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強迫上了她原來她是處子之身

 

 

 

深夜,絢爛的燈光迷迭出魅惑,曖昧的氣息漫無邊際的飄散開來,車水馬龍的霓虹,繁華的同時,也充滿著絕情的意味。

奢華的總統套房裡,大SIZE的床上歡愛的氣息四處蔓延......“嗯......痛......”小甄的身體蜷縮在一起,嬌弱嚶嚀的聲音從她的嘴裡逸出來,並非刻意,而是發自身體原處最真切的呻吟,聽入耳畔是十足的蝕骨銷魂,絕色肉慾,兩具身體瘋狂交纏。

阿奇凝視著身下嬌媚如絲又楚楚淒淒的小甄,她並不是他想像中的女人,原以為會是很開放,很風騷,卻沒有想到生澀得令人發疼,發燙。尤其是他深埋入她體內的緊緻感,這種感覺......簡直棒極了,他從來不貪念哪一個女人,但是,此刻,他直覺不想就這麼放開她,手指在峭挺的豐盈處流連忘返,捨不得移開......

小甄的雙手略顯軟弱的抵擋在他的胸膛,試圖制止她,“不要了......我已經超負荷了......”接受不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索需,小甄的雙眸沉得幾乎已經睜不開,聲音裡盈著求饒。耳聞著小甄的抗拒,阿奇不顧她是否承受得了他的強力度,他的慾念好像猶如決堤的潮水般不可抑制,強勢的拉扯著她攀越一次次的高峰......
絕色肉慾,無肉不歡,他在她的身體裡面盡情地釋放著。

許久之後。小甄穿戴整齊,雙腿間因疼痛在劇烈的抖瑟著。她聽說過第一次會很痛,果真是生不如死!不過,即便是這樣,她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畢竟一開始是她先提出來的,不存在後悔與否。

她起身離開,身後卻傳來阿奇的聲音,“還會見面嗎?”話語,平靜的猶如一潭死水,無波無痕,彷彿只是順口問問,沒有任何其他目的。

聞言,小甄的唇角綻出了一個好看的笑顏,這笑......笑得有點迷離,對視著他,堅定的搖頭。明天一清早,她便會離開這裡,她不認為還會有見面的機會。

阿奇原本打算離開酒店房間時,不經意間瞥見了床鋪上那抹淒豔的紅,霎時間停住了步伐。這是那個叫Angel的女人留下來的?

眉梢之間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溝壑,上前,輕輕的用食指撫了撫那抹最純潔的血液,難怪她會那么生澀......原來是第一次!昨晚,他竟然沒有察覺出來!一遍一遍的搜掠她,不知疲倦!只是,即使他察覺出來了又能怎樣?他會溫柔一點嗎?這個可能性幾乎是為零。
或許,一開始他就認定她不會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女孩,畢竟在這種聲色場合混蹟的女人,不會好到哪裡去......阿奇點燃了一支煙,似乎有點點煩悶,思緒不由自主的飄回和小甄在PUB裡初相識的場景......

PUB裡,小甄凝望著舞台中央,璀璨奪目的瞳孔裡淌著若有似無的傷感和哀愁,她輕輕的啜飲了高腳杯中香醇的紅酒,臉上有一抹似笑非笑的玩味,心裡的苦楚是一波接過一波的打在心尖。明天......她就要離開英國了,在這裡整整待了十五年,即便不是自己國家,但是,多少會有不捨之情。

“Hi,girl......”“No......”小甄瞥見一名金發男子,對她做出一個邀請的姿勢,還不待他說完,便是立刻拒絕了。她喜歡倫敦的所有,但除卻這裡的男人!她彷彿對不屬於本國的男人,有一種強烈的排斥感。

只是,這個夜晚,會是她最印象深刻的記憶,她由女孩,變成了女人......睨著她的舉止,阿奇心頭似乎閃過一絲絲失落,不過冷冽的聲音再次響徹了,“你的名字。”他的話語,明顯得讓小甄一陣發楞,然而還是有問必答,“Angel。”報上了她的英文名。
Angel是天使......可是,她配嗎?小甄不禁在心底下自嘲著,轉身離開......翌日,清晨。

小甄抿了抿唇,唇角綻開一個很美的笑靨,然而,笑靨中,卻可以輕易的看出如絲如縷的苦澀傾瀉出來。尤其是,搖晃著高腳杯的動作,更加襯顯出了她的寂寞!她一直就是孤單的,不是嗎?從母親離世的那一秒,她便是一個人......從此,不曾有人真正的關心過她。

好在,她小甄是一顆堅韌無比的仙人掌,扔到哪兒,哪兒都能生存。就好比在倫敦,六歲開始在這裡生活,一晃眼,十五年過去了......雖然,不捨得這裡,但是,她對這裡的記憶充滿空白無力,好似什麼也沒有留下。

正當她陷入自己的思緒中時,一句標準地道的英文躍入她的耳畔,而且,這聲音滿帶著磁性,渾厚有力,聽來讓人無比的舒適。

小甄情不自禁的轉頭,偏向一側:只見一位頎長挺拔,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正向著酒保點酒......從側面看過去,翹挺的鼻翼,輪廓清晰,異常精緻的五官,看起來相當的有魅惑力度。
最關鍵的是,他不是英國人,那一頭黑色的髮絲,讓小甄看了舒服。她忍不住側過身張望瞭望,他和她的距離並不遠,僅僅只是一米的間距,所以,她有什麼舉動,阿奇自然會有所發現。轉頭,和小甄的視線不期而遇,四目相對,也僅僅只是望著......

靠,這男人......簡直帥得沒天理!小甄不禁在心下驚呼出聲。她不是花痴型的少女,但不得不承認阿奇的俊顏在這一刻深深的吸引了他。

不過帥歸帥,似乎太冷了點!阿奇在瞥了她一眼之後,火速的回頭了,似乎對她沒有什麼興趣。 “你......”小甄好似並沒有打算就此沒交集,用中國話道出了一個“你”字。

“你是中國人?”雖然是疑問的口吻,可是,在心下她卻彷彿十分的篤定,不是韓國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恍如在他身上嗅到了國土的氣息似的......

阿奇沒有立刻回答,再次將目光落在小甄的身上,這一次眸子裡有著對她的審視。
最終,阿奇點了點頭。花痴的女人,他見多了,不過,這個女人......不,尚且只能稱作為女孩,似乎眸子底下沒有花痴的意味,她那雙猶如夜明珠般,震懾出光彩照人的光芒,耀眼奪目,有一股傾倒眾生,妖媚不已的氣韻所在。

莫名地,原本要離開的腳步,他又折了回來。其實,他一直不喜歡喝酒的女孩,這樣會讓他很輕易的和墮落聯想在一起,只是從小甄身上看到得不是墮落,而是最深沉的孤寂。

小甄凝視著他,在思索著,真要給自己十五年的倫敦生活留點什麼,不如......反正,離開倫敦之後,她肯定必須要回尹家——一個對她來說,既陌生,又帶著憎恨的家庭。

而且,昨天父親在通電話時,用意很明顯,既然畢業了,就該是要找婆家的時候了!畢竟......大媽容不下她!不​​然,也不會在母親死後,她便被立刻送出國。因為她的存在,勢必會給尹家惹來一系列不和諧的因素。

阿奇也僅僅只是望著她,沉默不語。片刻之後,他還是轉身了......卻在轉身之際,小甄快速的拉上了他的手,冷冰冰的觸感傳至他的掌心,阿奇不由得蹙了蹙眉心,他沒有甩開她的手,也沒有握緊,動作是十分的被動,好似他在等著小甄進一步的動作。
Angel是天使......可是,她配嗎?小甄不禁在心底下自嘲著,轉身離開......翌日,清晨。

小甄抿了抿唇,唇角綻開一個很美的笑靨,然而,笑靨中,卻可以輕易的看出如絲如縷的苦澀傾瀉出來。尤其是,搖晃著高腳杯的動作,更加襯顯出了她的寂寞!她一直就是孤單的,不是嗎?從母親離世的那一秒,她便是一個人......從此,不曾有人真正的關心過她。

好在,她小甄是一顆堅韌無比的仙人掌,扔到哪兒,哪兒都能生存。就好比在倫敦,六歲開始在這裡生活,一晃眼,十五年過去了......雖然,不捨得這裡,但是,她對這裡的記憶充滿空白無力,好似什麼也沒有留下。

正當她陷入自己的思緒中時,一句標準地道的英文躍入她的耳畔,而且,這聲音滿帶著磁性,渾厚有力,聽來讓人無比的舒適。

小甄情不自禁的轉頭,偏向一側:只見一位頎長挺拔,身穿黑西服的男人,正向著酒保點酒......從側面看過去,翹挺的鼻翼,輪廓清晰,異常精緻的五官,看起來相當的有魅惑力度。
最關鍵的是,他不是英國人,那一頭黑色的髮絲,讓小甄看了舒服。她忍不住側過身張望瞭望,他和她的距離並不遠,僅僅只是一米的間距,所以,她有什麼舉動,阿奇自然會有所發現。轉頭,和小甄的視線不期而遇,四目相對,也僅僅只是望著......

靠,這男人......簡直帥得沒天理!小甄不禁在心下驚呼出聲。她不是花痴型的少女,但不得不承認阿奇的俊顏在這一刻深深的吸引了他。

不過帥歸帥,似乎太冷了點!阿奇在瞥了她一眼之後,火速的回頭了,似乎對她沒有什麼興趣。 “你......”小甄好似並沒有打算就此沒交集,用中國話道出了一個“你”字。

“你是中國人?”雖然是疑問的口吻,可是,在心下她卻彷彿十分的篤定,不是韓國人,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恍如在他身上嗅到了國土的氣息似的......

阿奇沒有立刻回答,再次將目光落在小甄的身上,這一次眸子裡有著對她的審視。

最終,阿奇點了點頭。花痴的女人,他見多了,不過,這個女人......不,尚且只能稱作為女孩,似乎眸子底下沒有花痴的意味,她那雙猶如夜明珠般,震懾出光彩照人的光芒,耀眼奪目,有一股傾倒眾生,妖媚不已的氣韻所在。

莫名地,原本要離開的腳步,他又折了回來。其實,他一直不喜歡喝酒的女孩,這樣會讓他很輕易的和墮落聯想在一起,只是從小甄身上看到得不是墮落,而是最深沉的孤寂。

小甄凝視著他,在思索著,真要給自己十五年的倫敦生活留點什麼,不如......反正,離開倫敦之後,她肯定必須要回尹家——一個對她來說,既陌生,又帶著憎恨的家庭。

而且,昨天父親在通電話時,用意很明顯,既然畢業了,就該是要找婆家的時候了!畢竟......大媽容不下她!不​​然,也不會在母親死後,她便被立刻送出國。因為她的存在,勢必會給尹家惹來一系列不和諧的因素。

阿奇也僅僅只是望著她,沉默不語。片刻之後,他還是轉身了......卻在轉身之際,小甄快速的拉上了他的手,冷冰冰的觸感傳至他的掌心,阿奇不由得蹙了蹙眉心,他沒有甩開她的手,也沒有握緊,動作是十分的被動,好似他在等著小甄進一步的動作。
果然,她緊了緊掌心,彷彿是在做著最掙扎的決定,臉頰上也不知不覺中染了一抹紅暈,更為其添了一抹美的韻致。

阿奇始終不開口說破。

這樣的場地,這樣的夜色,異國他鄉,同一國家的人能相遇,不能說不是一種緣分。

天時地利......就只差人和了!

在這種奢靡的PUB裡,會發生XXOO之類的事,是再稀疏平常不過的事了。

她八成是瘋了!也或許,他身上的確有誘惑她的因子,她在他耳畔低低的呢喃,聲音糯軟,有種撒嬌的意味,向他發出邀請,“可以要我嗎?”

雖然,這是他預料之中的,可是,眉梢之間卻不禁有了厚重的失落感。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壞女孩......

“成年了嗎?”

在猶豫了片刻之後,阿奇的喉嚨裡發出略顯寒冽的語聲。

“二十一。”她回答。

他不沾染未成年,這是他的底線。

小甄的回答,顯然讓阿奇有點狐疑,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上了二十歲的女孩,清純和魅惑並存,看似是很複雜的結合體。

小甄彷彿也察覺到了他眼眸底下的狐疑,“你不相信?”

“走吧。”

阿奇沒有追問,大掌包裹住了她的掌心,化被動為主動,算是接受她的邀請......

果然,她緊了緊掌心,彷彿是在做著最掙扎的決定,臉頰上也不知不覺中染了一抹紅暈,更為其添了一抹美的韻致。

阿奇始終不開口說破。

這樣的場地,這樣的夜色,異國他鄉,同一國家的人能相遇,不能說不是一種緣分。

天時地利......就只差人和了!

在這種奢靡的PUB裡,會發生XXOO之類的事,是再稀疏平常不過的事了。

她八成是瘋了!也或許,他身上的確有誘惑她的因子,她在他耳畔低低的呢喃,聲音糯軟,有種撒嬌的意味,向他發出邀請,“可以要我嗎?”

雖然,這是他預料之中的,可是,眉梢之間卻不禁有了厚重的失落感。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壞女孩......

“成年了嗎?”

在猶豫了片刻之後,阿奇的喉嚨裡發出略顯寒冽的語聲。

“二十一。”她回答。

他不沾染未成年,這是他的底線。

小甄的回答,顯然讓阿奇有點狐疑,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上了二十歲的女孩,清純和魅惑並存,看似是很複雜的結合體。

小甄彷彿也察覺到了他眼眸底下的狐疑,“你不相信?”

“走吧。”

阿奇沒有追問,大掌包裹住了她的掌心,化被動為主動,算是接受她的邀請......






相關閱讀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ut視訊,一夜情情色聊天室,歡樂魚訊 論壇,美國免費線上視訊美女,全球成人情色論壇,玩美女人影音秀,寂寞同城e夜情交友網,85街區免費影片,視頻女主播洗澡熱舞
真愛旅舍聊天室,色情聊天室,伊莉影片區,qq愛真人視訊,173視訊聊天,成人網,硬梆梆,真人視訊百家樂,85st免費線上看片,韓國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