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順風車玩車震嗨大了

 
63.3K

 

 

 

 

上班族晚上加班是非常習以為常的事情,再加上她長得真是可人疼,讓人看上去就想親一口,因此每次在公交車上都免不了要被那些心術不正的人佔便宜,實在無奈之下,他開始搭順風車來進行上下班,這也是實屬無奈。

  晚上在QQ上向老公訴苦,老公只寬厚地笑。知道吳梅辛苦,但他實在是無能為力。兩個人相隔千里已經三年,一年到頭相聚的時間有限,平時只能在QQ上安慰一下,時間長了吳梅免不了在心裡抱怨,話說得再好聽也不過是紙上談兵,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還是要自己解決。

  當結對搭順風車像風一樣刮進這座城市,開始悄無聲息地流行時,吳梅也就躍躍欲試了。吳梅的順風車是一輛帕薩特,帕薩特的主人叫阿力,在保險公司做事,年紀和吳梅的老公差不多。

  每天早上阿力都準點停在吳梅家樓下,大家都是成年人,也就沒有青澀年紀裡的忸怩作態,兩個人客客氣氣地說笑,禮貌地打招呼。有了這輛帕薩特,吳梅的生活從容了許多。早上可以多睡半個小時懶覺,化妝不必擔心擠車的時候弄花了臉,一個人坐在寬敞的後座不再有被色狼騷擾的擔心。

  阿力的聲音很好聽,渾厚磁性。 20分鐘的車程,聊聊天氣,聊聊最近的時尚話題,單位的趣事,空氣總不至於太沉悶,甚至可以說,旅程較為愉快。心情怡然的吳梅開始在後座偷偷地觀察阿力。隔著薄薄的襯衣,吳梅能窺到他結實的肌肉,臉部輪廓很明顯,下巴總是刮得青青的,想來鬍子的生長速度喜人。
曾經有一閨密對吳梅說,鬍子長得快的男人雄性荷爾蒙分泌也就旺盛,那事也就很男人。阿力刮鬍子挺勤的,是不是意味著那事很行呢?吳梅想出了神,阿力從後視鏡裡看到她表情異樣,問,想什麼呢?吳梅“啊”了一聲,偏了頭看窗外向後退去的行人和高樓,臉上隱隱有些發燙。她想自己真是完了,怎麼會想到那方面去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吳梅和死黨小凡私語,說自己完了,幾乎什麼事都能聯想到那上面去。小凡說,這是欲求不滿的典型症狀,快點兒叫你老公回來解決問題吧。吳梅啐她一口,心下悵然。和阿力漸漸微妙起來。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兩個人相處時有些不自在了,特別是車裡流淌著輕柔舒緩的音樂時,吳梅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種孤男寡女同處一車的曖昧氣息。阿力漸漸沉默,好幾次吳梅發現他從後視鏡裡專注地看著自己。那種眼神,讓吳梅心慌。她預感到危險,卻無力去逃。

  阿力改變了行車的路線,同時減緩的還有車速。原本20分鐘的車程現在開出了50分鐘來。曖昧是顯而易見的,吳梅明白他在試探,他是個聰明的男人,用了這樣隱晦卻明白的方法。假如吳梅表示異議,他可以說,啊,對不起,今天我有點兒私事要處理,從這兒繞一下。既明白了對方的態度,也不失風度和臉面。

  是的,他已經開始出擊,並且把決定權拋給了吳梅。吳梅知道是自己表態的時候了,她心裡七上八下,既期待又害怕。那一段時間,她特別喜歡紅燈,每多停留一秒都覺得幸福。她當然知道自己在玩火,可是她捨不得說出那個“不”字來。黃昏,阿力將車開出了城區。帕薩特在鄉間公路上狂奔,天色漸漸陰暗。在一處僻靜的地方,阿力停了車,回過頭眼神複雜地對吳梅說,能坐前面來嗎?

  吳梅當然知道從後面坐到前面意味著什麼,猶豫了兩秒,還是坐過去了。阿力的唇一下就壓過來覆住了她的,一手摟著她的腰,另一隻手就從衣服裡探進去了。吳梅輕輕地“啊”了一聲,壓抑的激情像火山尋到了出口。在這個春風沉醉的晚上,吳梅就在這輛帕薩特狹窄的坐椅間繳械投降。
阿力自然不肯再收那300元錢。吳梅心裡感覺有些不是滋味,好像她與他上床就是為了節約那300元錢似的。兩個人在一起的機會很多。因為順風車的關係,幾乎用不著刻意尋找。有時候,阿力早上會提前一個小時來將吳梅堵在被窩裡,用纏綿將她喚醒。晚上,則把車開到僻靜的地方,吹著夜風沐著月色在帕薩特的後座上釋放激情。

  阿力叫她寶貝,叫她心肝,在她身上留下處處青紫的印痕。吳梅前所未有地容光煥發,伏案工作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哼起小曲兒,現在的吳梅,是幸福的、滿足的,也是忐忑的。

  對老公不能說沒有愧疚,畢竟那是她曾經發誓要永遠相守的愛人。她照例把自己掛在QQ上,但已不太講話。兩個人不在一起生活,能和他說的,畢竟不多,她已沒有苦要訴,更怕話說多了會有失言之處,然後不斷地用一個謊言去圓另一個謊言。她沒了話,老公的話自然也越來越少。

  兩個人的頭像都亮著,卻保持沉默。慢慢地便不再總掛在QQ上了。隔幾天打個電話,吳梅覺得,她和他,是越來越遠了。曾經深愛,但愛在現實面前消磨殆盡。她的心,她的身體,現在時時刻刻都在想著一個叫阿力的男人。

  以己度人,這樣的生活對老公而言又何嘗不累,也許在她之前,他已經有瞭如她一樣的激情插曲。這樣想著的時候,吳梅的心還是酸的。世事總是這樣,即使是腫瘤,割捨的時候也還是痛的。

  想到阿力的態度,吳梅迷惘起來。他會為了她離婚嗎,儘管在床上,他是那麼迷戀她,恨不能將她揉進他的身體裡去。這個時候,吳梅發現自己懷孕了。阿力看了她的檢驗報告,說:怎麼搞的,你怎麼這麼不小心?他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你一個成年女人,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吳梅也算是聰明的女人了,偏偏這時還沒有回過味來,說了一句蠢到家的話:我離婚應該沒問題的,你呢?

  阿力此時才意識到了把話說破的重要性,他說,我女兒今年三歲,我很愛她。吳梅一個人去醫院做了手術。回到家,自己給自己熬了雞湯。任何時候,對自己好才是最重要的。

  她沒有想到,和阿力的這一頁這麼快就翻過去了。阿力說,其實他根本就不差那點兒錢,只是看到她是個年輕女人,覺得新鮮好玩才回帖的。其實,在網上發帖搭順風車的人不在少數,她不過是他順風順路的一場外遇。對正審美疲勞的男人而言,任何女人都可能入戲,只不過恰好是她吳梅撞上去了。

  吳梅以為自己會心痛,沒想到只是為自己太不聰明的表現耿耿於懷。他那遊戲的態度竟然沒有傷到她,此時吳梅終於明白,她畢竟不愛他,之前的種種沉迷,不過是一個寂寞女人的慾望衝動而已,任何看著順眼的男人都可能入戲,只不過恰好是他阿力出現了。

  一個月後,吳梅果斷辭職去了工作回到老公身邊。老公告訴她說,單位給他配了車,有個女孩想和他結對搭他的順風車,吳梅脫口而出:不!老公說,那你就過來,行嗎?

  其實老公一直要求吳梅放棄現在的工作到他身邊去,吳梅捨不得眼前的好工作再加上對未來的恐懼,一直下不了決心。而現在,吳梅終於明白,如果真的相愛,那麼一定要守在愛的身邊,別讓距離去考驗愛情,愛情是美好而脆弱的。

  她想對老公說,別讓任何女人搭你的順風車,你的車里永遠只有兩個乘客,那就是你和我。經過了這一場情愛故事,吳梅開始懂得,沒有什麼順風車能夠陪你到終點,不要因為一時的順路而錯過了那輛能載你到終點的車。





相關閱讀
   
後宮福利社區,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真愛旅舍午夜視頻聊天室,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室,午夜免费视讯聊天室,173視訊聊天交友網,午夜免费视讯聊天室,台灣辣妹美女主播24小時高清直播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免費夫妻視頻真人秀,小可愛美女視訊聊天室,影音视讯聊天室,小可爱视讯聊天室,视讯聊天交友,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UT聊天視訊辣妹聊天室,173UT網際空間聊天173UTHOME影音視訊聊天室,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免費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