他的細心和關懷,道了謝便走近浴室裡。

走進浴室,我掛起乾淨的衣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當我脫胸圍的時候,想起李老闆前妻的小胸圍,看看自已那豐滿的乳房,相比之下心理上,添加幾分信心和自豪!

把內褲一脫,怎麼會那麼濕呢?

原來在房間的時候,想起那些刺激的條件,不知不覺中有了快感,這也難怪都已經太久沒做了,唉….從今以後要守寡,也不用想了!

我用暖暖的水淋在身上,想起剛才還在門外乞棺木,現在有人半夜燒水給我沖涼,這一起一落的感受,自已也不敢相信會是真實。

當我用肥皂擦到乳房時,望著自已一對自豪的乳房,用手上的肥皂沫,慢慢的擦著,手指夾著乳頭輕輕的擦,突然乳頭硬了起來,越擦那乳球越漲,只有不用擦改成撫摸了。  我知道自已無意間勾起了慾火,也許是心中的難題解決了,又遇上一個細心的李老闆,加上剛才腦裡旋轉的問題,碰巧月經又剛過,何況自已也太久沒做的關係,勾起了慾火也難免了。  我盡量剋製自已的衝動,可是我的雙手不聽使喚,另一隻手不清洗小肚,還直接摸到陰尸上,我內心雖然拼命的抗拒,可是手指已經觸摸到陰毛,還不停的想尋找那顆小花蕾。  我呼吸加促,我極力抑壓體內的慾火,想等回去房間後,躺在床上再舒服的弄,可是想起浴室外在等候的李老闆,感覺他好像在看著,那刺激感再一次湧出,中指最後忍受不住,終於在陰唇上磨擦著陰蒂。  窗外好像有個影子閃過,心中一驚!

現在已經半夜應該沒有人了,難道那影子是李老闆?

我應該感到懼怕,可是體內慾火焚燒,陰尸上的手指不肯退縮,還利用肥皂沫的濕滑,向陰道的洞口伸進去,裡面好燙好濕滑,其實我也知道不用肥皂沫,也已經夠濕滑了。

我不敢望向窗口,但又抑壓不了心中的快感,乳房還不停的漲,乳頭其癢難當,只好把臀部,轉過去窗口的方向,遮掩自已的醜態。

誰知道細小的中指,不能滿足陰尸的需要,還添加內心的空虛感,這滋味好難受且好辛苦,唯有把外面的手指也一起插了進去。

一隻接一隻的插進去,總算找回一點點的充實感!

想起丈夫那粗大的雞巴,每一次都撞到裡面的花心,現在我需要龜頭磨擦花心上,給我那酸癢的快感,可是我現在只能用,自已那短小的手指,心裡有多難受,止不到癢啊

我只好利用臀部的迎頂,希望能頂到的花心,姆指快速挑逗陰蒂,另一隻手指,用力緊夾著乳頭,突然,感覺那快感即將要來,口中忍不住的叫了出來,頭不停的搖擺,此刻,多麼希望有一條粗壯的雞巴,能塞滿那陰道。

大腿的內側開始酸軟,陰道開始震抖,這是高潮來臨的豫兆,我為這高潮做最後一次的沖刺,身上不知道是水還是汗,只知道嘴巴喊出:「我要!」

終於,山洪爆發了,子宮湧出一股陰精,向外宣佈:我的高潮降臨了。  我也不知何故?當我最興奮,高潮降臨的那一刻,我竟然把身體,把陰尸轉向窗口的方向,難道我心理上是想和李老闆分享這一刻?

經過激烈的沖刺後,馬上把身體沖洗乾淨,抹乾身體上的水,穿起那小小的胸圍,可是乳杯卻裝不了我的乳球,望一望那件白色的上衣,決定不穿了!

我走出浴室外,見李老闆在喘著氣,我自然的望向他的雞巴,見褲襠外面有點水漬,心想是尿還是精?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見到我上衣透過體內的水氣,把一對豐滿的乳房和乳頭,完完整整的原形畢露,我馬上用手遮掩,可是我為了把胸圍還給李老闆,翻開手中的衣服,把本來掩護的手張開了!

我知道李老闆的眼睛,投射在我身上的雙乳上,但我以拖慢的動作,把胸圍還給他,我見到他褲襠中,升起了小帳篷,而我的乳頭又發硬了!  我這拖慢的動作是為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現在要我實行條件上的做愛,我會馬上答應!

「這胸圍太小了,我不合穿還給您!」

李老闆伸手過來接那胸圍,不知道是他有意還是無心,竟然把手摸在我乳峰上,這突然的動作,讓我自然把身體一縮,臉上害羞,心裡卻後悔這一縮。  「王太!不好意思摸到妳…果然很大….!」  我假裝鎮定!「反正我早就說過給您摸一下,現在算是給了!」

我想起他偷窺我手淫的情景,馬上又不敢望他,可是這一想,我下面又濕了,最後我決定等上床的時候,自已再手淫一次。

來到房間門外,李老闆把我手中的舊衣服,拿去說幫我洗,我想拒絕他的好意,可是衣服已被他搶去!

李老闆!明天我需要做什麼?」

「妳明天就和我一起去接妳丈夫的遺體,順便我教妳怎樣化妝和為他穿壽衣!」  「謝謝您!李老闆那明天見!」

「好!妳明天中午起床也沒關係,現有都快天亮了!妳休息吧!」

「那明天見!」

回到房裡心總是很亂,不知道李老闆拿了我的衣服,真的拿去洗嗎?

想起他替我洗衣服,我倒過意不去,而且還要他洗我的乳罩和內褲,真羞!

有一點我倒真的很意外,看他都快四十多歲的人,想不到剛才他只是碰一碰我的乳房,下面就有了反應,今晚他可難受死了,他現在又沒妻子,會去找誰要呢?

哎呀!剛才他搶著拿我的衣服去洗,會不會是拿去手淫當作發瀉品呢?

裡面還有我的乳罩和內褲,我的天啊!

想起了乳罩,看了一看我的乳房,剛才李老闆還一直看著,我身上那還未乾透的上衣,乳房和乳頭都讓他清楚的看見,我真大意呀!

不過此刻我對自已的乳房有好感,它給我帶來了自豪,我摸了一下乳房,那乳頭還是硬硬的挺著,用手指輕輕的一按,嘩!真的好硬啊!

想起李老闆剛才和我開條件的時候,心裡還罵他是個卑鄙小人,乘人之危!

想不到在這一兩小時裡,我對李老闆的看法是完全改變了!

李老闆向我提出的條件,也許有他的難言之隱,這一行很講避禁忌,我早也聽有所聞,但他確實是幫了我,萬一日後我真的開溜,不遵守言,讓他白白交上三年的黴運,那我不是很無恥嗎?

可是想到那時候,要和李老闆上床,讓他的雞巴插進我的陰道,這好像在出賣肉體,我又沒試過和第二個男人做過愛,難道真的給他插?

我越想越怕,我不想害李老闆交上黴運,他是個好心且細心的男人,而且對我和丈夫也相當的尊重,本來他可以趁自已性慾高漲,向我提出條件的要求,他卻為了尊重兩個字,寧願自已難受,也不侵犯我,要是他真的拿我的內衣褲去當瀉慾品,也無所謂了!

我就這麼躺著,手指還夾著乳頭,我的手掌也沒離開過自已胸部,還在乳房上撫摸著,難怪會覺得癢癢的,雙腿移動一下,哇….真的濕了呀!

我把手伸進長褲,挑開了內褲一摸,真的好濕呀!

平時我不會容易興奮,而且剛剛自已又弄過,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是一個寡婦呀!我怎能這樣呢?「啊…!」

我很想抑壓體內的慾火,可是越想抑壓,那慾火就更旺盛,我的手雖然縮了回來,可是我兩條腿不停的磨擦,還把身體轉過去,讓陰尸朝下的磨擦著。  最後我還是忍受不了這慾火的煎熬,再一次伸把手下去,那裡已經濕透,乳房壓在床上,不但不能停上它的癢,還慢慢的發漲,使到我那敏感的乳頭,更加的硬,還有一種癢到入心的感覺。  「唉…啊…沒辨法..嗯…!」

終於,我下床檢查窗口和週圍的一切,還用椅子頂著房門,走回床邊把衣服全脫了,把枕頭放在床的中間,然後背朝天的躺下,將陰蒂對準枕頭,兩隻手緊抓著乳房,利用臀部和腰的推動力,在枕頭上打圈的磨。

我越磨心裡越空虛,覺得陰道少了一根東西,雖然磨著陰蒂上有快感,即使把雙腿緊閉,還是覺得陰道中間少了一樣東西。

唯有把一隻按在乳房的手,伸到下體從臀部,穿到前面的陰尸上,把兩邊陰唇挑開,將手指插進陰道裡,當插進的一刻,手指雖幼小,可是卻足夠讓我叫了出來。  在整個手淫過程中,我沒想過以前和丈夫做愛的情影,我只是幻想著李老闆,嗅著我的乳罩和舔我的內褲,也許幻想的刺激,總比現實的還要刺激吧。

我的高潮終於降臨了,我的陰尸不停的在抽蓄.一股酸溜溜的感覺,從大腿的內側,傳到我的陰道,這感覺太妙了,我將其它兩根手指,一拼插入陰道裡面,雙腿緊緊的夾著,姆指緊按著陰蒂不放,手和腿死都夾緊不放!

我喘著氣….我漰潰了…..這次的高潮連續來了兩次…我軟了..呼..呼…!

我也沒力氣穿回衣服,只有留在乳房上那五個手指印,陪我進入夢鄉!

李老闆果然拿著王太的乳罩和內褲,回到房裡手淫,當他看到那乳杯,已經興奮無比,馬上掏出雞巴,不停的套動!  原來李老闆早已經對王太起了色心,在王太的丈夫臨死前,他曾經找過李老闆借錢,可是李老闆卻乘人之危,要他的太太(王太)陪他過一晚,

王太的丈夫回到家後,始終沒有勇氣向太太提出,最後受不了打擊便自殺了!

剛好王太又送上門,李老闆見機不可失,於是假仁假義的幫王太,還借黴運這一回事,向她提出條件!

最後李老闆改變主意,不急著要馬上操她,而且要慢慢的玩弄她!

第二天,李老闆帶我一起去買些日用品。

來到門口的時候,李老闆駕著一輛電單車,我很害怕,因為我沒坐過!

「王太!妳別站著那,坐上來吧!」

「李老闆,我沒坐過電單車,心裡好怕呀!」

李老闆見我害怕,於是扶我坐上去,叫我抱緊他就行了。

在路上,我雙手環抱著李老闆的腰,而且還是緊緊貼身的抱著。

我想李老闆也有車,為何他不駕車呢?難道他想要我在後面抱著他?

我越想越羞,昨晚我把乳罩還給了李老闆,現在我裡面是真空,他竟然會想到這樣,來佔我的便宜,算了,就當是我便宜他吧!

我把乳房緊緊的貼在李老闆身上,隨著車子的走動,我的乳頭在沒有乳罩的情形下,被磨擦到硬了起來。

我很享受這一刻,我乳房被磨擦,有酸癢的感覺,是一種快感!

我的坐椅上,剛好有一條塑膠皮帶,有意無意間,碰到我的陰蒂。

電單車停在紅燈的時候,我移動一下身體,掀起我的裙做遮掩,讓那塑膠皮帶,可以直接磨擦我的內褲和陰蒂。  電單車開始走動了,這次我更加的出力,抱緊著李老闆的腰,我把乳房貼得他更緊,車子在走,我的乳頭也被磨擦得很舒服,陰蒂也在塑膠皮帶上磨擦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如此淫蕩?但這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

我從後面望著李老闆,感覺他很有男人味,只可惜是在公路上,我不能真正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但我望著他的背影,足讓我陶醉。

我一路上不停的享受,那乳房和陰蒂給我傳來陣陣的快感,這滋味太刺激了,我在公路上,沒在帶乳罩,只利用一條裙子,遮掩我的下體,讓陰蒂透過一件薄薄的內褲,在塑膠皮帶上手淫。

我很快在這刺激的情況下,不知不覺中瀉了,在高潮來的一剎那,我把李老闆的腰捉得很緊,幸好他的技術還可以,不至於把車子弄翻!李老闆回頭望了我一眼,他看見我喘著氣,臉紅紅的模樣,我心虛的把頭低下,不敢望他。

「王太!妳沒事吧?」

「李老闆!我沒事!只是緊張擺了!呼..!」

我在想我為什麼會戀得如此淫蕩?

丈夫才剛死不久,我應該是很傷心才對,可是從昨天到現在,我整整瀉了四次,我會對不起丈夫嗎?

我安慰自已,我又沒偷漢子,只是生理需要,遇上排卵,手淫正常呀!

但我衝動的時刻,想的確是李老闆,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終於我們來到街市,李老闆帶我買了好多東西,想不到他是一個非常細心的男人,衛生巾也給我買了,我丈夫是做不到的!

可是我現在最需要的是一條內褲,因為我身上那條內褲,已經濕透了。

最後,我們來到一間賣女人用品的店鋪,李老闆和我一起進去,我不好意思,可是他倒沒什麼的,還拿起乳罩問我這個款式好嗎?店鋪的人還以為我是他太太。

李老闆拿了幾個乳罩給我看,我一看奇怪,他怎會知道我佩帶的尺碼呢?

我想起昨晚,他拿走我的內衣物,他果然是拿去當發瀉品,我一想到這件事,臉上即刻紅了起來,馬上拿起他挑給我臉乳罩,跑進去試衣間了。

挑了幾件內衣物,李老闆還挑了幾件睡衣給我。

「王太!最近天氣悶熱,買這幾件薄一點的睡衣好嗎?」

我只有點點頭,不敢望他,因為那幾件睡衣太性感,而且透明的。買好了一切物品,我們便起程回家。

回到家裡,我發現我們的家,距離那街市不是很遠,為什麼我們去的時候,會那麼遠呢?

李老闆果然是在佔我的便宜。

我回到房間,馬上換了那件濕透的內褲,我拿起性感的睡衣,終於忍不住,拿起來試穿,換上睡衣照鏡子一看,實在是太性感了!

我從沒穿過如此誘人的內衣,我的手很自然在身上摸了幾下,讓我明白這件睡衣的好處,原來它是有催情的作用,我差點又要弄一次了。

我想起要和李老闆,趕去接我丈夫的遺體,於是馬上穿了衣服出去。  走到大廳,見到有另外一個女人坐著。

「王太!這位是林太,她是我店的化妝師」

那不就是和死人化妝的化妝師!

我向她點點頭,林太走過來牽著我的手,用很溫和的語氣告訴我,她會盡量把我丈夫的妝化好。

我覺得她的人很隨和,從她的眼神看出,她是一位很可譪可親的人。

「走吧!時間不是了,一邊走一邊談吧!」

這回我不用坐電單車了,不過是棺材車!

我和他們一起抵達儐儀館,原來李老闆已經命人,把我丈夫的遺體送了過來。

他們帶我到了一間很大的房間,那是給死人化妝和處理整容用的。

終於,我可以再一次見到我丈夫,可是他卻永遠也見不到我了。

原本剛進來的心情還是好好的,可是一見到我丈夫的遺容,內心好慚愧,雖然我並沒有碰過第二個男人,但是我在手淫的時候,想的卻是另一個男人。

想起我如此年輕就要守寡,自已的命真苦,我一時控製不住情緒而哭了。

林太見了馬上過來扶著我,不停的一直安慰我,還叫我別想太多了,人已死要節哀順便。

林太以為我是為了丈夫的死而哭,其實是我覺得自已命苦而泣,丈夫生前不但沒有好好的照顧我,他臨死還要我為他丐棺木,我為了他還要強逼和人做愛,想到自已的命這般的苦,怎能叫我不哭呢?

李老闆過來安慰我,告訴我這間房間,只是租用一小時,動作要快點了。

「王太!妳是他太太,就由妳替他沖最後一次涼吧!」

我大吃一驚!

「李老闆!您說要我替他沖涼嗎?」

「是啊!王太!沖了涼好上路嘛!這是規矩呀!」

「那好吧!我第一次聽見死人要沖涼,我不會這規矩,好吧!」

李老闆拖了一條水喉給我,和一些肥皂粉。

我開始脫我丈夫的衣服,我臉開始紅起來了,因為我見到丈夫那條雞巴,是曾經插我陰尸的雞巴,如今好像石頭一樣僵化了。

回想起以前,我第一次碰這條雞巴,心裡是多麼的緊張,它曾經給我無比的興奮,也讓我欲仙欲死過,如今是最後一次觸摸,心裡那麼的悲傷!

難道這就是人生?

當我用肥皂擦遍丈夫的屍體時,李老闆過來教我怎樣清洗,最後,我終於要清洗那條雞巴,雖然是死屍,但在他面前拿著男性性器官,多不好意思!

李老闆還告訴我,子孫根要洗得乾淨,將來的後代就會好!

可是我丈夫沒有後代呀?

我在李老闆面前,用手把丈夫的龜頭提了起來,然後用肥皂粉清洗罩丸,再洗陽具,我一邊洗一邊留淚,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找回往日的雞巴?

清洗完畢,李老闆過來,拿了一根通管,便插進我丈夫的股洞,然後倒了一些水液進去,再用一粒東西塞上屁股洞,跟著在嘴巴上,也是一樣做法。

我見到這個情景,想不到人死了,後庭也要被插,我好奇的問李老闆。

「為什麼要倒這些水液進去呢?」

「那是防屍體的嗅和不會那麼快腐爛!」

原來如此,那我的屁股,以後不是也會被人插,我很自然的摸了自已一下!

林太過來為我丈夫化妝,她很細心的教我,怎樣上粉和要注意些什麼?

她不怕我日後會搶了她的飯碗,還叫李老闆多照顧我。

在我最失意的時候,讓我遇上兩個好人,我開始懷疑,丈夫生前的八字,是否剋住我?

最後,我替丈夫換上一件壽衣,這也是我最後一次為他更衣了。

李老闆算是一個不錯的人,他知道我沒有親人,還特地雇用了一些孝子回來,總算讓我丈夫,不至於無子送終!

我見到李老闆這樣做,我實在很感激他!

林太一直在我身旁照顧我,有時候我真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工人呢?還是老闆娘?

林太的人很不錯,她家境也不是很富有,家裡除了丈夫還有一個孩子。

我和李老闆回到家裡,鐘點工人已經煮好了飯給我們,李老闆交忘記交待他,我們會晚一點回來吃,結果那些飯菜已經涼了,他去把飯菜弄熱,而叫我先去沖涼。

回到房間裡,我很感激李老闆對我的照顧,可算是無微不至!

由於忙了一整天,又到過儐儀館,總感覺到身上有一種味道,我趕快拿著睡衣,跑去浴室沖涼了。

沖了涼之後回到房間,意無間見到那件性感的睡衣,想起李老闆送給我的時候,眼睛還色迷迷的,我想了一想,覺得李老闆也很可忴,太太早死又無子無女,如今孤獨一人,而他對我也不錯,難得他還很尊重我丈夫。

我拿起睡衣看了看,實在是大性感了,整件薄紗透明的,而我又是一名寡婦,怎好意思穿呢?

最後,我還是不敢穿上那件性感睡衣,只穿了一件普通的衣服出去。

走到大廳見到李老闆,他已經弄好了飯菜,可是我見了他的臉之後,總覺得自已心理上,好像欠他很多似的,於是急步的跑回房間,鼓起勇氣穿上性感透明睡衣走了出去。

我一路走著,心跳不停的加促,我從未試過在男人面前,穿這樣性感的睡衣,把裡面乳罩和內褲,全都露了出來,而且今天買的內褲,全是蕾絲透明的,我一邊走一邊看到內褲上的陰毛。

以前我和丈夫做愛,我都要把燈熄了,才肯脫衣服,如今我覺得自已,變得很淫蕩,是丈夫的死讓我所改變,把我變成一隻鬆脫的馬,去放縱一切?

我聽有人說過,年輕的女人當了寡婦,心理上會覺得,失去了很多東西,所以會出現一個過渡期,在這段過渡期內,寡婦很想尋回她所失去的東西,所以舉動會有所改變,難道我現在屬於過渡期內?是想找回我的性生活?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我是屬於狼虎之間的關係嗎?

難怪我會如此的兇了!

我帶著緊張的心情走到了大廳,李老闆見了我,把視線投在我身上,我馬上用手遮掩我的陰尸,免得他看到我下體的陰毛。  「王太!坐下來吃飯吧!飯菜弄好了!趁熱吃!」

「謝謝李老闆!我真不好意思,反而要老闆服侍工人,慚愧!」

「王太!妳別這樣講!我可沒把妳當成工人,我讓妳工作,是想妳學到一技之長呀!」

「謝謝您李老闆!我一定會用心學!」

「我吩咐林太細心的教妳,她是一個很善良且樂意助人,她丈夫體弱多病,林太也很可忴,唉…」

「李老闆!林太不怕我會搶了她的飯碗嗎?」

「不會!很少人願意做這一行,而且林太她一個人,也趕不急交貨呀!況且她又要照顧她的丈夫呢?」

「原來如此!林太也很可忴!」

「王太!妳真打算以後回鄉下生活嗎?」

「我在此無親無戚,又繳不起租金,沒容身之所,想不回去也不行呀!」

「王太!妳可以在我這裡工作,又可以在這裡住下呀!」

「李老闆謝謝您的好意!遲點再決定吧!」

「王太!妳會再嫁人嗎?對不起!我隨口問問!」

「李老闆!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緣份吧!看上天安排了!」

「對了!李老闆!您又為何不再娶太太呢?」

「王太!我們做這一行,很難娶到太太的,她們會怕嘛!聽到我是賣棺材的,她們都退避三捨!」

「李老闆!恕我多口間句,您太太是怎麼死的?」

「王太!我不好意思講!」

「為什麼呢?我不會介意的,您講呀!我很好奇!」

「王太!因為會談到性那方面,所以不好意思講!」

「李老闆!我也是過來人了,而且還是婦人了,有什麼會不好意思呢?」

「王太!那好吧!因為我的陽具不像一般普通人,很長而且又粗,我太太其實是跟人跑了,不是逝世!我不敢向人說我太太跟人跑了,而說她在外地遇難死了!」  「原來如此!難怪我見不到她的神位!」

我聽了後也大吃一驚,那我和李老闆做愛的時候,不是會很痛嗎?

「李老闆!我只是好奇!因為我和您有一個條件,所以想問問您!」

「王太!妳問吧!我會確實的回答妳!」

「謝謝李老闆!我想問您的…有多長啊?我有點怕呀!」

我問了之後,也覺得很羞,馬上把頭低下,不敢望著他。

「王太!我那裡有八吋長!」

「什麼李老闆?八吋長?我沒聽錯吧?」

「王太!妳沒聽錯是八吋長!因為這樣所以我不敢再娶!」

「李老闆!那您怎樣處理生理呢?找妓女嗎?」

這個問題可是我切身問題,我怕他有性病,不好意思我也要問!

(那個時候這裡是沒有安全套)

「王太!我那敢找妓女呢?而且嫖妓會被捉的!我是自已用手解決生理!」

我聽了後,心總算定了下來,不過八咐長會有多長呢?我裝得下嗎?

「李老闆!那我和您的那個條件,我不是會痛死嗎?」

「王太!妳別怕,到時妳真的怕痛,我就不插進去算了,好嗎?」

「那對您不公平,到時候再講吧!我吃飽了!」

「王太!我也吃飽了,我來洗碗吧,妳回去休息!」

「李老闆!不好意思要您操勞,這碗我怎樣都要洗的,讓我來吧!」

「王太!那好吧!謝謝妳了!」

我收捨了碗碟,便拿去廚房洗,李老闆和我一起進去廚房,收捨東西。

我邊洗著碗的時候,發現李老闆一直在我後面,那他一定是在後面,看我身上那件透明的睡衣,那我的臀部不是全給他看了?

我心裡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但我的動作卻放慢了,是想讓他多看一會呢?還是什麼原因呢?我心裡也很矛盾!

洗了碗之後,我轉過身把碗拿給他,可是李老闆的視線,卻望在我的陰尸上,我又沒多餘的手做掩護,也由他去看了。

我見李老闆望了我的胸部,而我的胸罩也是半透明的,我和他的距離又很相近,他滿臉通紅,下體還起了一個帳篷,見他真的很難受,我真的很想幫他,可是又不知道怎樣幫他好?

「對了!李老闆我的衣服浸在浴室,明天我才洗!」

「王太!反正我也要洗衣服,我等一下沖涼,順便一起洗!」

「那謝謝您了!對呀!我沖涼忘了換內衣褲!」

「沒關係!王太等一會我到妳的房間拿。」

「李老闆不好意思嘛!要麻煩您走來走去的!」

我把手伸進睡衣內,在乳房上的前扣一鬆,把乳罩脫了下來,我那挺實的乳房和乳頭,從透明的睡衣裡,展露了出來!

我壓不住內心的害羞,臉也紅了起來,我不想李老闆今晚難受,可能是我同情他的關係,所以這次當我便宜他吧!

我繼續掀起我的睡裙,把手伸到我的玉腿,脫下那件窄小的內褲,當然我的陰尸,也透過睡衣給李老闆看到了。

我紅著臉拿了內衣褲給李老闆,而李老闆卻說:

「王太!謝謝妳!」

時間過得真快,我在棺材店裡渡過了二十天,我每天都懷著一份又怕,又緊張的心情,等待第二十一天的來臨。

今天,林太家裡有事而不能上班,只有我和李老闆一同去儐儀館。

抵達儐儀館,走到死人化妝間,裡面放了一具屍體。

我上前一看,是一位妙齡不過二十歲的少女,以我這幾天的經驗一看,就知道是割脈自殺死的。

「王太!要開工了,林太不在,妳知道怎樣做嗎?」

「李老闆!我不是很會處理,林太只教我化妝,其它的都是她替我做!」

「王太!那好吧!等會妳替她化妝,這裡就由我來弄吧!」

我只好在一旁看著了。

李老闆拖了一條水喉過來,然後向死者敬了一個禮。

為何老老闆要敬禮呢?

可能死者是自殺,李老闆怕死者的鬼魂兇惡吧!

我也上前先敬個禮給死者!

敬完禮後,老老闆走上前,用清水洗了死者的臉後,然後用一條毛巾蓋住死者的臉,接著伸手脫女死者的衣服,只見他一粒一粒鈕扣的脫,一下子便把女死者的上衣脫了。  女死者上身剩下一個乳罩,李老闆把乳罩上的扣一解,便把女死者的乳罩脫了下來,我見到女死者身上的乳峰,應該不會比我的小。

李老闆的手,繼續住女死者的下體,解開裙上的扣和拉鍊,慢慢把裙子拉下,然後將女死者的內褲拉下,一個不是很多陰毛的陰尸,在我們面前,展露了出來,是一個美少女的裸屍!

李老闆在死者的身上,用洗皂清洗著,他的手在女死者身上,細心的擦著,兩隻手在乳房上輕輕的揉著,還用兩根手指在乳頭上擦,我覺得很不好意思,雖然面對的是一具死屍,可是我很尷尬。

我一邊在等老老闆的使喚,可是他卻沒叫我幫忙,我在想為何他不叫我清洗呢?我是女性不會比較好嗎?

我本來不想看,可是眼睛又不停的望過去,體內好像有一點刺激感,可是又不知道是怎樣的滋味,總是覺得怪怪的。

這一刻我開始興奮了,終於明白李老闆為何要在我面前,清洗這具女屍了。

原來李老闆是要讓我興奮,和教我如何處理女屍!

李老闆的手伸到女死者的陰尸上,用手指插進女死者的陰道內,還不停的挖著,我一邊看就一邊開始緊張,感覺我的陰道裡面,有東西在撩動著,陰蒂好像有根手指,在挑逗它,在玩弄它。

我在這個冷氣充足的停屍間裡,竟然感覺到全身滾熱的燙,我的陰尸裡的淫水,好像身體的汗,不停的流出來,淫水把我的內褲滲透了,緊身的內褲濕了,黏貼在我的陰尸上,把我的陰毛全堆在陰蒂上,使我不舒服更難受!

我知道我的乳頭挺硬了,還漲起來了,我現在的乳房上是又癢又漲,很想用手出力的抓壓它,可是這動作大明顯了,只能用手臂在衣外碰碰。我內心是多麼的討厭那個乳罩,是越弄就越癢。

我陰尸的癢不停的增加,我已經把雙腿緊緊的夾住,可是卻不能停止陰道裡的騷癢呀!

為何李老闆要清洗這應久呢?

難道您是故意要挑起我體內的慾火嗎?

您好絕,好殘忍呀!

我已經很難受了,可是我又不捨得不看這活春宮呀!

何況還讓我看到李老闆褲內挺起的雞巴!

是我需要呢?

還是擔心李老闆會姦屍呢?

我的兩腳不肯走開,但我現在很需要一間房間去…….啊!

我唯有走上前,利用屍體上的床角,去磨擦我那痕癢的陰蒂。

我的臀部不停的搖動著,把屍體的床,發出一些吱!吱!的聲音。

我滿臉通紅,用眼角偷望李老闆,原來他的手也伸到床下,套動著他的雞巴!

天啊!這是對死者的不敬呀!

正當我想尊敬死者,停止我的恥行的時候,李老闆一手拿了一支通管,插進女死者的陰道裡,把藥液倒進屍體內。

那不是要倒進肛門的嗎?

李老闆怎會插進陰道裡面,還不停的在陰道抽插著呢?

這一幕打消了把我本來想停止的動作,現在我是更加的熱和需要!

我停止不到淫水的湧出,加速的磨擦越加重痕癢的感覺,李老闆的身體搖了,難到他也受不了?

我不是眼花吧,李老闆竟然把拉鍊拉下,掏出雞巴在旁套動著?

那他射精會不會射到我呢?

精子呀!精子!我現在是多麼渴望觸摸到精子!

李老闆的舉動,猜想他也快完事,我也知道自已的高潮,即將要來了,我大著膽子,掀起我的裙,伸手把內褲脫了下來,藏在裙子的口袋裡,然後把手指插進陰道,不停的抽插,來填滿我的需要!

美中不足的是我不能把叫床聲喊出來!

我的高潮果然很快就來了,而李老闆經過一陣急促的喘氣,應該也告宣瀉。

我不道他的精子,是否射到我的陰尸?

我只可以肯定是,死者是(沒眼看)!

我和李老闆經過這一次荒唐的動作,大家都不好意思,裝著沒發生過這一回事,繼續我們的工作。

可是我這一次的高潮,卻不能滿足我的慾念,晚上換了件性感的內衣,索性乳罩也不帶了,在房間裡希望李老闆會走進來,可是,李老闆一晚都沒出現,難道他今天射了精,晚上回不到氣,那我今晚怎麼辨?

第二天,我一早到大廳等候李老闆,今天是我最緊張的一天,我不知道該什麼時候去履行我的承諾?

李老闆喜歡白天做愛,還是晚上做愛呢?

李老闆是要我自動去他的房間嗎?

幸好李老闆出來了,我馬上低下頭,心裡卜通,卜通緊張的跳!

李老闆卻若無其事的,見到我說了一聲早,便如往常一般吃了早餐,便和我去儐儀館了。

難道李老闆忘了今天是第二十一天?

正當我和李老闆出走到門口的時候,林太哭著跑進來。

我見林太哭著,馬上過去扶她一把,林太的雙眼浮腫,想必整夜都沒睡了。  李老闆也上前安慰林太。

「林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

「李老闆!我先生…他..死…了…嗚..嗚…!」

「林太!妳別傷心了,小心顧著自已的身體,妳丈夫的後事,交待給我吧!我李老闆一定把妳丈夫的喪事,辨得風風光光!」我心想李老闆真是一個好人,我對他是更加的敬佩!

林太又再大哭了,還不停的喊說:「李老闆!我丈夫他死得好奇怪,死狀很慘呀!」

李老闆感到莫明其妙的問:「林太!妳丈夫到底是死得怎樣怪法呢?」

「李老闆!我丈夫他死了之後,眼睛和嘴巴怎樣都不肯關上!嗚..嗚..!」

「林太!那妳沒用過我教妳的方法嗎?」

「李老闆!我什麼法子都用過了,他都不肯閉上呀!嗚..嗚..!」

「那我們一起去妳的家看看吧!」

我們三人到了林太的家,我們見到林太丈夫的屍體,他眼睛和嘴巴真的沒有閉上,我很好奇上前一看,覺得他真的很可忴,回頭望一望,見到林太此刻的情景,想起和我當初一樣,也不禁為她流下眼淚。

李老闆看了後,不停的搖頭還嘆了一口氣。

林太很緊張問李老闆,為什麼會他丈夫會這樣?

李老闆臉上露出一般無奈的樣子。

「林太!妳丈夫被鬼差押走的時候,他一直不停的反抗,現在他不是不肯閉上嘴巴,只是他生前已經多病,死後又遭受毒打,現在恐怕想投胎都難!」

「李老闆!那我丈夫會怎樣?我應該怎樣,可以幫到他呢?」  李老闆又是搖搖頭的嘆氣。

我在一旁看了,也為林太著急,忍不住也開口問。

「李老闆!您就幫幫林太,她怪可忴的,您不要再賣關子了,好嗎?」

林太用感激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跟著又求李老闆了。  李老闆很不耐煩的擺擺手。

「林太!我那會不幫妳呢?只是我不敢說出來,怕妳會更傷心呀!」

「李老闆!我代我丈夫求求您了,告訴我吧!求…您..了..嗚..嗚。」

「林太!妳丈夫現在的鬼魂,恐怕也不會回魂了,他被打得重傷,就算他能去投胎,他的下一世也會是個白痴!」

林太聽了馬上大哭大喊,不停捉住李老闆的手。

「李老闆!我可以幫我丈夫嗎?超渡加上唸經如何?」

「林太!那沒用的,妳丈夫的魂魄已不聚,所以沒力氣關上嘴巴,就算給他唸什麼經也沒用!」

「李老闆!我知道您也是一個道士,求求您幫我想想法子!求,嗚,!」 「林太!辨法不是沒有,要是妳丈夫的親人,用嘴巴傳給他四十九口陰陽氣,他的魂魄就能聚合,那他就會閉上嘴巴和眼了!」

「李老闆!我到那去找四十九的陰陽氣給他呢?我身上最多是陰氣,可是沒有陽氣呀?」

「林太!妳不能算有,不錯妳是女性,但妳怎樣傳給妳丈夫呢?」

「李老闆!我用嘴巴呀!不是嗎?」

李老闆搖搖頭的說:「林太!妳必須先吸了陰陽氣,然後從妳的嘴巴,再傳過去給妳丈夫的嘴裡,不過妳怎樣拿妳的陰氣給他呢?」

「李老闆!我用自已的嘴巴將陰氣,傳過去給我丈夫不行嗎?」

「林太!不行呀!妳嘴巴裡的不是陰氣,是二氧化碳!」

「李老闆!我到那去找陰陽氣?」

「林太!在這屋子裡就有,只不過我和王太不是夫妻,而且要妳..唉..!」

「李老闆!您就教教我,救救我的丈夫吧,求您了,告訴我應該怎樣做?」

我在一旁也為林太著急!

李老闆鼓起一口氣,終於都說了。

「林太!我們兩人的下體,就有陰氣和陽氣,妳必須用口吸過去,然後再傳給妳丈夫的嘴裡,妳現在明白,我的難言之隱了!」我聽了後,不禁嚇了一跳。  「李老闆!您是說要我..用…口…吸..你的…..陽具,拿陽氣?」 「林太!是的,我知道這很難為妳,不過,只有這個方法,可以救妳丈夫,再遲一點,我看這法子也沒用了!」

林太臉上露出很無奈的表情,突然她把頭望過來我這裡。

我見林太的臉望過來我這邊,不禁叫了一聲:

「哇..!」

我的心好緊張,雙手不停的發汗,我只有緊緊捉著我的褲,手中的汗也抹在長褲上了。

林太回過頭望李老闆,我的心才開始定了下來。

「李老闆!真的要我吸您的陽具,才能把陽氣傳給我丈夫嗎?」

李老闆點點頭,然後走向林太的丈夫屍體旁。

「林太妳不信,可以問問他,他同意眼睛就會閉上,不過嘴巴卻不能!」

李老闆說了指一指林太的丈夫屍體。

「什麼?李老闆您叫我問丈夫?」

「是的!林太妳就在他耳邊講,看他是否同意我的說法?」

林太在沒有辨法的情形下,也只好做了,反正沒關係呀!

我見林太真的在她丈夫耳邊問他,突然怪事發生了,簡直難以相信。

屍體真的把眼睛閉上了。

我以為李老闆是在乘人之危,原來是真的,那我不就慘了,哎呀!

林太驚喜若狂的忙道謝。

「林太!妳也別太高興,還有妳夫的嘴巴呢?」

林太高興了一陣,馬上又把臉沉了下來。

「李老闆!那您會不會讓我吸您身上的陽氣呢?」

「林太!我為了幫妳當然沒問題,不過我的雞巴難很挺起,怕陽氣不足!」

「李老闆!要雞巴挺起才可以嗎?」

「林太!是呀!雞巴不挺起,那會有陽氣呢?更何況我昨天又做了一次,我真的怕會挺不起呀!妳有男朋友嗎?」  「李老闆!我怎會有男朋友呢?」

「林太!我見妳丈夫病了好幾年,他應該沒能力做愛了,我以為妳會有男朋友,替妳解決生理上的需要。」

「李老闆!您猜得沒錯,我丈夫真的很久沒有和我做愛了,而我也沒有到外面找男人!」

「林太!那妳的生理上也是會需要呀?」

「我…都…是…自已..弄..!」

林太說完後,整張臉都紅透了。

我很佩服林太,想起自已當初的處境,更加的同情她。 「李老闆!我真的沒有男朋友,恐怕要.您..幫.忙.了,可以嗎?」

「林太!那好吧!這也是沒辨法之中的辨法了,希望我能幫到妳吧!」

林太聽李老闆肯幫她的忙,臉上大喜的道:「謝謝您了李老闆,現在開始了嗎?」

「林太!陽氣是有了,那陰氣呢?妳有親戚還是朋友嗎?」

「李老闆!自從我丈夫得了重病,親戚都疏遠了,更何況是朋友呢?」

我聽林太這樣講,和我當時的處境是一模一樣,那種悲慘的遭遇,我還記得很清楚,我很想幫林太,可是她要吸我下體,我怎能接受呢?林太走過來用很淒慘的眼神望著我,而我卻不敢望她,心裡又開始抖著!

「王太!妳可以幫幫我丈夫嗎?求求妳!」

林太終於向我求救了,她臉上那兩行眼淚,不就是我上次那兩行嗎?

「林太!我真的不敢答應妳呀!我怕羞呀!」

林太不停的在我面前哭,捉著我發抖的手,向我苦苦的哀求。

我望了林太一眼,回想當時我處理丈夫的遺體,林太從旁一直照顧我,之後還教我一門手藝,讓我有一技防身,最重要是她夠大方,肯把她的飯碗,讓了給我,我欠她這一個人情,能不還嗎?

我心裡很矛盾,心是很想幫林太,可是要讓她吸我的陰尸,實在太羞了。

「王太!求求妳嘛,幫幫我丈夫好嗎?嗚…!」

「林太!不是我不想幫妳,只是…!」

王太見我猶豫了一下,很緊張的問:「王太!只是什麼?您快說我的心很急,時間無多了!求妳了!」

我見林太如此般的緊張,於是小聲的說:「林太!我怕妳吸我下面的時候,我會很衝動,那會很難受呀!」

「王太!這我也知道,我也是女人,不過求求妳啦!」

這時候,李老闆也走過來望了我一眼。

「哎呀!李老闆怎麼走過來了,我怎樣和林太談話呢?」

「妳們兩個女人商量得怎樣啦?」

林太很無奈的向李老闆搖搖頭。

李老闆走過來我身邊小聲的說:「王太!妳就幫幫林太吧!我當妳履行了承諾,如何?」

我真不知怎樣回答李老闆?

「李老闆!王太要履行什麼承諾給您呢?」

李老闆問我可以告訴林太嗎,我已經六神無主,只是隨便點點頭。

林太聽李老闆講了後,便跑過來向我說:「王太!那妳可不用怕了,妳要是真的衝動要履行承諾,我可以為妳保守秘密,妳可以在我這裡和老闆做愛,我不會怪妳的!」

「那怎好意思呢?好像對妳丈夫不敬,而且妳這裡又沒有房間!」

「王太!是妳幫了我丈夫,怎能說妳對他不敬呢?沒房間也不是問題,我又不是男人,而且又不會有人,敢在我家附近走過,妳放心好了!」  「時間無多了,妳們兩個談好了嗎?遲了就來不及了!」

「怎樣呢!王太!求求妳!」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只好硬著頭皮點頭答應了。

林太高興叫了起來,我馬上禁住她不讓她叫。

「李老闆!我應該先取陽氣,還是陰氣先?」

「林太!妳要注意一點,要我們兩個人興奮的時候吸才有效,妳吸了後要馬上傳過去給妳丈夫,知道嗎?」

我聽李老闆一講,嚇了一跳!

要興奮的時候吸才有效!

我的天呀我聽了之後,被李老闆的話嚇了一跳,要我興奮的時候吸才會有效?

「李老闆!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林太!我想妳用條布,遮住妳丈夫的臉,好嗎?」

「李老闆!好的!」

林太拿了一條布遮住她丈夫的臉後,還拿了紙和筆放在旁邊,然後轉身到李老闆身邊,林太的臉上泛起一片紅霞,我感覺她心情十分的緊張和害羞。

「李老闆可以開始了嗎?」

「林太!開始吧!記住剛才我說的話!」

「李老闆!我記住了!我做主動嗎?」

「林太!我不知道雞巴能挺起嗎?這回可要看運氣,我先把褲脫了!」

李老闆脫褲的一幕,我心加促的跳動,可惜,他掏出的是一條軟棉棉的雞巴,林太的臉上本本是,害羞和興奮的表情,現在她的臉卻沉了下來。

李老闆手提起軟棉棉的雞巴在嘆氣。

我現在明白,昨晚李老闆為何不來我的房間了。

「林太!我看真的要麻煩妳了。」

「李老闆!那..好..吧!不過我也太久沒..弄..過這..玩意了..不知道我的手還管用嗎?」

林太說完馬上把頭低下,把身體的背部,靠過去李老闆身旁,然後用手摸向雞巴上。  她不停撫摸李老闆的雞巴,可是雞巴卻沒有任何挺起的氣息,這下林太可著急了,她的手指不停在龜頭和罩丸上挑逗,可是雞巴還是一樣的軟。

林太逼不得以把身體轉過去,這回她和李老闆是臉碰臉了,林太用手解開上衣的三粒鈕扣,我看見到林太衣裡,是穿了白色的乳罩。

林太把她的乳房,頂向李老闆的胸口,手掌捉著龜頭套動,另一隻手捉著李老闆的手,放進她的衣內!

「李老闆!你摸吧,你們今天是來幫我的,我不會介意!胸圍是前扣,您也可以把它脫掉!」

「王太!妳可以過來,幫我把胸圍脫掉嗎?李老闆他不會脫!」

我嚇了一跳!要我脫女人身上的胸圍,給我喜歡的男人去看去摸,天啊!最近我身上所發生的事,我自已都不敢相信!

我無可奈可的走上前,將手伸進林太的衣裡面,把她乳房中間的扣子解了。

我解了林太的胸圍之後,馬上退開一旁,我發現林太的乳房,和我一樣的挺而實,不過乳頭有沒有比我的美,我就不清楚了。

「林太!我可要摸妳的乳房了,妳真的不會介意吧?」

「嗯!李老闆!你們是來幫我丈夫的,我很感激你們,反正我丈夫也同意了,您就摸吧!我不會介意!」

林太說完後,臉上流下了兩行眼淚,是感激的眼淚,還是受委屈的眼淚呢?

當我解林太胸圍的時候,我心裡本來是很討厭她,她好像在奪走我的男人,我心裡的怨火,妒忌和憤怒,全湧向心頭,現在卻被她這兩行眼淚,全部淋熄了

我也曾經流過這兩行眼淚,我比她幸運,我有二十一天的心理準備,而且不用面對兩個人,可是林太她還要用嘴巴去,哎……她真可忴!我不禁想起自已傷心的回憶,眼淚已經……!

「林太!對不起!我開始摸了!」李老闆說。

「嗯…!」

李老闆的手摸在林太的乳房上,還玩弄她身上的乳頭,幸好,他的雞巴挺起了,不過,不像他說的有八吋長呀!

林太見李老闆的雞巴挺起,馬上蹲下把雞巴含進嘴巴裡,然後一口接一口的陽氣,傳過去給他的丈夫,林太也算聰明,她早在毛巾上開了一個洞,不至於會和死者的嘴巴接觸,保持了視覺上的衛生。

林太終於把四十九口的陽氣,傳給了她死去的丈夫,雖然我覺得李老闆的雞巴,不是有八吋長,不過,他的持久力卻很強。

林太低著頭走過來我身邊,我的心跳得很快,血液不停的加促流動,呼吸開始上忐不安,手掌也濕了。

「王太!委屈妳了!我代我丈夫先謝謝妳!」

林太抬起頭,我見到她兩眼浮腫,難道她是一邊含李老闆的雞巴,一邊在傷心的哭!

林太她好可忴呀!換成是林太的丈夫,他會為了林太,受這樣的委屈嗎?

林太真的很偉大!

「王太!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我本來是最怕聽到這句話,好像要逼我上絞刑台,可是,我被林太所付出一切,有所感動!

我的身體會軟下來,其實是我的心,在為林太流淚!

我感覺林太的手,正在解開我褲上的扣和拉鍊,我馬上把背部,轉向李老闆,我實在不敢,把整個陰尸對著他,我多麼後悔今天沒穿裙呀!

林太終於把我的褲脫下,我下體僅有一條窄小的內褲。

林太上身裸著,她的乳房壓著我,好大好挺好實。

我羨慕林太有一對豐滿乳房,心裡是很想摸它,可是我卻不敢摸。

林太的手摸向我內褲的邊,她想脫我的內褲呀!

我馬上把林太的手擋住,可是我知道擋也沒有用,只是….哎!

「林太!我很怕很羞!」

「王太!妳別羞別怕!我也和妳一樣脫了!我不可以讓妳一人受委屈!」

我睜眼一看,林太把她自已的裙子脫了,還把內褲一并脫下。

林太為了顧著我的感受,居然也把她身上的內褲也脫了!

我也無話可說,把眼睛望著天花闆上小聲的說:「林太!妳也…幫….我…把..內..褲..脫..了吧….!」

林太兩隻手,放在我大腿兩旁,輕輕的一拉,蕾絲的內褲便滑下了。

我現在心情好緊張,我的下體是光脫脫的露了出來,我雙手在空中,像似要捉住一些東西作支撐,可是我捉不到,我只能捉到的都是空氣!我的手卻被林太捉住了,我好奇向她望了一眼。

「王太!妳要捉就捉我這裡!」

林太把我的手,按在她乳房上,我的天啊!

我的手竟然會捉另一個女人的乳房!

這感覺是我永遠難忘的,柔若無骨,挺而又實,輕力的抓,自已的皮在動,重力的抓,是自已的心在動,難怪我丈夫,以前總是一輕一重的抓。我上衣身的鈕扣,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林太解開了?

林太把手伸進我衣內,她在探我乳罩的扣子,我的乳球被她碰得,像觸電似,這感覺很奇妙,是一種想要卻要不到的滋味!

我想把手伸到後面,解開乳罩的扣,可是耳邊卻聽到林太說:

「王太!我幫妳解開胸圍,我也是女人,我會解!」

林太這句話太誘惑了,女人替我解乳罩!

心底裡哼了一句:「啊…濕了…!」

林太解了我的乳罩後,兩手一起摸在我乳房上,還將她的舌頭舔上我的乳頭,我受不起這個引誘,也把我摸在她乳房上的手,慢慢摸到她的下體。

原來林太下面也濕了。

突然間,林太的手摸到我陰尸上,她知道我發水了,便馬上蹲下,吸我的陰蒂和陰唇,這感覺讓我太舒服了。

林太撥開我的陰唇,用嘴巴在我陰道上,用力的一吸,我打了一個顫震。

林太一口一口的吸,中途她還把舌頭,伸進我的陰道裡,好癢,好舒服,這滋味是怎樣,我也說不出!為何林太要用舌頭挑逗我呢?

我已經忍受不住,我雙腿和臀部不停的擺動,我的頭卻回頭望著李老闆,他的雞巴還挺著,我發現這時候,他是最性感了。林太最後拼命的吸,這太刺激了,我的頭仰天呻吟著!

突然,後面有一根滾湯的火炬,在我臀部磨擦著,我知道是李老闆的雞巴!

我所期待的一刻,終於來臨了,我不管什麼矜持和羞,因為現在我需要!

我馬上把身體轉過去,下面用手捉著李老闆的雞巴,將那龜頭在我陰蒂上打圈的磨著,我提起一隻腳,放在椅子上,另一隻手用手指,撥開我兩邊的陰唇,把那支火炬引進,我那空虛的巢穴。

李老闆雞巴的插入,把我陰道裡的水會逼了出來,那火燙燙的感覺和充實感,是我多日來的期待,今天終於插了進來。  李老闆不停的抽插,可是這恣式不是很受用,他把我推在桌子上,從我後面一下一下的插著,我體內的淫水,不停的流出,高潮也接二連三的來,我知道我不能再來了,我雙腿開始發軟,幸好李老闆也在這一次狂插中而瀉了。

我和李老闆完事後,我感覺到自已的醜態,正當我不好意思的時候,原來林太更不好意思,她見到丈夫的嘴巴,真的可以閉上,竟然開心到得意忘形,她把屍體上的雞巴,塞進她的陰道裡。

經過這一次和李老闆做愛,總算把條件履行了,可是我卻不是很開心,李老闆和我做愛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視線,一直望著林太太!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小可愛視訊,一對一私聊福利,uthome視訊聊天網,裸聊直播秀視頻,約砲聊天室,網頁視頻語音聊天室,85st- 成人影片,色情美女視頻聊天網站,土豆網免費影片
韓國視訊網站,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美女視訊影音,夜間寂寞裸聊聊天室,85街論壇.,男人幫論壇,視訊聊天交友,在線美女聊天視頻直播,日本免費色情直播網站,視訊聊天交友網ing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