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搬家中我和性感小堂妹做了很刺激

 

 

 

 

 

許多堂兄弟姊妹中,我二堂哥譽吉跟我大堂妹依涵年紀和我最相近,二堂哥大我兩個月,和我同一屆;大堂妹則小我半年,小我一 屆。依涵雖然不美也不漂亮,但也相當地清秀可愛,髮長及肩,目測身高162公分,體重最多不會超過50公斤,相當苗條,可是卻有著相當恰當的身材。雖然不 算是波霸,可是卻也有著大概32b的胸圍,相當地吸引人。雖然是我的堂妹,卻還是發出女人的吸引力……真實的謊言。

可是也只是幻想出來的,真要行動,或許我還是不敢,而且那應該也只是件不可能實現的幻想而已吧!
我大三這一年,又到了過年,照往例,又是全家族集合,熱鬧依舊。而堂妹依涵的房間也變成了我大伯母、我母親、三嬸、四嬸們的睡房。

真實的謊言依往例,全家族在除夕下午都會到老家附近的一間寺廟祭拜。這一年當然也不例外,可是依涵卻因為月經來了而避諱去寺廟,因此由依涵留守。

我拜完後就先回來了。要回三樓房間時經過我母親她們過夜的房間,看到依涵在裡面,本來這就是依涵的房間,所以依涵會在,是 相當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也並不以為意,可是我卻看見了依涵在翻大伯母、我母親跟四嬸的行李袋,然後自大伯母、我母親及四嬸的行李袋中各翻出一疊千元鈔票, 各抽出兩張後再將剩下的鈔票放回去。

真實的謊言看到這一幕,我真的驚訝得說不出話了。依涵怎麼可能會作這種事情?尤其依涵小學至高中得過無數獎狀獎章,也經常當選模範生。是我三叔和三嬸最引以為傲的女兒,高中念的是相當有名的升學學校。雖然因為聯考時感冒而只考上某個排名相當前面的私立大學,可是卻也是很優秀了。
我雖然震驚莫名,可是卻沒有作任何反應,又匆匆下樓,回到門前當作剛回來的樣子還按門鈴(我有帶鑰匙)。依涵不知道我看到了而下樓幫我開門,還是和我有說有笑的。沒有多久,大家都回來了,就一同吃年夜飯了。

當 然,大伯母、我媽跟四嬸都發現有錢被偷了。雖然想到依涵是唯一的嫌犯,可是由於沒有確切證據,加以又是親戚,便也沒有多說(等回家後,老媽偶然間有提到,她也跟大伯母及四嬸講過,那是大家的共識)。我也沒有說出我所看到的一切。過完年不久之後就開學了。由於我跟依涵都是在 台北念大學,而大伯一家人住在台北。因此我們堂兄妹都會在假日時去大伯家度假。

真實的謊言和大伯母閒聊時,也有無意間探得這件事情,證明大伯母也猜想是依涵偷的,我一樣沒有說出來。可是我心頭卻想到了一個壞主意……

如先前說的,我對於依涵有性幻想,我也不認為有可能發生。可是,現在我卻掌握到了堂妹這一個弱點,也許……真的有可能可以成真……於是一個人的時候,腦補成自己與堂妹的激纏……

 鈴……剛剛考完期末考,我正在打電腦遊戲時,身邊的電話聲響起,我接起了電話。

哥……原來是依涵堂妹打來的。

小涵啊!怎了嗎?怎會突然想到要打電話給我?依涵是我的大堂妹。可是平常並沒有在聯絡,沒想到會突然打電話給我。

哥,期末考試完了嗎?

嗯!考完了啊!怎麼了嗎?依涵居然會問我期末試考完沒?真是怪事一件。

哥明天有沒有空?可不可以請你來幫我搬家?依涵直接說出她的來意。

喔!好啊!沒問題!我想了一下,明天並沒有啥事情,要去幫堂妹搬家沒啥問題。

哇!謝謝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依涵語氣相當地開心。

那明天上午十點我們在士林捷運站見哦!

好啊!明天見!

嗯嗯,謝謝哥哦!明天見,那我還有事情先掛電話了哦!掰掰!依涵很高興地跟我說再見後就掛斷了電話。

掰掰。掛斷了電話,我露出了一絲冷笑,沒想到機會自己送上門來了啊!嘿嘿……真實的謊言。

結果,沒想到機會卻自己送上門了……真實的謊言。

想到此,我笑意更濃了,我已經掌握了堂妹這個弱點,加上明天她主動要求我去幫忙她搬家,不把握這個機會,更待何時呢?

第二天,我九點四十五分左右就到了士林捷運站,出了捷運站後在外頭等著,沒有多久,旁邊傳來「叭叭」兩聲。一輛銀灰色轎車來到我旁邊,駕駛座位置的車門打開,出來了一個女孩子,是依涵堂妹。

哥!你來得好早哦!依涵對著我笑著。

將近一學期沒見,依涵還是一樣地可愛。今天穿著一件鵝黃色的t卹,搭配低腰牛仔褲,腳則穿一雙休閒鞋。

嗯嗯!依涵你買車了嗎?

沒啦!那是向明鼎借的啦!依涵淘氣地笑笑。

真實的謊言哦……明鼎?你男友啊!

嗯嗯,對啊!哥,先上車吧!車上再講啦!於是我坐上了駕駛座旁的位置,由依涵開車。

由依涵口中知道這個車子的主人明鼎是依涵交往一年的男友,目前是研究生,本來是要來幫忙搬家的,可是因為老闆臨時指派一堆工作讓他作,所以依涵只好找我。

到了依涵的宿舍後,先去幫忙把依涵已經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搬到車上,然後到了依涵所租賃的地方(依涵租了一個小套房),再幫忙搬至依涵房間。當然不可能這樣而已,還要幫忙打掃、擺設等等的,所以等到差不多都弄好後,已經下午兩點了!

依涵尷尬地對我笑笑:「哥!對不起哦!害你中午沒有吃到飯……」

沒關係啦!那我們要去外面吃嗎?還是怎樣?

等等哦!我先去洗個澡,等會出來後我下廚作飯給你吃哦!

好啊……你經常作給那個明鼎吃吧! 「我調侃著依涵。

討厭啦!哥你壞死了……依涵嬌嗔著。

呵呵……我只能打著哈哈。


只是即使如此,還是需要有機會啊!可是怎樣看卻都不太可能有這機會,因此心中也打算忘記這個荒唐的念頭,畢竟這太荒唐了……
鈴……剛剛考完期末考,我正在打電腦遊戲時,身邊的電話聲響起,我接起了電話。

哥……原來是依涵堂妹打來的。

小涵啊!怎了嗎?怎會突然想到要打電話給我?依涵是我的大堂妹。可是平常並沒有在聯絡,沒想到會突然打電話給我。

哥,期末考試完了嗎?

嗯!考完了啊!怎麼了嗎?依涵居然會問我期末試考完沒?真是怪事一件。

哥明天有沒有空?可不可以請你來幫我搬家?依涵直接說出她的來意。

喔!好啊!沒問題!我想了一下,明天並沒有啥事情,要去幫堂妹搬家沒啥問題。

哇!謝謝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依涵語氣相當地開心。

那明天上午十點我們在士林捷運站見哦!

好啊!明天見!

嗯嗯,謝謝哥哦!明天見,那我還有事情先掛電話了哦!掰掰!依涵很高興地跟我說再見後就掛斷了電話。

掰掰。掛斷了電話,我露出了一絲冷笑,沒想到機會自己送上門來了啊!嘿嘿……真實的謊言。

結果,沒想到機會卻自己送上門了……真實的謊言。

想到此,我笑意更濃了,我已經掌握了堂妹這個弱點,加上明天她主動要求我去幫忙她搬家,不把握這個機會,更待何時呢?

第二天,我九點四十五分左右就到了士林捷運站,出了捷運站後在外頭等著,沒有多久,旁邊傳來「叭叭」兩聲。一輛銀灰色轎車來到我旁邊,駕駛座位置的車門打開,出來了一個女孩子,是依涵堂妹。

哥!你來得好早哦!依涵對著我笑著。

將近一學期沒見,依涵還是一樣地可愛。今天穿著一件鵝黃色的t卹,搭配低腰牛仔褲,腳則穿一雙休閒鞋。

嗯嗯!依涵你買車了嗎?

沒啦!那是向明鼎借的啦!依涵淘氣地笑笑。

真實的謊言哦……明鼎?你男友啊!

嗯嗯,對啊!哥,先上車吧!車上再講啦!於是我坐上了駕駛座旁的位置,由依涵開車。

由依涵口中知道這個車子的主人明鼎是依涵交往一年的男友,目前是研究生,本來是要來幫忙搬家的,可是因為老闆臨時指派一堆工作讓他作,所以依涵只好找我。

到了依涵的宿舍後,先去幫忙把依涵已經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搬到車上,然後到了依涵所租賃的地方(依涵租了一個小套房),再幫忙搬至依涵房間。當然不可能這樣而已,還要幫忙打掃、擺設等等的,所以等到差不多都弄好後,已經下午兩點了!

依涵尷尬地對我笑笑:「哥!對不起哦!害你中午沒有吃到飯……」

沒關係啦!那我們要去外面吃嗎?還是怎樣?

等等哦!我先去洗個澡,等會出來後我下廚作飯給你吃哦!

好啊……你經常作給那個明鼎吃吧! 「我調侃著依涵。

討厭啦!哥你壞死了……依涵嬌嗔著。

呵呵……我只能打著哈哈。
那我先去洗澡了,等會就下廚哦!依涵就拿著衣服進入浴室了。我笑著,既然已經幫忙她搬好家了,那等會就可以實行我的計畫了。我並不打算使用下藥的方式,則是要跟她談談,威脅她就範,畢竟不管我掌握她何種弱點,一旦使用下藥的方式,千錯萬錯就都是我的錯了。何必如此呢!

也許因為是在家裡吧!再加上我是她堂哥,所以依涵洗完澡後穿得相當隨意,一件黃色t卹搭配上熱褲,把她修長潔白的大腿展露出來。

依涵笑著:哥,快去洗澡吧!洗完後就可以吃飯了哦!

我笑了笑:小涵,還記得今年過年嗎?

依涵還是笑著很開朗:今年過年?哪一件事情啊?

我猛然自背後抱住依涵,摟住依涵。

依涵以為我在玩什麼遊戲,還是笑著:「哥……你在幹嘛啊?而且過年什麼事情啊?」

我笑著小聲卻緩慢且清晰地說:「你從大伯母、我媽跟四嬸的行李袋偷走錢的事情啊!你還記得嗎?」

依涵聽我這樣一說,整個臉都青掉了,身子和語氣顫抖著:「」你……你在胡說些什麼啊?快放開我! 」

真實的謊言並想要掙脫開我的摟抱。

我卻抱得更緊,笑著:「我都看到了,你別騙我了!」

依涵聲音更是抖得厲害:「你……你到底在胡說什麼啊?」

我笑容和動作依舊:「各偷了兩千元,對吧!」

依涵臉色更是難看,而本來掙紮著的身體也像是僵掉了似的。

我笑著,拿起右手,只以左手抱著依涵的腰,右手撥開依涵的頭髮,吻了一下依涵的頸子。

這一吻,又讓依涵發顫了:「你……你想怎樣……我們是堂兄妹啊……」

我又細細地吻著依涵的頸子、耳際,陰笑著:「你說我想怎樣呢?即使我們是堂兄妹,我也不會在乎這種事情,畢竟你太誘人了。告訴我的回答吧!」

無奈之下,依涵還是從了我...真實的謊言。

「請你馬上給我出去!我不想再見到你了!我們的堂兄妹情分到此為止!我永遠不會再叫你一聲哥了!」依涵還是冷冰冰地,並將我衣服丟到我臉上。

我一言不語地穿上自己衣服。

「當然了……為了我自己,在長輩面前我還是會維持原有的禮貌,可是這禮貌是真是假你自己清楚得很!」

「我知道……那就再見了,依涵!」穿好衣服後,我打開門後便離開了。

我威脅堂妹,脅迫她跟我發生關係,可是我卻也失去了她。






相關閱讀
   
台灣情人直播視訊天室,影音視訊聊天室,真人互動視頻直播社區,9158虛擬視訊,173免費視訊,打飛機專用網,免費可以看裸聊直播app,hilive影片,福利直播平台視頻,77pzp影片網免費影片
ut聊天室視訊,真愛旅舍影音視訊聊天室,日本免費視訊美女,成人卡通,色內衣秀全透明秀視頻,唐人社區午夜美女直播,5278論壇線上直播一區,show live影音視訊網,啪啪午夜直播app,成人的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