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著未婚妻與漂亮女上司纏綿

 
63.3K

 

 

 

 

說來也怪,像我這種人你拿個掃帚一掃,掃出來的都會比我強。 “要長相沒得長相,要才華沒得才華,要金錢沒得金錢。”是個標準的“三無”對象,偏偏就我這麼一個俗鬍子,我的上司對我百般的好。

起先我並不知道上司對我好會有那種情懷,她至少比我大三歲(但實際看上去比我小),是我有一次偷看了她的身份證後曉得地。

我是她手下最底層的一個營銷員工,上面有班長、主任,要匯報什麼的也輪不到我這麼個小卒,但偏偏她喜歡把我叫到她辦公室“佈置任務”,我受寵若驚啊。

第一次到她辦公室,我很緊張,我環視了一下屋子,媽啊!至少有五十平方米,還是個套間,內面有床有衛生間,我想,這那是辦公室啊!比我的住房還要寬敞明亮。

她坐在一把黑色的牛皮高靠老闆椅子上註視著我的到來,她對我說:工作習慣嗎?我說還行。她說:有什麼不好辦的事情就直接跟我說。我連忙說好,心裡很是緊張。

她起身給我泡一杯熱氣騰騰濃茶,我端著它才有種暖暖的感覺。頓時,也消除我緊張的心理。

我坐在一把長沙發上,一動不動的認真聽她講這講那,遠的有美國的大事,近的有單位雞毛蒜皮的小事,反正我是洗耳恭聽,裝出一副什麼都感興趣的樣子。她講得口乾舌燥之際,咚咚,外面有人敲門,一聲請進,進來的是管我的主任。

我有點面紅耳赤,主任見我也好像不大自在,我起身假裝上廁所,上司馬上說:還有事跟你商量呢。主任送一份報告,上司簽了一下字很禮貌的退了出去。

我在一旁思想也沒停歇,總意識到上司有另外一種“企圖”包含在裡面,那眼光火辣辣的,我低下了頭,像個小媳婦。她起身走到了我的跟前問,有女朋友嗎?一時我不知怎麼回答才好,有點慌神的說:有。

有就好。

我不知道她說好的意思在哪裡?那幾分鐘,我感覺全身有點發抖,思維是空白的。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千萬不能讓自己在上司面前出格。我還是不敢面對她緋紅的笑臉,那一刻,我意識到將要發生什麼,我內心清楚得很,我一個大男人將要成為一隻羊羔了。

她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旁邊,我感覺出女人一股獨有的芳香撲向我的鼻孔,像是走進了春天的百花園。我還感覺到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溫度是熾熱的,她一下抓住了我的大手,頓時,我全身感覺酥酥的。

咚咚,又有人敲門。她迅速起身回到老闆椅子上:請進。

主任把蓋好章的文件送了上來,他用異樣的眼光瞥了我一眼,分明在說:後台硬啊!

管理層的頭頭們紛紛下樓中餐,上司還沒有說走的意思,我摸了一下咕咕直叫的肚皮,對上司說:我走了。

上司沒有回答,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往門走去,一下把門反鎖了,又把暗栓插上,我看得十分清楚。

我還是恭恭敬敬坐在沙發上,好像等待上司的獎賞。我的心臟在加速的跳動。她反過身來,一下子抱著我,我被動地和上司“戰鬥”起來。

在那個問題上,我一點也不示弱,狠狠的把她弄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她“痛苦”的叫著,彷彿沒有任何顧及,完全忘記是在辦公室裡。

那一次,我表現出一個男人的威風與瀟灑,真正體會到除了“三無”外還有值得欣賞的一面,我自己這樣想著,上司也表現出高度的肯定,像是上次幹部職工大會上肯定勞模一樣。

俗話說: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了第三次就自然成為一種習慣。我越想還是越有點害怕:怕別人知道,怕女朋友知道,怕上司的老公知道。
我思來想去不再和上司繼續發展下去,我有沒有底氣和上司說拜拜,但在心裡還是暗暗下定了決心。

新一輪改革正在進行,從改革的方案上得知,這次要裁三分之一的基層員工,部門把我列進了"黑名單"。

那天夜裡,我接到了上司的電話,說要我馬上到她家裡去一趟商量一件事,我想肯定是涉及工作上的,我沒有憂慮。她給我說了很多很多。她的家庭,她的事業,她的孩子。關於我工作的事她隻字未提,可能對她來說這件事算不了什麼。

那一晚,星星和月亮十分顯眼,好像訴說牛郎和織女的傳說。我害怕她的家人回來,有點神坐不安的感覺。她看出了我的擔心,很平和地對我說:我老公到美國考察去了,要半個月才回來。我微微點頭沒有做聲。

她說:今晚你好好陪我說說話。

我撒謊說:我媽從鄉下來看我,我還得回去。

她沒有再勉強,要我休息一會兒,洗完澡後開車送我,我沒有推辭。我順手打開了牆上的液晶電視,一曲《等你來》灌進了我的腦海……

我陶醉在這種舒適的環鏡裡,頓時,我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我起身向浴室走去,半透明的玻璃現出美麗豐滿的體態,嘩嘩的水沖在潔白的肌膚上匯成一部交響樂。我明顯感覺下身有了強烈的反應,我有點喘粗氣,我迅速脫掉衣服,衝進了浴室。

上司像一具軟綿綿的泡沫玩具一動不動的擺在那裡供我欣賞,我慌神似的不知從那裡下手,她完全被我俘虜了,我使出全身解數,她的叫聲打破了夜的寂靜,那聲音直捅我的靈魂。我沒有開口要她開車送我,我看到她疲憊的躺在沙發上,消魂後的輕鬆與快感還在美麗的臉上蕩漾。
我走出她的豪宅,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依然照人。

我舒緩了一下身子,走起路來兩腿軟綿綿的沒勁。輕風在我的臉上吻過,我的激動才平緩下來。我想,我一定要在第二次上“剎車”,不能這樣長期下去,我正在編織我的理由。

我又想,她是我的上司,她有更大的空間左右我,她的電話我不能不接吧!她要我到她辦公室我不能不去吧!我要不被“裁下”沒有她的幫忙不行吧!我反反覆覆問自己,最終還是糊里塗裡。

到了家,未婚妻給了我一個長長的吻,我告訴她,我的工作落實了,她很滿足,激動地說,明天我請客好好慶祝慶祝。





相關閱讀
   
ut視訊聊天室福利視頻,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成人交友,直播秀,視訊聊天,showliv,LIVE173,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真愛旅舍聊天室官網,打飞机专用网,Live173視訊交友聊天,裸聊直播間,Live173直播 - 全台首創一對一免費視訊,Live 173 影音視訊 Live 秀 - 全台首創一對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18pps影音視訊聊天室,真人美女视讯直播,台灣辣妹真愛旅舍聊天室,视频直播聊天室,视频直播聊天室,6699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宅男优社区