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和小秘的情愛故事

 
63.3K

 

 

 

 

女祕書與男老闆,會發生什麼故事呢?是不是俗套了點?可是,長得像個精靈的婕兒(化名)卻依舊飛落了這俗套之中。她還天真地給那個不該愛的男人定下了4年“愛的期限”。如今,期限已過,她卻疑惑:他究竟有沒有真正愛過我?
我不知道,我投入他的懷抱是不是一種宿命

  我半歲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當別人家的孩子在媽媽懷裡撒嬌時,我只能在為數不多的幾張泛黃的老照片上找尋母親的痕跡。幾年後,爸爸再婚,家裡又添了個妹妹,加上我的哥哥,一家五口的日子過得雖清貧但也還平靜。繼母是北方人,對我和哥哥還不錯。在我初三那年臨近中考時,繼母突然去世,這對於我們這個家庭,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此後,爸爸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我也很犟,經常跟爸爸頂撞。一個鰥夫帶著三個孩子,這個家沒了一絲的祥和與歡樂。

  高中畢業後,我來到武漢讀大專。轉眼間,三年的大專生活即將結束,同學們都忙著找工作,我也和北京的一家單位談妥了,準備年後就去簽約。寒假前,同寢室的好友去參加了一個招聘會,進了一家公司,她回來告訴我們那家公司還缺個老總秘書,想讓我們去試試,於是我們三個好姐妹就去了。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那老總正好要過來辦件事,於是我們就約在一所大學門口見面,可我們等了很久他都沒有來,於是我就火了,對她倆說:“再等15分鐘,他不來我就走!”說來也巧,正好在第15分鐘,文彬(化名)出現了。他就是我們要等的老總。

  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並不好,這當然跟他遲到有很大關係,還有一點,就是他給我留下了“沒有品味”的第一感覺。作為一家公司老闆,開的車雖然不錯,但身上的衣服讓我覺不夠品位。直到現在,當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土丫頭,名牌衣服也認得幾件了,才知道當時他身上那套西服價格不菲,可穿在他身上就是看不出高檔來。這就叫“人不抬衣”吧。

  難怪婕兒現在搞服裝經營了,她對服裝確實有很專業的眼光。

那天,文彬和我們匆匆說了幾句便說“錄用了”,我感覺這樣的應聘也太簡單了點,加上後來去他的公司看了看,沒有想像中的好,我把文彬的公司丟有腦後,又開始記掛著北京那家單位。誰知幾天后,文彬要我們三個女同學和他出趟差,說是見見世面,但我們警惕性很高,一個也沒有去。

  回家過年時,我和父親之間因為一點小事又爆發了“戰爭”,大年初三我就被趕出了家門,身上只有300塊錢。沒有錢也去不了北京找工作單位了,無奈之下,我便在正月初八去了文彬的公司上班。

  我成了他的女祕書

  到了文彬的公司後,我被安排做他的秘書,跟我一起聘去的另兩個女同學跑業務。文彬對我似乎特別器重,特別關心。我對他的印像也漸漸有了改變,他在工作上很有自己的一套,不論是什麼問題他總能解決得很好。而且他還很有才華,經常寫寫詩什麼的。總之,在我眼裡,他變成了有著成熟魅力的成功男士。

  去上班沒幾天,他便帶我和司機去了蘇州、湖南等地。一路上,他給我講了他的創業史,讓我特別佩服,他是個文化水平並不高的農村人,能白手起家,有今天的成就的確不易。他還給我講了他的家庭,說他的婚姻很不幸,家庭給不了他溫暖,現在的太太是他的第二任太太,但他們之間沒有感情。一個成功男人婚姻卻很失意,我為他感到惋惜。

  我差點要笑起來,“痛說家史”,這不正是很多有閱歷的男人勾引涉世不深的女孩之經典伎倆嗎?但我忍住什麼也沒說。倒是婕兒自己無奈地笑了笑說,文彬的這些小伎倆在現在看來痕跡太明顯了,目的也太明確了,可我剛從學校的象牙塔里走出來,什麼都不懂。

一個雙休日,我們一起去了一個旅遊區,那天他吻了我,當時我特別害怕,從來沒有人吻過我,我竟然傻乎乎地認為這輩子我就只能跟他了,沒有人會再喜歡我了,於是就稀里糊塗地跟了他。回來後我們就同居了,他許諾再也不會愛上別的女人,也不讓我再跟別的男人,其實我很清楚我們不可能長久在一起。我不想破壞他的家庭,因為我深知不幸家庭裡的孩子會有多痛苦。

(變體)怕我們不理解,婕兒是這樣解釋她為何陷入這個“女祕書與男老闆”的俗套的:“我從小缺少家庭溫暖,文彬對我好,我便深深地陷了進去。雖然我們年齡差距很大,他的兒女都只比我小幾歲,但當時我天真地認為緣分天注定,愛情是沒有對錯之分的。”

  因為跟文彬的曖昧關係,跟我一起進公司的兩個好友也和我翻臉了。

  從2000年到2003年,我和文彬一直過著同居生活。為了避嫌,和他同居後,我便離開了公司,自己找工作。在他的幫助下,我找工作總是很順利,可是幾乎所有的工作都不能善始善終,總是因為他的懷疑而結束,他總是怕我碰到比他更優秀的男人。其實,他不知道,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別人永遠都無法取代的,因為他是我第一次付出愛並且愛得如此之深的男人。

  他對我的感情越來越淡

  可是,我發現文彬對我的感情似乎越來越淡了,他來我們房子的頻率由一周一次,到兩週一次,再到三週一次……

  有時候,我明明看見他的車就停在酒吧外面,可也沒有進去找他,因為我不想要那種尷尬。我一個人靜靜地走回家,看著一屋子他買的東西,默默地流淚。

  還有一些細節也讓我很敏感。他常常會忘記我們在一起的特殊日子,包括我的生日,這讓我很傷心。我花自己的錢給他買的一些我自認為貴重的東西,轉眼便會被他隨手扔到不知哪個角落了。他還時常有意無意地叫我找個人嫁了。這些都讓我傷心欲絕。我愛得好辛苦!

  我不知道4年前那個文彬哪裡去了,4年前,他在我眼裡是那麼成熟、有才華、熱心、體貼。

  也許,所有的人都會認為年輕女孩愛上老男人是為了他的錢,我承認,也許100個例子裡會有99個是這樣,但我絕對是那例外的一個。文彬從不陪我逛商場,理由是怕遇見熟人,他總是給我錢讓我自己去買,但那錢我都會如數退還給他,因為沒有他我根本就沒有逛街的心情。

  最後,我給他的期限是4年,如果他還是毫不悔改的話,我就會離開他。從2000年3月到今年3月整好4年,我從不食言,終於離開了他。

  到現在,我仍然不知道他到底愛沒愛過我。有時我更願意相信,也許他對我真的有愛,只是這種愛讓他很為難。

我走的時候,只帶了幾件換洗衣服,而且都不是他送的,家裡的東西我一件也沒拿,連他送的手機我也換下了,我現在用的東西沒有一件與他有關。不是清高,只是為了忘記他。他給我買的房子,鑰匙我已還給了他,他最後給我的錢,我一分不少地退了回去。

  現在,我在朋友的幫助下,開了一家專賣牛仔的小店,我已經無法再進入公司幹團隊性工作了,因為我無法和男性同事正常接觸,心中總會有陰影。生活過得很辛苦,嗓子也是做生意累壞的,但我一點都不後悔,心裡也坦蕩了許多。

  現在也有男孩在追求我,並說只要我願意就帶我一起出國,但我沒有答應他,也許是因為心裡已經被一個人填滿了,再也無法放進另一個人。也許有一天文彬不像現在這樣有錢了,不再有那些有錢男人的壞毛病了,那時我更願意接受他,當他身邊那些盯著他錢的女人都離他而去的時候,也許只有我會留在他身邊。






相關閱讀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愛秀啦 - 線上直播 ,ut視訊聊天室 ,免費視訊美女,真人午夜裸聊直播間 ,真愛旅舍免費視訊聊天室 ,Live173直播 - 全台首創一對一免費視訊,Q臺妹視訊聊天室
免費視訊聊天室,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真愛旅舍免費視訊聊天室,成人免费视讯聊天室,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室,台湾uu聊天室视频破解,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85st街直播視頻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